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七十五章 余曼曼降,封魔榜现

布鱼一脸无语,说你想多了——我要你做的,是去把连通大海的水眼给封住,让它停住,免得再有妖属从那边涌来,可以么?
如此过了一会儿,布鱼将其搞定了,回过身来,与我们拱手,说三位在这稍等,我与她去扫一下尾。
没有这两样东西,布鱼就算是偷袭成功,只怕也只是给余曼曼挠挠痒而已。
余曼曼得意洋洋地说道:“带着三千妖属,搅动风云。”
布鱼说我若把你上交给国家,恐怕是分筋剥骨,死路一条——你可想死?
她脸上的表情一僵,要多尴尬有多尴尬,许久之后,方才讪讪地低头说道:“那什么,刚放出来,有点儿太兴奋了,没有能够控制住体内的洪荒之力,搞砸了……”
布鱼叹息,说你道他是恩人,却不曾想过,他不过是把你当做手中的一把刀,虽然将你放出来,却差点儿害了你的性命……
老鬼平静地说道:“给我派回城去了。”
不过正是如此,使得我忍不住开口问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而这个时候黄胖子跑上前来,搓着手笑道:“我没有。”
一切就仿佛没有发生过一般。
不过好在性命还在。
布鱼问道:“那么,将你从水眼之中放出来的,是谁?”
我想起布鱼的身份,摇了摇头,说应该不会。
老鬼却在旁边感慨,说这里的事情,黑手双城应该是有所准备的,要不然也不会派布鱼前来,而且还恰hetushu.com好带了相应的东西——那可真的是一个了不得的人,如果是硬拼,余曼曼这种大妖可不简单,必将是鱼死网破的局面,然而他却是三下两下,借力打力,用那卤水点豆腐的法子,居然将其降服了,这才是真正的高明手段。
我们拱手,说一路顺利。
听到布鱼的解释,我的心中终于释然了。
我左右张望,突然想起一事,问老鬼,说你那闻鸡起舞呢?
余曼曼瞪了他一眼,说滚,在我手下十招都走不过的家伙,等你练好在本事,再来我面前晃悠吧……
我们三人站在岸边,望着黑黝黝的湖水,不约而同地叹了一口气。
余曼曼听到,有些慌张,连忙摇头,说不,我不想死啊。
我刚才还以为她这是在立威呢,没想到她真的是什么都没有想……
布鱼拦住了她,说别歪楼啊,我们谈正事呢。
难怪……
余曼曼猛地摇头,说不行,我不想再回去了。
易平大声喊道:“各位上飞机,封魔榜已经现身了,总部让我过来接各位前去支援……”
我们这边在低声讲着,而那余曼曼则大声叫喊了起来,我回过头去,瞧见她全身上下都给一张散发着五彩毫光的大网给捆住,动弹不得,只有叫喊。
余曼曼说你想对我干嘛,耍流氓?
而那光头并不管她,而是朝着我这边一拱手,开口说道:“王明,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一声“无量天尊m•hetushu•com”,在密云水库的上空回荡,从那大旗之上,飘出一大股的五彩祥云来,将余曼曼那娘们儿给笼罩住,我只听到她奋力一声叫喊,想要逃离,却最终还给笼罩了住。
布鱼没有再问了,而是说道:“我们若不阻你,你意欲何为?”
黄胖子说这个布鱼,竟然是能够拿到崂山派的镇山之宝圭云幡,当真是了不得啊——那玩意据说可是崂山派的掌门信物,难不成他将是崂山派日后的掌门人?
布鱼很显然也明白我心中的想法,微微一笑,说刚才禁锢她的那道符箓,是已故的一代符王李道子作品,叫做斗母玄灵秘符,对于破解妖魔真身,有着奇效,我来之前,陈老大亲手交给我的;至于这杆旗帜,却是我崂山派重宝圭云幡,经过三十代掌门加持炼制,对于降妖除魔,有着奇效……
听到这话儿,我们都沉默了。
以我的眼光,能够知晓,布鱼修为很高,但绝对不可能这般一锤定音,真正降服了那余曼曼的,有两样东西。
余曼曼说我不管,他救了我出来,我就心存感激,也愿意回报于她;水眼里面的世界太可怕了,我宁可在这世间多活一日,不愿在那里再待百年……
布鱼摇头,一脸认真严肃地说道:“不,王明你做得很对,如果不是你将这大妖引上案来,将其困住,只怕我也没办法降服于她。”
他刚才逃离水库的时候,显然是受了伤http://www.hetushu.com,身上血淋淋的。
布鱼皱眉,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余曼曼转头一看,呃……
啊?
布鱼叹息一声,然后说道:“你此番兴风作浪,害了我宗教局多名同事性命,按理来说,我本应该将你解押回去,交给组织上裁决;然而正如你说,你我都是妖属出身,而你更是身居千年修行,心思单纯懵懂,不知世事,我若擒你,你必然不服……”
布鱼说我可以让你恢复真身,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在你体内打入一道符令,可行?
当两者都消失于水面之后,密云水库莫名之间,陷入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宁静之中。
余曼曼说水眼处暗流湍急,我没有真身,难以进入其中。
几人聊了一会儿,布鱼还没有折返二回,反倒是马四蛮跑了过来,与我们见面。
布鱼说不是让你回去,只是让你带路,我与你一起去,将那水眼给填住——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再留在那儿的。
余曼曼一脸郁闷,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现如今我就是你案板上面的肥肉,随你拿捏,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放开我,放开我……”
这些东西,都是可与而不可得的法器,那余曼曼倒在了这样的法器之下,倒也是“合情合理”。
听到这话语,余曼曼忍不住破口骂道:“我倒是想要安心修行,可惜这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怪我咯?”
布鱼指着水库之中的横尸遍野,问道:“这就是你的和*图*书三千妖属?”
一是刚才那恐怖的符光,还有一个,就是他手中拿着的大旗。
老鬼点头,说有点儿事,不过还说不清楚,有消息了,我跟你说。
余曼曼说你要我做的,不是肮脏的PY交易?
我想起刚才我们三人围攻余曼曼而不得,布鱼这一上来,三两下就将其搞定了,心中失落。
布鱼说你若是将功赎罪,我保你不死,可愿?
我问有事?
余曼曼的遭遇让人同情,而修行界之中,有大法力又我行我素的真修不少,有的更是视妖属为妖孽,生杀予夺,不问缘由。
余曼曼自然不肯,不过布鱼也不着急,耐心讲解,唠叨一番之后,她终于受不了了,乖乖地按照布鱼的招呼来。
余曼曼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说为什么——你们呢?
布鱼朝着我们拱了一下手,然后走到了那大妖的跟前来。
余曼曼得以解脱,兴奋莫名,在得到布鱼许可的情况下,一个箭步而走,落入水库之中,立刻显露巨大真身,随后巨鳗张嘴,竟然虹吸鲸吞,将水库之上的无数浮尸全数吸于腹中,然后与布鱼一起,沉入了水库深处去。
我没有多问,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头顶上有直升机飞来,探照灯落在头顶,随后传来了易平的喊声:“王老大,你们在么?”
唉……
我想了一下,越发觉得黑手双城深不可测,不过忍不住说道:“那余曼曼说得好听点,是天真烂漫,说不好听是桀骜不驯,她未必肯降服和图书于此。”
他打量着落入法网之中的余曼曼,叹了一口气,说你有那千年修为,不管如何,都是一方存在,为何不潜心修道,早日得求正果,反而是搀和进这一堆破事儿里面来呢?
余曼曼眉头一挑,说我没读过书,但是却知道一件事情,叫做忠人之事,你们想叫我背叛恩人,我如何能做?
余曼曼大声喊道:“肯定的咧,刚才若不是我跟那个三只眼斗得厉害,没有防备别的,你哪里能够降得住我?”
她看向了我和老鬼,我们赶忙澄清,说也有了,老鬼还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我挥手,说在。
我看着吊得一匹的布鱼,脑子有点儿反应不过来,机械地点了点头,方才问道:“不好意思的是我,早知道布鱼大哥你过来,我就应该等一下你的。”
我听到,顿时泪流满面,给这妖精蠢哭了。
布鱼的脸一下子就方了,好一会儿之后,方才慢悠悠地说道:“呃,我有女朋友了。”
布鱼说你可知罪?
余曼曼更加郁闷。
余曼曼抱怨道:“我搁海中修行,一不犯错,二不扰民,除了吃得多一点,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与人类更是秋毫无犯,却不曾想有人过来找我,给我下咒,让我打通此处与海中的通道,我不得不从,却不知水眼打成,那畜生竟然反手将我压于水眼之处,一晃几百年,若不是有人相救,只怕我就得永生永世,蹲在那阴森潮湿的水眼之中,不见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