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七章 王与王的对话

“谁?”
额……
黄门郎看着他,说你有资格质疑我么?
我反复地观察着浮雕之上的那三目巨人,与我们刚才瞧见的三目魔僵很相似。
洞中黑暗,不知日夜,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在溶洞的中间那儿,散发出了一道光芒来。
两人定计过后,没有再多言语,而是盘腿而坐,开始行气周天,让自己保持在一个不错的巅峰状态。
怎么办呢?
这个时候,我已经放弃了找寻通道的想法,开始研究起了墙壁上的壁画和图纹来。
那家伙奋力反抗,我打了一个响指,说道:“小米儿,让他安静一点。”
双方发起了交战,双方拼死,血流成河。
黄麓激动地喊道:“本来你将我父亲的遗体找回来的时候,我还挺感激你的,随后你假死,用自己的名义给他风光大葬,我就觉得有点儿不对头了,现在我才明白,这些都是你做的套,对不对?”
他一开始的时候还带着笑意,到了后面,却是直接骂出了脏话来,显然心里面是十分气愤的。
一个坐在轮椅上面的老人。
黄门郎居然很认同地点头,说对,王明,你是当世之间顶尖的年轻高手,我甚至到现在还认为当初如果你接受了我的善意,娶了我女儿,事情将会有一个不错的结局;只是很可惜,你拒绝了我伸出来的橄榄枝,而是选择成为了我的敌人,对于这一点,我十分的遗憾……
小米儿一挥手,黄麓直接栽倒在了地上去和_图_书
连魔都能够锁得住,又何况是我们这些凡人呢?
老鬼摇头,说他手里攥着剑妖师叔,与我们之间的过节就不可能解除,怪只怪我们太过于自信了,竟然觉得独闯此人的老宅而没有任何危险,这件事情我们都需要反省,不过并不是现在。
很明显,这都是一个种族。
那投影落在了地上,则化作了一个人。
我点头,说对,只要法阵有所偏颇,我们就能够突破此处。
我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黄门郎是一个极为狡诈的人,但是从我与他有限的交往来看,他应该也是个十分闷骚的人。”
老鬼点头,说对——但你确定他会这么办么?
吩咐完毕之后,我开始在四周搜寻起来。
我没有再问他了,而是转过头来对老鬼说道:“检查一下,看看能不能离开这里吧……”
那黄麓一脸灰败,坐在地上起不来,喃喃自语道:“他肯定是想要杀我……”
黄麓的脸色惨白,一字一句地说道:“黄门令,黄门令想要杀我。”
黄胖子在旁边有些诧异地问道:“那又如何?”
黄门郎冷冷瞧了他一眼,哼了一声,说别叫我大兄,我可没有你这么一个族弟,这帮人挖了你老子的坟,结果你为了自己的生死,却是毫不犹豫地又将我荆门黄家给卖了——你,不配称为黄家的人!
我认真地打量着他,然后说出了心中最想知道的问题:“或许,我就要死在这里了,那http://www.hetushu•com么你能否告诉一下我,我师父南海剑妖,他还活着么?”
再说了,黄公望的儿子,即便是私生子,也不可能被拿来当做死士。
我说这就要看我看人准不准了。
黄麓满腔怒火,大声骂道:“你早知道他们会过来找麻烦,所以特地弄的这么一出,对不对?”
黄门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我瞧见黄麓有点儿情绪失控,一把拉住了他。
光线一阵扭曲,然后又恢复了原型。
老鬼比我要先一步反应过来,往旁边的山壁那边退去,而这个时候,一道光从我们的头顶落下,却是浮现出了一个投影来。
他的语气里充满了胜利者的骄傲,而我却并不在乎。
不过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对自己的性命还是十分珍贵的,按理说不可能是那种用性命将我们引入牢笼之中的死士。
黄门郎笑了,说任何事情,都需要换位思考,以己度人,如果换了我是你,听到这样的消息,我也是不会相信的;那么既然不相信,自然会过来查看,甚至进入其中调查——唯一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你们这帮狗杂种,居然去挖了我二叔的坟冢,这实在是太不可饶恕了……
那不过是一缕投影而已,这一剑自然斩了一个空。
最终有人结束了这一切,那是一个头戴王冠的王者,他统一了混乱的山林,建立起了部落和城池,然而却预言着,这些小人儿还将会卷土重来……
我回过头来,和-图-书瞧着他,说你觉得我们是不是一来到这儿,就落入了圈套?
黄门郎。
啊?
人们在祭祀的时候,似乎触怒了天神,然后天神降下了惩罚,无数的怪物浮现,三只眼睛的小人儿到处都是,另外它们还有一些头目,却是无比巨大的三目巨人。
在那一刻,我们几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老鬼将黄麓往地上恶狠狠一摔,手指骨头捏得啪啪作响,指着那个家伙说道:“你是不是故意引我们到这里来的?”
我摸了摸鼻子,然后回答道:“没想到你居然早有准备。”
这儿的空间并不算大,没一会儿便查了一个遍,的确是一个死胡同,这边的出路被堵住之后,便再无别的通道,我和老鬼并不灰心,沿着山壁,在每一处可能的地方敲击着,听着里面出来的回音,看看附近是否什么密室或者通道。
他深吸了一口气,说本来这地方的防护缜密无漏,但如果他强行进入其中,不管用什么方式与我们对话,都能够给我们找到足够的空隙。
然而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每一处细节部分都检查过了一遍,却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远古巫族。
坐在轮椅上的黄门郎笑了笑,环顾一周,然后说道:“很强势啊,小朋友,居然敢就这么几个人,便直接杀到了我荆门黄家来,你们真的是太膨胀了……”
弄完这些,我方才看向了黄门郎,说终于到了我们摊牌对话的时候了。
我说项羽说过一句话,叫和图书做“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而应用在黄门郎的身上,做了这么出彩的事儿,不过来我们跟前装一回波伊,肯定很难受。
但是刻在山壁上面的浮雕图纹,却还是存在着的。
我眯着眼睛,说为何?
我点了点头,说对,现如今该做的,是想着怎么出去。
黄麓摇头,说我不知道,那个家伙一直都看我不顺眼……
他此刻被小米儿下了蛊毒,小命儿掌握在我们的手中,又跟我们一起受困于此处,所以带着我们来到这里,未必是有意的。
这壁画因为年岁太久的缘故,所以显得很残破,看不清楚具体模样。
老鬼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黄门郎一辈子潜居此处,几乎没有在江湖上留下过自己的名头,之前我们也知道,此人的资质极高,双腿的残废也是因为试图冲击更高的境界而失败的,这样的人,心中谋算必然极多;他估计是早就知道我们会过来寻仇,所以早就在此处做了设计,即便是我们不走水路,闯入他宅子里,必然也会有重重布置。”
而这个时候,黄麓却插了一嘴,喊道:“大兄……”
锁魔井啊……
老鬼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我沉浸在山壁浮雕讲述的世界里,而这个时候,老鬼找了过来,跟我说道:“老王,没办法,连一点儿空隙都没有……”
我睁开了眼睛来,心道来了。
他现在有点儿语无伦次,我强忍着心里的厌恶,又问了另外的一个问题:“黄养http://m•hetushu•com神,就是你荆门黄家的大小姐,她在这里么?”
浮雕之上,大概描绘了一个恢弘的战争场面。
与虫原遇见的三目巫族也是一般。
我深吸一口气,伸手拍了拍老鬼,让他准备。
老鬼点头,纵身而走,黄胖子要帮忙,我叫住了他,说你别乱走,你身上有伤,让小米儿帮你处理一下,另外看住他,不要给他耍花样的机会。
那光芒璀璨,呈现出翡翠一般纯净的碧绿之色。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四处找寻一番,看看是否有别的出路。
我听完,叹了一口气,说这事儿怪我,对报复他的事情太过于执着了。
我们这回算是栽了,给人关门打狗,弄到了这坑里来,别的不说,对方就这样将我们给困在这里,就可以毫不费力地将我们给铲除了去。
黄麓仿佛饱受打击一般,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没听说啊?”
他五六十岁,脸色惨白,头发灰色,之前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很有主见,而被我们掌握之后,一直都还算是合作,这使得我们对他还算是比较相信,却没有想到最终还是给他带到了坑里来。
这是一种非常古老的符文,我看着十分的眼熟,不过我也知道,这所谓的“眼熟”,更多的是来源于真龙智慧的记忆,与我本人是无关的。
我故意装出十分惊奇的样子,还用余光示意了黄胖子一眼,他很知趣,拔出了手中的玄铁剑,朝着那人便是一剑斩杀了去。
我走上前,看着这个有些失神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