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四十九章 总领京畿

对于下毒一事,熊阿卢也不太清楚如何通过水库的方式,影响到那么多的人,而据那个联络人的说法,他们掌握了一种快速自我复制的蛊虫。
我本来准备跟着过去的,不过布鱼告诉我,说他老大黑手双城希望我返回京都去。
路上的时候,布鱼已经把情况跟黑手双城汇报过了,随后回到了临时指挥所里,就开始针对吴处长和熊阿卢进行审问,因为有着小米儿之前的铺垫,这两个人倒也没有做太多的抵抗,基本上都是竹筒倒豆子,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对于这件事情,一生重名的黄晨曲君极力隐瞒,江湖上几乎无人知道两者之间的关系,而对于此事,一直都是这对父子心中的隔阂,一直到黄晨曲君去世之后,方才消退了去。
我们被小侯领着来到了市局单位食堂里面就餐,这儿的伙食还是不错的,刚刚吃到一半,布鱼就找了过来,随行的还有一个脸色严肃的大领导。
布鱼苦笑,说现在谣言纷起,上面的人已经是焦头烂额了,各处的人手都十分紧缺,所以只有打你们的主意了。
这些人平日里都是独立门户的,而如今却都给请到了这边来。
听到王副局长提及了自己的父亲,黄胖子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我下意识地要说起他的身份,结果黄胖子却用眼神制止了我。
吴处长这边其实没有什么再掏的东西了,而熊阿卢则交代了一件事情,他在津门这儿,见m.hetushu.com过了好几个在苗疆一带都挺有名的养蛊人。
我摇头笑了笑,说这当官儿的,可真不容易。
布鱼跟我们介绍,说这位是王朝安王副局长,攻陷邪灵总坛,便是他领着人干的。
对于蛊毒,认识的人不多,特别是隶属于官方机构的人员。
对于这事儿,我并没有立刻答应下来,而是征询了小米儿的意见。
对于这个安排,布鱼表示认可。
如此一番夸赞之后,王副局长谈及了关于有人准备在津门各地水库和自来水总厂下毒的事宜,跟我说起,想要请我女儿小米儿帮忙。
我有点儿懵,说什么叫做袭击大使馆?
我们几人在津门市局人员的安排下休息,到了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小侯找了过来,说布鱼回来了。
然而尹悦却十分坚持,说陈老大让我去见一见,不用谈多少,先看一看他目前的想法。
我们这边商量了一下,最后黄胖子主动请缨,说由他留在津门,负责小米儿的安全,而我和老鬼则返回京都去。
消息一个一个地传来,让人有些猝不及防。
我问为什么,布鱼跟我说,王蒙的自杀将局势弄得一片混乱,天池寨属于王家一脉的人员已经开始恼了起来,特别是王蒙的那几个姐姐,天天跑到总局去闹,事儿有点儿扩散了。
我勒个去……
为何一定要是养蛊人?
布鱼说对,要不然他也不可能成为小佛爷的头号心腹。
布鱼说这道和图书理谁都明白,不过京畿重地,无数的目光在关注着这里,稍有差池,定然就会影响到全国,所以这里绝对不容有失——我跟你说,陈老大现如今已经被任命为京畿维稳办公室的主任了,由他负责协调各地的有关部门,务必保证京都不容有失,而他已经连续好多天没有睡过觉了。
什么?
下午六点半,我来到了疗养院,结果被告知宋老已经离开了这里,至于去向,却是不明。
如果死彻底了,说不定他真的是被冤枉的,而如果是没死彻底,那么会不会是在通过自己的死,来给宗教局这边施加压力呢?
不过这东西目前暂时没有给到他们的手中,需要等通知。
布鱼说谁说不是呢?
这可是相当厉害的大佬了,虽然我不确定他跟朱逸朱副局长到底谁的权职更大一些,但也知道总局那边派出这样的大佬过来,显然对于这件事情,已经有着足够的重视。
我原本就不太相信王蒙能够干出那么出格的事情来,结果他现在弄出自杀一事,就更让人怀疑。
随后熊阿卢给我们提供了几个可能是窝藏那几个养蛊人的地点。
小米儿点头,认真地说道:“那好,我一定竭尽全力。”
黄胖子不想提,我也不会主动说起,而王副局长则对我们盛赞,说宗教局因为本身机制的缘故,有许多不便之处,正因为有你们这样的江湖志士,方才让社会稳定下来。
我愣了好久,方才缓缓说道和图书:“我擦,那个什么秋水先生,真特么不是一般人啊。”
对于这个问题,熊阿卢的回答是因为此物实在是太过于凶狠,只有养蛊人有手段对其进行控制,而如果处于不可控的阶段,它会因为快速的扩张,到最后达到极限,最终有陷入自我坍塌和毁灭的循环过程。
这是物质发展的轨迹,如同癌细胞一般,是不可能无限制的扩散。
这个也属于天道的内容。
这边商谈妥当之后,由小侯开车,带着我们返回了京都,而我这边刚刚一到城南基地,尹悦便找到了我来,说陈老大安排给我一个任务,希望我能够去见宋恶宋老爷子一面,帮着宗教局探探底细。
这会儿我们的警戒心比之前就提高了许多,布鱼跟总局那边联系过后,不但总局派出了支援的人手,而且地方上也开始取消休假,增加了大部分的人,另外还调遣了部队前来,进行了前所未有的联合调查。
在特定的时间里,他们会将蛊虫交到熊阿卢这些养蛊人的手中,然后通过他们的手进行扩散。
雪茄没有抽完,不过大伙儿已经组织了撤退。
种种可能让我头疼欲裂,一想到这一切的事情后面,有一个深藏不露的家伙在那里操盘,我就有些不寒而栗。
中央已经派出了好几个相关的专家过来,不过黑手双城建议让我女儿也加入其中,参与研究。
布鱼说差一点,人没死彻底,最后给救下来了,目前在抢救中,问题应该不大。
http://www.hetushu.com我说这家伙动静闹得这么大,我觉得这边未必是邪灵教主要的攻击对象,反而有点儿像是给别的地方在作掩护……
也没人知道那幕后人员到底想要干什么。
布鱼说叫你回去,倒也不是这个,现在又有另外一件消息传回来了,说有人准备袭击各国住京都的大使馆,想要闹出国际纠纷来,陈老大希望你能够回京坐镇。
听到这话儿,我又陷入了另外一种怀疑。
说句实话,宋老爷子是个老狐狸,我还真的玩不过他。
他们想着有点儿怀疑,这一切有宋家在后面搞鬼的缘故。
我说对,不但是救人,而且还要就好多好多的人。
黄胖子来历有些曲折,他母亲是一位风尘女子,他的出生完全是一场意外。
王副局长跟我们聊了一会儿,便带着小米儿离开了,布鱼留下,告诉我,小米儿会跟阿伊紫洛,以及总局抽调来的几个专家一起,在全市各个地方抽调水源,然后进行筛选研究,这几日会比较忙一些。
听到了我的话语,小米儿迟疑了一下,然后问我,说爸爸,这是准备救人么?
这一点的主要原因,是大部分养蛊人都偏居一隅,对于朝堂和官方,都有着极大的忌惮和信任缺乏,这里面有着很大的历史原因,一时半会儿很难转变。
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像王蒙这样一个自小生活在父亲光环下的公子哥儿,让别人去死容易,自己自杀,却简直是千难万难,他就算是再hetushu.com多的罪恶,也不肯选择自杀一途——他还有王红旗这最后一张底牌呢,在没有见到王红旗之间,怎么可能会选择自我了断呢?
这种蛊虫在特定的情况下,会进行疯狂的扩张,然后在几天的时间内,遍布整个水库,从而通过管道,流入千家万户的家中。
我无法拒绝,只有点头答应。
这个时候我们反而闲了下来,布鱼把我们留在了津门,让我们暂时休息,而他则将相关的材料带上,赶往京都去开会。
她的表态让王副局长十分开心,认真地弯下腰来,跟小米儿握了握手。
不过比起这个来,我更关心的是他现在怎么样了。
但不管如何,无论是吴处长,还是熊阿卢,都是被人通过金钱又或者别的东西给请到这儿来的,他们都只知道一部分的内容,有专线人员与他们联系,但是至于全局的内容,他们没有一个人清楚。
我一脸苦笑,说你也知道我跟那帮人的关系,我不去还好,一去,说不定就指着我鼻子骂了。
我们赶忙说久仰、久仰的话语,而王副局长则显得十分低调,与我们有力地握手,然后说攻陷邪灵总坛之事,全部都是靠众人齐心,方才得以成功,倘若不是江湖上的朋友拼死出力、东南局、西南局等几个大区分局的联手合作,绝对不可能成事,特别是牺牲在了邪灵峰的一字剑黄晨曲君,以及深入敌穴的左道二人……至于他,反倒只是一个居中协调的老家伙而已。
听到这任务,我有点儿迟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