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五十六章 烽烟四起

林齐鸣说出大事了,传言是真的,米国大使馆的一位外交参赞,刚刚被人绑架……
我左右看了一下,给他们指路,让他们过来与我汇合。
我的右手已经触摸到了额头,而我则开口说道:“也许你该看看这个……”
小卖部老板娘忍不住笑了,说你以为你拥有那龙意,就可以避开我的蛊毒?若真如此,你觉得王崇又是如何死的呢?
我斟酌了一下,然后点头,说你开始吧。
我回过神来之后,足尖轻点,然后朝着对方逃离的方向狂追,跟随着我过来的那两位工作人员,被留在了小卖部老板娘三楼之上的家中。
我伸手,抓住了那女人的下巴,然后说道:“告诉我,你的名字。”
老鬼放弃了,将女人给束缚住,他把我拉到了一边来,问道:“一定要撬开他的嘴巴?”
而老鬼,则融入了黑暗的阴影里。
女人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骂道:“别嚣张,总有人会收拾你的,你们的死期,很快就会到来了……”
听到我的话语,小卖部老板娘忍不住心酸一笑,说我在这儿潜伏了十年,每日都关注着宗教局的一举一动,从没有被人发现过,却没想到,今日居然落到了你的手里……
不好,金蝉脱壳。
但实际上这个女人,已经在这一场爆炸之后,逃遁远走了去。
我看向了老鬼,也许他有办法让这女人开口。
但很明显对方并不是。
林齐鸣说我听说你们那边出了事?
http://m.hetushu.com实上,我之所以找她,只不过是想要问清楚那个京剧白脸人为什么会知道登报的人是我,这个消息只有小卖部的老板娘,才会透露出去,而两者应该是有接触过的。
如果对方真的只是一个小卖部的老板娘,这个时候的一刀,绝对能够将对方给夺取性命。
小卖部老板娘说为什么会这么笃定地攻击我?你难道就不怕杀错人么?
对方的修为很高,而且颇为擅长逃匿,但在老鬼这种有着天生大优势的追踪强者面前,到底还是没有能够逃出掌控。
然而几分钟之后,老鬼却叹了一口气。
我没有等他们清醒,整个人便已经冲了出去。
我看了一眼,是林齐鸣来的,于是接通,问怎么了?
老鬼说现如今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从某种角度而言,这样的女人,如果能够成为我的后裔,对我的影响力也是一种重要的提升——前提是她如果愿意真心投靠的话……
当我赶到跟前来的时候,老鬼已经将对方给控制住了。
障眼法被识破之后,剩下的就只有实打实的较量了。
她在狂奔,夺路而逃,然而却已经被我给盯上了,并不能摆脱掉我的追踪。
我没有多加犹豫,快速赶到了跟前,瞧见果然是老鬼出手拦住了她。
我们最终落到了地上,我的双脚稳稳站在了地面上,宛如生根一般沉稳,而那小卖部老板娘则是一个踉跄,差点儿栽倒在了地上去。
hetushu.com我点头,说对,只有如此,我们才能够知道那个京剧白脸人到底是谁。
我说刚才给我们喝得,是什么蛊毒?
表面上看去,小卖部老板娘似乎穷途末路,引燃了身上的炸药,想要与我同归于尽,只可惜被我避开了,然而很快我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那爆炸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具躯壳。
看到我期待的目光,老鬼没有太多的话语,点了点头,然后伸出了手来。
紧接着这光撞破了看上去似乎很结实的窗户,从三楼之中一跃而下。
这边电话没说完,又有电话进来了。
我们此刻是在一处公园附近,老鬼将人拖进了阴影处去,而这个时候,跟着我一起的那两个工作人员,其中一位打来了电话,问起我的方位。
然而我却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儿。
她的身上竟然绑着某种烈性炸药,在刚才与我对话的过程中,她居然将其引爆,然后朝着我这边猛然扑了过来。
她没有选择再逃,而是稳住了脚步,然后看向了沉静的我,一字一句地说道:“为什么?”
我走到了跟前,蹲下,瞧见了一张相貌寻常普通的脸孔。
林齐鸣一愣,说你怀疑尹悦?
面对着我的夸赞,小卖部老板娘完全没有任何得意,喃喃说道:“我那么多年的辛劳……”
老鬼点头,说对,初拥与转化不同,因为保留了对方的全部意识,如果她自己的意愿足够强大,那么很有可能就会违背我的指hetushu.com令,与我形成对抗。
我笑了,说别把我想得多么简单,我女儿就是玩弄着玩意的大行家,我如何能够被骗?不过恐怕让你失望了,即便是喝下了那一杯茶,你也未必能够拿我如何……
我说也就是说,其实也有失败的可能。
她在逸仙刀飞出的一瞬间躲开了,然后身子宛如一道疾光,落到了旁边的窗户边上。
我说这……以前没有这种情况过啊?
我读懂了她眼中的决绝,和视死如归的勇气。
一个能够潜伏在宗教局城南训练基地附近的小卖部里,一蹲就是十来年的女子,这样的意志就不是寻常人所能够比拟的,指望这样意志宛如钢铁一般的女人背叛自己的信仰,实在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
我则显得很轻松,长长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事实上在最后一刻,我都有一些怀疑,不过你虽然表现得已经浑然天成了,但破绽到底还是太大了——人到中年的老板娘,你平日里仿佛家庭美满,然而房间里面,却没有一丝家人的气息,反而是一股说不出来的药味;你仿佛让我们喝的茶,还有普通人绝对不可能拥有的冷静,都出卖了你……”
林齐鸣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会问她的,不过你现在如果好了,最好还是先回来吧。”
我陈恳地说道:“事实上你做得已经很不错了,除了几点细节之外,你完美地融入了这个角色之中去。”
巨大的爆炸让我一时之间有些头重脚和图书轻,恐怖的冲击力甚至将我给一下子给吹到了角落去。
我表现得很轻松的样子,说什么?
我愣了一下,看着他,说你确定?
两人在半空之中对拼了一招,随后漫天的玻璃渣子散开,宛如烟花爆裂开一般炫目。
我说怎么了?
我几秒钟之后,回过了神来,知道对方居然用了某种术法,将炸药留在了原地,并且给予了我一种她也留下了的错觉。
老板娘显然是感觉到了什么,看向了我,然后说道:“你怎么了?”
我莫名心惊,喊道:“是你们杀了王崇?”
我开始调整呼吸,朝着对方可能的方向靠近,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边传来了一阵激烈的打斗声。
轰……
在我的想法中,如果她这边没问题的话,应该是能够找到一些线索的,而现如今她既然是敌方的人,那么一切就都可以解释了。
我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许多的坚决。
我下意识地往前走了两步,突然间那女人身上发出了一股让人惊惧的气息来,然后一股恐怖的灼热陡然爆发。
她的笑容十分诡异,让我的心头忍不住一阵狂跳。
变故在一瞬间生成,而跟随着我的那两位工作人员则还处于半懵之中,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的出手狠辣无比,地上一大滩的血迹,那女人躺倒在血泊之中,似乎还想要奋力反击,结果却只有如同离开了水的鱼一般,不断蠕动着,徒劳无果。
我将茶杯缓慢地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将手伸向了额头m.hetushu.com上去。
与小米儿那种直接从生理上的折磨相比,传承了血族秘法的他,似乎对于精神手段更加擅长一些。
老鬼说这种可能很低,不过我对她的表现,还是有一些担心;不过不要紧,如果失败了,她即便是违背了我的意愿,我也随时能够要她性命。
我说对,那个小卖部的老板娘有问题,她是别人留在你们附近的眼线,负责监控宗教局的一举一动,差不多已经有十年时间了——你帮我问一下尹悦,为什么当初找接收地址的时候,她会选择这一家?
小卖部老板娘眉头一挑,说你如何知道是蛊毒?
我拖着尾音,从额头处摸出了逸仙刀来,然后猛然一弹,此物以一种肉眼都无法瞧清楚的速度,斩向了这个仿佛有些惊慌失措的老板娘去。
我笑了,说不,尹悦我肯定不会怀疑,但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岔子,我很关心;对方有一种把我们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态度,这让我很在意……
这个女人的意志,坚如钢铁,根本没有办法让其开口。
她不顾头顶之上还在“嗡嗡”直响的逸仙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显然有一些吃不透我的想法。
看到了这个,我也就没有再多的话语。
我狂追了几里地之后,很快就捕捉到了对方的身影。
这才是对方真正的面目,而原先那沧桑之中带着几分精明世故的脸,不过是表象而已。
老鬼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那好,我来给她初拥,让她成为自己人……”
至于那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