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五章 武侯八卦阵中

黄麓显然是没有听过久丹松嘉玛这个名字,而是在口中喃喃自语地说道:“武侯八卦阵,武侯八卦阵,这里,这里是龙飞阵,对对——天地后冲,龙变其中,有爪有足,有背有胸;潜则不测,动则无穷,阵形赫然,名象为龙……是了,这后面应该是通往大厅的小径,走!”
这玩意就像是直立行走的鲶鱼,口中“嗬嗬”地吼着,然后朝着我们这边猛然扑来过来。
黄麓突然间来了脾气,说你们若是不信我,只管返回便是了,何必多言?
黄胖子下意识地往后退去,然而这玩意速度飞快,让人猝不及防,眼看着就要给喷了个一头一脸,我快步上前,猛然举起了手掌来。
深吸一口气,我抓着三尖两刃刀,朝着那张着大嘴的石龙脑袋便是一刀劈了过去。
唰!
我回手一刀,将这玩意给从中间斩落了去,分成了两半。
听到他这般一说,我的心中咯噔一下,想着糟糕了。
而在石堆之上,却出现了一个婀娜的身影来。
双方重重撞到了一起来,我的刀势在这一刻变得无比坚决。
我的心也是坚如钢铁。
他的身子已经给好几只手给抓住,老鬼将他的身子往上拉了一下,问道:“什么叫做翳魔?”
这个时候黄胖子缓过来一口气,对那黄麓大声喝道:“什么情况啊,刚才怎么不早说?差点害死我你知道么?”
老鬼瞧他模样显然也是十分错愕,知道这事儿还真m•hetushu.com的怪不了他,于是说道:“别扯这些,赶紧说该怎么走。”
黄胖子也已经拔出了腰间的玄铁剑来。
玩儿还是老鬼会玩,这一石二鸟之术,简直让人惊诧不已。
黄麓脸色阴郁,说应该是这几天布置的,我也不知晓。
这个时候,我们面前露出了一条路来。
黄麓冷静下来,深吸一口气,这才说道:“肯定是有高人在此作了布置,只不过——我离开没多久啊,谁能够有这么大的手笔呢?啊,难道是大小姐?”
黄胖子底气不足,一下子就凶不起来了,而这个时候老鬼则喊道:“出口在哪里?”
黄胖子狼狈落地,听到这话儿,忍不住笑了,一脚踢在了他的屁股上面,笑骂道:“少拍马屁,赶紧带路。”
我心中一跳,说久丹松嘉玛也在这里?
我用源源不断的龙脉之气在黄胖子的身周撑出了一个炁场护罩来,将这些飞溅而起的浓浆给挡开了去。
小米儿点头,说我知道,爸爸。
瞧见我们这犀利的出手,那黄麓给直接震惊了,喃喃说道:“你们这些人,天啊——难怪猎鹰数次折损于你们手中,最终还给你们打上了门来,什么时候,江湖上竟然出现了这么多的年轻高手?”
我让众人在前面跑,而我则祭出了逸仙刀来,朝着这些玩意给斩杀而去。
他领着我们往前冲,我们不知其意,冲到跟前,突然间那土堆猛http://m.hetushu.com然一震,却是赫然现形,石头与石头不断结合,仿佛里面有筋骨一般。
大小姐?
这浓浆给人的感觉,腐蚀度堪比王水。
“来得好!”
黄麓有些慌张,使劲儿摇头,说我不知道。
黄胖子说你确定?
动静并未停止,反而从各个石堆之中穿出,黄麓的脸色一变,惊声喊道:“是谁把翳魔给放出来了?”
想到这里,我朝着不远处的小米儿吩咐一声,说你自己小心一点儿。
它快到足以避开浓浆飞溅的速度,在后方不断游走,时不时便带走一头翳魔的性命,引爆残躯。
这个时候我们方才知道,这玩意为什么可以吃石头为生。
他扑向了左边的那一条石龙去。
而黄胖子则也是一声厉喝,玄铁剑在手,人往后退,来到了一根石笋边缘,噔噔噔一阵走移,腾空而起。
我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炁场感应攀升至巅峰,随时感受即将到来的危机。
唯有黄胖子功力稍差一筹,玄铁剑卡在了那石龙的脑袋里面,拔也拔不出来,连着撞断了石笋无数,最终却还是在阵中不断飞舞。
这些从石堆里面爬出来的翳魔纷纷爬出,足有三位数的数目,从各处爬出,然后朝着我们疯狂追赶而来。
就像那变形金刚一般,前面的三堆碎石在几秒钟之后,竟然显化成了三条恶龙来。
它们伸出的手掌与人一般,除了皮包骨头之外,手有五指,指甲尖和_图_书锐,然而整个身子一露出来,脑袋却是宛如鲶鱼一般,头扁口阔,上下颌有四根胡须,浑身都是癞子,有着黄黑色的流脓。
一声巨响,那凝聚而成的石龙瞬间崩塌,被我斩成了两半之后,化作了碎石无数,而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边的老鬼却是把握住了这暴躁的石龙,朝着我们身后那一大群的翳魔冲了过去。
逸仙刀于我而言,是最为宝贵的东西,倘若是在这儿受半点儿损失,都是我不能够接受的。
面对着这些不知道什么来路的翳魔,我们表现得十分淡然,黄胖子一马当先,挥剑斩落而去,这时那黄麓却大叫一声,说小心它身上溅射的黏液……
黄麓稍微离开了危险,脸色有些苍白,跟我们解释道:“翳魔是养神小姐从深渊招来的部下,这帮东西不死不灭,以石头为食物,被用来处理这些挖出来的石头,平日里是集中关押在铁牢之中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些墨绿色的浓浆掉落在了地上,将脚下的岩石给腐蚀一空,黑烟腾腾生气。
而且我感觉到,这玩意对于炁场、劲气的腐蚀性同样存在。
来吧……
最开始的时候,我舞弄斩魔决,准备将此物给斩杀了去,结果发现这玩意被斩杀之后所溅出来的浓稠浆液,对法器来说有着最为致命的损伤,顿时就有所保留了起来。
吱、吱……
不过,也仅此而已。
如此一来,那石龙再难继续,却是化作漫天石雨,http://m.hetushu.com落在了地上来。
“走!”
你是什么狗屁龙飞阵,而我的这三尖两刃刀却是用那真龙骸骨制作而成。
这石头恶龙十分巨大,每一条足有五六丈长,深入水桶,头部与那真龙一般,有棱有角,栩栩如生,显形之后,竟然发出了一声声厉吼,然后朝着我们这边扑腾而下。
这帮翳魔也是如此,即便是那逸仙刀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一般随时都会落下,取走它们之中一人的性命,但是却没有一个人退缩。
既然是魔,对于生死之事,就很少有畏惧的。
我抬头一看,顿时就愣住了。
然而刚刚冲了两步,突然间无数石头却是又被什么力量控制住了一般,瞬间又移动了起来,紧接着我们的前路上浮现出了一大片的石堆。
黄麓这时方才定下心来,左右一看,不由得一脸骇然,说糟糕,这些石堆被人动过了,好像被人布置成法阵了,这是——天啊,这是武侯八卦阵。
老鬼一声大叫,腾身而起,直接跃上了一条石龙的脑袋上去,然后双手戴上了那蠡龙爪,抓着这玩意的一对龙角。
所以我竭力让逸仙刀变得更快。
与这样讨厌至极的东西对战,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老鬼大喊一声,放开了黄麓,带着众人就朝着远处狂奔而去。
在这样的地底洞穴之中,空气潮湿,周遭到处都是满满的石堆,前路不可知,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从地底下伸出来的手,也的确是造成了很大的恐怖。
和*图*书她怎么还活着?
我们几个,在后面紧紧跟随着。
定。
轰隆隆……
而且它们还散发着刺鼻的恶臭,让人忍不住就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欲望。
趁着这大战之后的一点儿空隙,大家赶紧夺路而走。
很快的速度,以及凶猛的力量。
唰!
不过即便如此,我们还是逃脱了那一片区域。
事实上有这样的黏液在,就算是金铁,只怕也是可以消化妥当的。
剩下我一个人,一边操纵着逸仙刀,用斩魔决拖延那些尾随而来的翳魔,一边拔出了三尖两刃刀来。
难道被阴了?
这石龙来势汹汹,看着凶猛如斯,黄麓吓得直往后躲,而我却没有太多的恐惧。
这石龙带着一往无前的冲势,砸落进了密密麻麻的翳魔大军之中,顿时间无数炸响爆出,一时间墨绿色的浓浆飞溅无数。
也就是说,这东西对修行者的克制很强。
就在他的喊叫中,黄胖子将正面一头翳魔给劈成了两半,本来颇为得意,觉得不过如此,结果那玩意一被斩杀,立刻宛如戳破的气球一般,砰的一声炸响,随后墨绿色的浆液炸开里来。
就在他解释这事儿的时候,那石堆里面的东西终于露出了本面目来。
哗啦啦……
对方横冲而来,轰隆隆如同一列火车,巨大的冲势掀起无数粉尘。
李逵碰李鬼,胜负早已分晓。
老鬼一把抓住了黄麓的胳膊,冷然说道:“什么情况?”
在快要接近的时候,他腾空而起,抓住了一根倒悬空中的钟乳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