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七十三章 恐怖巨鳗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两个身影出现。
光头怒气冲冲地说道:“老娘就是女的,不行啊……”
我满腔的豪言壮语,一瞬间给对方萌萌哒的名字给弄得烟消云散了去,场面僵持了好一会儿,我瞧见对方脸色不愉,方才说道:“呃,那啥,哪个‘余’,哪个‘曼’……”
我说想走也可以,说清楚先。
听到这陌生的声音,我先是一愣,随后左右找寻,很快,在离我还不算远的水库浅滩上,我瞧见有一个浑身赤裸的光头男子,那家伙捂着胸口,跳着脚在大叫。
快艇自然也早就翻了。
一声巨响,我感觉三尖两刃刀似乎插进了对方体内,而我整个人也给压到了水下,迅速往水库底部落去。
光头勃然大怒,说老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做余曼曼……
这胡须,就连我那日所见到的五爪金龙,都没有它长。
凭着一身业技,我倒是能够与此人正面对住,然而想要将其斩杀,却是难如登天。
瞧见从远处一直连到岸边的这些浮尸,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而就在此时,我听到一个古怪的叫声:“啊,痛死了,痛死了……”
光头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手一挥,却有一件银色长衫将身子盖住。
光头的脸上一下子就流露出了凶狠的表情来,说你把我弄受伤的,我要打你。
呃……
光头怒气冲冲地说道:“说什么?别以为我打不过你啊,我只是不想耽误时间而已…和_图_书…”
余曼曼愤怒地喊道:“就凭你们,想围住我?”
在这家伙的面前,任何水中的生物或者人类,只怕都逃脱不了它的魔爪啊……
光头理直气壮地说道:“没文化真可怕,认真跟你说,余不是大鱼小鱼的鱼,而是‘余下’的余,曼也不是鳗鱼的鳗,而是‘曼妙’的曼,知道了不?”
他的速度,比那电芒的传递还要迅疾。
我从淤泥之中爬出,往上浮去,刚刚露出了水面,就感觉到漫天的电网遮蔽天空,而随后垂落而下,注入到了水面下来。
这并不是传说中堵住水眼的那蛟龙,而是一条巨大的鳗鱼。
我忍不住吐槽,说大姐,既然是女的,那拜托把衣服穿上,不然多尴尬?
鳗鱼又称之为鳝鱼,是一种外观类似于长条蛇形的鱼类,似蛇但无鳞,它经常会出现在人们的食谱里面,因为肉质鲜嫩,实在是太过于美味了,在日本,鳗鱼甚至有十二种经典作法,什么鳗鱼烧、鳗鱼卷、鳗鱼饭,数不胜数,甚至还有专门的鳗鱼节,用来纪念这种鱼类的美味。
这家伙不知道有多大,一百米,还是两百米,我说不清楚,只见此物从水底之下陡然探出了头,一瞬间掀起滔天破浪,就如同一栋楼那般矗立,我抬头而去的时候,却见到对方嘴角的胡须从上而下的垂落,也有几十米长。
这里面有鱼类,也有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玩意儿,而这些的大部分,都是和图书刚才阻拦我们的那些怪物。
啊……
啊?
我说打了那么久,好歹也报一下姓名啊——我叫王明,南海一脉,别人都叫我隔壁老王,也有叫我天刀王的。
我与对方拼斗,电光不断飞溅,剧烈的高温让我难受不已,倘若不是三尖两刃刀的本身为龙骨铸就的话,只怕我早就已经给那家伙旁边的电力给弄成了焦炭。
光头看了我一眼,说你的刀是不错,若不是它,你以为你能够撑多久?
不过交手了十几个回合之后,它竟然收起了那让人心惊胆战的电芒凝剑,挥着手喊道:“不打了,不打了,我还有事呢,不陪你玩了,你伤我的仇,回头再找你麻烦。”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自己一离开水面,电芒立刻弥漫过了我刚才身处的地方,而似乎还通过湖水窜了上来,将我电得浑身一麻,括约肌放松,差点儿就大小便失禁了去。
很快,我想明白看了不对劲的地方,那就是刚才大发神威的那头巨鳗,不见了。
就是这么一点儿间隙,给了我存活下来的机会。
要知道,鳗鱼一般是产于咸淡水交界的海域。
当我做出这个动作来的时候,那巨鳗庞大的躯体已经重重砸落了下来。
呃……
这是一个古老无比的物种。
一直到那砂锅大的拳头砸落来的时候,我终于理顺了面前的这关系——这个光头,应该就是刚才那条恐怖到极点的巨鳗。
它居然将自己的大部分同伴给m.hetushu•com电死了,反倒是省却了我们很多的麻烦来……
而当那湖水给这浓密的电芒注入时,开始朝着四周迅速蔓延而来。
这尼玛还是电鳗?
我瞧见在半空中盘旋的一架直升机给电击了之后,失去控制,最后直接摇摇摆摆,坠落而下。
而且,也许马四蛮之前跟我讲的传说是真的,密云水库的水底深处,或许真的存在着一水眼,连同着津门出海口的某一处,所以使得这源源不断的海兽浮现而出。
这样的家伙,天赋恐怖得可怕。
这些东西差点儿将我们给淹没,结果出师未捷身先死,反而死在了那头巨鳗的电网之下。
我下意识地打量了一下对方的样子,这才发现对方虽然没胸没屁股,但脸型的轮廓,似乎还算是有几分女性的柔美……
我说我的刀下,从来没有无名之鬼,报上名字来吧。
他在水下的时候,庞大无比,避无可避,而在水上之后,双手之间,竟然凝出了电光摇曳的长剑。
我好不容易将这玩意从水里引出来,并且还等着他化作了人型,哪里能够让它逃脱,于是一个小无相步,移到了它的前方,伸手将其拦住了去。
这尼玛搞得跟星球大战里面的绝地武士一样了,还忽长忽短,捉摸不透。
只不过我怎么都感觉有一些不对劲儿。
但出现在我们面前的这条鳗鱼,显然不能称之为食物。
瞧见这场景,我的背脊一下子就停止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冒了出来和图书
想明白了这一点,我提起了手中的三尖两刃刀,与对方拼斗了起来。
几个回合之后,我又明白了一点,别看对方一下子缩减了百倍,仿佛变得容易欺负了一般,但事实上,这个家伙变得更加敏捷灵活,更加难缠了。
老鬼咬着牙,猛然吼了一声,然后将我朝着岸边使劲儿甩了过去。
说罢,它捏紧了拳头,朝着我箭步冲了过来。
好恐怖的巨鳗,这玩意的威力,可不比什么蛟龙差。
说罢,它转身就要走。
这个家伙的天赋极强,不过剑法似乎就只能算是一般般。
轰!
我郁闷地说道:“我倒是知道该怎么写,只不过——余曼曼,那不是女人的名字么?”
当我感觉到那种光是压力都让人窒息的玩意离开之后,这才努力地站起来,感觉周遭的湖底淤泥就好像是给什么弄过一般,碾成了结结实实的硬化路,旁边那些密密麻麻的水猴子,给直接碾成了肉糜,融于泥土中。
它属于食物链顶端的存在。
啊……
说句实话,我真的给那家伙蠢哭了。
老鬼。
我说托福,皮糙肉厚,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几乎是弹指一挥间,我感觉自己重重砸落到了水库底部的淤泥里,这儿离岸边还算是近,不过也有三四十米的水深,我给重重砸下,本来是必死之局面,好在三尖两刃刀朝上,将对方的肌体破开了去,使得它受痛,并没有用尽全力,将我给压住,而是往回稍微收回了一些力量来http://m•hetushu•com
啊?
对方朝着下方的我猛然砸了过来,我感觉整个天地都崩塌了一般,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咬着牙,一刀划过,将左右那些凶狠的水猴子给全部击飞,然后将三尖两刃刀竖直朝天,猛然一戳。
他最先瞧见的并不是我,而是我手中的三尖两刃刀,伸手过来,猛然抓住了这长刀,他高声喊道:“起……”
他们出现在不同的地方,与我一起,呈现出三角形,将对方给围住了去。
在空中高速飞行几秒钟,我终于滚落到了水库的缓冲去,这儿并没有堤坝,而是厚厚的淤泥和芦苇,我感觉到亮光连天,下意识地望了过去,却见到目力所能及的水面上,密密麻麻的,居然有着无数漂浮其上的东西。
我黑着脸,快步冲到了那人的附近来,而那家伙似乎瞧见了我,转过身来,与我对视,随后脸上浮现起了惊讶的表情来,惊声叫道:“咦,你没死?”
当感觉到电芒飞速袭来的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了一阵绝望,然而就在此时,却有一道黑影浮现,然后迅速朝着我接近。
老鬼憋足了气息,猛然一抬,将我给直接拉出了水面。
这个家伙的原型是几百米的巨鳗,而此刻却化作了人型,很显然,它对于修行之道,已经有了自己的参悟和理解,已然成了一代大妖。
这满湖的水生动物浮尸,可都是它造成的。
在这一片死气沉沉的区域里,还有一个活蹦乱跳、生机盎然的家伙,实在是有些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