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七十八章 长城激战

张励耘说刚才坠落的那架直升飞机,可是你们。
因为无论是人数规模,还是镇守的顶尖高手,密云水库跟其它两处,都不成正比。
一字剑曾经在江湖上扬名立万,竖起了南海一脉的江湖大旗。
只有三人,便将这边的兽潮搅得一片大乱,而随后我们的冲锋,又斩杀了无数头颅。
瞧见这么多的人,我顿时间就感觉黑手双城并没有说真话。
事实上,在他的推理中,两处长城方才是防守之中的重中之重,而密云水库那儿,其实不过是以防万一而已。
只不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林齐鸣这个后辈却是后来居上,成为了黑手双城的第一继承者,坐上了他以前特勤一组组长的位置,至于张励耘,反倒是转入了军方的体系里面去。
所以那边是交战的最关键之处。
听到这话儿,张励耘肃然起敬,说原来如此,刚才多亏你们几个出手相援,要不然我们已经死于重重围攻之中了。
当然,这些在今天之后,都会成为历史。
一旦那豁口被扩大,守卫京畿的天然大阵就会被打开,无数妖魔鬼怪便都将横行无忌,冲入其中,大肆烧杀抢掠。
据说他是最早跟着黑手双城的七剑之一,所谓“七剑”,其实正是当初他与黑手双城在华东神学院里面教书的时候,一起创建的。
而我们则需要守住那里,要不然即便是援兵到来,面对着无数冲入长城南边的魔怪来说,四九城在它们的眼里,将是毫无防备和图书、最为肥美的肥肉。
那些从封魔榜里面跳出来的魔怪不知多少,奋不顾身地冲向长城。
一直将最后一头魔怪给斩杀了之后,我方才与老鬼、黄胖子汇合,又找到了张励耘跟前来,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三只手,搭在了一起,然后我们六目相对。
所以通常的情况下,我都会让它保持不到两米的长度。
我抬头望去,却见不远处的山头之上,突然间出现了一头身高两丈的野牛,野牛之上,有数名壮汉在敲鼓,而在最前面,站着一个家伙。
说罢,我朝着老鬼看了一眼,他点了点头,身子腾空而起,却是足尖点着树梢,人如电射而去。
我脑子里来来去去,都在回荡着这样的话语,随后前面突然间就瞧见了无数魔怪在奔行。
所以说,论起资历来,他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我们在等黄胖子。
瞧见这场景,我故意停顿了一下,而老鬼仿佛有心灵感应一般,也从树上落了下来。
黄胖子虽然胖了一些,但身法却是传承一字剑,轻灵得很,在我们的身后快速跟随着。
当然,理解是理解,但被人看轻的感觉,让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痛快。
这个豁口,并不是简单意义上面的豁口,那是一条生命线。
他们手起剑落,无数魔怪死去。
这事儿应该是显而易见的,要不然密云水库的指挥,不可能是一个特勤四组的一个组长,而瞧瞧这边,宗教总局最王牌的特勤http://www.hetushu•com一组组长林齐鸣,在这儿都不能够排得上号。
他知道我们的意思,所以毫不犹豫地将左手伸了过来。
不过虽然见得少,但我还是听说过此人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拔出了三尖两刃刀来,劲气灌输之下,这三尖两刃刀突然间暴涨十数倍,长达几十米。
大丈夫建功立业,正在此日。
我也不甘示弱,小无相步施展,人如狂风而行。
敌手不是没有,但我们却从来不与之硬拼,而是尽最大的可能,去斩杀敌人的有生力量,而在我们的激励下,不少人看得热血沸腾,直接从城头之上,跃下,加入了疯狂的拼杀之中。
南海一脉……
齐声怒吼之后,我们从侧翼朝着魔怪群中猛冲而去,一边是漫山遍野、无端凶恶的魔怪群落,一边却只有三个人。
但这并不仅仅只是单纯的三个人,我们还代表了江湖上一个许久未曾出现的宗门。
这些鬼东西无端凶恶,许多都是介于实体和虚体之间的灵物。
我也不隐瞒,说此为斩魔决,是龙脉家族的手段。
七剑之中,我与林齐鸣和布鱼最是熟悉,至于这位七剑老大张励耘,我反倒是没见过两次。
我写了一口气,然后也跟着冲入了前方。
听到这鼓声,无数的魔怪都咆哮起来,一开始很杂乱,而到了后来,却是汇聚成了两个字:“鲲吾!”
当然,虽然如此,但黑手双城对于张励耘的信任还是很重的,要不然也不m.hetushu•com会在这个时候,把他借调过来。
不过即便如此,我的心中也没有太多的气愤。
我不敢怠慢,拱手招呼,说客气了,我们也是刚刚赶到。
仅仅三人。
那双头巨人虽然倒下,但余孽还在,我与张励耘简单聊了两句,再次挥刀而战。
我看到了那些魔怪最为密集的地方,长城的城墙之上,已经开了一个豁口来。
这种光芒是一种连接大地的炁场,而在北边方向这儿,一眼望去,漫山遍野的身影,高高低低,起伏不定。
我点头,说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到这儿来的时候,螺旋桨突然就脱落了,差点儿给摔死了去。
我瞧见平日里文质彬彬的老鬼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把骨剑,这骨剑巨大,上面附着无数黑气,而他所过之处,一片飞溅的鲜血。
突然间,岌岌可危的形势一下子就被遏制住了。
加油!
我也不再客套,直接问道:“现在到底什么一个情况,这儿只有你们么?”
而长城之上,则有防守的人。
我这一击,使得宛如潮水的魔怪群落为之一滞,无数人仰马翻了去。
黄胖子也表现出了十二万分的大无畏来,玄铁剑上下纵横,颇有一种当年我见到一字剑的风范。
我们开始往南边赶去,行色匆匆,路上没有再碰到大股的魔怪,只不过还是有小队、又或者三五只出现,冲着我们悍不畏死地冲来。
是战鼓。
而这个时候,南边那儿又传来了“呜呜”的号角声,显然那边的www•hetushu•com战况十分激烈,亟需援助。
而就在此时,我听到不远处的山头传来了一声巨吼,随后一种与之前那种号角所不同的声音传了出来。
匆匆行走如电,很快我们就赶到了长城附近,这个时候我方才发现,平日里看起来并无特殊的那一堵高墙,此刻竟然散发出了微微光芒来。
而这个时候,老鬼和黄胖子踏步而飞,冲进了魔怪群中。
墙头之上,也是密密麻麻,有拿枪炮的,有拿弓箭的,也有拿着各种武器的,那边燃着篝火,所以我一眼望去,能够瞧见形形色色的人影。
我拼尽全身之力,手持着这样的三尖两刃刀挥舞了十好几下,将无数魔怪砸飞之后,终于一口气喘不过来,将其恢复了平日的形状来。
但是此刻,我只有豁出去了。
啊……
张励耘说那封魔榜大开,里面自然也有飞行的魔怪,在空中飞行,树大招风,很容易被当成攻击对象的——对了,王明你方才的手段,处处克制这些魔怪,有个什么说法么?
张励耘说现如今通讯不畅,但我刚才听到有号角声,长城那边正在受到攻击,如果给攻破了的话,大批魔怪便能够如潮水一般扑进城中,所以在援兵没来之前,我们得将长城守住。
这不能怪别人,怪只怪自己的资历太浅,在江湖上的名声也有限。
那个家伙的背上,背着十二杆旗帜。
逸仙刀在半空中飞舞,斩魔决启动之下,无数头颅飞起。
现如今他死了,但我们决不能让这人走了hetushu.com,茶也凉。
南海一脉。
因为我知道,黑手双城这般做,也是有出于办事儿的考虑,他总不能说“密云水库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我让你们过去,随便帮忙看着”这样的话,对吧?
我说好,我们走。
一声厉喝,三尖两刃刀身上散发出冉冉青光,笼罩其间,然后猛然一挥,将无数狂奔而走的魔怪给直接砸飞了去,有的个儿高,比如之前我斩杀的那种双头巨人,还有别的东西,则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张励耘说陈主任他带着人赶去增援延庆长城去了,结果这边突然爆发,我临时负责镇守此处,本想带人过去,找寻封魔榜位置的,却不曾想到中了埋伏,不但折损了许多兄弟,而且还差一点儿死掉……
说到这里,他的脸色暗淡,我瞧见地上的确有许多的尸体,显然是刚才突击时倒下的。
张励耘有些着急了,我瞧见眼里,开口说道:“张兄且在这里带队,我们先行赶过去。”
黄胖子匆匆赶到,瞧见我和老鬼搭在一起的手掌,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因为今天,是我王明、我南海一脉的成名之日,今日一战过后,整个江湖上,都会流传出我南海一脉的名声。
三尖两刃刀长短都不过是表象而已,维持多长多短,都无需费力,但是操纵此物,却需要超出平日里无数的精力和力量,这才是最为困难的。
这里面有军人,有宗教局的,有各个有关部门的,也有江湖上面的宗门豪侠,甚至还能够瞧见道士、和尚、尼姑和……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