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六十九章 神也是魔

但德川信义既然开始关心起自己的性命来,那就说明了一点,他对于生,是还有眷念的。
双方在一瞬间各自劈出一刀,在交锋的一瞬间,立刻化实为虚,长刀翻飞而起,在场中留下了一连串绚烂无比的刀光与幻影。
三只眼。
我也没有使手段的小心思。
他的歌声并不动听,但是我却能够感觉得到,这个家伙开始在燃烧自己的生命了。
这样的对手,从修行角度而言,值得敬重。
堂堂中华,岂能容妖邪横行?
没有后手,全力一击,是生是死就看这一锤子的买卖了,我相信我手中的刀,相信我心中的意志。
因为它已经超脱了生死,眼中只有杀戮。
突然之间重重叠叠,布满了我整个的视线里。
影分身么?
而与此同时,逸仙刀再一次出发,使出的,是王红旗版的斩魔决。
我瞧见了一道光。
但与之相对的,是修行者骨子里面的那股尚武精神。
德川信义却是从腰间又拔出了一把短刀来,而这把短刀其实我认识,在梦中的时候,它曾经把我的头颅给割了下来。
谁胜,谁负?
一股荒凉恐怖的气息,从天空之上灌注而来,然后全部注入到了德川信义的身上去,而这个时候,他怒声高喊了一声:“十握剑!”
感觉到了对方应该是拼死一战,而且仿佛有翻盘、掀桌子的可能性时,我也没有太多的迟疑,将所有的力量,全部都灌注在了手中的三尖两刃刀www.hetushu.com之上。
对方的气势惊人无比,而这一刀是否能够奏效,我心中也没有把握,唯有寄希望于我脚下的土地。
狂龙奔出,双方猛然撞到了一起。
这种情况,我曾经试过,并不算陌生。
我一脚踏在地上,深吸一口气,将刚才从对方须比智迩神刀上面吸收来的邪龙之气直接分解,然后迸发出了那一刀,朝着前方劈砍而去。
而此刻,德川信义居然用着肋差,划破了自己握太刀的右手手掌,随后将其扔在了地上去。
他们恨德川信义么?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瞎比比再多,都不如打一架。
我将三尖两刃刀扎在地上,然后收回了逸仙刀——我额头之上的剑眼,在收放之中显露无疑,在那一刻,我相信每一个听说过二郎神形象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这一点。
在融合了德川信义的鲜血之后,金色太刀竟然如同有生命一般,开始吞噬着里面的鲜血,就好像活过来了一般。
是真的么?
我没有再等待了,拖着三尖两刃刀,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斩!
之所以如此,倒不是为了出个人风头,而是因为所谓忍者,并不太擅长正面拼杀,偷袭、暗杀和刺探,才是他们正经的工作,他们杀人干净利落,倘若是将目标注意到了旁人的身上,只怕在场的人,不知道还得死多少个。
既然我有这个意愿,而德川信义又接受了这个单挑,www.hetushu.com即便是对其恨之入骨,在场的修行者也大多保持了必要的礼仪。
不但如此,我还上前一步,平静地说道:“德川信义,我给你一个承诺,你若是能够战胜我,杀掉我,你就可以毫无障碍的离开。”
他就算是再狂妄,也不敢说能够在这么多的中国顶尖高手中杀出重围,但如果其中一人过于自信,选择跟他单挑的话,事情的转机也就来临了。
我瞧见他开始怒声高歌了起来,歌曲里仿佛是在传颂着日本神话之中一位叫做“依邪那歧”的众神之父,乞求他赐予自己能够战胜恐惧和死亡的勇气。
京都,四九城外,天子脚下,首善之都,中华之地。
啊……
我说出了最后一颗字的时候,德川信义张开嘴巴,怒喝了一声。
它的表面仿佛有过镀金一般,刀芒之上,竟然有绚烂的光华刺眼。
当两人的长刀再一次对拼到一起的时候,锋刃之上传递而来的恐怖力量,将我们两人都望着后面猛然推去。
那光是从对方手中的长剑之上迸发出来的,而听到十握剑的那一刻,我也感到了一阵无比的惊骇。
我一进入战斗之中,便将自己的炁场感应提升至巅峰状态,让自己的感知蔓延开去。
那就是这儿是哪里?
即便是正面交锋,论刀术而言,德川信义都是一等一的大宗师。
与其如此,不如让他将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来。
我淡然自若地说道:“自然。m•hetushu•com
十握剑是日本远古时代中的一把神剑,它的出现,比日本三大国宝之一的天丛云剑更加古老,而且还充满了无数传奇。
双方这算是见过了礼。
他将流成一条线的血,滴落在了那金黄色的太刀之上去。
公平战死的权力。
我深吸一口气,开始与对方拼斗起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前方突然间浮现出了几个与德川信义一般模样的黑衣忍者来,然后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十六……
而与此同时,我还在刀法之上,融会贯通了南海剑技,将其牢牢压住,在配合了小无相步的神机百变,在交手的初期,我与德川信义形成了最为胶着的战斗,激烈得让人血脉偾张。
这个东西,在日本的说法里面,叫做肋差。
用自己的生命力,祭祀某一位远古的伟大生灵。
说罢,我看着喜不自胜的他,心中冷笑了起来——忍者讲究的,是一个心中冷漠,坚忍不拔的境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只有这样的忍者,方才是最为可怕的。
在我中华之地,你就算是神,也是魔。
所以这几乎就是想瞌睡就有枕头,他原本如同野兽一般择人而噬,但此刻却身子一挺直,宛如坚贞不屈的战士。
他流出来的每一滴血液,都开始挥发,一股灼热无比的气息围绕着他而动,尽管全身罩在黑色的忍者服里面,但是这个家伙的身体,却肉眼可见地削瘦下去。
这使得他的出手,有点儿神出鬼www•hetushu.com没,让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没有办法瞧清楚。
我长刀用力,朝着前方猛然斩落而去,划破了一切的幻象,最终劈到了对方的跟前来。
不过……即便如此,那也不过是日本岛国的古老传说而已,他在动这一手的时候,好像忽略了一件事情。
也就是说,我们将会展开一场单对单的公平决斗,在此期间,没有任何人可以插手此事,因为这是对于修行者双方的羞辱。
这个时候的我,从各个方面,都胜出对方一筹。
德川信义听到,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当真?”
这是绝对的,任何人都无法忍受敌人如此狂妄自大的挑衅,直接冲进指挥部里面来,无视众人,展开了一场屠戮,试图摧毁我们的指挥部。
而且它还在变长变大。
它是短兵相接的时候,用来破甲和贴身战斗的短刀,有很多的时候,它也可以用来作为切腹自杀的工具。
对方手中的金黄色太刀,有着一种莫名堂皇的气息,比起刚才那一把被称之为“须比智迩神刀”的薙刀来说,似乎又多出了几分无上威严的味道来。
尽管心中对于德川信义的不坚忍而不屑,但是真正交手的时候,我的心中却没有半点儿轻视。
两人分离,相聚十米,给了彼此一点儿缓冲。
毕竟这并不是他的主场,他所有熟悉的门人和同宗,就在刚才的时候,全部都已经或死去,或被擒,没有一个人能够留在现场。
这句话说起来,颇有一和*图*书些狂妄自大的感觉,然而听到这话,德川信义的眼睛却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他这是在祭祀。
此刻凌晨四五点,月牙西斜。
我没有动,静静等待着德川信义的行动。
紧接着,他化作一道幻影,朝着我这边猛然劈砍而来。
所以在日本的神道教中,它又变成了一种宗教工具。
我能够感觉到他在迅速衰老。
我并无估计,双手抱拳在胸,一字一句地说道:“南海一脉,王明,接受你的挑战。”
不管你请来的,是什么。
又或者,圣灵。
事实上,光凭着肉眼,我也无法看清。
作为一名强大的忍者,德川信义对于步伐和身法的重视程度,远远超过大部分的顶尖高手。
修行者对于单挑这件事情,看得无比神圣。
他说得铿锵,而听到我和德川信义的对话,周遭本来准撸录着袖子冲上来的众人,都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
它被称之为击败诸神的神剑。
即便是有关部门出身的人,也没有再向前,而是左右散开,将现场给控制起来。
这是我之所以敢与其单挑的资本,而德川信义则是凭着一股求生的执念在于我疯狂拼斗。
他将长刀横起,朝着我恭敬有礼地说道:“雾隐忍族德川信义,向王明阁下你挑战……”
既然如此,那么他其实也就输了一半。
然而这个时候,德川信义却冷声笑道:“为时已晚!”
我望着突然间散发出了几分神气的德川信义,并没有后悔。
这是在为自己壮胆气。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