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六十四章 黑暗来临

我拦住了他,对老鬼说道:“还记得王员外对我的警告么?”
马四蛮点头,说好。
简单的一个暗器,居然弄得精美绝伦,这事儿倒是让人有些惊讶。
而对于血族来说,更是如此。
吹箭?
足足走了一里地,我们来到了一处山窝子里,这里是茂盛的山林底,从上面看去,什么也瞧不见,然而从林中往里走,却能够瞧见沟底处,横七竖八地躺着十来具尸体。
老鬼一马当先,冲了过去。
干我们这一行的,如果一定要说对什么味道最敏感的话,血腥味无疑排在第一位。
老鬼说你是说那个所谓的追杀令?
反倒是马四蛮凑了过来,打量一番,然后说道:“这个是三角手里剑,小心,上面涂得有剧毒……”
我猛然回头过来,却瞧见一个身材瘦小的黑影子,正在与马四蛮激战成一团。
老鬼伸手,在青草之上捻了一下,毫不介意地放在了舌头上面轻轻抿了一口,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道:“不是凶手的,应该是那里面躺着的某位道士。”
我没有发现任何情况,林子依旧是林子,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听到马四蛮的惨叫,我和老鬼都第一时间转过头去,瞧见他栽倒在地去,手中还抓着一把刀。
马四蛮跟我解释,说手里剑,这是日本的说法,其实也就是飞镖,它分为好几个种类,有八方手里剑、六角手里剑、十字手里剑、三角手里剑以及“卍”http://www.hetushu•com字型手里剑,它的设计十分精妙,在掷出去之后,会在空中围绕着中间的几何中心高速旋转,从而保持稳定,具有足够的精度,从而达到杀人的目的。
我冷着脸,打量了一下,发现这里的所有道士,基本上都是一击毙命,对方杀人的手法简直就是一种艺术,让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
老鬼说他是来杀你的?
我点头,说对,所谓的日本第一忍,德川信义,雾隐家族的叛徒,说这个家伙忍术通神,是日本在野的少数几位镇国级高手之一……
我没有再跟黄胖子瞎胡扯,直接告诉他,说我们每个人都有定位器的,这东西会在军用平板上面显示,让他自己找过来,我们这边有事了。
浓烈的血腥味弥漫空间,但却几乎闻不到半点儿腐臭的味道。
这玩意入手沉甸,上面的尖刺之中沾染着鲜血,而仔细看,却知道并不是马四蛮的,印上这血已经有了凝固。
吸了一口气,我对马四蛮说道:“跟指挥部联系,确定一下身份。”
马四蛮轻声低呼了一句,我回过头来,看着他,说怎么了?
马四蛮苦笑,说后勤部是这么说的,谁知道?
老鬼说尸体倘若是四处散落的话,很容易被人发现,他,或者他们应该很从容,准备将尸体给掩埋的……
我听到老鬼叫我,立刻跑了过去,给他引到了一颗松树跟前,然后看到上面有和-图-书剑砍的痕迹。
老鬼翻检了几位,抬起头来,极为严肃地说道:“都是一剑穿心,凶手看起来不多,手法纯熟老练……”
马四蛮便将我们在这里碰到的事情报告给指挥部,然而没想到刚刚说到一半,通讯器里却传来了一阵“吱”的金属割裂声响,随后便再也无法通讯。
而在那平板电脑的中间,则是一个带血的暗器。
马四蛮说对,这是日本忍者的常用工具之一,每个忍者都拥有自己独一无二的一套手里剑,我曾经办过几个案子,都与此有关,那帮家伙……
难道是他们发现了什么,又或者遇到了什么顶尖的高手?
我说这玩意明明就是飞镖,为什么叫做剑?
“老王,过来……”
我抬起头来,说不是说最新的高科技么?
啊……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手上,想要扔掉,而马四蛮又解释,说不用担心,这毒是作用于伤口的,尖刺之上有毒,但是中间这里并没有毒,要不然射出去的人岂不是也用不了?
我们落入布满尸体的沟里,开始挨个儿检查,发现这十几个人里,大部分都穿着灰白色的道袍,穿着布鞋、挽着道髻,应该都是些道士。
此刻天色已晚,我眯着眼睛,接着大地最后的一丝光芒,打量着那暗器,瞧见它呈现出一个三角形的形状,每一个角都是一个尖刺,中间是圆形的,中心处有孔洞,而表面漆黑,有龙形的浮雕在表面上。
说到这里m.hetushu.com,他抬起了头来,看着我,说如果不是我们的介入,说不定他们已经将尸体给埋了。
啊?
除了龙形,上面还有一个字。
不过半个小时之前,白云观这边就失去了联系,指挥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在尝试联系呢。
而且他们体温仍在,应该是刚死不久。
我说看清楚对方的样子了么?
我听完,没有再问,而是俯身,从那破碎的平板电脑中,将那暗器给拔了出来。
马四蛮呼叫了好几次,都没有结果。
我看出来了,那个杀人凶手并没有走,而是在这附近看着我们呢。
雾。
不顾电话那头的黄胖子反对,我挂断了电话,看向了老鬼指的地方。
他立刻拿出了通讯器,调了频段,然后开始呼叫指挥部。
我看着马四蛮,说你没事吧?
我说也许,更有可能是受邀来参加这一场盛会的。
老鬼看了一眼,摇头,说没。
我打量了好一会儿,方才落下,走到了马四蛮身边来,这个时候的他已经站了起来,不过刚才捧在手上的平板电脑,已经破碎了去。
马四蛮摇头,说没有,他全身都包裹起来了,一眼看去,只是一道黑影子,来如风,去如电,根本琢磨不到一点儿痕迹,要不是你们赶过来,只怕我挡不了他几下。
两人聊着,突然间东南角处出现了一阵骚动,老鬼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冲了过去;而与此同时,我感觉到从阴影之中,有一道利器倏然而至和*图*书,抵达了我的心口处。
老鬼笑了,说或许并未离开……
除了剑痕,旁边的青草上面,还溅着好些鲜血。
马四蛮说对。
日本?
很快,他就跟指挥部取得了联系,询问起白云观增援一事,得到的回答是确定的,安排人手过来这边,是易平的决定,他到底还是担忧我们觉得任务太繁重,所以一旦有了充足的人手,立刻就派人过来进行巡查,帮我们分担压力。
我没有任何犹豫,将那手里剑朝着袭击的方向甩去,然后大步跨了过去,结果刚刚走了两秒钟,却听到身后传来了长刀碰撞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来,对我们说道:“信号好像被干扰了。”
马四蛮显然也是给惊到了,听到我问话,连忙摇头,然后吸着冷气说道:“没事,差点儿给射死,还好这平板电脑是军用品,结实,给我挡了一下,不过当时的力量却震得我双手发麻;那人来得很快,就像一阵风,全身黑暗,我跟他对拼了两招,若不是我的刀足够快,说不定已经躺下了。”
我听到,心中一阵疾跳,一字一句地说道:“也就是说,凶手就在附近。”
只不过,这世间有几人能够在我的炁场范围之内,藏匿得如此深,根本就不觉得有人呢?
他掏出了手电来,照在了其中一个留着长须的中年道士脸上,确认过后,方才回过头来对我们禀报道:“这是白云观的道士,按计划,他们应该也会参加这一次的搜索,不过并没有跟我hetushu.com们同路——你们看,他们身上都有通讯器……”
如果什么东西都没有,一直这样走下去,我自己都要给那未知的恐惧给逼疯,而此刻有事儿,对于我来说,算得上是一个好消息。
我让马四蛮跟着,然后足尖轻点,在后面紧跟不放。
啊!
我打量着这把暗器,掂了掂,然后交给了老鬼,说认识这玩意没?
这是地下这些白云观道士的鲜血啊……
说句实话,这漫无目的地跑了一天,我也有一些厌烦了。
老鬼一个纵身,便冲向了马四蛮那儿去,而我也足尖轻点,一下子跃上了附近的一棵树上,左右打量着。
十二月份的严寒天气,连虫子都没有。
我皱着眉头,说你的意思,是那家伙杀了人,却还有时间和耐心,将尸体移动过去?
他的话音一落,我们身后便传来了一声大叫。
仔细数一数,十二个白云观的道士,在这个山窝窝里,给人全部斩杀了去,这事儿说起来都让人有一些难以相信。
自己人?
他汇报完毕,低头去摆弄随身携带的电脑平板,试图通过这个与指挥部取得联系,而我和老鬼已经将搜索范围往旁边移开,准备查找线索。
老鬼看着他,说是自己人?
我终于明白了,说这东西,是不是日本忍者的必备?
呼……
我抓着那手里剑,猛然一兜,发现居然是一根毒针,钉在了手里剑上面。
当瞧见马四蛮从那道士的尸身之中,翻出了与我们同款同样的通讯器时,我的脸色直接就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