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五十二章 步步为谋

斩人、斩魔,斩神,天下之间,无所不斩。
然而这么不合常理的事情,却让我在一瞬间清醒了过来——糟了,糟了……
我如果使用了斩神诀,是否能够将面前这个家伙给斩杀了去呢?
此刻还可以创造奇迹么?
不过另外一个,应该不是人。
那人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然后笑了。
我自觉我自己经历过了青城山一战,整个人已经完全融汇了当年师父醐醍灌顶时那些无数意境的画面了去,剑技已经攀升到了一定的巅峰,却不料此人的手段,还是比我又高出了太多。
逸仙刀有三诀,比起斩人诀来说,斩魔决繁复十倍,而威力则倍增十倍。
又一招波涛云涌的南海剑技,那家伙对于南海一脉的手段简直是让人为之震撼。
这一点,其实是取决于最原始的起点,也就是我们的师父,而我的师父是南海剑妖,这个人,百分之百是南海剑怪的得意弟子。
它仿佛想要挣脱出这人的掌控,却最终还是徒劳无力,被人牢牢抓住了去。
这样的结果,只有一种解释。
躺倒在地的我浑身僵直,瞧见那个京剧白脸人走到了我的面前来。
没有几个人会愿意培养出这么一个让自己如芒在背的东西来。
我一声怒吼,逸仙刀宛如摇曳的电光,带着前所未有的威势,朝着对方猛然飞去。
啊……
这个时候,我终于恢复了清醒来,明白了我刚才为什么会一阵又一阵地心惊,也想起来了我为什么和_图_书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而对方的这一招,我其实也是心知肚明。
这些字,却是斩神诀的总纲。
要知道当初我凭借着这一招刀斩,不知道摒退了多少强敌,斩杀了多少凶顽。
三尖两刃刀哐啷一响,跌倒在了一旁。
这样的魔,叫做影魔,它能够帮助你干成许多的事情,种地、劳作、干活儿,这是正常的。
那个影子比起他来,显得矮小而佝偻,不过却宛如活人一般,脑袋灵活地四处张望。
是时候使出斩神诀来,战胜对方了……
一面交手,一面耍刀,这是需要一心二用的意识。
而能够做成这事儿的,要么是疯子,要么是对自己的意志有着绝对的自信。
这简直是一场笑话。
逸仙刀被他抓在了手里,嗡嗡地动着。
而这还是其次,影魔其心邪恶,时时刻刻都会尝试着反客为主,占据主人的意识,夺舍而成。
破开对方!
又或者,我是人家的翻版。
逸仙刀一出,我使出了最为熟悉的手段,朝着对方席卷而去,神出鬼没的逸仙刀成为了对方的一场噩梦,总是出现在了对方意想不到的方位,然后猛然捅了出去。
不过这个时候,京剧白脸人却帮着出手,将气势汹汹的逸仙刀给挑飞。
我听到了他的笑声,感觉有几分熟悉,而没有等我猜中,对方就伸出了脚来,踩在了我的脑壳之上。
战斗的波及越来越广,我听到了呜呀呜呀的声响,无数和_图_书的东西汇聚在了我的心头,让我莫名地就是一阵心烦气躁。
这样的战斗,是我修为获得大成之后,就从未有经历过的。
一样磅礴的力量,一样的精纯。
斩魔决克制影魔,但是对于人类的他,却到底还是差一点儿。
斩神诀,是触及到底层规则的法门。
我是两把刀,对方却直接是两个人。
而就在我使劲儿思索着什么的时候,对方加重了攻势。
只不过,我平日里的思维是绝对清晰的,绝对不可能犯上这样的低级错误,刚才我到底是怎么了呢?
我仿佛又回到了青城山,面对邪灵左使黄公望的时候。
刺杀、拼杀、合击,这是终极目标。
这是一个印记,也是一个符阵,简单之中蕴含至理,而当逸仙刀一头扎入其中的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全身的经脉陡然凝滞,头重脚轻,一下子就栽倒在了地上去。
这样的人,居然亲自过来阻击我,这事儿让我在焦急之中,又多出了几分骄傲来。
旋!
我根本无法看到对方的脸,又如何瞧得见他的笑呢?
影魔。
斩人诀。
我甚至都没有明白这股焦躁是从何而来的,紧接着脑子里浮现出了一行一行的字。
去死吧……
而此刻,他却是利用这漩涡的力量,将我这猛然一击给消弭于无形。
几乎没有半分犹豫,我用起了斩魔决来,然后逸仙刀朝着那影魔倏然杀去。
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因为对方是带着京剧面具的。和*图*书
三尖两刃刀之上积聚而出的恐怖力量,却被对方用旋字诀,直接给弄得烟消云散、化为乌有了去,这让我心中震撼。
斩神诀本来就是对方寄给我的,而如今我居然妄想着用这手段,却对付对方。
当场面陷入僵局的时候,我祭出了逸仙刀。
小侯的面容浮现在了我的眼前来,我有一种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冲动,而就在此刻,我突然间觉得一阵心虚,仿佛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样。
看得出来,这个京剧白脸人应该是后者。
那漩涡让人不知不觉深入其中,随后被急剧扭曲的力量卷入海底深处,不得解脱。
北斗七星。
几分钟之后,场面开始掌握到了我的手中。
不过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战斗方式。
它已经接近了天地之间的至理。
我脑子一片混沌,斩神诀上面的内容电光火石一般地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意志全数集中在了逸仙刀之上。
当斩魔决施展出来的那一瞬间,那影魔开始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它大声叫唤着,拼死挥出手中的刺剑,好几次都差点儿被席卷而来的逸仙刀给斩杀了去。
那就是此人的南海传承,比我更加精纯,从某些意义上面来讲,在我之上。
在它的身上,仿佛凝聚着整个世界的意志。
王红旗送给我的那本《斩魔决》完全版里面有做过论述,这是一种来自于印度天竺的瑜伽术,通过长期目的性m.hetushu.com极强的修行,将自己的影子献祭给黑暗神灵,让它最后觉醒,产生出自己的意识,从而成魔。
我似乎感觉到了胜利在望,然而就在此时,那个男人身子微微一摇,突然间从他的身体里,跳出了一个影子来。
这不是自傲,而是尊敬。
不过我还是得要杀了他。
大海之中,最恐怖的并不是波澜壮阔的海啸,而是平静无奇的海面之下,有着恐怖的漩涡。
他平静地说道:“你挺不错的,为了设计你,我可是煞费了苦心,从来没有人能让我这般,你应该骄傲才对——现在,你可以说一说,南海剑怪,到底在哪里了么?”
我觉得天下间能够使出这般流畅如水的剑技者,一巴掌估计都数不过来。
那剑细小,宛如西洋剑里面的刺剑,尖端锐利得宛如针一般,随后开始晃动着手中的刺剑,与逸仙刀对敌。
疾烈的逸仙刀,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乏力,每一次总是会被对方刺中了最脆弱的一点,然后被四两拨千斤,给直接挑飞了去。
没有等我反悔,对方就伸出了长剑,在半空之中,如电光摇曳一般点了七个点,而这七个点又汇聚成了一个勺子一般的图案来。
我一声惨叫,浑身仿佛失去了控制一般,人直接栽倒在了一堆沙土之中去。
三绝真人虽然强,但是双方都留了手,我甚至都没有用武器,便能够与其争锋,然而此刻,我却不得不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来。
但这两者比之斩神诀,却只是小www•hetushu.com巫见大巫。
三尖两刃刀在这一刻陡然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来,里面龙骨蕴含的气息包裹着旋风一般的螺旋力量,与对方手中长剑恶狠狠地碰撞。
对方是谁呢?
然而既然是魔,自然有极大的害处,此物最大的害处在于它与主体连心,一旦影魔死了,主体也将蒙受巨大的损失,三魂七魄会崩溃,最坏的结果是当即死亡,而最好的结果,也是会变成一二傻子。
逸仙刀,是飞刀。
战斗依旧在持续,而此刻我们两人都形成了僵持,彼此都无法突破,对于这样的结果,我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地就是一阵焦躁起来。
最主要的,是这人的剑技,当是顶尖之流。
他居然还兼顾着龙脉之力,也一样精纯,身具两家所长,简直就是我的翻版。
战斗已经还在继续,两人的战场已经从道路边,打到了旁边的一处建筑工地上来,两人在泥浆和沙石之间挥舞着手中武器,劲气浮动,四散而开,周遭没有一个人能够停留。
作为龙脉家族黄金王家的镇族之宝,它有着足够的威胁性,此物落在了我的手中,不知道饱饮了多少敌人的鲜血,斩杀了太多的头颅。
我怒吼着,精神意志集中在了一处去,而就在逸仙刀即将把对方给斩杀了的时候,我突然间瞧见了对方的微笑。
它也用剑。
恐怖的龙脉之气扑面而来,让我突然间有一种面对父亲时的那种恐怖。
周遭的工地纷纷垮塌,几层小楼在我们的战斗之中,都化作了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