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九十二章 十分之一

血誓?
许久之后,我方才适应了此刻的狭窄感,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爬起来,往脸上抹了一下,发现自己居然七窍流血,身体仿佛不属于自己了一般。
因为它与我们,本就不是一个维度的生物。
的确,十分之一的龙脉之力不见,产生的后遗症是无比恐怖的,作为龙脉守护家族的一员,我自然知晓。
王红旗开口说道:“我发誓。”
王红旗哈哈大笑,说对,只怕少不得有人骂我作国之大盗,不过即便如此,我也不惧。我办事,自有道理,百年之后,后人提起来,自见分晓,哈、哈、哈……
王红旗摇头,说不,天道更在其上,是宇宙的终点,而真龙,不过是上一个纪元留下来的遗民而已。
我复述一遍,咬牙切齿地说道:“如有违反,五雷轰顶,天地不容!”
可是开口的人如果是王红旗,那位曾经被誉为无冕之王的红色土匪,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但我不会。
王红旗笑了。
有过长白山龙冢的经历,我的直觉以为在青铜大门的后面,应该也是一处龙冢,是一处比长白山龙冢要大得多得多的地方,里面或许会有十几具、几十具甚至千百具的真龙尸骸。
我说好。
想到这里,我挣扎着爬了起来。
说罢,我咬破了右手中指,将鲜血涂在了我的额头之上。
一点儿空间都没有,这让我无比难受。
我说你灌注了多少龙脉之力进入了我的龙脉社稷图之中?http://www.hetushu.com
我忍不住地大叫了一声,感觉到整个世间突然一下子变得狭窄无比,根本容不下我四处蔓延的思想。
这话儿倘若是旁人提及,只怕会被一口盐汽水给喷死——你特么的哪有来的这么大口气,胆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王红旗说:“我王明,向祖宗和神龙发誓,它日陈志程倘若化身成魔,我必将勇敢的站出来,为天地斩魔,如有违反,五雷轰顶,天地不容!”
我朝着岸边游了过去,到了地方,黄胖子和老鬼将我给拉了起来,然后低声说道:“你猜我刚才看到了谁?”
因为我是唯一的受益者,虽然不知道王红旗为什么会选择我这么一个外门子弟来继承这一笔庞大财富,也不知道他为何对那个黑手双城如此提防,但是我却知晓一点。
轰……
我感觉自己的思维在迅速延伸,仿佛蔓延到了天际。
王红旗竖起了一根指头,说道:“十分之一。”
“啊……”
得亏是龙脉社稷图。
我说这会使你蒙受污名的。
我想起了自己学过的那有限而可怜的物理知识,知道这个世界并不仅仅只是一个维度组成,而是不同维度空间的集合,在我们身处的空间之上,还有一种叫做高维空间的存在。
而是精神上的。
倘若我是旁人,听到这个消息,说不定也会勃然大怒,觉得王红旗这个大土匪动了自己的蛋糕。
然而过了许久,它都没http://m•hetushu.com有让我如愿以偿。
而此刻的我却再也站不住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断地调整了呼吸。
这是龙界,或者说是龙的故乡。
这个时候,我父亲也走了过来,他沉着脸,对我说道:“我送你出去。”
啊?
只有当这爆炸的信息一瞬间涌入我的脑海,方才让我感觉到了其中的诧异。
无福消受。
真龙,无数的真龙在天空之中翱翔,有的腾于九天之上,有的潜于九幽深渊,而还有不计其数的飞于我的眼前。
我沉默了许久,方才开口说道:“那就是天道?”
成为天下数一数二之人,你愿意么?
在看过了宽阔的草原和一望无际的大海,有谁还会对方寸之间的脚下感兴趣?
我以后,说不定真的能够攀登到别人看不见的高峰。
因为他带我触摸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境界,还给予了我如此庞大的馈赠,我若是再不能成功,只怕王红旗得活活气死。
王红旗说对。
我看向了他,他也看向了我。
他狂笑数声,然后隐没于无形之中去。
我点头,说知道了。
王红旗笑了,说快了。
这不是三维的图像,也不是四维的。
王红旗叹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道:“你站到门口去吧。”
青铜大门关上了。
啊……
而即便如此,也使得我站起来都有一些艰难。
这些我,有的是从不同的角度,从外而内,也有从内而外,它穿过衣服,穿过皮肤,穿过骨骼,m.hetushu.com穿过肌肉,穿过血液……
我抬头望去,却是老鬼和黄胖子。
我点头,猛点头,就像捣蒜一般。
就在我思绪万里的时候,突然间无尽的信息在一瞬间剧烈收缩,到了最后,竟然灌注到了我的脑海里面来,随后往着深渊飞速沉落下去,而我的眼中不再是无边无际的空间,而是一片缓缓合拢的巨大青铜之门。
王红旗说得很明确,他将这龙脉许多年后的好处,一股脑儿地塞进了我的龙脉社稷图里面来,也就是说,恐怕许多官面上的顶尖高手,再也无法从龙脉之中获益。
王红旗的郑重其事让我感觉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感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好。”
那光照在了我的头顶之上,然后入了我的双目之中。
而与此同时,我感觉到龙脉社稷图之中,仿佛一下子变得沉甸甸。
我长长呼了一口气,然后瞧向了墙壁之上,瞧见那上面的王红旗也是一脸倦容,仿佛做了件超出自己身体负荷的事情,摇摇欲坠。
我顿时感觉自己以前身处的空间,是那般的狭窄。
没有船,我被扔在了冰冷的湖水之中,愣了好一会儿,岸边有人在呼喊我的名字。
这种沉重不是物质上面的沉重。
这个时候,我瞧见了龙。
我:“我发誓。”
因为他说的,不会有假。
我只要炼化一点点,都将受益无穷。
我相信,这个世间只要是认识他的人,听到这话,没有几个不跪舔的。
呼……
然而和-图-书当它裂开了一条缝来的时候,我却瞧见了一缕光。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当天下第一的修行者,也不是什么好的修行者。
而此刻,他居然全部都塞进了我的龙脉社稷图里来。
他盯着我,然后说道:“好,如果你答应了,将手举起来,随我发誓,发血誓……”
如果可以,我觉得应该称之为高维。
我突然间豁然开朗,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古人常说真龙无形,根本不符合物理常理,远看的时候无限大,宛如星球,近看的时候方才是真实的存在。
王红旗笑了,说没事,我这些年,一直都在计算这个负担比例,造不成什么太大的损失,唯一的一点,那就是从今以后,在这龙脉之中修行的人,恐怕再也得不到太多的好处,修行的速度,只怕跟寻常宗门的洞天福地差不了多少了。
父亲结印施法,换来了真龙,接着我随真龙出入,返回了昆明湖中。
我骇然,说这么多?
他没有与我多说什么,送我来到那边的深潭边,方才说道:“你去吧,有时间,去找找你弟弟。”
我抱着头倒地,痛苦的呐喊,乞求之前的那个境界,在此刻为我再次打开。
我瞧见了自己。
所以我当然愿意。
我说那么,你触摸到了么?
这么冷的天,即便是南海一脉,也不可能一直待在冰冷的湖水里。
他说到这里,盯着我,说记住我的一句话,若是这里面的人跑去问你怎么回事,你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hetushu.com,推给我便是。
当光包裹住我的一瞬间,我瞧见了自己,不是一个我,也不是十个百个的我,而是千百万亿个我,无数的我,从各种各样角度中看到的我。
我点头,说好。
我愣了一下,指着旁边的青铜大门,说那里?
他却是走了。
不知情的人,或许会觉得那十分之一实在太少,但是我却知晓,这龙脉支撑的,是一个国家的兴衰和气运,那是万万人的集合,而凡人之躯,即便是修行者,恐怕连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都承受不了。
人没有野心可不行。
想到这个,我经不住地害怕。
土匪就是土匪。
我说会有麻烦的,大麻烦。
它是高维生物。
王红旗盯着我,说你需要记住今日的誓言,不可忘记。
我不敢多言,走到了青铜大门之前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向那雕刻着满满龙纹的巨大铜门,深吸了一口气,感觉一股说不出来的威严笼罩了下来,而随后,我听到吱呀一声响,那门居然缓缓往里面开去。
王红旗笑了,他朝着我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不得不打一个赌,而你,则是我寄托希望的全部——不要让我失望啊……”
虽然知道王红旗自有借口,但我还是觉得京都非久留之地,要万一我说漏了嘴,事儿可就麻烦了。
从古到今传承而下的龙脉守护家族,恐怕再也分不到果果了。
青铜之门的后面,是什么?
十分之一,可以在这龙脉修行万年,都未必能够吸收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