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十八章 冰天雪地洞穴

老鬼蹲在地上,伸手沾了沾那鲜血,出声说道:“看样子是不久之前发生的,血还是热的……”
老鬼起身,说你们在这里别走,我去外面看一下,说不定能够找到那家伙的痕迹。
这个时候,洞口处突然传来了轻微的动静。
几秒钟之后,有人的声音从不远处的通道口那里传递而来,是两个人在讲话,说得模模糊糊,我们也听得不是很清楚。
不过临死之前,他却是说出了凶手了。
我笑了笑,说庄稼把式,不好意思提。
小米儿疲倦,吃了一点儿东西就睡了,而我则与老鬼在篝火旁盘腿打坐。
我见过他的刀,那叫一个快。
一直闭目养神的我睁开了眼睛来,而与此同时,老鬼和小米儿都醒了过来。
说话的是那个年纪比较大的男人,他打量着我们三个,目光落在了缩在毛毯子里的小米儿,防备心就降下来许多,有点儿责备地说道:“大冬天的,大雪封山,你们还带着小孩儿来山里到处乱跑,这是不要命了么?”
没想到他居然出现在了这个地方,而且一上来就杀人。
这洞子的出口狭窄,曲曲折折,里面倒也宽敞,我体内有火焰狻猊,并不怕冷,但为了小米儿,还是生了火,然后弄了点儿吃的。
我们是戴着人皮面具的。
我把他刚才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跟老鬼讲起,听完之后,老鬼看着我,说你什么意见?
我说你的意思是那凶手并没有走多远,对吧?
和*图*书人盯着我,说你这个人,说话太虚了,我这洞子隐蔽得那么好,一般人怎么可能找得到这里来?你们两个人,一看就知道是带功夫、有手段的家伙,对吧?
屋子里有壁炉,火焰生成热浪,将房间里烘得暖洋洋的,与外面的天寒地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长白山天池寨年轻一辈的高手里面,估计也就只有宋加欢、郝晨和萧海几个人能够与他相比。
哦,原来是长白山王莽!
这段时间以来,我几乎是一有闲暇,就努力修行。
我说要是宋加欢或者郝晨这些本地人在的话就好了,我们来这儿,的确是两眼一抹黑。
我说他怎么就突然不见了呢?
我说对。
那人恼怒地喊道:“我们是谁?这洞子是老子弄得,你占了我的地盘,还好意思问我们是谁?”
老鬼伸出手指,朝着我摆了摆。
老鬼眯眼打量周遭,然后反复察看了一会儿,方才回过头来,对我说道:“那小子很机警,知道后面有人跟着。”
从现场的情况来看,的确有可能是邱三刀动的手。
我听到,赶紧上前来,只见小米儿扶住那个人,让他坐起,然后小手在他的手背心上面渡气。
我看了一眼老鬼,又摸了摸自己的脸。
我说我受王红旗所托,肯定是得照应天池寨的,这事儿咱不知道还另外说,既然撞上了,那肯定是得管一下的,而且既然对方是朝着国境线那边跑去了,我们正好http://www.hetushu.com也是顺路。
正是有着这样的实力,我们方才敢千里迢迢来到这边,并且准备前往国境线那边的白头山去,找到我老弟王钊。
我不敢耽误,赶紧对他说道:“知道是谁杀了你么?”
那人看着我,吃力地张口说道:“是……邱、三、刀……”
说罢,他转身就冲出了门外去。
我咳了咳,变了腔调,用一种低沉的声音说道:“你们是谁?”
如同闪电。
尽管对天池寨并没有什么感情,但是瞧见这么几个人死在此处,我的心里还是有些沉重,而这个时候,小米儿突然扶起了一个人来,对我说道:“爸爸,他还没有死……”
这两人一个五十多岁,一个二十多岁,从脸型上看,像是一对父子。
唯一比较麻烦的是小米儿,她仅仅是做了一些局部的处理,让人看不出原先模样来。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一处背风的山坡,老鬼找到了一处洞子,外面还有遮蔽的灌木丛。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先不要轻举妄动,想看看来人是敌是友。
我将众人安放,然后走出了屋外来,等了一会儿,老鬼从远处出现,几个起落,便来到了我们跟前,开口说道:“那个家伙似乎知道了我们的存在,所以很是机灵,动完手,然后直接跑远了,有人接应他,往边界的方向走去了。”
在这样的地方,每一个人都保持着绝对谨慎的态度。
更重要的,是这个家和-图-书伙是鲜族人,常年出入于国境线,对于长白山一带的地形十分熟悉,他要是想要逃,随便往那个山窝子里面一钻,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找得到他。
我伸手过去,从小米儿的手上将人接了过来,然后把他给放在了地上,平躺着。
出了天池寨,老鬼在前,带着我们在雪林子里快速奔行,一路上基本上都很少说话,如此走了一路,一直到快要天亮的时候,来到了一处断崖前,终于失去了对方的行踪。
这个家伙一直被天池寨当做是精锐骨干,一直到京都剧变的时候,他涉嫌杀害即将出任天池寨寨主王崇被通缉,从此再无踪影。
而老鬼虽然也是南海一脉,但因为本身是血族的关系,也自有一套修行路子。
毕竟不管怎么说,王红旗这十分之一的龙脉大礼一送,我什么底气都没有了。
老鬼并不反对,他左右观察了一下,说跟我来。
庞大的龙脉之力源源不断地从龙脉社稷图里面传递而来,洗涤着我身体的经脉,让我的身体迅速蜕变,变得越发有力和强健起来。
老鬼说可能是在这附近预备了土制的滑翔伞,从这边下到了那儿的山谷去了——这儿是邱三刀的地盘,他对于这里的每一个山窝子都了如指掌,这一点我们拼不过他。
结果一来,正好就撞了一个正着。
我听到,说道:“啊,不好意思,我们是路过的游客,在山里迷路了,正好看到有一个洞子,就躲在这里,生点火暖暖和图书身子,不知道这洞子原来有主人,多有打扰了……”
这人死了。
我能够感受得到,这人只剩下了一口气。
几秒钟之后,那人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来,打量着我。
可以说,此刻的我与之前的时候,绝对不可同日而语。
我赔着笑,说不好意思,年轻人,一时冲动,唉……
既然准备隐姓埋名,让别人以为我们死在了长湖地下的龙宫之中,所以这一路过来,我们都显得十分谨慎。
我站了起来,陷入了沉思。
离开天池寨前,我回望这座曾经无比辉煌的寨子,心中叹息了一声。
这一夜跌跌撞撞,不断追踪,即便是修行者,也有些困倦了。
我们之前住的,是邱三刀的洞子。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不知不觉,到了下午。
这一个,说不定也是他的。
我们没有太多言语,离开了天池寨。
我说着话,从外面走来两个人,全身穿得厚厚的,外面罩着一毛茸茸的皮袍子,头上戴着厚厚的毛帽子。
类似的洞子我们也曾经在国境线附近住过,而这些都是许多常年来往附近的猎人,或者长白山的修行者所整理出来的。
说到最后一个字,他终于再也承受不住了,直接咽下了气去,我伸手在他的鼻子下面摸了一下,发现已经是没有气了。
男人说道:“不管你们是干嘛的,相逢就是有缘,我叫王莽,这是我侄子王七角,你们叫什么名字?”
老鬼说那就走吧,现在到处都是积雪,踪迹很明http://m.hetushu.com显,他应该是跑不掉的,只不过这小子仗着自己对这一带的地形熟悉,说不定能逃脱。
这是我的原则。
然而地上的这几具尸体却让人的心情愉快不起来。
这个时候外面两人也感觉得到里面有人了,有一个男人开口喊道:“里面是谁?”
再加上龙神剑的他,简直就是如虎添翼。
王莽?
我瞧见小米儿脸上有些疲态,说既然如此,那我们找个地方歇息吧。
人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之。
这名字很熟悉啊,除了东汉篡位的那一位之外,我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
老鬼笑了,说你这是准备清理门户?
我摇头苦笑,说起来也真的是巧了,我真的是路过的时候,心中所动,方才会想着来天池寨看一看。
走进洞子里,我们才发现这儿居然是一个隐秘的补给站,有毛皮有稻草,还有柴火、铁锅和一些米面之类的。
这事儿说起来都没有人相信,不过既然被我撞到了,邱三刀这个家伙,我就帮着天池寨清理门户吧。
玄武金刚劫修行到了巅峰的时候,只要运气,我的身子就坚如精钢,这也是为什么久丹松嘉玛的越女剑虽然斩中了我,却并没有能够伤得到我的缘故。
作为王大蛮子最得意的弟子之一,邱三刀在天池寨的地位算不得低,而且也获得了许多的传承,关于刀法,我都不敢说能够胜得过他。
此刻的他,我也不一定能够压得住。
我打量着屋子里的所有死者,发现这些人很多都是一刀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