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三十九章 尘埃落定

他喃喃自语许久,而宋阙则一言不发,我想了一下,觉得这父子两人之间似乎有许多的话语要谈,于是出言告辞。
而这叹气仿佛会传染一般,宋阙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这东西是龙脉之中几千上万年间孕育出来的龙灵,介于灵体和半灵体之间的存在,有它帮崇兄你梳理经脉,只怕你的修为马上就要突飞猛进,成为天池寨中最强大的一位了——老爷子这是在给你撑腰啊,我们谁敢反对?
宋加欢给这一声吼给弄懵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宋加欢瞧见我不肯多言,知道其中必有曲折,也不多问,重点聊了一下王崇此人的生平,让我知晓这个人的大概性格,听着似乎是个不错的人。
王崇表现得十分坦诚,手掌一摊,却有一条活灵活现的小金龙浮现在了他的手心之上。
这里面的事情,我不但不能对他说起,就连老鬼、小米儿等人,我也不能告诉。
我想不明白,头疼欲孽,而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王蒙满是嫉妒的声音:“崇哥,没想到啊,大伯居然这么看得起你,让你来担当那个位置。”
之所以如此,主要是签署了保密协议。
雪君姑娘却仿佛松了一口气,说是他也好,王崇此人行事干练,做人诚恳,又有容人之量,如果是他,也算是不错的选择——为何不是你?
老爷子并没有睡着,而是在那儿等待着我们,见我们进来,立刻爬了起来,询问结果。
宋老爷和_图_书子愣了好一会儿,突然间发笑了,说竟然是王崇?王崇……哈哈,好一个王红旗,居然有这般精巧的心思,我倒是小看了他的智慧呢……
雪君姑娘愣了好一会儿,方才缓缓说道:“为何是他?”
什么?
宋阙一下子就爆发了,大声吼道:“怎么可能搞错?王红旗亲自挑选的人,怎么会搞错了呢,他糊涂了,还是你糊涂了?”
我说王崇。
尹悦哪里懂这个,被我缠得紧,便将我抛给了林齐鸣去。
啊?
结果他居然差点儿成功了,而倘若如此,用王红旗的话来说,当世之间的顶尖高手,加起来,排成队,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老爷子问道:“那他选了谁?”
毕竟是发过了誓,又不是放屁。
我愣了一下,思绪收敛,抬头来看,却见王蒙和宋阙两人的脸上,或多或少地浮现出了几分不甘心,而面对着这样的极嫉妒,王崇显得很紧张。
众人见我不愿多谈,便放我休息了去。
如此恐怖之人,结果王红旗不但跟我说起,还让我亲自去见了;不但让我见了,而且还允许了那人求我帮的忙——他甚至还叮嘱了我,让我千万要记得去登报,不要忘记此事。
呃……
我进了别墅,和宋阙来到了宋老爷子的房间里来。
这是什么道理?
他以为是我?
只有我知道,同样的小金龙,我的身体里,也有一条。
事实上,他应该也不需要我的安慰。
我看了和-图-书一眼宋阙,然后如实相告:“王崇。”
这时有人走了过来,却是之前操舟带我们去湖心的那位苟老,他看了我们一眼,然后说道:“谁是老局长选出来的人?”
不过很快,它脸上的肌肉仿佛松弛下来,飞到了我的跟前,伸出舌头,朝着我的脸舔了一舔,就仿佛小狗儿一般。
龙灵么?
两人并不阻拦,使得我很顺利地离开,来到了一楼楼梯口,这个时候雪君姑娘迎了上来,问我道:“选了谁?”
我并没有说实话。
他说我也不知道啊,谁知道老爷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呢?要不然,我跟寨中族老说一下,还是由两位来参选吧,我退出……
回到了疗养院,宋加欢把我们送到了别墅前,却并不进去,宋阙一声不吭地往前走,宋加欢却终于忍不住了,问了我一句,说王明兄弟,到底怎么回事?就算不是你,不是宋阙和王蒙,也不可能是王崇啊?
啊?
如此简单?
那位名不见经传的前辈,居然将上一代的龙脉守护者给斩杀了,还差一点儿就将这当世间最为磅礴的龙脉给纳为己有了去。
我想了想,说大概嫌我太年轻了吧?
宋加欢双目瞪得滚圆,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这一次的龙脉之旅,很多东西都在我的预料之中,比如王红旗可能会选我当天池寨的寨主,比如父亲并不愿意离开,然而还有一些东西是我想破脑袋都无法预料到的,比如王红旗镇守龙www.hetushu.com脉最大的麻烦,居然是南海一脉之中最为神秘的南海剑怪。
这样的人,一个,就能够与天下为敌。
宋加欢负责送我,路上的时候,他问起了关于龙脉的事情,我告诉他,说这事儿讲不清楚,总之我也是浑浑噩噩的,说不出来。
我本来想着赶紧找个地方单独待一会儿,都准备回城南训练基地了,不过一想起当初对宋老爷子的承诺,自觉干砸了事儿,便忍不住点头答应了。
王崇倒也有一派大家气度,说话的时候不急不缓,显得十分平静,而苟老则点头,说好,我来的时候,朱逸跟我有过交代,说选出来了,赶紧过去跟他见一面,前一段时间落下了很多工作,得赶紧办了去,不能再耽误了。
结果我找林齐鸣,那哥们忙得飞起,好不容易打通电话,他询问了我几句,也不问缘由,直接告诉我,说这事儿花钱就能办,到时候在报纸夹缝处弄出来,一颗字多少钱就行了,别人丢了房产证、营业证等东西,需要登报说明的,都得这么干——如果需要加快插队,他倒是可以帮忙打个招呼。
苟老并非假客气之人,带着王崇就离开了,而王蒙见到是这样的结果,一肚子的火气,阴着脸,一言不发地就离开了去,而这时宋阙则转过身子来,朝着我拱手说道:“王明,此间还有许多疑问,不如你随我一同去见我父亲?”
宋阙这个时候开口说道:“崇兄,能否看一眼http://www.hetushu.com王老给你之物。”
我叹了一口气,说加欢兄,凭你这一身本事,不管谁当了寨主,都得认真待你,别多想了。
两人离开,出了门口,宋加欢在这里等待着,接我们上车之后,他问道:“是谁?”
若王红旗与南海剑怪这么有默契,那不如你自己去登报啊,干嘛要来求我呢?
一直到离开了龙脉,回返了昆明湖,被那五爪金龙随手一扔,跌落湖畔的时候,我方才醒悟过来,这一次的龙脉之旅,算是结束了。
说罢,他又对我们其他人说道:“至于剩下的诸位,麻烦把这个结果传给天池寨的人知晓。”
我眯眼打量着那小金龙,没想到它居然扭过了头来,瞪了我一眼。
我感觉在雪君姑娘的面前,压力有些大,于是简单聊了几句,然后离开了去。
这一次虽然与父亲见了面,亲自聊了聊,然而比起之前,我的脑子更加糊涂了。
回到了城南训练基地,免不了又被一阵盘问,我依旧是惜语如金,除了告知众人王崇被选中之外,其余的事情我都不谈。
不过这事儿,我肯定不会跟别人说起。
我笑了笑,说王红旗是准备让我来当的,问我干不干,我说不干,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这个时候,王崇将那小金龙收了起来,然后对他说道:“是我。”
我耸了一下肩膀,说大家都在猜,没有一个知道。
王崇?
毕竟是王红旗选出来的,自然优秀。
宋阙阴着脸不说话,如此僵http://m.hetushu.com持了好一会儿,我感觉气氛有些太过沉闷,终于开口了:“对不起,老爷子,我辜负了你的期望,没有能够保住宋阙兄。”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目光是盯着正在与小金龙亲近的我。
要知道,这龙脉可是当世之间仅存的活着的龙脉,不但如此,甚至还有一条举世罕见的五爪金龙守护着。
此物活灵活现,宛如活物一般,宋阙、王蒙瞧见了,两眼都忍不住发直,王蒙甚至忍不住伸手去捉那小家伙,结果那东西仿佛有生命一般,猛然瞪眼,朝着王蒙张牙舞爪,似乎在威胁一般,王蒙下意识地收回了手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我脑子里一头的雾水,总感觉这应该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又反复默念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天津卫洪氏倪老过世,特通知众位亲朋好友持神令,前来吊唁”这三十几个字,怎么都分析不出里面到底蕴藏着怎样的信息。
我一开始还有些不明所以,过了一会儿却想明白了。
次日清晨,我找到了基地的负责人尹悦,说认不认识新闻界的朋友,我想在新民晚报那里登一个东西。
因为这一场冲突,一路之上气氛都很沉闷,我脑子里面有事,也不愿意多聊,更不想对宋阙多加安慰。
我有些尴尬,而其余人也都是目瞪口呆,不知道这小金龙为何对我那般亲热。
我没有说话,而宋阙则叹了一口气,说道:“是王崇。”
听到这个名字,宋加欢有些诧异,说不会吧,是不是搞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