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六十七章 盗梦谋杀

终于,我浮到了海面上来,猛然睁开了眼睛,瞧见老鬼和黄胖子都在我的跟前,而我所身处的,则依旧是我住的房间里。
黄胖子心有余悸,说还好不是对付我,要不然说不定我真的就死了——不愧是日本第一忍,镇国级的高手,这样的手段,很恐怖啊。
我为什么一点儿反抗能力都没有,身子仿佛不属于我自己的一般,为什么?
德川信义冷笑,说你以为你们团结一心,却不知道内部早已经是千疮百孔了,若不是有人告诉我,说你们这一次调集的人太多,不但有着各个部门的人,还有许多江湖宗门,忙中出错,我又如何会选取这一手段,潜入其中呢?至于核实身份,我既然敢来,你觉得我会在这里栽跟头么?
他的话语口音很重,一听就知道不是中国人。
老鬼瞧见了我的行为,抓着我的肩膀,说怎么样,还好吧?
我在心中问自己,感觉死亡在那一刻紧紧地抱住了我,然而就在此时,我心中突然间又生出了许多的疑惑来——为什么德川信义可以毫无阻碍地出现在我的房间里,而我却没有一点儿察觉呢?
德川信义狂笑起来,说哈哈,你这个时候才醒悟过来,实在是太晚了。
世界在那一瞬间冻结了,紧接着无边的黑暗淹没了我的双眼。
我左右打量了一番,发现自己浑身汗出如浆,弄得整个房间一阵浓烈的汗臭,甚至都已经小便失禁了去。
他整个身子都压在了我的身上和_图_书,然后嘴唇在我耳边轻轻说道:“对了,客户让我带给你一句话,你杀了他女儿,还杀了他几个侄子,更是让他家门名声扫地,是时候让你用死亡,来给这一切赎罪了……”
我看着老鬼,认真地说道:“谢谢……”
他身子那么冷,附在我耳边的时候,我连对方的呼吸都没有感觉到,一切仿佛那么虚假,这是为什么?
砰!
我终于感应过来,而突然间,身体仿佛有了力量,就好像整个人沉在了深海里,憋得透不过气来,有一种强烈的意识驱使着我,想要往海面上浮去。
我们本来以为对方一击不成,远遁千里,没想到居然转过头来,立刻就进攻起了密云水库这边的指挥部。
在我的视线之中,瞧见我的脑袋被那家伙给提了起来,床上有一具无头尸体,黑红色的血从断口处狂涌而出,染湿了洁白的床单。
我心中了然,而这个时候,德川信义却将短刀放在了我的脖子上来。
不过这事儿也怪不得易平,短时间内,组织起这么大的团队来,之间的衔接,肯定会出问题的。
那人冷笑一声,道袍猛然一甩,露出了黑色的夜行服来。
糟了,德川信义这个王八蛋,真的是个疯子!
老鬼点头,说我知道,现在这件事情,应该很明显了,不过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误,谁也不晓得。
他为什么能够如此张狂大笑,而没有任何顾忌呢?
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跟和_图_书他讲,黄胖子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说那家伙居然能够潜入你的梦里去?这也太牛波伊了吧?不过这是什么原理呢?
我感觉自己的意识在迅速消亡,朝着无尽的深渊坠落而去……
我跳下了床,顾不得一身臭汗,换上衣服和鞋子,说我们去指挥部。
对。
德川信义这个家伙,一个人,就能够搅动起无数浑水来,得把这个消息跟易平他们说起,要不然没有防范,会出大事的。
无数的疑问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似乎阻止了我的意识消失,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飘飘渺渺,模模糊糊……
一手白色脑浆子的我大步向前,其间又跳出了两个家伙来,不过却没有等我出手,一个给黄胖子一刀斩去头颅,而另外一个,则被老鬼活生生撕成了两半。
那个白云观的道士将道袍缓缓脱下,然后对着我冷然一笑,说道:“怎么样,很吃惊吧,王明桑?”
打上门来了,这事儿,也太不给面子了。
对,是老鬼!
啊?
我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突然间觉得活着这件事情,真的是太好了。
他居然能够在这个团队里面安插那么多的内线,布下那么多的棋子,在这一刻,突然爆发出来,任谁都有些猝不及防……
这不是横店的手撕鬼子,而是老鬼表达愤怒的方式。
他说我路上的时候,就已经感觉不对劲了,那个家伙给人的感觉很飘忽,看起来不真实,和_图_书所以我就一直在盯着他,一直到他刚才发动了术法,我方才出手过去,赶走了他,又跑过来救你。
我意识处于即将崩溃之中,好一会儿,我方才听清楚了那话语:“老王,醒来,快醒来啊……”
我有些想不通,说不对啊,如果是这样,你一进这基地,自然就会有人过来跟你核实身份,你怎么可能混得进来呢?
我与他对视,目光凌空而撞。
尽管我可以通过内循环保持肺部活力,但是随着脖子处的伤口开始扩大,体温迅速地降了下去,随后我感觉到自己的整个脖子,都给对方切了下来。
……
这人,便是德川信义。
我感觉到喉咙处一阵刺痛,紧接着血液一下子灌进了我的肺中,然后开始窒息,换不过来气。
他走到了我的跟前,低下头来,额头与我相碰。
我们三人疯狂往前冲,结果没冲出十几米,地上突然间爆出了一大蓬的青烟来,老鬼最为敏锐,大声喊道:“有毒,闭气。”
我说现在什么时候了?
我一声冷喝,右拳猛然砸出,直接将那人的脑袋砸成了烂西瓜去。
有重物撞墙的声音传来,我快速越过了烟雾区,瞧见一个穿着黑色忍者服的家伙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想要往走廊尽头逃去。
这个家伙张开嘴巴,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就是德川信义啊,你个蠢货……”
老鬼说半夜四点。
我使劲儿往上冲,使劲儿上……
来到指挥部门前的那一条长廊前,我瞧见和图书地上横七竖八,倒着十几具尸体,都是我们这边的人。
我抬起头来,说道:“他们在这里面,有内线。”
瞧见那个人的时候,我下意识地想要翻身起来,结果发现自己根本就动弹不得。
我们匆匆来到了门口,而那儿正在发生一场大战,听到动静,有一个全身漆黑的忍者转身,朝着我们这边看了过来。
老鬼挥了挥手,说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德川信义这个家伙很贼,他明明有能够正面与我们交战的修为,却一直都尝试用更复杂和出人意料的手段杀你,这说明对方的隐忍和狠辣,是我们很少碰到的,这样的对手,很难缠;而如今的当务之急,是找到易平,跟他说起此事。
老鬼说对,那家伙很戒备的,我一冲进他的房间,他立刻就遁走了,我根本追寻不到。
这就是死亡么?
黄胖子在旁边一头雾水,问起了我的遭遇。
我反倒是惊讶了,说你怎么会知道?
脑袋还在。
老鬼摇头,说相关验证的工作,都是宗教局在做,我如果插手,会引起人反感的,结果他们并没有查出对方有什么问题,我也只有在暗处守着,不让那个家伙出招……
对方的解释让我胸口怒火万分,本来我挺满意易平和他的团队,结果现在回想起来,先是白云观加入搜寻之事没有通知到我们,然后这里又出现重大漏洞,真的是猪队友。
这儿若是给端了,作为镇守这一处的负责人,我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黑手双城http://m.hetushu•com
呼……
指挥部就在我们休息的宾馆三楼会议室里,我们乘坐电梯来到了三楼,赶过去的时候,突然间听到有刀剑碰撞的声音,听到这个,我们三人没有再多犹豫,赶忙冲了过去。
他手一挥,却是拔出了一把短刀来。
说罢,他没有再跟我废话,而是猛然一拉。
我下意识地伸手去摸了一下脖子。
这短刀是尖锐无比,刀身之上有着美丽而妖异的花纹,看起来让人有些心寒。
我心中疑惑着自己为什么一点儿都动不了,身子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却还是能够开口说话:“你、你是德川信义的人,是么?”
这不是噩梦!
听到对方的话语,我终于想清楚了不对劲儿来,失声喊道:“你,你不是白云观的道人?”
老鬼并不惊讶,而是点头说道:“我知道。”
啊?
我说他走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你怎么不早讲?
这是活生生的挑衅!
老鬼?
话说完,他朝着前方浓雾之中猛然一脚踢了过去。
啊……
老鬼说不管是什么原理,理论上来说,如果当时老王没有发现这是一场梦,而是真实的,那么他就会以为自己死掉了,而当他大脑认为自己死掉了,意识就会消亡,神魂离体,身体也会随着死去……
真正恐怖的,是那个叫做秋水先生的人。
我的身子仿佛根本不受控制一般。
我感觉到了一股死鱼一样的冰凉。
我抓着老鬼的手,说快,我们带回来的那个白云观道士,他其实是德川信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