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五十五章 抽丝剥茧

倪老说青囊诀是古人假传黄石公的《青囊经》而出的,最有名的当属隋唐第一好汉李元霸,后来销声匿迹多年,最近一次有听说修行此功法的,是清朝雍正年间的大将年羹尧,后来年羹尧身死,此功法据说被存档,封存了起来……
我说那为什么他们能够修炼这种伤己不伤人的功法呢?
我愣了一下,说这玩意用起来,不伤人,先伤己,居然还是修行功法?
我说小侯这同志,这几天跟着我,彼此也熟悉了,他这一回算是为了我躺枪,被殃及池鱼了,对于这一点,我很抱歉,所以希望你们能够安排好他的后事。
林齐鸣没有说话,显然他也不太信这个说法。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脑子有点儿乱,说这两个都是天人?
天人修行?
他们才是和平时期里的英雄。
我们赶到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小卖部关门了,不过好在工作人员查到了对方的地址,所以我们一路找了过去,在一处老的居民楼里找到了她。
倪老与我说过这来龙去脉之后,便起身离开了,我们起身相送,林齐鸣回返而来,对我说道:“怎么样,有没有点儿想法?”
瞧见来人,我们也站了起来。
我为难地将手放在杯子上,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
林齐鸣说你讲便是了,何必这么客气?
登报一事,还是他帮我找了关系,方才能够插队,次日上了报纸,之前的时候他不过是举手之劳,未曾细想,而此刻有点和-图-书儿狐疑了,说王明,你登报那事儿,到底是怎么想的,平白无故弄这么一出,还给自己招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林齐鸣说你讲。
我说据您所知,这青囊诀,有谁修炼成功过?
我听了,有些失望,不过没有流露出来,请他继续。
半夜三更的,我们贸然打扰,其实挺冒昧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开门之后,老板娘挺热情的,请我们进门,然后热情地倒茶。
我拿出了那本《斩神诀》的古书,说道:“有人寄了这本书,而这书,应该就是今天这个偷袭者寄的——那书上的内容,看似修行功法,其实是一篇自我催眠的东西,一旦施展出来,立刻引爆自己的身体,我差一点儿就栽倒于此处……”
挂了电话,他站起身来,引我们到旁边的沙发区坐下。
我沉吟一下,然后说道:“几天之前,我曾经在报纸上登过一个消息,留下了集训基地附近的小卖部地址,然后……”
林齐鸣说对了,一会儿我派的人准备去一趟那小卖部,你去不?
我说另外还有一件事情。
我们跟着人来到林齐鸣办公室,他正在打电话,让我们坐下。
三人落座,林齐鸣说道:“你刚才给我的书,我找人去查了,局里面有一个专业的图书档案室,倪老是里面的顾问,他是相关方面的专家,有一些发现,我让他过来跟你们讲。”
林齐鸣将人引到了这边,然后给我们双方作介绍:“倪老是档案室http://www•hetushu.com的老人,博览群书,博闻强记,各门各派的功法手段,都在他的脑子里,顺手拈来,是我们单位的瑰宝,被称之为活着的江湖百科全书。”
毕竟这事儿闹得挺大的,特别是那一整栋大楼的垮塌,造成的经济损失实在是太大了,想必这工地的承包方哭死的心思都有了,必须得给出一个说法来。
而现如今,我的心中却莫名给震动了一下。
倪老点头,说对,不过后来这本书给人拿走了,至于是谁,因为纪律,我不能说,不过你看了也没有用,残篇涉及到法门修行的只有两百字不到,而且还乱七八糟,其余的则有点儿类似山海经一样的故事……
我一听,顿时有些激动,说您还见过斩神诀的残本?
我们不喝茶,开口询问,老板娘不答,热情地请我们喝一点儿,说是她从老家特地带来的。
林齐鸣见我一副一言难尽的样子,却又不肯说出来,知道我肯定是有为难之处。
我点头,说对,不过大方向还是得把握准了。
倪老笑了,说世间大道三千,殊途同归,每一个人的情况皆有不同,每一种功法都是千锤百炼而出的,没有错误的,只有不合适。
反正我是赔不起。
我开玩笑地跟林齐鸣说起,如果那人真的是王千林,找他赔钱吧。
我不由自主地脑补了一下,这倪老有点儿像是《天龙八部》里面的王语嫣姑娘啊……
李元霸,年羹尧?
林齐鸣打了http://www•hetushu•com一通电话,挂下之后,对我们说道:“陈老大刚才打来了电话,说王千林偶感风寒,本来不准备见客,不过陈老大与拦住他的人对持了好一会儿,最后强行进入,与王千林见了一面,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听到我的话语,林齐鸣说虽然黄家的嫌疑很大,但你可不要一叶障目,要知道,清朝的龙脉守护家族除了黄家之外,还有另外四家——据我所知,尽管后来满清没落了,但还是有龙脉家族存留下来,分别是瓜尔佳氏、索绰罗氏、钮祜禄氏和马佳氏,后来这些家族改了汉名,淹没人海,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声息了去……
我说王千林什么人物,那么厉害的顶尖高手,会感冒、偶感风寒?这事儿是不是有点儿太滑稽了?
倪老说这本伪书你之所以信以为真,是因为它本身也是挺出名的功法,论起高深莫测,也算得上是其中之一——这本书做过了处理,改头换面,而内容的大部分,其实应该叫做“青囊诀”,据说是天人修行的法典。
我苦笑,说还不是中了别人的套?
我与林齐鸣告辞,然后由两名宗教局的工作人员带领着,前往城南集训基地去。
听到他的介绍,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发现这位虽然精通各门各派的法门,然而本身却并不是一个修行者。
控制住现场之后,采集到了足够的证据,于是大家离开,我和老鬼随着林齐鸣一起返回局里面录口供。
黑手和-图-书双城也不信,要不然没有后面强行进入的情节,只不过见到王千林之后,他并没有什么发现,这事儿倒是挺神奇的。
当时明清交替,几大龙脉家族奋起反抗,唯有黄家投了清朝,成为唯一留任者。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了林齐鸣的聪明,他并不细问,而是拿着书,对我说道:“这本书我收着,回头帮你查一下,另外小卖部的线索不会断,我尽量顺藤摸瓜,看看能够查到哪儿去……”
说到这个,林齐鸣变得沉默了。
倪老笑了,说我说过,各人适合,况且你的不是全本。
听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起,林齐鸣接过了那本古书,仔细翻看了一下。
我点头,说倪老既然说最后出现是在清朝,那么这东西很有可能就流落到了当时的龙脉守护家族之中去,而若是如此——清朝的龙脉守护家族之中,便有荆门黄家……
过了几秒钟,他抬起头来,看着我,说王明,这一点,你不说,我们也会好好安排的。不过小侯并非死于躺枪,他是烈士,是英雄,是人民的好儿女,死在了和平时期的战争第一线。他并不是特例,宗教局等秘密战线,每年不知道有多少人赴死,也正因为如此,方才维护了社会的安定团结。小侯不是我见过的第一位死者,也不是最后一位,战斗每天都在继续……
因为我觉得宗教局对江湖的管束让人厌烦,而且里面还有一些败类,让我的印象并不是很好。
双方介绍完毕,坐下之后,林齐鸣又给倪和*图*书老介绍了一下这件事情的背景,听完之后,倪老带着白手套,拿出了那本蓝皮古书,说王明,这本书的确不是《斩神诀》,1982年宗教局搬家,转移档案馆的时候,我曾经见过斩神诀的残本,虽然很像,但两者其实是南辕北辙了……
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通报了这个情况之后,林齐鸣拿起桌子上的电话,说道:“鄒修平,你请倪老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倪老摇头,说据我所知,都不是。
或许宗教局这里面,有罗金龙啊等这样的老鼠屎,但他绝对不是它的全部,真正的宗教局,它是由无数个小侯这样默默无闻的小人物构成的,他们的存在,才是人民幸福安康最有利的保证。
我愣了一下,说偶感风寒?
林齐鸣点头,说对,偶感风寒。
进来两个人,一个是林齐鸣手下的办事员,另外一个,是个满头银发的老者,戴着老花镜,一看就知道是挺有学问的人。
说句实话,我以前的时候,并不觉得宗教局怎么,也生不出什么敬佩来。
不过黑手双城的经验和眼光,并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比的,对于他下的结论,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
没一会儿,门敲响了,林齐鸣站起来,亲自走到门口去迎接。
我说好,我也想亲自去看一下。
跟随着林齐鸣返回了总局,录完了口供之后,他们的人还贴心地提供了夜宵,两大碗牛肉粉,我和老鬼吃得肚儿饱,接着忙得飞起的林齐鸣派人过来叫我们去他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