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十二章 并非铁板一块

如此凶煞,居然让路了?
不过即便如此,这些对于我来说,都不是什么太过于重要的事情。
我伸手去,紧紧地抱住了她。
啊……
我与这些人发红的眼珠子对视了一下,故意侧过身去,说喏,你们要走边走,被这么瞪我。
我走到了附近一个女子的身边来,开口问道:“我们的人来过了?”
那人一脸懵逼,我忍不住笑了,说放心,只要你们不对我动手,我绝对秋毫无犯——我找上门来,只是要跟黄门郎对话,让他把我师父叫出来而已,我跟你们又没有任何仇怨,干嘛要对付你们啊?
我的身上,更多的火焰冒了出来,将她整个身子都给卷进了火舌之中去。
那女人浑身一哆嗦,下意识地朝不远处的另外一个男人瞧了一眼,尽管她很快就低下了头来,但是我却知道了一点,那就是在场的人里面,那个中年男人的地位最高。
而此刻,我面前的这人尽管依旧是黄养鬼的模样,但是她却自称为仁乃贡赛玛。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哪里敢对我多加反抗?
如果不是黄养鬼,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世间还有一人叫做蛇婆婆,而且还能够帮得到小米儿。
烈火焚身,这位高高在上的仁乃贡赛玛一下子就惊慌了起来,濒死之时,不管是什么,都能够发挥出最大的潜能来,她拼命挣扎,本来都躺倒在地了的,此刻却是又挣扎着爬了起来,疯狂大叫道:“你这个卑劣的凡人,你这个肮和_图_书脏的爬虫……”
我说别自作多情了,我都不认识你,杀你干嘛?
于是我抱着胳膊在这里等着,没多时,铁门前这儿的通道口处,就已经汇聚了七八个人来。
除了像是久丹松嘉玛这样的敌人之外,其余人都入不得我的法眼,就算是黄麓口中的那个什么三号人物黄门令,对于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可在乎的。
我这话儿是很明显的挑拨离间,然而生死关头,这些人都下意识地认同了起来,小心翼翼地越过我,去铁门那儿敲动,然后喊门。
我认真地说道:“我再次申明一点,我只找黄门郎的麻烦;不过谁要让我不痛快,我就免费送他一张去黄泉路的机票。当然,是单程的……”
众人纷纷往前走,走到最后一个的时候,有人大吼道:“快关门,别让那恶魔进来……”
我来到了铁门前,手掌拍了拍,沉重无比,知道不能硬闯。
听到这话儿,众人奋力去合拢,而这个时候,利用小无相步早已进入其中的我在他旁边问道:“谁是恶魔?”
我看着那张被烈火吞噬的脸,那张熟悉的脸,泪水忍不住地就流了下来。
话还没有说完,他浑身都是一阵哆嗦,用近乎哭一般的颤抖声音说道:“你、你怎么进来了?”
我说都有谁?
走到尽头的时候,这儿有一扇门,是铁门,手指敲上去,声音显得很低沉。
最后外面以点带面,全面崩溃,轰隆隆往下砸落而来,冲hetushu•com又冲不得,退又只有死路一条,使得这帮人全部都堵在了路口,一脸绝望地看着我。
我说没看到别人?你们大小姐呢?
这长湖地下的所谓龙宫,其实是一处很巨大的空间,我甚至感觉比白头山龙冢那儿还要巨大,大洞子一个套一个,目不暇接。
那只说一个胖子,一个小孩儿,追着令老大跑内城去了。
我不确定,不过瞧见这四周都是坍塌的空间,如果不通过这里离开,我恐怕是早就听到了他们的动静。
然而理智告诉我,黄养鬼死了。
如此几个人呼喊,那铁门吱呀一声,裂开了一道可容一人行进的缝来。
黄养鬼对于我来说,曾经是一个让我发自内心尊敬的大姐,当我肚子里还怀着小米儿的时候,她为我奔走忙碌的亲切和热情,我至今都还记得。
听到这话儿,中年男人指向了另外一个方向,脸色艰难地说道:“那边是矿井。”
要知道,荆门黄家在此已经经营了百年。
小米儿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而不是早已死去,离不开她的帮助。
我转过了头来,看向了那人,说哪边?
我想起了第一次与养鬼师姐见面的情形,她得意地让我叫她师姐,说以后有事儿她罩着我——我那个时候只觉得多了一个便宜师姐,其它的还真没有多想什么……
厚到蛮力不能开。
那女子僵直地点了点头,说嗯。
从这声音就能够听得出来,这铁门应该很厚。
这些都和*图*书是荆门黄家的人,估计刚才也不知道躲在那儿,此刻这一边的洞穴被那三目魔僵爆炸的能量波及,四处垮塌,他们也是待不住了,只有朝着这边的生路逃来。
黄养鬼既然已经死了,我就有义务不让她的遗体遭受亵渎,尘归尘,土归土,倘若她在天有灵,我想她应该会认同我此刻的做法。
呃……
仁乃贡赛玛惊叫着,使劲儿拍打着我的胸膛,然而一开始就如同熊拍,到了后来,却仿佛小女孩儿撒娇一般无力。
让路了……
一百年的时间里,他们对这儿到底做了多少的改动,无人得知,但我知道已经绝非是当初某个地下破落的夜郎遗址了。
女人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指了过去,哆哆嗦嗦地说道:“被一个男人追着,边打边往矿井那边去了……”
她死在了青城山一役。
只不过,老鬼和那个久丹松嘉玛已经进去了么?
因为有着刚才对黄养鬼的承诺,只要对方没有对我有攻击的意图,我就置之不理。
不过我还是从他们的口中问出了通道口。
我盯着她,说你确定是那边?
为了忘却的纪念。
啊?
修行者真正上到了一定的高度,眼界就会变得很高。
我流着泪,看着她化作了一团烈焰,再无声息,将其轻轻安放在了山壁边上儿,然后往后退了两步,朝着她拜了三下,郑重其事地说道:“师姐,我知道你爱荆门黄家,想要替你兄长守护自己的家族,但与此同时,你也恨http://www.hetushu•com夺走你这一切的那些家伙。你放心,那个久丹松嘉玛,我会送她下来陪你的。”
我头也不回,直接甩手一刀,逸仙刀穿透了那人的胸口,让他将下面的话语,给直接带到了黄泉路上去。
我要将这具身体给焚毁。
她试图用自己的死,去唤醒兄长黄养神沉睡的灵魂——她成功了,然而我却失败了,黄养神再一次蛰伏,而久丹松嘉玛最终掌控住了那具身体。
对于老鬼,我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中年男人张了张嘴,一脸纠结,这个时候有人愤怒地吼道:“无知宵小,胆敢来我荆门黄家捣乱……”
那人是领教了我那厉害的,四个恐怖如斯的三眼魔将,全部都给我弄死了,还整出来那么大的动静来。
他慌忙摇头说不敢,而我的目光从其他人的身上巡视过去,众人纷纷低下了头来,不敢与我对视。
唰!
不过与之前剑拔弩张的场景不同,此刻的众人都是用一种看待怪物的目光在打量着我,有的人手中紧紧握着武器,却不敢朝向我,生怕引起误会。
如果可以,我将尽我全部的力量,也要将她给救活过来。
那人瞪了我一眼,说这还用说……
他是血族,实在没办法,还可以化身为蝙蝠,避开这些垮塌并不是那么困难,而且他还有沟通阴阳的血匙在手,若是真的碰到什么危险,就如同青城山那一次似的,直接“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也算是一个办法。
结果一过http://m•hetushu.com来,才发现这儿门口还守着一杀神呢。
当然,这儿与那里最大的区别,在于这里有许多人工建筑的痕迹。
只可惜,芳魂渺渺无踪影。
我笑了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我还是那句话,谁朝我攻击,谁就是我的敌人,而你们与我相安无事,就没有一个人会死——除了黄门郎。
她是我的恩人。
好多人都在这里汇聚,三三两两的,显然都是刚刚从那边逃过来的。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现如今的我,完全可以说罩着她了。
在听到那话儿的一瞬间,我已经下了决定。
我很满意,淡淡说道:“门开着吧,说不定还有人会过来……”
这样的人在我的面前,凶不过三秒,必然栽倒在地。
有人自然是脸色一变,毫不犹豫地便抽刀而出,朝着我冲杀而来。
无一人敢上前。
激战之时,容不得太多黏黏糊糊的小儿女之情,我知道另一头老鬼估计还在跟久丹松嘉玛酣战,便转身而走。
她称呼自己为神,而鄙视我为凡人。
我在乱成一锅粥的通道里快步而走,又碰见了几个荆门黄家的人。
说罢,我才有时间打量周遭,发现这里是一个更为巨大的溶洞,地上有过休整,扑了平坦的水泥,各处角落都装得有灯,好几处地方传来换气扇的轰鸣声。
我估计好几个人脑袋一下子都没有能够转过来,而又一声巨震想起,落石砸下,终于有人站了出来,一脸畏惧地问道:“你不杀我们?”
不过土鸡瓦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