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四十三章 忘忧蛊虫

小米儿跨入其中,蹲下去,手在王崇的脸上方虚抓了一把,他口鼻之处的虫子立刻就化作了一团黑色烟雾去。
正如我之前所预料的一样,王崇死了,在许多人的眼里,其实获利者还有一个我。
谈完这些,阿伊紫洛问小米儿,说你觉得凶手是如何下蛊的呢?
这东西的丑恶吓了大家一跳,而更让人意外的,是这玩意居然还藏在了王崇的肚子里去……
这时林齐鸣从另外一边走了过来,对黑手双城汇报道:“老大,查到了,他昨天就住在这个庄园里,昨天一共有十一人来拜访过他,其中你怀疑的王蒙和宋阙,都有来过。”
有比蜈蚣细小许多的千足虫从王崇遗体之上冒出,不断地往外面爬出,成百上千,结果碰到这个东西,又缩回了去。
她一小女孩儿,不过却是在场之中,对于蛊毒最为了解的一位,也不怯场,听完了林齐鸣的介绍,沉思了一会儿,又蹲在地上,观察了一会儿那密密麻麻、蠕动的虫子。
最后全部消失了去。
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对我素来冷漠的王千林一上来就对我攻击,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我这么详细的资料,但随着他的话语一出,旁边的几个大佬,看我的眼色立刻就有了几分怀疑。
他看向了我,我耸了耸肩膀,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
事发之后,有关部门的人虽然封锁了现场,布置了结界,但并没有深入了解,也没有仔细去想一下那满是虫子的www•hetushu•com遗体之中,到底有着什么。
我的天?
这会儿大家都听懂了,黑手双城问道:“你是说,会场那边请他登台的奏乐,便是王崇的催命符?”
小米儿用胳膊擦了一下腮帮子,偏着头想了一下,然后说道:“我看过相关的书籍,也读过记载,不过关键点也不是很清楚,这门蛊术是从荆楚一带传来的,后来有苗疆万毒窟的旁支学过,所以我才知晓,此物因为涉及到灵魂领域,制作十分困难,又费工又费时,肯定不是一时起意的……”
一声响,突然间那些虫子居然一动也不动,仿佛僵直在了原地里去。
在布鱼的陪伴下,我走出会场,在附近找到了小米儿,然后又一路走,来到了会场侧面的一个小厅里,瞧见原本即将继任,成为天池寨寨主的那个男人,此刻正平躺在地上,一张白布盖在了他的身上,而在旁边,则有人用硫磺、朱砂、红线和糯米布置了一个结界的东西出来。
果然,黄胖子说得对,黑手双城是个聪明绝顶的人,一点儿也没有因为王千林的误导而发生误会,他十分清楚这里面的人物关系,并且有着自己的主张和见识。
她的语言能力有点儿打结了,求助一般地看向了我。
简简单单地一手,就让众人都为之惊骇,而随后,小米儿回过头来,对林齐鸣说道:“有没有问过他身边的人,在此之前,死者的情绪和表现?”
过了一会m.hetushu.com儿,她伸出手来,打了一个响指。
听到小米儿的一番叙述,黑手双城脑海里面的思路立刻就清晰许多,吩咐手下道:“立刻排查一下王崇昨天驻地附近所有的监控,并且将他这几日见过的人给我做汇总,另外关于会场的布置,相关人员也逐一调查……”
小米儿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应该是很亲近的人,至少是死者没有防备的情况下,通过食物或者接触下手的;而且在此之前,肯定是察觉到了,也有过反抗,但是被制住了……”
怀疑?
呃……
至于我一直推辞当这天池寨寨主的事情,估计很多人不知道,也不理解,毕竟天池寨寨主这个位置,不但代表着巨额的财富,还有偌大的权力,对于这世间的大部分人来说,都是有着致命吸引力的;也正因为如此,方才会有人疯狂如此,在这么多强手的眼皮之下,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小米儿默念了一番,然后说道:“他应该是在昨天晚上十一点到今天凌晨一点之间死的,就在有人从他身体里抽出了龙意之后……”
这些大人物在明白了事情经过之后,陆续离开,而我和小米儿则被留了下来,而没多久,黑手双城的巫蛊顾问阿伊紫洛赶到,亲自观察那被搁置在特殊容器里面的忘忧蛊虫,对相关现场进行了考证,又与小米儿进行了沟通之后,肯定了她的结论。
小米儿点头,说这就对上了—和图书—他其实早就死了,死亡时间……我先看看。
我点头,说对。
小米儿伸手进了王崇的嘴巴里,然后往里,小半个胳膊都伸进了去,仿佛指间一直蔓延到了胃部去,几秒钟之后,她从王崇的肚子里拉出了一条长达半尺、滑腻腻的藏青色虫子来。
我眯着眼睛,瞧了他一眼,说你不怕其实这件事情就是我做的?
林齐鸣忍不住问道:“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为什么白天还正常如初呢?”
若不是小米儿用另外一只手掐住了它的头部,只怕这东西就得逞了。
林齐鸣回话,说句旁边的人形容,说之前一切都是好好的,结果前面一奏乐,准备就任的时候,便突然发作,双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然后喉咙里开始叫唤了一阵,紧接着栽倒在地,随后浑身冒虫,再无声息。
众人都说无事,这几日都在京都,随时等候差遣。
小米儿点头,说对。
小米儿走到了跟前来,示意将那白布掀开去,林齐鸣听了,弄了一个长夹子,将白布揭了开了,瞧见穿着一身马褂的王崇躺倒在地,嘴巴大大张开,双眼凸起,仿佛临死前受到了无比惨烈的痛苦一般。
不但如此,周遭的细小蛊虫,都化作了浓黑如墨的雾气,不断旋转。
别问我,反正我是死不承认的。
它显得十分凶悍,即便是在小米儿的控制之下,也使劲儿摇摆身子,甚至张开头部处的口器,试图攻击小米儿的胳膊。
他简单地说了两句,然后和图书朝着在座的诸位拱手,说各位前辈,本来打算今天跟大家谈一谈剿灭邪灵教的相关事宜,没想到竟然出了这么一事儿,我们改期吧。
得到了这一句话,我的心安了许多,点头说道:“好,我去叫她。”
这虫子浑身藏青,表皮如壳,身子两侧仿佛生出了上百对的腿来,如同蜈蚣一般摇摆不定。
我说为什么黑手双城笃定王崇是中了蛊毒而死的,原来这症状是如此的明显。
小孩子童言无忌,旁人却一下子捕捉到了话语里面的内容,海常真人忍不住插嘴说道:“小朋友,你是苗疆万毒窟的人?”
小米儿不理会旁人诧异的目光,而是指着这虫子说道:“答案在这里——忘忧蛊,名字很好听,然而它不过是僵尸蛊的其中一种,能够通过植入受蛊者的体内,让他保持生前的行为惯性,甚至能够做到大部分的行动和语言能力,一直到……怎么说呢?”
周遭都生出了一声叹息来,而黑手双城十分和蔼地又问道:“那么,你知道这忘忧蛊是怎么炼制的么?”
她说着,抬脚走进了结界的圈子之内去。
刚才小厅里面的几个大佬,此刻也全部都在旁边围观着。
那圈子对于小米儿也有一种本能的排斥,不过她却并不介意,径直插入,使得维系其中的一根红绳陡然断裂了去,发出了一声脆响来。
啪……
林齐鸣说有,从早上起就有些不正常,太过于冷静了,一言不发,跟人说话,从来不超过三句和_图_书,旁人只以为他是马上登了高位,心有城府了,也没有多想……
海常真人愣了一下,尴尬地笑了,也不知道这是小孩儿过家家呢,还是真的。
我还没有来得及使眼色,小米儿便骄傲地说道:“对,我正是苗疆万毒窟当代的主人。”
小米儿伸手,先是将王崇的眼睛给合上,又开启,如此三次,再仔细观察了一番,突然回过头来,问我道:“爸爸,你告诉过我,这位王崇爷爷刚刚获得了一股龙意,对吧?”
小米儿缓步走到了那结界边上来,问道:“死之前,什么表现?”
不过这个时候,黑手双城却浑然不觉,仿佛得到了提醒一般,拍了一下手,然后把我拉到了一边,低声说道:“对啊,我差点儿忘记了,王明,你女儿既然对于巫蛊之术如此了解,能不能让她帮忙检查一下王崇的遗体,看看有什么发现?”
黑手双城笑了,说我又不是傻子,你若是想坐那个位置,岂能轮得到王崇?
小米儿刚才的表现十分完美,惊到了在场的许多人,而此刻她像小孩儿一般求助地望着我,却让人又想起了她的年龄来,众人不由得都报以了善意的微笑来。
也就是说,我其实是有充分的杀人动机。
小米儿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
我鼓励地朝着小米儿点了点头,她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说道:“忘忧蛊的触法需要一种特定条件,这是下蛊者提前设置好了的,比如一句语言暗示,一句咒语,又或者……一首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