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十七章 天池寨守夜人

我说总有一天,我们也能够站在它们的高度。
我们两个在恢复能力上,不是寻常人所能比的。
我点头,说我晓得。
我说当初项羽见秦皇,对友人说道“彼可取而代也”,咱们难道就没有这样的勇气?小米儿她苗疆万毒窟的开山祖师,便将一条聚血蛊供奉成神了,我们那一点儿比古人差?
黄胖子的父亲一字剑是江湖大拿,各种各样的手段层出不穷,他也学了许多,关于改头换面的活计并不算陌生,只要有一张假身份证,天下皆可去的。
说到这里,我给老鬼道歉,说对了,上次你还交代我这事儿不能够让黄胖子知道,给他增添负担,结果我嘴一溜就说了,不好意思。
我来到乐长白山脚下,突然间心中一动,跟老鬼说要不然咱们去瞧一眼天池寨吧?
再经过了水浸,又奔行百里,伤势已经加重,几乎影响到了他的行动。
听到这个,我们就放心多了。
我瞧了一眼,便知道估计是那些在那一次动乱中失去亲人的天池寨人,过来这儿泄愤打砸的结果。
我拍了拍黄胖子的背上,笑了,说你就得了,找个地方好好养伤吧;再说了,我们在国内也需要有一个信息联络人,这件事情除了你,别人我们也不放心。
我点头。
虽然王大蛮子对我的态度从一开始就不算太好,但我依旧还是挺尊重这个老人的。
我即便在与久丹松嘉玛拼斗的时候,身上受了一些伤,不过此刻www.hetushu.com却也通过龙脉之气的温养,恢复许多。
老鬼点头,说它刺你了?回头我教训它。
他吸了吸鼻子,然后皱着眉头说道:“不对,怎么有血腥味?”
这怪得了谁呢?
守门人?
世界上全部的人都背叛了他,快剑马六也依然会站在他的身后,拿着剑,斩杀一切的敌人。
我想了一下,望向了另外一个方向的宋家大院,那儿也是留存不多的建筑之一,想了想,我说要不然我们去那边吧,那儿还不错。
老鬼耸了耸肩膀,说也好,客随主便。
对于再一次与我们分别,黄胖子有点儿难过,聊起了在京都并肩而战的经历,满是伤怀,弄得我们两个都忍不住笑了,说瞧你一身大好肥肉,却没想到是个黏黏糊糊的娘们儿——这段时间有空健身减肥,下次过来看,若是一身腱子肉,多好?
这是我第二次瞧见这剑,忍不住上前过来围观。
他是用尽全部身心的投入,在培养王钊,只不过我那老弟并没有吃过多少苦,也没有经历过什么太多的事情,故而一点儿韧性都没有,最终还是没有承受得住那考验,化身成了魔。
我说是什么?
黄胖子先前背上给划拉了一刀,口子很深,虽然小米儿给他简单处理了一下,不过经过这么激烈的战斗,后面又裂开来了。
老鬼笑了,说龙神剑,说说而已,难不成还真的有什么神啊魔啊的?
老鬼说那不过是一尊和-图-书投影而已——不过你说得也对,这世间有太多的东西,是我们所不能够了解的,许多强大的存在,在我们的看来,的确也跟神灵差不多了。
老鬼指着有亮光的地方,说那里。
而出鞘之前,这剑如同一根石头棒子,十分低调。
好在这股力量与龙脉之气十分相似,故而并没有难得倒我。
我苦笑,说我可不是这里的主人,虽说我爷爷跟这儿有一点关系,但我的根,永远都在彭城,在那一个老旧的家属楼里。
突然间我有点儿怀念起了王大蛮子来。
老鬼说你不是说这玩意的前身,是什么龙脉气运柱呢?感觉这剑应该是采用真龙某一根骸骨磨制而成,但坚韧度上面又比这世间一切金属都强,从这一点上来说,我觉得这真龙的等级很高,甚至有可能是五爪金龙这样的王者级别。
我脸色一下子就严肃起来,说哪儿?
天池寨我和小米儿来过,但是老鬼却是头一次来。
仔细想一想,其实谁都没办法怪,因为谁都有自己的理由,只有长长的一声叹息了。
老鬼忍不住翻了白眼,说你之前不是还说要当天下第一么,怎么现在的目标却是封神了?
老鬼摇头,说我也只是防患于未然而已,黄胖子是我们的生死兄弟,知道了也无妨,但绝对不能再跟任何人说了。
天池寨大部分的人都撤离了这里,有的去了吉林,有的去了京都,只有几个守门人,被留在了这里。
老鬼和*图*书几乎没有什么考虑,便提出与我一起,而黄胖子则犹豫了一下,然后说也要跟去。
我来到了我老弟曾经住过的房间,这儿是学徒楼,条件并不是很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居然没有在大火之中被焚毁而去。
这般说着,气氛就欢乐许多,随后黄胖子又把小米儿给抱起来。
我本不愿意跟天池寨的守门人打交道,但听到这话儿,没有太多犹豫,匆匆赶了过去。
许久之后,老鬼对我说道:“天色已晚,我们赶了一天路,不如就在这儿找个地方休息吧?”
我矗立在门口,久久不能平静。
黄胖子与我们相比,身体素质到底还是差了一些。
这剑锋利,再坚韧的林木,在它的面前都如同纸一样的轻薄。
我又跟黄胖子聊了一些接下来该做的事情,让他装怂,不要露面,也别让人知道他活着回返,更不要透露我们的消息。
我摇头,说你还是有点儿保守,如果是龙神呢?
这事儿即便是他父亲的好友黑手双城,都不能够告诉。
当我们来到亮灯的房间时,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涌了出来,我把门猛然一脚踹开,冲进里面去,却见地下横七竖八,倒了五具尸体,全部都流着鲜血。
不过当我来到了他的房间里时,发现这儿乱七八糟,一片狼藉。
我们不费什么力气,便长驱直入,来到了山寨之前来。
我问他接下来的想法,他告诉我,这事儿很简单,打电话给他的管家快剑马六,自和_图_书然会有人来接他。
此刻的长白山却是一片雪国,大雪封山。
他有他的执念,也有他自己的想法。
快剑马六是一字剑留给黄胖子的管家,也算是黄胖子的长辈。
我抓着这剑挥舞了两下,感觉恣意之极,有一种飘飘然的轻快感,知道如果完全掌握,这必然是又一把石破天惊的利器。
对于我的想法,老鬼和黄胖子其实都是有所了解的。
这么说,黄胖子的脸色才好了一些。
他与小米儿留在津门时,有了很不错的感情。
我也忍不住笑了,说这剑刚刚现世,可不就是斩杀了一尊神?
我们朝着宋家大院那边走去,结果半路上,老鬼却停了下来。
老鬼将剑扔给了我,我接过来,握着剑把,能够感觉到剑身之中有一股狂暴的力量在不断涌动,使得那长剑嗡嗡嗡地颤抖,并且有排斥的力量,如同针刺一般朝着我的手中扎来。
我笑了,说你别难过,现如今是漫长的冬天,白头山一片皑皑白雪,别说美女,鬼影子都未必瞧得见一个,我也不知道我老弟到底给安置到哪儿去了,得先去查探一下,真正有了结果的时候才有所行动,到时候我们保持联系吧。
他没有什么意见。
毕竟王钊是我这世间最亲的亲人之一,他现如今出了事,我这个当哥的肯定不能置之不理,而现如今诸事已了,前往白头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三人步行前往天池寨,一路积雪,便不得不去林子里伐木,弄出一副简和_图_书易的滑雪工具来,而这个时候,老鬼再一次地拿出了他的那把龙神剑来。
我没有再多把玩,而是扔给了老鬼,说这剑有剑灵?
毕竟我们过这边来,找我弟弟王钊,这事儿毫无头绪,一时半会儿估计也得不到什么进展。
老鬼也是如此。
交待完毕之后,就是告辞、离别。
聚散终有时,我们与黄胖子分道扬镳,他去了江阴,而我们则南下,辗转到了长沙国,然后改头换面,隐姓埋名,想办法乘坐高铁前往了长白山一带。
我避开守门人,在天池寨的残骸、废墟之间行走着,回忆起当初在这里的过往。
天池寨本来有门户大阵,不过经历了之前的那一起变故之后,山门却是大开。
黑暗的夜里,天气阴沉,一点儿星光都没有,被火摧毁大半的山寨里,只有几处地方有灯火传来,而其余的地方,则陷入了一场黑暗之中去。
那人对他黄家忠心耿耿。
小米儿为了安慰这位胖叔叔,还亲了他的一下脸颊,让黄胖子感动得老泪纵横。
做好了滑雪工具,我们开始往深山行走,遇到上坡便足尖轻点而上,而到下坡路则直接划了下去,即便如此,最终也耗费许多时间,到了夜里,方才来到了天池寨附近。
听到了我的话语,黄胖子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十分遗憾的点头答应。
老鬼说看起来得了十分之一龙脉,这人的气质就是不一样了。
老鬼三下五除二削好了木头,瞧见我有些兴趣,便问我,说有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