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四十六章 困兽犹斗

我这一掌拍了过去,那袋子陡然炸裂,散落出无数纺织品来。然而下一秒,这些纺织品就化作了灼热的烈焰,充斥在了四周。
而仿佛是预设好了的一般,这火焰在一瞬间蔓延开来,成品车间这儿全部都是易燃物,又有人在这儿添油加醋,使得火势在一瞬间就充斥其间,紧接着我周围的整个天地,都充斥在了烈焰之中。
我低声说道:“你们刚才在外面,有没有什么发现?”
冥火。
火焰狻猊一出来之后,当下就是想要张嘴怒吼,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意义,结果给我阻拦住了。
我驱使着火焰狻猊猛然一跃,跳到了门口边上,发现这儿的门锁给锁住了,不但如此,外围似乎还布置得有法阵,将这儿弄成了一个禁锢之地。
吴处长给我松开,背后的衣服都给烫得漆黑,给众人七手八脚地抓着,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回答道:“没事,没事,这里是火场,还有危险,我们出去聊。”
而在京都,我与江城办案的林警官重逢,还击杀了追击而来的血族龙泽乔,并与督办此案件的林齐鸣相识。
大火持续了许久,终于有一面墙给推倒了,消防队赶到,往这里面喷洒着水,而随着持续的救火,厂房里面大部分的火焰终于消去,地上的阴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去。
想到这里,我突然感觉不对,下意识地一把抓住了小米儿的手,朝着外面跑去,却没料到旁边的许多成品包装袋一下子就www.hetushu.com飞了起来,朝着我堆叠而来。
我将事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然后松开了吴处长,笑着说道:“没事,我有点儿紧张……”
我瞧见旁边几个同志也一脸懵逼的样子,忍不住笑了:“那家伙到底还是城府浅了一点,倘若是忍得住,我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证据呢……”
他没认出我来么?
身处火场高处,那温度更是灼热,好在火焰狻猊将这些热力吸收,反而在自身周围制造出了一个低温地带来。
他这边刚刚说着话,突然间我听到了汽车的启动声。
只是,这家伙似乎活得挺好,而且还升了职。
此刻的我已经收去了火焰狻猊,让小米儿小心一点儿,然后从横梁上跳跃而下,然后一把揪住了那人的衣领,恶狠狠地一冲,将他给顶到了滚烫的墙上去。
结果我低头一看,这家伙居然不是吴处长。
“王明同志,你没事?”
我咧嘴,露出一口白牙来,说吴队长你是贵人多忘事啊,要不要我提醒你几句啊——温半城,小屈阳,还有他那水牢……
我再往车里一瞧,那里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我对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吴队长,都是老熟人,怎么也不打一声招呼啊?”
我试过之后,没有再多努力,而是骑着火焰狻猊回返而来,然后跳上了厂房的横梁之上去。
闭气这门功夫,我和小米儿都十分擅长。
小侯说看到两个黑影,从厂房里蹿www.hetushu.com出,朝远处跑去,我们有人追去了,结果回头,就瞧见厂房起了大火……
砰!
一行人离开了厂房,由消防队在这里救活,而我们则回到了空地前来,有人在拿着工作证与消防队的官兵交涉,而小侯则把我拉到了一旁,说王明同志,你刚才怎么跟吴处长起了冲突?
既然有人处心积虑想要对付我,那我就看看,对方到底想要干什么。
有人冲进了里面来,开始大声呼喊着我的名字。
小侯的脸色一下子就僵住了,失声喊道:“怎么回事?”
什么样的火,是阴冷的呢?
这事儿发生不过几年,但至如今,恍如隔世一般。
对方看起来是想要引君入瓮,把我困在这车间厂房里面,活活烧死,只不过他们却并不知晓,作为一个能够从火山熔浆里面生还出来的家伙来说,这样的大火,对于我来说,其实不过是徐徐春风而已,根本就不足以致命。
我简单说了一遍,小侯有些难以置信,说不可能吧,吴处长虽然是地方上面的同志,但应该不会如此……
我回头一看,却见不知所踪的吴处长,像一条死狗一般,给小米儿拖了过来。
我在那一瞬间,感觉浑身发凉,心中的警戒也提升到了极点。
不过对方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似乎还是不太了解我最终的底细,所以混乱了几秒钟之后,我猛然一捏右手,将火焰狻猊给呼喊了出来。
大火熊熊,一切吊顶都烧毁了去,和-图-书露出了钢结构的横梁在,而我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是因为地下的阴火蔓延——对于这玩意,火焰狻猊似乎有一些厌恶,好在那玩意并不能够蔓延上来。
我没有多做犹豫,举掌便拍。
吴处长打死不承认,大声叫道:“王明同志,你别发疯了行么?虽然你能够绝境逃生,我们都很高兴,但如果你这样诬陷于我,我可不客气了——啊……”
汽车不断加速,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来,仿佛要不顾一切地逃离此处,我瞧见这情况,没有多犹豫,直接祭出了逸仙刀,朝着那车轮子戳了过去。
逸仙刀快如闪电,一下子就戳中了汽车前轮,猛然一绞,汽车在高速的惯性之下,陡然侧翻,在地上滚了好几个圈,重重地砸在了旁边的花坛上去,而我则箭步冲到了那底儿朝天的汽车前,伸手抓住了悬空而起的逸仙刀,猛然一劈,将驾驶室的车门劈开,拉出了满脸鲜血的人来。
我瞧见吴处长嘴硬,死不承认,一时之间又没有抓到他的把柄,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若是硬来,只怕会引起误会。
似乎不是,若真如此,他就不会低着头,故意遮掩自己了。
我擒住对方的手腕,猛然一拉,然后顺手一记手刀,将人砸晕了去。
我朝着旁边的空地跑开了去,瞧见那凉气居然是一种诡异的黑色炎火,这种火焰与那些纺织物引发的明火截然不同,甚至还有一种强烈的侵蚀力量。
那个时候我实在是太弱了,弱得随便http://www.hetushu.com谁一掐,我估计就得嗝屁,所以在温半城和吴队长的追杀之下,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只有逃。
我听他说完之后,对他说道:“吴处长有问题,这厂房外面有禁锢法阵,让人无法离开,他估计将我引入里面,准备用大火将我给烧死。”
而他若是认出了我就是当年那个夺路而逃的可怜虫儿,又该如何做呢……
我回头一看,却瞧见有人将吴处长给引进了车里休息,结果那车一下子就启动了,从消防车中间穿了出去,然后朝着纺织厂的大门狂飙而走。
后来温半城请来了这位叫做“小屈阳”的吴处长(当时的他还叫做吴队长),由他来破阵,结果双方起了冲突,我最终在小米儿的帮助下夺路而逃,赶往了京都。
不断地逃,我方才能够活命。
“王明同志,你这是在干嘛……”
我满心疑惑,而这时感觉不对,拖着那人往旁边跑了十几米,汽车陡然炸开了来,望着那熊熊燃烧的车厢,我满心愤怒,正要将那人给摇醒追问,这时却听到旁边传来一声叫喊:“爸爸!”
我忍不住捧腹大笑了起来。
“处长,你怎么了?”
那吴处长被我猛然一弄,顿时一声痛叫,待瞧见本应该被活活烧死在里面的我居然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慌张说道:“王明同志,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放开我。”
如果说只是吴处长的话,这事儿倒也还算可以理解,但如果是布鱼、林齐鸣,甚至他们身后的黑手双和图书城想要杀我,这可就麻烦了。
逃了?
话说到一半,他大声惨叫了起来,显然是后背给那灼热的墙壁给烫得厉害。
说吧,我足尖一点,小无相步施展,人便冲到了纺织厂门口那儿去。
倘若没有火焰狻猊,只怕我就算是硬着头皮冲到了边缘,也出不去。
不但如此,我还感觉到一股诡异的凉气,从我们的脚下蔓延了出来。
而事后诸事繁杂,我甚至都忘记了这事儿,若不是强大的记忆能力,再加上此刻又身处津门,我差点儿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人。
至于那浓烟与燃烧殆尽的氧气,对于我们来说更不是问题。
当初我第一次前往长白山天池寨的时候,北上的动车里碰见了一个精灵古怪的女子,那个叫做洛小北的女流氓抓住了我的把柄,然后将我带到了津门来,从津门大侠温半城家中地下水牢里,把被囚禁其中的邪灵十二魔星之一的风魔救出,然后把我给李代桃僵,弄进了里面去。
到了现在,我终于知道了,这一次任务居然是个陷阱,只不过到底谁参与了其中呢?
那人半死不活,给我拉出来,突然睁开眼,摸出一把刀,朝着我猛然一刺。
我尝试着用力,去触摸了一下那法阵,感觉那边反弹的力量足够,而且十分坚决,显然是做了很深的布置在其中。
吴处长的大叫引来了不少人,瞧见我们两个这般架势,众人纷纷上前来,七嘴八舌,而作为我的联络员,小侯跑到了跟前来,紧张地说道:“王明同志,你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