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八十九章 扑朔迷离

这是第一步,随后漫天的火焰中,却是分化出了九条火龙来,朝着那个神秘人烧了过去。
就在这时,里面的神秘人怒声吼道:“黄天望,还需要我说第二遍么?”
我瞧见他奔行如风,呼吸有些粗重,忍不住说道:“您悠着点,别折腾垮了。”
战、战、战……
童子听命,匆匆而走,而父亲则一言不发地穿过龙城,朝着洞穴尽头处奔去。
果然,七层宝塔前,站着三个身影。
来到了龙城之前,便见到之前引路的一童子,父亲赶到那人跟前,焦急问道:“刚才来的领导呢?”
父亲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七八个吧?
我顿时就大叫了起来,说你怎么能够让他们过去呢?
他离七层宝塔,只有一步之遥。
大胆……
父亲虽然继承了王红旗的法统,修为高深而磅礴,但作战能力却还是有待商榷的,经验也有所不足。
我说你叫那真龙去接人啊,我兄弟还泡在水里呢。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拦在了我父亲面前,口中喊道:“道友且停下吧。”
黄天望和那个秦风站在边缘处,而神秘人已经走到了无数灯烛矗立的法阵之中去。
吼……
在这龙脉腹地,我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强大力量,长刀一卷,整个人都代入进了南海一脉的无数深沉意境中去,与黄天望猛然撞到了一起去。
黄天望叹气道:“你不会明白的……”
怎么办?
父亲瞧见了我,从那边走了出来,问我道:和*图*书“你来干什么?”
我左右张望一番,说人在哪里?
我喊了三声,没有任何回应。
说罢,我又是一个猛子扎向了岸边,起身过后,我朝着上次我与老鬼比斗时父亲出现的地方疯狂跑去,没一会儿,我到了那地方,赶紧大声喊道:“爸、爸、爸……”
几声龙吟,却是从那些火焰构筑的龙身之上传递而来。
我没有停顿,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他听到,愣了一下,说他们已经过去了……
王洪武是我父亲的名讳。
他一伸手,抓住了我,然后往后拖去,我顿时就感觉到一阵天摇地晃,几秒钟之后,双脚落地,却是已经到了龙脉洞穴之中。
我焦急,说这个时候,你还计较什么逾越不逾越啊?
要知道,他如果陪着那帮人过去,那神秘人肯定是要救人的,到时候我父亲这个唯一的妨碍肯定会被处理,是偷袭呢还是别的,总之就是得脱层皮。
他手中的剑快得像疾电,像雾又像雨,让人感觉到一种别出蹊径的诡异。
那剑丸一抖,化作了一把犀利至极的长剑,朝着我的要害戳了过来。
秦风?
铮!
嗡……
听到他的话,我顿时一阵内疚。
父亲说在那龙城……
我心想你天天蹲这儿,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不过他是我父亲,我即便是疑问,也不好直截了当地说起,又因为心急前方,所以只有硬着头皮冲上前去。
那神秘人猛然扭头,瞧见和_图_书了及时赶到的我们,厉声喊道:“黄天望,给我拦住他们!”
整个天地都在颤抖,洞穴簌簌而落。
一声响动,前方空间扭曲,露出了半张脸来,左右打量,最后落到了我的身上来。
我焦急地说道:“你看不出他是被劫持的么?”
一切都沉静如水。
听到这名字,我的心中猛然一阵狂跳——没想到是那一位啊,我的天……
他确实要阻拦我父亲的施法。
那童子指着龙城深处,说去那里了。
这般想着,我们已经冲过了龙城,来到了洞穴尽头的塔林处。
来人却正是黄天望,他想要对付我父亲,而我却在那一瞬间,将三尖两刃刀给拔了出来,朝着黄天望指去,冷冷地说道:“你再上前一步,我管你是什么大内第一高手,还是什么民顾委高层,信不信我弄死你?”
父亲脸色更难看了,不过这会儿也不是骂人的时候,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你去通知红旗局长,我去看人。”
听到这话儿,父亲的脸一下子就黑了,转身就要走,我赶忙喊住他,说等等,你去叫那真龙过来接我们下去,我在湖里面还有两个兄弟,可以帮你。
两人难分难解,每一秒钟都有可能被对方击杀。
那是一种掌控了身体每一处细节的感觉,我仿佛上帝一般,能够调动起自身全部的资源,所有的手段和法门在我心中了然,最终又化作了纷呈而出的招式,与对方拼斗死敌。
http://www.hetushu.com在此时,突然间我听到一阵巨震,匆忙之中用余光瞟去,却见那镇压南海剑怪的七层宝塔,突然之间就轰塌了去……
“还顶嘴?”
两人交手,我占了兵器之利,将黄天望给逼开了去,那老家伙也是来了火气,双掌上下翻飞,与我激烈交手,发现并不能够凭着修为将我碾压,脸色一变,大袖一挥,却是从里面滑落出了一团剑丸来。
我箭步上前,用三尖两刃刀迎下黄天望。
我拼得凶狠,然而黄天望却也不甘示弱。
童子说有事啊。
果然不愧“大内第一高手”之名。
我在吸了一口气,然后大声喊道:“王洪武、王洪武、王洪武……”
我此刻也是来了火气,深吸一口气,龙脉之气源源不断地从龙脉社稷图里涌出,通过小金龙灌注到了我的身上来。
他继续向前,手中不断拍打着结印,而与此同时,那七层宝塔开始激烈颤抖起来,就如同先前的情况一般,里面的南海剑怪似乎感受到了有人过来救援,也开始疯狂起来。
黄天望拿出了剑丸的那一刻,无疑就是表明了金陵城外袭击我的那人,便是他这个事实。
可以想象,作为守门人,他肯定会随之陪同的,结果我这边恰好一喊,让他变得犹豫,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结果最终还是出于私心,选择了稍微离开,去见了我,结果这边就出了岔子,这让他如何不自责?
说句自私的话,不管此刻的结局如何,我父亲http://m.hetushu.com没事儿,那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大的收获。
父亲摇头,说我只是负责看门的,带你进来,已经算是破例了,不过你是你大爷爷亲自准了进来的,也说得过去,如果将你那江湖朋友也叫进来,就逾越了……
他上半辈子当了一辈子的工人,又摆了几年自行车摊,不是我看不起他啥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下岗工人,要跟这一帮整天勾心斗角、暗算别人的家伙去交手,说实话,危险性还是很大。
望着空荡荡的湖水,我的心中一阵茫然,知道那神秘人已经进入了龙脉之中去,而我却没有半点儿办法。
塔下,就压着南海剑怪。
黄天望不再犹豫,手掌一挥,却是朝着我父亲卷起。
好剑法!
之前与邪灵左使黄公望交战之时的那种感觉又一次出现了。
我问父亲,说里面住着多少人?
我急父亲更急,他本来就是一瘸腿,不过修为在身,足尖轻点,身形便如疾电一般飞纵,两人很快就越过了大片空间,来到了青铜大门的右边处。
童子给一下子骂哭了,抽泣着说道:“呜呜,他们是领导,叫我做什么,我就得做什么,不让我跟着,我还能怎样?再说了,跟人的事情不是应该你来做的么……”
不过,神秘人居然敢劫持他,这是不要命了么?
这剑快,快得让我连炁场感应都无法把握。
而此刻暴风骤雨的战斗,已经让我没有办法追究此事。
他转移身位,我的长刀指着他,随之走移,然后说道和图书:“对,是我,告诉我,为什么要助纣为虐?”
父亲顿时黑脸,痛骂道:“你为何不跟着,你这双脚是做什么的,脖子上面的脑袋又是做什么的?”
穿过通道,便是龙脉守护者居住的村落,龙城。
父亲皱了一下眉头,说来的那位,叫做秦风,是那上面的,说要慰问大家,领头的还是民顾委的黄天望,我哪里能够拦得住?
那儿的一片黄金塔林之中,有一座七层宝塔。
他伸手一拍,身上竟然浮现出了青蒙蒙的气息来,将其笼罩了住,然后继续向前,父亲怒吼,说你敢!
一股说不出来的威势,无端浮在了我的心头上。
父亲说来不及了,我可以带一人进龙脉,你且跟我来吧。
黄天望这时方才认出了我来,脸色有些古怪,低声喊道:“王明?”
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打倒他,不让他对我父亲有任何伤害,也不能让他阻止到我父亲的事情。
父亲焦急,说去哪里干嘛?
父亲陡然跃出,双手结了一个法印,朝着前方猛然一拍,那散落在七层宝塔附近的无数烛火在一瞬间暴涨起来,化作无数熊熊火焰,将那七层宝塔给环绕,紧紧封锁住那缺口。
不过从我的角度来看,却并非如此。
父亲恨恨地骂我道:“若不是你没事儿找我,我怎么会让他们毫无顾忌地长驱直入?我还以为你把你弟弟带来了呢……”
我的心中迟疑了两下,然后便醒转过来,朝着旁边两人喊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