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三十五章 父子聚首

我说见过啊,不过别说一条,一百条也阻挡不住向往自由的心吧?
王红旗也点头,说你父亲写的信我收到了——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好一点儿了没有?
他说到这个,我突然想起一事来,说对了,爸,你这一身修为是怎么回事啊,以前是深藏不露呢,还是咋地?
王红旗在镜面之上说话,而我则处于沉思之中。
我苦笑,说没,我跟他只不过是交易而已,我过来,主要是看一下老头儿你,那个什么天池寨的寨主,我是半点儿兴趣都没有的。
宋阙这边说道:“王老你好,我是宋阙,宋恶的儿子。”
宋阙说这都是看您的面子呢。
我说我答应全力支持他儿子宋阙坐那个位置。
父亲说你现在不还是好好的么?瞧你这样子,身强体壮的,一个打八个都没问题,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关键是你弟弟——我听说了,他这回是闯了大祸,对不对?
我赶忙叫屈,说没有啊,怎么可能?
当下第一个介绍自己的王崇留下,而其余三人则跟随着我父亲,朝着旁边的一处巷道走去。
而此刻那墙面上的铜镜之中,浮现出来的,也正是他,不过与照片上比起来,他此刻显然是有一些憔悴。
我尴尬地指着旁边的父亲,说道:“这个,我是他儿子……”
我们越过了巷道,前面突然又是一空,我瞧见这儿居然又是一个广阔的巨大洞穴,而在洞穴之下,居然是一个村落,村落里有http://m.hetushu.com着上百间的建筑,从这里望过去,能够瞧见许多华贵的材料堆砌而成。
我们四人互看了一眼,决定按照秩序来自我介绍。
我有些奇怪,既然我们都已经到这里来了,他为什么不直接出面来将我们,非要隔着一层,搞什么视频聊天呢?
王红旗点头,说又是王家的——不是说王宋两家,一家推出两个人来,让我看一看么?
我父亲点头,说好。
我正想问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分,突然间整个空间都是一阵巨震,紧接着有一个声音从龙城的深处陡然传了过来:“王红旗,你特么的有本事出来见我,我们两个当面锣对面鼓地干一架,看看谁是孬种,谁是好汉……”
我说拉倒吧,我要不是运气好,这几年早死了几十回了都。
我说敢情你都知道?
他先是看了一眼我父亲,然后才打量了一下我们这边的四人。
他感慨了几句,然后看着我们,说道:“宋恶写给我的信,我收到了,另外别人的消息也传到了我这里来;对于天池寨最近发生的事情,我很遗憾,不过蛮子既然去了,天池寨总得有人来领头,不然散沙一团,可就什么都做不了了。你们四个,是王宋两家推举出来的人选,我相信你们都是足够优秀,按理说我对各位都不了解,贸然帮着做决定,实在有些唐突,不过很多人劝我,说这个时候,我身为天池寨曾经的hetushu•com一员,应该站出来帮一把,所以我就叫你们进来这里了……”
我用嘴巴朝着那边孥了一下,说喏,那不就是,不但把王大蛮子给害了,而且还造成了天池寨一百多号人的伤亡,整个寨子差点儿都给毁了去。
若是如此,不如开一个腾讯QQ群,大家聊一聊,更加简单不是?
在来之前,我其实已经见过了王红旗的照片,就是一光头老爷子,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跟王大蛮子长得有几分相似,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他比寻常的老人要矍铄一些。
我说这个鬼地方,跟牢笼一样,你要不是自愿的,我带着你逃离这个鬼地方去啊。
王红旗有些诧异,说那你又是谁家的孩子?
宋阙毕恭毕敬地说道:“劳您费心,他挺好的,现在的科技很发达,组织上已经跟他订制了一对机械智能手臂,平日里活动啊什么的,都很不错,跟正常人差不多……”
父亲苦笑,说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我欠你大爷爷的情分……
这个地方,就是王红旗口中的龙城?
父亲脸色一变,焦急地说道:“又来了……”
王红旗先是愣了一下,突然间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说对了,对了,我是听洪武说起过,他有两个儿子,大儿子的确叫做王明,不过我倒是想岔了,没想到宋恶居然会挑了你出来,没想到啊……
他轻轻扫量了我一眼,就仿佛将我给看透了一般,脸上露出平静m.hetushu.com的笑容来,说你呢,你怎么不自我介绍呢?
他说我在这里,最担心的其实就是你,听说你跟江湖上那个什么荆门黄家闹矛盾,吵得挺厉害的,别人还准备把你弄进牢里去;对于你弟弟,我倒是没什么可担心的,觉得他在天池寨,怎么着都不会出事,结果搞成这副局面……
父亲摆手,说扯淡,实话跟你讲,我之前呢,是自愿的,因为有人跟我保证你们兄弟两个的安全;而现在,也是自愿的——你不知道,你大爷爷对我有大恩,这恩情我得用一辈子来报答……
最先开口的是在左边第一位的王崇,他恭恭敬敬地说道:“大爷爷你好,我是王衡水的儿子,我叫做王崇。”
父亲愣了一下,说你问这个干嘛?
我这个时候认真起来,说爸,我过来是特地问一下你的——你留在这里,到底是不是自愿的?
我尴尬地说道:“我是宋恶老爷子点的。”
父亲笑了,说你逃?你能往哪里逃?你来的时候,没见过那条龙么?
父亲一言不发,走在最前面,而王蒙脱离了王红旗的视线之后,一对眼睛就不断在我和我父亲两人之间移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心中胡思乱想着,而王红旗则说道:“这样子,我虽然不太了解你们每一个人,但还是希望能够与你们增进了解,所以需要跟你们每个人有一段单独交流的时间,所以先从刚才的第一个人开始,至于其余的人,洪武你帮我带到http://m•hetushu.com旁边的龙城去。”
王蒙说大爷爷你好,我是您二弟王蛮的儿子,我叫王蒙——我之前来过京都,跟您见过面,您还请我去全聚德吃过烤鸭,您还记得么?
父亲说没有?没有宋恶会让你出来,参选这个什么天池寨的寨主?
这两人一走,父亲转过脸来,打量了我一会儿,然后眯眼说道:“你也投靠了天池寨?”
这声音一开始很轻微,然而喊到后面的时候,整个空间都为之颤抖。
他一说话,我就听出来了——那天与我父亲交流的苍老声音,便正是王红旗。
我给他劈头盖脸一顿骂,一脸郁闷,不过父亲从小在我心头留下的阴影让我不敢反驳,只是等他骂完了之后,方才委屈地说道:“爸,你也不问一下我这几年都在干嘛啊……”
父亲说你胡扯,宋恶什么人,老狐狸一个,无利不起早,他会把宝贵的名额放在你身上来?
我放目望去,发现村子里空空荡荡,仿佛没有什么生气,而就在我们张目四望的时候,父亲的声音响了起来:“别看了,这里是以前龙脉守护家族的驻地,只不过现如今已经人去楼空了,只有很少的人在里面住着,而且平日里都不会露面。”
父亲指着不远处的石桌,对宋阙和王蒙说道:“你们且坐,我和王明许久未有见面了,想跟他单独聊一聊……”
父亲听到我的叙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父亲说知道一点,不多,不过听他们说你混得还可以,一时半http://www.hetushu.com会儿死不了……
王红旗说这就好,这个项目之前是为了给那些伤残的外勤同志们专门研制的,近年来科学日新月异,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水平,不过材料费和手术费很贵,而且排的日期很满,能够这么快就装上,看得出来,你们的事情,组织上是费心了的。
过了好一会儿,他的脸上方才露出了几分笑容来,对着镜子面前的我们说道:“都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年纪大了,有点儿糊涂,弄不清楚你们谁是谁……”
反倒是宋阙比较平静,跟在后面慢慢走。
王红旗摆了摆手,说蛮子他这些年来镇守长白山,也算是劳苦功高,上面的领导们都记得呢……
听到这话儿,我下意识地想要找去,果然感觉到几股说不出来的古怪之气,在那边缓缓冒出来。
两人相谈甚欢,宋阙还准备说点儿什么,王红旗却看向了最右边的我来。
还有人住?
两人不敢有意见,点头离去。
他的目光在每一个人的身上都会停留几秒钟,仿佛要将我们的模样印入脑海之中一般。
他这般说着,王红旗点头笑了笑,说记得,怎么不记得,不过那个时候你还小……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说我叫王明。
他足尖一点,身子投向了那龙城的深处去,快得宛如流星一般。
父亲说我要是不知道,能心安理得地在留在这里么?
父亲瞪着眼睛看我,说你全力支持?你凭什么全力支持啊,这话儿你大爷爷来说还算是可以,你?凭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