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二章 黄门郎在哪里

那人似乎也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奇痒,然而双手被捆住,根本动不得,只有恐惧的大叫了起来。
她搓了搓手,然后走到了那黄麓的跟前来,认真地说道:“这位老爷爷,我一会儿给你吃个小虫子,然后它就会在你的身体里扎窝,用不了多久,你的身体内脏和各个部位,便都会遍布这种虫子,它会在你的肌肉里、血管里和皮下组织里游动,如果你想见它,我也可以帮你叫出来……来,张嘴。”
我站起了,平静地说道:“看起来你是位壮士,是个视死如归的人,又或者,是真心把自己当狗,觉得自己的命,是条狗命了……小米儿,开始吧。”
他破口大骂的时候,小米儿已经将蛊虫弄进了他的嘴巴里去。
好想法。
这很有可能只是单纯路过。
我们来到了草庐之中,将这几个家伙推倒在地,然后有小米儿来弄。
小米儿“哦”了一声,然后发动蛊虫,让那人一下子就晕厥了过去。
在江湖黑道,他是擎天石柱一样的存在。
他很快确定了这具尸体的死亡日期,与传闻中的黄公望之死的确温和,也就是说,如果我确定这人就是黄公望,那么躺倒在这为黄门郎准备的坟冢之中的,便是那位传说中的邪灵左使。
小米儿有点儿害羞,说还是老鬼叔叔你来吧……
那个时候的左道已经如日中天,让无数人都为之敬畏。
他还有一个老弟,叫做诸葛诞,投了魏国。www.hetushu.com
这个灰发老头儿的脸色苍白,浑身哆嗦着,与我对视,却下意识地往下看去。
这样的承诺,其实也是一种相当强大的凝聚力。
他使劲儿甩动脑袋,那些虫子抖落在地上还有周遭的人身上去。
我这个时候才看向了旁边那些使劲儿往旁边走开的家伙,平静地说道:“别乱动,跑也没有用,你们的身体里,只要我想,就有无数蛊虫冒出来……”
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样的巅峰,本就是用来给人超越的。
我看了小米儿一眼,吩咐道:“让他别闹了。”
老鬼点头,说好。
说完话,我陷入了沉默之中。
呸!
当然也有人对我嗤之以鼻,认为这是在撒谎。
诸葛亮有个大哥,叫做诸葛瑾,投了东吴。
周遭众人,也都愣住了。
我打了一个响指,而小米儿则发动了起来。
但是死了好多天的黄公望躺在这儿,倒是让我愣了好半天,方才想起查验这尸体的真假来。
我身上散发出了一股凝固的炁场来,将其掌控住,然后弹回了对方的嘴里去。
我弯下腰来,拉开了黄麓口中的布条来。
几秒钟之后,他抬起头来,说你果真只杀黄门郎一人?
而他这一任,即便是差一些,但也是邪灵教中修为排行前三的顶尖高手。
荆门黄家是顶尖门阀,用来维系根本的就是这亲族之情,想方设法将黄公望的尸身从有关部门之中捞出来,和_图_书并且想办法葬在祖坟之中,这是对于所有族人的承诺。
我需要给这些人一定的思考空间。
晾着就晾着吧。
啪。
只有那人在地上不断滚动的声音。
历史何其相似?
啰嗦这么多,我终于笑着说出了正题:“交代出黄门郎下落的人,活;拒不合作者,死。”
于是我们将这四人搬到了不远处逇草庐去。
至于那棺材和被撬开的坟冢……
说罢,我拿开了对方嘴里的布。
我的目光与被捆坐在地上的每一个人对视,然后缓声说道:“于是我决定找回场子——这事儿说到底是我跟黄门郎之间的恩怨,各位能不参与,最好别参与,免得丢了性命……”
而且黄门郎的诈死我也是有心理准备的。
后来我跟人吹牛波伊,说我曾经与邪灵教的左使交过手,五五开,为这事儿旁人对我敬畏不已。
这一点很好理解,荆门黄家的先祖黄承彦,他有个女婿叫做诸葛亮,投了蜀国刘备。
说罢,他又转向了小米儿,说你来吧。
我将布条塞进了那人的嘴里去,周遭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前一代的邪灵左使王新鉴,凭着一己威望,力挽狂澜,将处于分崩离析的邪灵教给维持住,统管邪灵教,一直到后面交到了小佛爷的手中,让整个江湖都为之颤抖。
黄公望什么人?
这样的沉默,足有几分钟。
不管荆门黄家之前如何宣传,如何的恩断义绝,但黄公望hetushu.com对于他们他荆门黄家来说,永远都是从这个门阀出去的族人。
她说得很认真,然后将堵在对方嘴里的布条给拔了出来。
其实仔细想来,我们在王大蛮子的追悼会上,碰见黄门郎,并不是他特地过来参加老对头的葬礼。
在众人的注视下,无数的虫从那人的嘴巴、鼻子和耳朵里面爬了出来——这些虫有点儿像是细小的蚯蚓,全身通红,唯有头部是黑点儿,单个看倒不觉得,密密麻麻一出来,顿时就恶心至极。
我在青城山的时候,曾经与他有过交手,如果不是我当时人品爆发,将南海剑道的奥义领悟,激发了最大的潜能,再加上他又被重瞳子给吸引离开,说不定我已经死在了他的手里。
当然,这些对于我们来说,无关紧要。
而那部分人,应该也知道黄门郎在哪里。
我犹豫了一下,看向了老鬼和小米儿,说审一下?
不过话说回来,黄门郎厚葬黄公望这件事情,肯定不是为了自己心安,更多的是用来收买人心的。
我看了一下他们三人,笑了笑,说你们大概心里还是忠诚于荆门黄家的,我知道,但事实上,我对荆门黄家并无意见,主要是想找黄门郎的麻烦。而正如你们所见,黄门郎,并不是我的对手——那么,黄麓老爷子,你能够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么?
虽然并不知道黄公望的尸体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是我也知道,以荆门黄家的势力,做这件事情并不和*图*书算困难,甚至可以说是很简单。
不过就是这样的人,听说他最终死于了左道的手里,就在青城山被破之后,左道齐出的金沙江追逐战中。
是这个道理。
对于尸体,出身血族的老鬼是专家。
他去京都真正的目的,应该是为了这一具尸体。
那人嘴里的布一被拿开,立刻朝着我口吐唾沫。
他本来有一大堆的痛骂要对我说起的,结果那一大口的唾沫在我脸上一指的距离处突然停止了。
我擦,黄公望一辈子做了不知道多少恶事,数不胜数,我还差点儿给这家伙给弄死,怎么可能管这家伙的闲事儿?
终于,我再一次蹲了下来,不去管别人,而是将双手放在了刚才撒腿逃走的那个家伙肩上,平静地说道:“别人说杀鸡给猴看,身体里爬出无数的虫子来,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不知道你是想要体验一下呢,还是看别人爬满虫子?”
两人推脱了好一会儿,决定由小米儿先出手,不行的话,再由老鬼来办这事儿。
我咳了咳嗓子,然后对在场的众人说道:“咳咳,那啥,初次见面,跟大家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叫隔壁老王,想必大家也认识了,肯定也知道我与你们荆门黄家之间的恩怨。其实呢,这事儿特简单,就是你们家的公子哥儿黄养天想杀我,结果给我反杀了;然后你们黄家想在我身上找存在感,又给我操了,现在我不爽了,凭什么你们有事没事弄我,我就不能弄回来?”和-图-书
听到这话儿,三人浑身一震。
这些我都不奇怪。
不过到底还是有点儿扛不住,仍然在挪动着身子。
众目睽睽之下,小米儿有点儿不好意思。
我浑身炁场充盈,一条蛊虫都近不得我的身上,而其他人可就没有这般本事了,瞧见这些恐怖的虫子洒满自己的一身,顿时也慌张得使劲儿抖动身体。
我与每一个人四目相对过后,站了起来,这时黄胖子在外面放风,而老鬼背靠着一根梁柱,嘴里叼一根草,小米儿蹲在地上,听着我下一个的指令。
黄公望埋哪里,跟我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最主要的,是黄门郎在哪儿。
随后她给对方的嘴巴堵住了。
即便是宛如不可攀登的珠穆朗玛,黄公望最终还是给人攀了上去。
那黄麓张口破骂道:“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家伙,连坟冢都敢挖,不得好死……唔!”
一大口唾沫入喉,那人一下子就愣住了。
这叫声如此凄厉,让人听着格外悲切。
什么鬼?
他曾经是邪灵教的左使,黑道之中顶尖的大人物,也是荆门黄家的大靠山之一。
既然如此,那么自然是有一部分人知道此事的。
棺材里躺着的这位,叫做黄公望。
她有给其余的几位,依次下了蛊毒,全部弄完之后,方才对我说道:“爸爸,你可以说了。”
所以甭管黄公望在江湖上、朝堂上的名声有多臭,但是对于荆门黄家来说,都是有着大功劳的。
只是,这些人,会是地上这几位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