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三十三章 真龙现身

不对,这是什么?
从我的这个角度看过去,王崇差不多五十来岁,长得老老实实,为人也和善,乍一眼看过去仿佛没有任何出奇之处。
同样,我此前并没有见过此人,即便是在那日追悼会的灵堂之上,我也未曾瞧见他。
我感觉我们脚下的小舟居然给这种强大的压力给压得硬生生沉了半截,快要与水面平齐了去,而在这上面的人,除了我,几乎所有人都半蹲在了船上。
我跟着他一路走,越过无数林园,最后来到了附近的一片湖水来。
他没有再说话了,而王崇则热情洋溢地说道:“王明你虽然是南海一脉,但终究还是王家的血脉,打断骨头连着筋,咱们毕竟是一家人,大家和和气气的,兄弟齐心,合力断金,以前的不快,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我的回答十分直白而简单,听到这些,那严肃的老头儿居然笑了,说不错,那行吧,把保密协议签了,然后跟我走。
我不知道昆明湖平日里那湖边的街灯是否保持常亮,但此刻湖边的路灯几乎都熄灭了,使得这一大片的水域都黑乎乎的,仿佛沉睡的巨兽一般。
而且我能够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一种亲近的气息,这个是修行轩辕内经所散发出来的独特气质。
我点头,说对,是我。
这是一个人物。
他说得很轻,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在念咒,然而到了后来,方才发现他仿佛在跟什么东西在聊天一般,轻轻低语。
http://www.hetushu•com王崇说那就好……
听到这话儿,王蒙显得十分震惊,不过却还是死鸭子嘴硬,说看看,就知道惹事,人三绝真人可是东北道上的泰山北斗,他居然也敢惹人家,而且还是当着海常真人的面,真的是惹祸精……
苟老听了,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将目光投向了我的脸上来。
这个时候,屹立船头的苟老突然间蹲下了身子来,然后在嘴里轻轻地念叨着什么。
旁边有人递了一份保密协议来,每个人一份,我接过来,简单扫量了一下,发现都是对于龙脉保密的一些条款,感觉没有什么问题,于是就签署了。
几人在这里说话寒暄,而王蒙却不再插话,大概也是被我战胜了三绝真人这样的天下十大而感到震撼。
守在门口的几人赶忙也进了来,然后有一个中年男人给他介绍我们的身份和名字。
他转身离开小院,而我们则赶忙跟在了他的身后去,结果走出了外面的小巷子,我方才发现这一行人之中,除了我们四人,就只有苟老一人。
我瞧见王蒙甚至一屁股坐在了船面上。
看得出来,即便是经历了一场大劫,天池寨还是藏龙卧虎。
这种感觉真的是让人说不出来的沮丧。
就在这个时候,苟老轻轻呼了一声,而水面之下,却有一个漩涡浮现。
这就是著名的昆明湖。
王崇的主动示好让王蒙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他皱着眉http://m.hetushu.com头说道:“老三……”
苟老在前,我在最后。
至于其他的工作人员,则根本就没有跟过来。
宋加欢离开了,接引我们过来的那位工作人员在门口候着,不过对方并没有让我们等多久,有一个穿着军大衣的老头子走进了院子里来。
我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看得一清二楚,对方似乎能够看穿我的一切想法。
离岸五十米,突然间湖面上平白无故生出了一股阴风来,这风刮过了每个人的身上,莫名之间就忍不住一阵哆嗦,感觉一股没由来的寒冷。
他跟谁在说话?芝麻看门么?
我一开始的时候,以为约在颐和园的那个院落里见面,那么所谓的龙脉,应该就在内里的某处机关地下室之内,却不曾想居然还得到这湖边来。
听到这话儿,王蒙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僵直了。
我本以为王蒙吃过一次亏,为人会收敛一些,没想到这再一次见面,他居然就又跟我掐上了,而且说话还这般的恶毒,仿佛是想要我跟他立刻就掐起来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处境,包括我在内的四人都感觉十分的不自在,几乎下意识地都将那身子给绷得紧紧,唯有站在小舟之前的苟老挺直着腰杆,站立在了寒风之中。
我感觉在湖心深处,有一股让人心脏乱跳的气息陡然之间浮现了出来,那种极度的威严让人下意识地想要跪下膝盖来,而我上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气息,却是和*图*书当初在泸沽湖边与荆门黄家的追兵激战之时。
至少要比王蒙要强上许多,在我看来,他甚至比宋阙还要优秀。
然而面对着王蒙的责怪,王崇却显得很平静,回过头来,对着王蒙说道:“我也是刚刚收到的消息,一个星期前,王明在与天仙宫三绝真人的交手之中获得了胜利,而且听说倘若不是白云观主人海常真人在场,只怕三绝真人会输得很难看……”
不过身为南海一脉,对于大江大河、湖泊大海之内的地方,天生就有一股说不出来的亲切感。
苟老的脸色十分严肃,用冷峻的目光扫量着我们,最后落到了我的脸上来,他凝目望了好一会儿,然后冷漠的脸上终于挤出了几分笑容来,说是王洪武的儿子?
四人相继签署之后,苟老点了点头,说跟我走吧。
我满脑子的疑惑,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子突然之间,一下子就停止了起来。
他们称呼这个穿着绿色军大衣的老头子,叫做苟老。
我浑身的骨骼噼里啪啦作响,不过却并不能够压垮我,但我也知道,倘若不是之前南海降魔录使得我身体变得更强,只怕我也得坐下来。
王崇。
苟老不说话,埋头一直走。
他虽然没说完,却是已经在表达着自己的不满了。
王崇解释道:“不,是三绝真人主动要求比试的,在友好的气氛之下。”
我感受到老头儿藏在那臃肿军大衣的身体里,有着让人为之惊悸的力量,应该也www•hetushu.com有着极为毒辣的眼光,所以也没有打算瞒着他,微微一笑,说我啊,其实就是混过来的,主要是想瞧一眼我老爹,然后一直听说王红旗有多牛波伊,就忍不住过来看一眼。
对方主动示好,我自然不可能孤傲高冷,伸出手去,与他紧紧相握,开口说道:“南海一脉,王明。”
苟老带着我们在湖边走,不知不觉,来到了一片格外茂密的柳树边。
或许我跟他有打过照面,但这人的相貌实在是太过于普通了,所以让我忘记了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他这般劝解着,我显得很平静,说些许小事,我倒是从未有放在心头过。
好恐怖的气息。
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几分欣赏,果然,两人对视了三秒钟之后,他主动地伸出了手来,对我说道:“你好,天池寨王崇。”
除了苟老是一开始就蹲下去的之外,几乎所有人都是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而妥协的。
天下十大啊,他虽然自觉在几个兄弟姐妹间的修为最高,但那却是他努力一辈子,都为能够触摸到的境界。
苟老纵身一跳,落在了小舟的前头,然后招呼我们下来。
那一次,我差点儿连逸仙刀都给丢了,而这一次,我感觉到这样的气息,甚至比之前强上十倍、百倍。
这舟无桨而动,向着湖中心缓缓而行去。
我没想到他一上来就拆穿我,有些尴尬,而旁边的王蒙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说道:“对,他一直都认为自己并非天池寨的人,说他是和_图_书南海一脉的……”
尽管王崇并非正支,而是王大蛮子堂兄弟的后辈,但却共同站在了黄金王家的这一面旗帜上,而且天资聪颖、根骨绝佳,能够成为二代之中的第一高手,显然也是一个人物。
我在打量王崇的时候,他也在打量我。
面对着这样的挑衅,我显得十分坦然,微微笑了一下,然后将注意力放在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上。
王蒙、王崇和宋阙三人下了舟,我方才最后落到了上面。
船一直行至了湖中心处,方才停了下来。
王崇说的话语,有点儿在打他脸的意思。
他直到此刻,方才感觉到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也许并不仅仅只是他一个远房穷亲戚那么简单。
紧接着,一对犄角从那漩涡之中缓缓伸出,然后有一个巨大的黑影子,从里面浮现了出来。
我瞧了那东西一眼,吓得魂飞魄散。
尼玛,居然是真龙啊?
真龙!
他在等待我的回答。
即便众人都是修行者,平日里再大的寒风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怖,但是刚才那缓缓拂过的轻风,却让我们心底发寒。
苟老有些好奇,说我听说你又不是天池寨的人啊,怎么也跑过来凑趣?
然后他口中念念有词,几秒钟之后,旁边的堤岸裂开了一条缝,竟然有一条小舟从里面滑了出来。
难怪这么多人会争着要坐这么一个位置,不但因为天池寨财力雄厚,政策支持,实力也是很强大的。
但当沉下心来打量的时候,方才会感觉到对方那股发自内心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