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五十七章 跟队办案

王超沉默了一会儿,也不敢违逆我的想法,于是点头答应了。
双方都是聪明人,一点即通,在感受到了我对指挥权并没有太大的嗜好之后,王超也松了一口气,先是奉承了几句,然后对我说道:“我帮你介绍一下那个通天猿岳楠的情况吧……”
这也是林齐鸣之所以如此正式的缘故。
半个多小时之后,我们这台车提前赶到了嫌疑人的其中一处住地,那是一个还未拆迁的老城区,而对方则是在一处四合院里面住着。
黑手双城看到了我,点头,说坐。
黑手双城脸色有些不善,看了林齐鸣一眼,而林齐鸣则在旁边赶紧解释道:“我问过了尾巴妞,她承认她应该是被对手催眠过了,下意识地把对方当做了值得信赖的人……”
所以你不能不管,但是一管上,又容易被分散精力,然后给对方趁虚而入了去。
我等了五分钟左右,老鬼也跟人赶了过来。
我在胡同口这儿驻足等待,而王超则领着身边两人去里面先探路。
黑手双城没有追究,而是看向了我,说需要我派人过去协助老鬼么?
外交参赞?
黑手双城坐了过来,沉着脸说道:“不能这么说,这件事情的关键,在于通天猿岳楠,如果能够找到他,想必也能够找到安德莉亚摩根小姐。”
我摇头,说不用,我搞得定。
我想了一下,告诉他我先赶回局里面去,会留一人在这里等他。
我点头,和-图-书说对,我去追查那个京剧白脸人的下落,准备从我收到的那本假的《斩神诀》查起,结果找到那个老板娘的时候,发现对方居然是潜伏在宗教局城南集训基地十年的卧底,结果双方起了冲突,我急着回来,留下我朋友老鬼在那边处理了。
麻烦事儿当真是纷呈而出,烽烟四起,弄得人焦头烂额,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前有津门饮水安全问题,从而导致宗教局陷足于津门乃至整个京畿之地的卫生安全,随后又加上外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被绑架,不用猜,这一切都是那个躲在幕后的王秋水在筹划着。
我忍不住骂了一声,然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林齐鸣苦笑,说那是一位女性,文化参赞,失踪了两天,现在米国大使馆已经报案了,我们通过相关的监控记录,能够瞧见她是在燕莎某品牌的更衣间中消失的,其中出入的人员里面,有一个是宗教局留着老案底的家伙,而这个人据说与邪灵教津门分庐有着密切联系……
结束了通话,我让王超绕一圈,去接我的朋友。
林齐鸣引我到旁边的沙发区坐下,然后说道:“兄弟部门来了人,施加了巨大的压力,说一定要限期破案,甚至要求我们明天早上就把人给找出来——京都城这么大,人口两千多万,找一大洋马,这特么不是大海捞针么,简直是痴心妄想啊……”
黑手双城递给了hetushu.com我一个纸袋,说这里面有关于这件案子的所有资料,时间紧迫,需要立刻出发,你路上慢慢看;那个安德莉亚在米国的背景很深,如果有可能,最好能够将她给救出来。
我这边领了任务,随后在林齐鸣的带领下,去见了与我同行的宗教局人员。
王超有点儿为难,毕竟他接到的命令是立刻赶往那个地方,一点儿时间都不能耽误,我想了一下,说这样吧,你们有两台车,一台先赶过去,我跟你们一起走,另外一台去把我的朋友接上,如何?
我说好,而这时有人过来催我们,我领着老鬼往里面走,而这时,他嗅了嗅鼻子,突然说道:“等等,我怎么闻到了卡帕多西亚的味道……”
不过我还是能够瞧得出这些人眉眼之中隐藏的桀骜。
我愣了一下,说确定是失踪么,说不定是去夜店泡妞了呢?
过了几分钟,争吵的声音小了,随后有几个黑着脸的黑西装打开了门,然后鱼贯而出,而从间隙里,我瞧见黑手双城和林齐鸣两人站在了房间里,表情似乎也并不太轻松。
我与林齐鸣结束了通话,找到了老鬼,问还需要多久,老鬼告诉我,说可能还需要小半个小时——他需要时间,而这女的也需要时间……
我站在旁边,一句话都不说。
黑手双城皱着眉头,说她便是当世间罕有的幻术大师,怎么这么容易被催眠?
两人见面,我打量了一和_图_书下老鬼身后的那个女人,被初拥之后的她眼神忧郁,习惯性地躲在阴影下,平淡无奇的面容,加上三十来岁的真实年纪,的确有点儿会成大器的意思。
黑手双城说好,事有轻重缓急,暂且先不说这个,我这边有几分资料,是关于绑架安德莉亚的嫌疑人岳楠的临时住处,分别在京都城区的三处地方,不过从目前来看,有的肯定是幌子,甚至是陷阱,我需要最精干的人员——我会亲自带队一处,小林会带一处,另外一队,我希望有你来镇场。
我点头,说好。
我打量了一下她,然后看了一眼老鬼,说她不会出问题?
王超给我讲解起来,这通天猿岳楠是湘南人,曾经是张家界一个叫做梭子门的宗主大弟子,后来反叛出去,在江湖上制造了好几场血案,被宗教局联合相关部门通缉,随后在九十年代的时候,开始与邪灵教走近,据说是获得了小佛爷的认可,加入了一个神秘的机构佛爷堂,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大将。
我点头,说好,没问题。
但愤怒并不能够消减什么,我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那就是对方做着一切的背后,到底有什么最终的目的呢?
我跟着走,当来到了黑手双城的办公室外时,听到里面有激烈的争吵声。
毕竟是最顶尖的团队,他们对于我这么一个根本不懂行的外人,似乎并不会俯首帖耳的信任。
我问老鬼怎么办,他沉思一番,然后http://www•hetushu•com回答,说他觉得这女人的资质不错,或许能够有大用,所以他暂时不会杀她。
他到底想干嘛?
我听王超介绍着这些资料,而这时手机响了,我接通,却是老鬼打来的,他告诉我说事儿弄完了,事情果然如预料之中的一般,那女人虽然受到了血脉之中的威压,不能反抗,但却还是坚守着自己最后的秘密,就是不肯开口。
说罢,他将目光投在了我的身上来,说很抱歉这么晚叫你过来,我听说你那边也出了一点儿事?
赶到总局之后,我来到了林齐鸣的办公室,发现人不在,旁边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他在陈主任的办公室里,并且说我只要回来,就立刻带我过去。
我说好。
这种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我知道林齐鸣也很烦,甚至他背后的黑手双城也绝对不会像看上去的那般淡定,几乎每一个人的心头都窝着一团怒火。
面对着林齐鸣近乎严厉的话语,这些人显得很规矩,恭恭敬敬地向我行礼。
这些人是来自于宗教总局行动处的一个特殊机构,名叫做特勤一组,是专门处理相关突发事件的机构,里面的成员是从全国各局选拔出来的精英分子,拥有着处理类似案件丰富的经验。
我没有立刻进去,而是在门口等待着。
老鬼说不会,暂时让她跟着。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上头才会如此小心。
林齐鸣把我领到了这些人的面前来,严肃hetushu.com地介绍了一下我的身份,然后告诉王超,还有其余人,说遇到突发案件的时候,一切以我的意见为准,任何人都不要轻举妄动。
我不说话,反而显得神秘莫测,而当林齐鸣离开,我们跟车出发之后,那位王超找到了我,说王明先生,这一次多谢你的援手,一会儿行动有什么指示,您尽管跟我说。
林齐鸣苦笑,说有心对无心,怎样都有可能的。
这些人走完了,我方才进去,咳了咳嗓子,说怎么了?
当得知了刚刚发生的事情之后,老鬼说好,我这边有了结果,立刻联系你。
这时陪同我们的两位工作人员也赶了过来,我留下一个,而带着另外一个打的离开,赶往了总局。
他的示好让我心情轻松了一些,说我只是你们陈老大找过来的打手,具体行事,以你们为主。
他弄出这么多的事情,主要的目的,是在给他的主子小佛爷打掩护,但如果一旦是某件事情成功了,必然会造成巨大的破坏力和恶劣的社会影响。
这些资料都是档案馆里面的内容,而据说这位岳楠天生异禀,双臂之力十分恐怖,力拔山兮气盖世,寻常人根本难以抵抗他的力量,一触即溃。
这些人都是林齐鸣的部下,我跟随的小队总共有五人,负责人是一个叫做王超,据说是白云观的出身。
他问我在哪里,我告诉了他目前的情况,还有我当下的位置,老鬼说既然在附近,那我过来跟你汇合吧。
靠……
潜伏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