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六十三章 密云水库

这场大戏背后的操盘手王秋水,这个家伙用尽了一切的办法,将这锅水搅得浑浊无比。
而一旦核实,指挥部会立刻通知各个分组,汇合之后,对其进行重点打击。
易平听到,说您真的是太谦虚了……
我鲜明而又坚决的立场,让易平没有再多争辩,而是将话题转移到了这一次任务上来。
马四蛮到底是年轻人,也忍不住笑了,不过立刻严肃起来,说也有人叫过,不过后来大家觉得这个名号有点儿过于儿戏,体现不出你的厉害……
根据林齐鸣的说法,另外的一处战场,压场子的人里面有海常真人和三绝真人,这是两位天下十大。
不管对方到底是真心实意,还是有着一定表演的成分,但是对于易平的态度,我还是表达了认可。
而且我和老鬼,是其中一处战场的负责人。
搜到了五座楼一带山沟里,我的通讯器响了,我接通了,听到黄胖子兴奋的话语:“老王,你们在哪里,我赶过来了……”
不过我和老鬼也基本上认可了这个年轻有冲劲的年轻人……
他的客气让我们有些不自在,而听到他提及了陆左和萧克明,我谦虚地说道:“旁人不提,陆左和萧克明曾经与我二人并肩而战过,他们的背影,的确是需要我们为之敬仰的。”
听到这话儿,我没有再劝,而是说道:“你给黑手双城打电话吧,我等你。”
显然,黑手双城已经将我和老鬼当做是天下十大一般http://www•hetushu•com级别的高手对待。
老鬼在旁边忍不住笑了。
随后易平给我们介绍了分配给我们的联络员,一个叫做马四蛮的年轻人。
而他现在与我们商量的,则是分组情况。
这一位最近再一次获得了晋升,成为了中央应急维稳办公室的主人,下一步,估计应该就是宗教总局的副局了。
所以说,尽管黑手双城对我们委以重任,但真正实际的指挥和协调人物,是这位易组长。
结束了通话,我和老鬼上了一辆指挥车。
我们分配的区域在五座楼森林公园至桃源仙谷自然风景区一带,比起别的洼地、湖区而言,这里是山区地带,又有密林无数,搜索的难度十分大,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会留给我们来啃这硬骨头。
有三十多人,就是来自于这两峒,几乎是倾巢而出。
得到了我肯定的回答,易平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道:“多谢,多谢,王明同志,我代表宗教总局的所有同仁,向你表达敬意。”
听到我的描述,黄胖子坐不住了。
他带着我们来到了电脑前面,将密云水库附近的地图摆在了我们的面前,然后他将密云水库分成了十八个区,他会在每一个区都设立一个预警小组,然后由七个队伍在这里进行巡逻,一旦发现任何可疑,立刻与指挥部汇报。
我没有告诉黄胖子太多,只是跟他讲,我们这边,也有大行动。
http://m.hetushu.com相关的设备,特殊通讯器、定位器,以及相关的军用平板电脑等,当然,后面那一堆东西,都由联络员背着。
前往密云水库的车队开始进发了,为了不打草惊蛇,这一次的行动十分机密,所有人都会收缴私人手机,配备专用的通讯工具。
他要在这一个被玛雅人称之为世界末日的日子里,露出自己真正的恐怖面目。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好久之后,方才传来一声淡淡的话语:“虽然他至死都没有公布我是他儿子的身份,但是他血管里流淌着的无畏和勇敢,也在我的血管里面流淌着……”
而特勤一组组长林齐鸣的前一任,却正是东南局的扛把子,黑手双城。
黄胖子激动,说我哪里知道你们那边有这么碉堡的事情啊?
不过我也知道,特勤组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级别不高,但是易平的前前一任,可是当今西南局的扛把子,王朋。
人手紧缺的这个问题,是所有小组所面临的最大麻烦,而之所以会如此,主要的问题就是一个——敌在暗,我在明。
刚才我们当着朱副局长的时候,便已经又过了交流,而坐进了车子之后,易平再一次的伸出了手来,与我们相握。
我摇头,认真地说道:“不,我说的是事实。”
只要确定封魔榜就在这里,那么密云指挥部就会通知总指挥部,调集所有的人手,对其进行最终打击,直到将封魔榜引发的时空通道给毁http://m.hetushu.com去。
在此之前,作为享有特权的其中一人,我给黄胖子那边打了电话。
他话还没有说完,老鬼一把抓着我的胳膊,低声说道:“血腥味!”
呃……
这其实也是小佛爷的秘密力量之一,看得出来,为了这一次的行动,那个潜藏在地下世界阴影之下的王者,已经筹备了多年。
他说不定是满口胡言,挖一坑给我们挑,用来耗费我们的精力呢?
呃,说得好像自己很老一般。
所以易平跟我说的,就在于分块包区的问题。
车内除了相关的工作人员之外,有一位本次行动的具体负责人,是宗教总局特勤四组的组长,易平,林齐鸣给我的介绍,说他是龙虎山天师道出身,是本代张天师的亲传大弟子,一身道法通玄,是宗教总局少壮派中数一数二的代表。
他的笑容十分热情,对我们说道:“两位的大名,如雷贯耳,我有一个师兄赵信,在巴黎大使馆,他上一次回过述职的时候,就专门跟我提过两位,说当今之世,年轻一辈的崛起人物之中,世人皆认为左道二人是魁首之人,但他觉得你们两位绝对不输于旁人,必将崛起,在这伟大的时代争锋——能够与两位合作,十分荣幸。”
可以预见得到,这将是一场几十年来、甚至百年来所未见过的大战,而能够成为其中一员,不管胜负,都将能够让江湖震惊。
它使得宗教局即便是协调了再多的有关部门,甚至还发动了周m.hetushu.com边的江湖宗门,也没有能够把人手给凑足起来。
这个任务是相当的繁重,相当于我们两个人就承担了五分之一的份额。
他告诉我们,现在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在于密云水库的地方实在是太大了,现在的人手根本无法满足搜索的需要,而且时间太紧了,如果按照推辞,敌方将于后天发动,但也很有可能提前,这才是最让人头疼的。
我说胖子,你先别激动,这一次任务危在旦夕,很有可能一不小心就挂掉了去,有很大的生命危险呢……
易平很骄傲地跟我们介绍,说这是他们组里最出色的年轻人,出身自西北马家,一手单刀出神入化,还担任南城集训基地里面的刀术教官。
我说这事儿是你自己选择的,我可没有逼你。
听到易平的夸赞,那年轻人涨红着脸,说易老大你别这么说,在天刀王的面前,我这点儿刀法真的就不入流。
马四蛮一脸崇敬地看着我,说对啊,江湖传闻您手中有一把天刀,能够在你手中走上十个回合,便能够称之为一流高手。
一路上十分平静,路上碰到一些人,也都是一些游客或者当地的居民,并无任何特别的东西,这让我忍不住再一次怀疑起了那个叫做岳楠的大猩猩到底有没有说实话。
他现在在津门那儿陪着小米儿,保护小米儿的安全,他告诉我,说这两天的时间里,已经找到了七八个从苗疆一带赶来的养蛊人,并且将他们给擒住,不过得到的消息十分恐怖和图书,就他们交代的结果来看,有超过五十多位养蛊人前来津门,之所以这么多,是因为这其中还有两家,是苗疆三十六峒的其中两处。
我愣了一下,说这名号说的是我?
他告诉我,说在津门这儿,有那个王副局长坐镇,小米儿的安全是绝对没有问题,而这一场大战,既然是南海一脉的亮剑一战,如何能够缺少得了他?
鉴于小组人员的能力,他给我和老鬼划分的区域,有五个,而他会给我配备一个特勤四组最精干的成员,作为联络员。
我沉吟一声,然后苦笑道:“我还以为我的江湖匪号,应该叫做隔壁老王呢?”
抵达了密云水库附近,宗教局在这里有专门的基地,我们进驻之后,简单布置了一下任务,然后我和老鬼,就带着联络员马四蛮出发了。
我告诉他,说不用调整,就这样吧。
天刀王?
对于这个划分,他显得很担忧,小心翼翼地跟我们解释,说这是来自于总指挥陈主任的提议,他觉得我们如果有任何疑义,都可以提出来。
我笑了笑,说无妨,俗话说能者多劳,既然蒙大家看得起,我们自然愿意多承担一些。
他这话儿应该是对易平的夸奖,因为据我所知,数一数二这个名词,应该是形容特勤一组的组长,也就是林齐鸣他自己的。
而我南海一脉,也将继攻占邪灵总坛一役的一字剑之后,再一次扬名于世。
我们从中午开始,便从石城镇出发,从北到南,开始搜寻,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时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