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五十四章 黑手帮忙

陈志程说我们这里刚刚接到了通报,知道大兴区这边发生了一起重大的冲突事件,你既然是当事人,能够提前跟我们说明一下么?我现在已经带着人赶往现场了,大概……
我不清楚。
他的行为让那个车主愣了老半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黑手双城赶到现场,让林齐鸣去指挥,将群众疏散,然后来到了我和老鬼的跟前来,脸色有些严肃。
黑手双城点头,把林齐鸣给叫了过来,吩咐道:“帮我查一下,京里面几个顶尖人物的动向,包括黄天望、黄门郎等人,都得有;另外重点去查一下王千林——等等,算了,还是我亲自去拜访他……”
我说确定。
听到我的讲述,陈志程说道:“好,你保护好自己,不要出什么岔子,我和林齐鸣很快就赶到。”
陈志程问道:“你旁边是谁?”
我说对。
老鬼没有再劝阻,与我一同原路折返而去。
两人返回了现场,这儿的烟尘已经消散地差不多了,坍塌成了一片的废墟之中,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反而是工地的外围处,围上来一大圈儿看热闹的群众。
听到这话儿,我有些心虚,说什么意思?
我肯定的话语,让黑手双城下定了决定,而林齐鸣应承之后,对我们说道:“黄门郎好像是之前已经回到鄂北荆门去了。”
旁边的警察听到,走上前来,对我说道:“先生,清请出示你的身份证件……”
陈志程说你先注意一下周围和_图_书,如果没问题的话,我们再通话。
而在路边不远处,来了两辆警车,警灯闪烁,有人已经过来维护秩序了。
我沉吟一番,然后说道:“我觉得,有六成的可能,千通集团的老板王千林——不过我出言诈对方的时候,他居然没有一点儿身体的应激反应,心脏都没有多跳一下,这一点又让我十分疑惑;除了王千林,还有一个人有两成的可能,就是神秘杀手组织黄泉的头子,黄家三狗黄若望,这个家伙我没见过,所以不好说;剩下两成,是我不认识的高手……”
对方一脸防备,手往腰间摸去。
老鬼点头,说对,那个卡帕多西亚跟你说的那个京剧白脸人,应该是一伙的,而且敌人对于我们的实力和底细把握得很精准,所以才会将我给引开。
在旁边,有两个警察正在维护现场,其中一个正在与周围的群众交流,调查情况呢,几个人正在跟他绘声绘色地描绘着什么,说得天花乱坠,口沫飞溅。
老鬼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应该有这么一个人,不过对方似乎是在引诱我,时而散发气息出来,时而又隐匿了去,试图将我给带远,等我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就放弃了对那家伙的追踪……”
我用了同样的回答。
他问你们是在一起的么?
这就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道理。
我说我朋友老鬼。
他问了我几个问题,包括交战的地点,以及对方的手http://m.hetushu.com段。
正说着话,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说:“王明么,我是陈志程,你还好吧?”
我没有再多问,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听到我的讲述,陈志程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那个京剧白脸人,到底有多厉害?”
我说不是,他刚才离开了,刚刚发现不对劲,这才赶了回来。
说话的,是那位路虎的司机,他指着我的鼻子,骂骂咧咧的,一脸仇恨。
在一大群挤挤的人群之中,我找到了小侯的尸体。
他们的脸上满是兴奋,仿佛参与到了一场盛会之中。
陈志程没有再多问两人之间的修为,他是个聪明人,知道我这般说,必然是双方五五开,如果不用上乱七八糟的阴谋诡计的话,这个只有分出生死,方才知道两人到底谁厉害。
林齐鸣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担忧,说不要你赔钱,只不过如果真的闹开了,只怕损失会更大,所以这些天,劳烦你们了。
我听到声音有一些吵,说您怎么过来?
老鬼翻身进了工地,去查询是否有生命迹象,而我则走回了路边来。
我给老鬼打了一个手势,然后说道:“陈主任,你好,我受了一点儿内伤,但不至于危害到生命,目前已经撤离了战斗现场,不确定对方是否已经死亡了。”
老鬼知道的情报不多,但是却能够通过种种线索,推测出一些大概来,而我回想起王红旗并没有阻拦和_图_书我,反而是鼓励我去完成,拿到那所谓的《斩神诀》,的确是有一点儿坑我的意思。
我笑了笑,想起一事儿来,说老林,你能帮我查一个事情么?
陈志程说坐直升飞机。
老鬼突然开口说道:“看得出来,王红旗在拿你当诱饵啊……”
老鬼眼神阴郁,说到底什么情况,谁让你变成这样的?
这是他没想到呢,还是故意为之的?
呃……
老鬼说我先去现场看一看,如果那人给埋在废墟里面了,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我一一讲明,而他也问了与老鬼一样的问题。
我们没等一会儿,黑手双城乘坐的直升飞机便已经到了,他和林齐鸣直接速降下来,而在此之前,附近有关部门的人员也提前两分钟赶到,控制了现场。
匆匆赶来的老鬼瞧见我胸口一滩鲜血,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我看了他一眼,忍不住笑了,说还好,算是死里逃生了吧。
黑手双城沉吟了一番,然后看着我的眼睛,说你确定?
“老王,你没事吧?”
我说如果他反应这么迟钝,我就不会如此狼狈了。
我来到了小侯的身边,而就在这时,有人指着我大声喊了起来:“哎,警察同志,就是这孙子,那车就是这孙子的车,就是他跟人打架,还把我的车给弄毁了——警察同志,你得让他赔我钱,我那车连车轱辘都没有了,可怎么跟保险公司交代啊?”
听到老鬼的话语,我先是愣了一下,旋即想起的确是有这么一个可www.hetushu•com能性。
对方这样的态度,让我十分暖心。
我说是关于龙脉的一个大秘密,因为我答应了王红旗,发过了誓,所以不能够说出来。
我说也就是讲,那个家伙是专门负责用来将你给引来的。
老鬼说你就那么确定他不会被压在废墟里?
好吧,厉害还是你们厉害。
路上的时候,我问老鬼,说那个卡帕多西亚怎么样了,有没有找到?
老鬼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什么消息?”
我说没事,你说。
那人接过来,打量了一番,立刻敬礼,然后恭恭敬敬地将证件交还到了我的手上来。
他似乎问了一下旁边的工作人员,那边有一个陌生的声音回答道:“差不多要二十分钟左右。”
我不想在人群之中露脸出风头,于是掏出了宗教总局那边发的协作证件,说自己人,一会儿有关部门马上就赶到了,你们维持一下秩序。
黑手双城说务必掌握住每一个人的动向,核实清楚了,再说话。
挂了电话,我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而老鬼在旁边也差不多听清楚了,他皱着眉头,说老王,你刚才留了话没讲——那个人,你觉得到底会是谁?
我说对方有一百种办法弄死我,只不过是想要知道一个消息,所以才会亲自出手而已……
一番忙碌之后,终于收工,黑手双城带了两个工作人员,在得到了王千林落脚的地点之后,便乘车离开,亲自去拜访,好核实一下对方的底细,而林齐鸣这边弄完之后,和*图*书走到了我的身边来,望着一片废墟,愁眉苦脸地说道:“你知道这栋楼,得值多少钱么?”
他没有要求我重返现场,也没有对我多问什么,而是一再强调,让我保护好自己。
他伸手过来,按在了我的胸口之上,我瞧见他神情焦急,显然是不太相信我的话语,便任他查看,然后说道:“老鬼,别小觑天下英雄了,我直到此刻方才知道,本以为我们已经站在了山峰之上,却不料对面的山头,却是更加险峻,而且那里特么的还有人站住了脚……”
他告诉我,那人的确是趁乱走了,废墟之下,并没有人。
我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若论底蕴,我不如他;论豁出命的拼劲,他不如我。”
我说刚才跑的时候,肯定是不行的,不过歇了一会儿,应该是没事了——你应该知道,我有那月光女神的祝福,对于身体的恢复,有极大的好处;另外我觉得那个家伙应该不会留在原地,估计跑了。
老鬼有些担忧地看着我,说你确定你没问题?
老鬼没有继续问,而是说道:“应该与你之前在报纸上面登的那则公告有关系吧?”
啊?
正所谓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很多人并不清楚这儿到底发什么了什么事情,也体会不到这里面的危险,瞧见一栋楼都塌了,就忍不住过来围观。
我告诉警察,地上这位死者是我们的同志,让他照顾好烈士遗体,然后往回走,与老鬼汇合。
我想了一下,说我跟你一块儿去吧。
老鬼说那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