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七十一章 水库深寒

快艇速度迅捷,不过这密云水库颇大,给我的感觉似乎比泸沽湖还要大上一些,开了好一会儿,方才来到了水库出事的地方。
老鬼在旁边低声说道:“白天的话,估计很难出来的,要真的有,也只有等到晚上……”
的确,如果是在地上,这么多的人,再加上各地前来的援兵,多少也能够帮得上手。
危机而言,就得奋起,没有多余的讲究。
我皱着眉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北方冬天,天黑得早,瞧见慢慢变黑的天空,突然间,老鬼一把抓住了我,对我说道:“老王,还记得泸沽湖的那个时候么?”
我问一片,说水库有多深?
路上这儿已经有过了清理,尸体都不见了,不过血迹还在。
他也是不得其然,人云亦云而已,解释不清楚,我笑了笑,不再多说。
易平应该正有此意,又不好主动提及,听我说起,赶忙说好,让人给我准备潜水服。
车子到了湖边附近,天色已亮,雾气朦胧的水库就好像一处大湖,因为被好几处林场分割,所以呈现出不规则形的块状来。
我们这一次,是破例。
留在湖边这儿的负责人是先前临时指挥部的那个地中海,他也是宗教总局的,叫做徐默然,他跑过来跟我商量了一下接下来的行动计划,我跟他稍微谈了一下,便让他放手去做了。
我眉头一跳,说什么传说?
时间不等人,登船过后,我们很快就后出发了,一路往湖心开去。和_图_书
我责无旁贷,并没有推辞。
易平边走边说道:“水文检测那边传来消息,说水库中间有很大的动静,我们派过去查探的船只没有能够回来,从林业部调来的直升飞机升空侦查,发现水库深处,似乎有巨大生物活动的痕迹……”
易平在旁边打量着,跟我说道:“平均水深30米,不过最深的地方能够达到60至80米,面积180平方公里,环密云水库有200公里,分为白河,潮河、内湖三个库区,库容量达到43亿立方,相当于一百五十个昆明湖……”
马达轰鸣,马四蛮告诉我,说密云水库的保护工作很严格的,水库实行封闭式管理,从附近的各村各镇中抽调人手,有严格的保水员队伍,类似的机动船很少有能够出现在水库之上,就是为了京都人民的饮用水安全。
我们这一次算是卷土重来,结果水库一片平静,波澜不惊,青幽幽的水面往下,仿佛什么都没有。
直升机在头顶旋绕了几圈,然后吩咐临时组织的潜水员下水——这些都是从各部门中抽调出来水性很好的人,并且配备了全套的潜水工具。
我们留守湖边,搭起了帐篷来,晚饭是从宾馆那边直接送过来的,吃过了饭,天色便已经渐渐入黑了。
潜水的一共有四人,跳下去之后,我思索了一番,然后通过对讲机与易平商量,说我也下去看一看。
易平在我们的头顶之上,通过对和_图_书讲机与我们沟通。
入水之后,我感觉水冷刺骨,冻得我一阵哆嗦,体温迅速降低,好在这个时候火焰狻猊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给我提供足够的热量,让我能够坚持下去。
我、老鬼和黄胖子坐了同一艘快艇。
啊?
听到这话儿,我不由得感慨这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接踵而来,让人根本闲不下来。
为了探清楚水底下的东西,我在湖底巡游了许久,最终没有发现什么,浮上了水面来,而这个时候,其他的潜水员都已经换了好几轮。
我没有瞧见什么古怪的东西,倒是瞧见几十条大鱼,在水中巡游着。
我一直往下游,游到了底部去,借着附近两位潜水员额头上面的光,打量着周围。
更何况其他的人员呢?
我摇头,说鬼影子都看不到一个。
他带人朝着不远处的一个立在水库边缘的工作站走去,而马四蛮则在我旁边小声说道:“易组长之所以如此重视这里,是因为密云水库里面,有一个很老的传说……”
但如果在水里……
路上的时候,依旧有不少人朝着我望了过来,显然对于刚才的那一场战斗,还有一些余波未平,我反倒是显得十分平静,靠在了座椅上,闭目养神,让自己保持足够好的状态。
我看了一下左右,说还是快艇吧,直升飞机估计坐不下。
我乃南海一脉,对于水有一种天然的亲近,御水术又不是什么复杂手段,于是如鱼得水一般,朝着水库底http://m.hetushu•com部潜入而去。
我冲去身上泡沫,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然后出来,而这个时候,黄胖子和老鬼也都给马四蛮给叫了出来,三人结伴,朝着指挥部那边走去。
这水库,又或者说是湖水挺深,我一路往下潜,终于瞧见了之前下水的那几个潜水员。
马四蛮说传说密云水库水底之下有水眼,直通津门出海口,而津门出海口再往东,就是渤海——传说古代之时,为了在此处立都,某代帝王召集了手下一众方士,将纵横渤海湾一带的诸多海兽给除去,大的海兽魔怪,便直接镇压在了渤海海眼之中,而密云水库这里的水眼,则镇压着一头恶蛟……
马四蛮说应该更早一些吧,金朝或者辽国……
我一直和黄胖子、老鬼待在一起。
他们在下了二三十米之后,有两个受不住了,拽了一下连接快艇的绳子,开始往上浮去,而另外两人水性应该好许多,耐心也强,继续往下。
我听了,深以为然。
这些人虽然惧怕我,但我却并不想指手画脚。
而如果不能,那么这些人就只能够集中在水库表面上,根本无法下去查探究竟。
就在先前的时候,指挥部派了一艘五人小船过来查探,结果一去无影踪。
放眼望去,一片淤泥和水草,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我听得震惊,易平带着我们下楼,说如果是这样,说不定他们在密云水库的里面架起了封魔榜,招来了异类魔怪,若真如此,事情就http://www•hetushu.com有点儿麻烦了。
我拒绝了,脱了衣服,然后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密云水库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横不能现在去调一潜艇过来吧?
密云水库里?
即便是我们南海一脉,战斗力入了水下,恐怕也会打折。
一来我没有那么大的权力欲,二来我对这些人也不熟,有人管着也挺好。
易平说好,我叫人安排。
我们那天在水库一直折腾了大半天,到了下午的时候,回到水库边上去,我与易平汇合,两人商量,决定其余人继续巡查周边区域,至于水库这边,他会留下一个三十人的极动小组在水文观测站这边,随时待命,而希望我能够留在这里,一旦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帮忙处理。
当它们与这边的光芒一接触,立刻就像受惊一般的仓皇游走。
我点头,说当然记得,怎么了?
刚才说别人会冻死,是因为这儿的水温很低,当然,身怀火焰狻猊的我,全套的潜水服不过是阻碍。
老鬼皱眉,说我感觉到了,水里的那东西,比泸沽湖里面的那个,还要恐怖……
难怪易平一脸着急,我们三人跟着他一起下了楼,上了那一辆巨大的指挥车,然后带队前往了湖边。
巨大生物?
我上船之后,黄胖子递过毛巾来,问我有什么发现没有。
我甚至都没有背氧气罐,这事儿让周遭众人敬佩不已,看向我的眼神更是不同。
因为有大量电子设备和通讯器材的缘故,所以指挥部并没有搬家,门口不远处hetushu•com,依然有我和德川信义拼斗时坍塌而落的墙体,整片走廊都空了去,不过现在并不是关注它的时候,我们走进了指挥部,易平却带着人匆匆走了出来,瞧见我们过来,赶忙说道:“王老大,你们来得正好,我们直接去水库边。”
我听了,忍不住笑,说你这是哪门子的传说,什么古代之时,京都最早立都于此,应该是明朝朱棣的时候吧,那个时候,这渤海湾里还有什么海怪?这密云水库是什么时候建的,我不是这儿的人,不过想来应该也不远吧?
密云水库是京都的饮用水储存地,所以能够调来的快艇并不算大,一艘最多也就能坐十人,所以这里有一般的人都不能上去,不过易平对众人都作了安排,倒也没有什么。
毕竟现在是十二月的寒冬,在京都这样的地方,天寒地冻,冷风吹得人直哆嗦,水库没有结冰已经够不错了,若是什么都没有配备就直接下水,估计很多人下去就爬不上来了。
易平这一次带的人很多,足有一百多号人,他带队去水文监测站那边沟通之后,返回了来,对我说道:“波动频繁的地方在内湖库区,我协调好了四艘快艇,还有两架森林直升机,准备进内湖去看查探,你坐什么去?”
不过想一想主持此事的黑手双城多少天没有睡过觉,我也就没有了怨言。
他对这些数据了如指掌,随口报出,然后对我说道:“你们在这里稍等,我去跟水文监测的同志聊一下。”
一眼望去,广阔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