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九十四章 乱云纷纷拂衣去,南海一脉江湖闻

林齐鸣知道我们的性格,叹了一口气,说那好,有任何事情,记得打我的电话。
我瞧着尹悦的背影,说她怎么了啊这是?
我苦笑,说倒不是我饶不饶他的问题——我师父南海剑妖的神魂,可还捏在黄门郎的手中,难道我就置之不管了?
他眯着眼睛,喃喃说道:“南海剑怪啊,原来让老局长提前退休的人,竟然是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
而接到电话的时候,我们四人已经坐在了南下的动车上,而我的手中,则是捧着一本书。
啊?
林齐鸣与陆左的关系看起来挺不错的,此刻谈起来的时候,颇为遗憾,又说了一会儿话,然后谈起了这边的事情来。
他与那边说了几分钟,方才挂了电话,然后走到了我们对面来坐下,招呼道:“王明、老鬼,小饼,你们来了。”
我们站立在走廊上,愣了一会儿,听到办公室里传来了尹悦的声音,很大,有点儿像是吵架,气呼呼的,过了一会儿,她猛地一摔门,从里面走出来,瞧了我们一眼,说道:“还没走?”
他将天山之战跟我们简单讲解了一遍,听得我们心驰神遥,老鬼更是忍不住叹道:“好汉子!”
他说我知道你们估计是想打听天山那边的事情。
我刚想答话,结果人根本没搭理我们,像一阵风似的就离开了。
难道,这个尹悦还喜欢黑手双城不成?这可是个大八卦啊……
我一愣,说难道他是假装的和图书
不是青囊诀,也不是斩魔决,而是《三体3:死神永生》。
黄胖子在旁边出言说道:“他可不是名不见经传,我南海一脉上一代,妖魔鬼怪,他便是其一。”
我吓得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皱着眉头说道:“他死了?”
林齐鸣问我,说那你们准备去哪里?
黑手双城笑了笑,说诸事繁多,忍过这一段时间就好了。
听到这个,我忍不住问道:“那么,荆门黄家的家主黄门郎,他又是否假死呢?”
我点头,说确实——我怀疑王千林和南海剑怪已经换了魂,要不然种种事由都很难解释,只不过他这死讯传来,我顿时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黑手双城苦笑,说我自然知道“妖、魔、鬼、怪”这四人,但我从入职以来,在宗教局辗转历任,又在茅山宗的藏经阁中阅览无数典籍,其余三人皆有,但却是从来没有瞧见过南海剑怪的记载,能够做到如此低调,这是一个人才啊。
我正好想问一下接下来的情况,于是点头,说好啊。
当然,也有可能是黑手双城对荆门黄家不太爽。
黑手双城看着我,说有的事情我本不该问,毕竟不在我的权职范围内,但是昨天夜里,千通集团的老总王千林死了,这件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功力尽失?
黑手双城笑了笑,说昨天晕倒的时候睡了一会儿——你们昨夜去了龙脉?
林齐鸣叹了一口气,说不过听说陆http://www•hetushu•com左因为天山一战,功力尽损,实在可惜。
对于这事儿,我并无兴趣,笑了笑,说心领了,不过我在京都停留甚久,归心似箭,就不耽误了。
我们一脸纳闷,往着楼下走,这时林齐鸣从另外一个出口走了出来,瞧见了我们,过来打招呼,说你们来了?
黑手双城叹了一口气,说我与你师父说起来还有一段交情,既然如此,这事儿回头你跟林齐鸣联系吧,他也许能够帮得到你。
对于这个消息我并不惊讶,事实上不管宋老爷子在背后做了什么动作,宋阙已经成为了唯一的接盘侠。
黑手双城此刻的身份特殊,不可能公然站在我们的身边,给予帮助,这样的拉偏架对于上面的观感很不好,林齐鸣的这个位置就单纯许多,而且能够帮得上忙。
说起来,他跟陆左其实还是老乡,他的同学陆言是陆左的堂弟,自己个儿的性命也是陆左救的,当初陆左还准备栽培他,只不过后来他碰见了南海剑魔,方才错肩而过,实在可惜。
不过参加什么仪式的,那就免了。
我说对,听说挺激烈的,有点儿好奇。
他这样的表态很难得,估计也是因为我们这些日子拼死效命的回报。
黑手双城点头,说对,说是在民顾委的审讯室里当场殒命的,我找人问了一下,结果给驳了回来;后来听说你当时也在场,便只有找你询问了。
进了办公室,依旧有沙发区,和*图*书我们坐下,林齐鸣拿起电话来,叫人泡了咖啡来,然后坐在了我们对面。
我还想问一下天山那边的事情,但瞧见黑手双城脸色白得吓人,也不好多打搅他,起身说道:“那行,您早点儿休息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本卷完)
林齐鸣叹了一口气,苦笑着说道:“唉,也不知道哪儿来了一姑娘,跟陈老大搭上了关系,她正在跟老大生气呢,别管她……”
有着这层关系,又加上在欧洲并肩交战的情谊,使得我们对他十分有好感。
说罢,他抬起头来,对我说道:“你来找我,想必是觉得昨天的事情有些古怪吧?”
我说我去了。
他会继续跟进此事,有消息了,会通知我。
我们三人跟着林齐鸣去了他的房间,在另外一层楼,前面有一大厅,里面到处都是办公室和忙碌的人群,而林齐鸣的办公室则在尽头的最里间。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忍不住喜形于色,点头称谢。
呃……
当然,我和王红旗之间的交易,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我起身告辞,黑手双城倒也没有挽留,起身送我们到了门口,然后与我挥手。
黑手双城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说听说是真的,已经安葬在了荆门黄家的祖传阴宅之中了;怎么,你对他就那般的恨?年轻人,得饶人处且饶人,毕竟荆门黄家在朝堂和江湖上,还是有一定势力的……
荆门黄家?
黑手双城笑了,说死这事儿和_图_书,有的时候是真的,有的时候,不过是隐遁的需要而已。
黑手双城坐在沙发上,默默地听我说完。
这小姑奶奶,谁惹她了这是?
回绝了宋阙的邀请之后,黑手双城也给我来了电话,说人是王千林,他已经派人亲自去证实过了,至于是否换魂,这个事情就不得而知了。
那些在这一次事件中跳脚的宗门和个人,毕竟受到最严酷的惩戒。
林齐鸣点头,说对,昨天我们这边激烈,天山那边更是凶悍,邪灵教残部和小佛爷坐镇,当真是恐怖之极,听说甚至还有人工黑洞给弄出来了,无数豪雄殒命,不过关键时刻还是陆左和萧克明两个人站了出来,力挽狂澜,不但拯救了苍生,而且还将诸般恶人,全部都给绞杀了去……
我疑惑,说什么姑娘?
我脑海里一直回荡着这么一句话,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看着黑手双城满是质询的目光,叹了一口气,然后把昨天夜里的事情跟他一一提起。
王千林死了……
我们离开黑手双城的办公室,刚出走廊,瞧见尹悦气呼呼地冲了进来,甚至都没有打量我们一眼。
我们起身致意,瞧见黑手双城眼睛里面全是血丝,脸色苍白得吓人,忍不住说道:“你多久没睡了?”
一本科幻书。
这事儿对于一个修行者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残酷了。
在黑手双城的办公室里,我见到了这个指挥整个京畿守卫战的男人,只见他正在打电话,瞧见我们进来,m.hetushu.com示意我们先进来坐,然后又跟电话那头说道:“人员安置方面,你跟西北局联络,尽一切力量救治所有在战斗中受伤的人,这些都是最大的功臣,不能够让他们流血又流泪……”
我笑了笑,说江湖再见呗……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这才是我辈中人的风范,参加什么表彰大会,我们又不是拿工资干活儿的人。
听到这话儿,我们忍不住变了脸色。
黑手双城说不知道,不过我会通过一定的渠道去了解一下的,到底怎么回事,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而此役牺牲的人,也都将得到追悼。
林齐鸣问我们最近是否有空,半个月后,京都会进行一场最为盛大的嘉奖会,而我们是这里面的主角之一,希望我们能够到场。
有功之人,也将得到嘉奖。
我又问起了我女儿小米儿来,他告诉我,说人已经到总局这边来了,一会儿叫人带你们去找她便是。
我的八卦之心忍不住熊熊燃烧了起来,林齐鸣却不愿意多谈,说嗨,就一小姑娘,不谈这个,对了,去我办公室坐一坐?
我们在京停留了两天,小米儿的回归让我们再无停留之意,而这个时候,宋阙找到了我,说王红旗属意他接任天池寨,希望我能够代表王家,来参加他的就任仪式。
昨夜一战并不算是结束,不过最大的敌人已经落网了,诸事已定,剩下的就是秋后算账了。
我对于此事表达了祝贺,毕竟这也是我当初的承诺内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