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五十一章 神秘高手

他说南海剑怪,或者说舜,他在哪里?
嗡……
我没有管旁人,而是看向了小侯。
他的双眼已经开始翻白了。
啊……
他这话儿,十分沙哑,显然是刻意变了音。
对于我来说,小侯是我的朋友。
我伸手,放在了小侯睁开的双眼之上,然后轻轻地将其抹平了去。
猎鹰里面,没有这样的高手,甚至我觉得这个人的气势,完全可以同黄门郎、黄天望这样的顶级高手可以媲美。
那混凝土,此刻已经变成了灰沫子。
我感觉到对方的力量,甚至能够将我给倾轧了去。
咔嚓……
这样的年轻人,他应该安安稳稳工作,等到了一定的年纪,就谈一场恋爱,娶一个老婆,生一个孩子,传宗接代,过着平淡的日子。
那分属双方的劲气在一瞬间陡然爆发了出来,我感觉到浑身的骨骼在一瞬间炸响,噼里啪啦,仿佛前往龙脉之下时的那种压力出现,而对方也被我强悍精纯到了极致的力量给震得不能继续。
我终于明白了对方的来历。
两下巨响过后,车子横空翻了几下,砸落在了路边。
他戴的这面具,让我不由自主想起了荆门黄家的特殊部队。
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这种携众生之力倾轧而下的恐怖,让我见识到了另外的一种手段,不过我却是不甘示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双手朝着天空之上猛然托了起来。
轰!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左侧跑来了一个人,正是与和*图*书我们相撞的那位司机。
对方快,但我也不是吃素的,强化过后的身体消除了所有的负面影响,然后长刀稳稳地与对方手中剑撞到了一起。
小候死了。
轰……
而我的双脚,脚脖子一下,全部陷进了地面之下去。
他足尖一蹬,倏然而至。
那人说刚才只是想要拦住你——既然你能够赢得了天下十大之中的三绝真人,我就不指望刚才撞的那一下,能够杀得了你。
我显得很平静,没有任何情绪。
那人一股力道使完,朝着后面猛然一个翻身,落到了那人的路虎揽胜之上。
我想要以力服人。
我一边说,一边试图找到小侯的伤口,然而这个时候,小侯从喉咙里蹦出了一句话来:“妈妈,我冷……”
然而此刻他却死了,死在了这么一个地方,临死之前唯一的遗言,只是简单的四个字:“妈妈,我冷。”
这个年轻人,我甚至都不太记得他的大名叫做什么,但是相处的这几天,感觉小伙子为人处事都挺不错的,即便是宗教局派在我身边,负有监视之责,我对他也挺喜欢的。
这是一个很强悍的人。
那人冷笑了起来,说小子,学了点儿三脚猫的功夫,就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我感觉到了对方的忌惮,也感受到了对方的威胁。
剑技差上一线,我感觉自己被对方几乎是压着打,这迫使我不得不调动起来龙脉之气来。
他怒气冲冲地走到了我的面前来http://m.hetushu.com,挥舞着手臂,大声喊道:“说你呢,没听到,知道我开的这车是什么吗?路虎,路虎揽胜,知道么,你个比养的,要不是我的车好,你特么的这就是谋杀了——谋杀,懂不懂……”
简单几个字,随后他停止了呼吸。
仿佛炸弹爆开一般,两人的手掌在相隔半米的时候,双方的劲气终于正面冲突了。
铛!
我做了一下扩胸的姿势,骨骼啪啪作响,然后说道:“既然知道我的实力,还会出现,阁下自视很高啊;是人都有目的,说吧,你想要干嘛?”
我抬头,看向了对方,咳了咳嗓子,然后问道:“报上姓名,隔壁老王不杀无名之人。”
小侯……
世间为之一滞。
他应该拥有这样的幸福。
那人跳了下来,缓慢走上前来,然后说道:“我自信能够杀得了你,不过我不杀你,只问你一件事情。”
两人相聚十米,遥遥相对,周遭众人给那爆炸之后的劲气冲得一阵人仰马翻,刚刚平复下来,都仿佛见到了鬼一样,四散而逃。
砰!
我感知到了小侯的脉搏已经停止,没有伤心,没有悲愤,甚至没有任何负面的情绪,只是将头缓缓地抬了起来,朝着头顶上面的桥头望了过去。
他对小侯的死一点儿都不在意,因为他的眼中,只有我王明的生死。
人未至,剑气已然贴到了我的脸上来,而我甚至都没有瞧清楚对方的剑,到底是什么时候拔出来的。m.hetushu•com
然而此刻,对方却毫不在意,与我硬拼。
那人径直朝下,双掌交叠在了一起。
原来那些字语里并无密码,真正的后手在这里。
我在细节的把握之上,与他相差很远。
有一个戴着京剧脸孔的男人出现在了豁口处,正在探头过来,打量下方。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之间,感觉到了一股澎湃的龙脉之气,从对方的身上蔓延而出。
轰!
我们刚才乘坐的那辆车,此刻终于爆炸了,火光冲天,碎片飞溅。
我抱着他,焦急地喊道:“小侯,小侯,你没事吧?”
而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却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们。
我经历过了太多的生死,所以并不会悲伤,我所要做的,只不过是完成一个承诺。
此刻的小侯脑袋哗啦啦的流血,就好像是止不住的水龙头。
猎鹰。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对撞了一下,彼此都有心惊胆战的感觉来。
两者交击,先是脆响一声,随后竟然宛如洪钟大吕一般,陡然炸响了起来。
我没有任何犹豫,从额头之上,拔出了三尖两刃刀来,然后将长刀前指,缓慢说道:“想知道他在哪里,先胜过我吧。”
强悍到许久都没有畏惧过什么的我,此刻莫名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铛、铛、铛、铛……
面具也不是同一款的。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紧接着天摇地晃,当汽车与下方的车道地面重重相撞之时,迎面又驶来了一辆车,狠狠地撞在了车子和*图*书上。
没有任何征兆,两个人上一刻还在聊着天,而现如今他年轻的生命就已经逝去了。
当这人离我五米的时候,我感觉到在那一刻,整个天空都倒塌了去,然后朝着我这儿碾压而来。
我伸手,朝着那人轻轻推了一掌。
不是我猜测的任何一人,竟然是南海剑怪在俗世之间的势力,而对方之所以能够找上门来,却是因为我在报纸上面登的报纸,方才将豺狼给招来的。
双方一阵拼斗,三尖两刃刀与对方的长剑剧烈碰撞,我不得不使出了拿手的南海剑技,然而却发现对方对于这剑技的了解,远比我更加成熟、更加透彻。
而即便如此,我还是咬着牙,猛然撑了一下。
粉碎。
而爆炸之后的那一会儿,周遭死一样的沉静。
这个时候,一切的手段都是缓慢的,唯有举掌迎击。
那人凝望着我,许久之后,方才说道:“你别问我是谁,既然蒙面,就不打算显露身份……”
南海剑怪?
这时下面撞到我们的那辆车已经停了下来,它也转了一个大弯,连续撞了好几辆旁边的车,有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从里面爬了出来,冲着我们这边大喊道:“怎么回事,想死也别拉着我们啊……”
剑!
我说你讲。
啊……
他整个人都浮空而起,朝着不远处的人群飞了过去,而这个时候,有一个黑影倏然落了下来。
我的脑子“嗡”的响了几声,神志一下子恢复了过来,伸手解开了安全带,发现汽车前面的http://www.hetushu.com驾驶室已经整个儿都扭曲了,将我和小侯都卡在了这里面。
同样的画面我似乎经历过,上一次仿佛是在巴黎,而这一刻,却是在了京都的高架桥上面。
我一声怒吼,将整个车顶都给撕开了来,然后将小侯从驾驶室上抱了出来,落到了旁边的道路上。
我的面前,是安全气囊,而在闪烁的灯光和刺耳的鸣叫声中,我瞧见驾驶室上的小侯口吐鲜血,整个人的脸色一阵发青。
很像,但不是。
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屈居于猎鹰之中,给黄门郎干脏活儿的。
对方的话语就像一道闪电,将我脑海里面的一片漆黑给照得彻亮。
好端端的一台车,此刻连车架子都没有了,一地的碎零件。
这种感觉,是我很久都没有体验过的,要知道三尖两刃刀本身的力量已经足够恐怖,再加上我自己融入了众多龙脉之力的成果,每一刀,足有让大部分顶尖高手都为之难受。
我脚下的路基开始龟裂,宛如蛛网一般,朝着四周发散而去,而整个地面仿佛猛然一沉,周遭的汽车哐啷啷一阵响。
我让他闭上了眼睛。
“小侯,我会帮你报仇的……”我在心中,轻轻地说道,然后将小侯放在了车子的不远处,将他给放平了去,然后抬起头来,朝着那个京剧白脸人勾了勾手指头。
好强!
我冷笑了一声,然后说道:“好吧,不问身份,那问一下,刚才为什么要杀我,这总可以了吧?”
对于他来说,小侯是个小人物,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