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十九章 篝火江湖夜话

我说什么事儿?
我说这个我也有耳闻,传得沸沸扬扬,着实厉害。
罗平是我出道之前遇到的第一个江湖人,那个家伙差点儿就弄死了我,这让我记忆深刻,故而直接用了他的名字,而陆言则是老鬼的同学,也是陆左的堂弟。
王莽兴致很浓,说天池寨呢什么都好,这些年跟对面的交手,都是它挑的头,算得上是我们东北道上、特别是长白山一带的带头大哥,不过就是管得严,里面出来的人呢,也傲气;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天池寨是倒了血霉,闹了内乱不说,而且听说后来选出来的寨主又给人杀死了,啧啧,听这事儿……
王七角在忙碌,而王莽则跟我们闲聊着,试图套出我们的身份来。
王莽说第三件就是白城子又给破了,跟前两件事儿几乎是同一天发生的,跑了好多江湖传闻的老家伙,据说白城子还死了好几个重量级的大佬,上面震怒呢,估计现在还在大肆搜寻囚犯,特别是咱东北这旮沓,你们可得小心点,别惹官差。
啊?
我轻咳了两声,然后说道:“你好,在下罗平。”
我有些奇怪,说什么是活人参娃儿?
我说怎么了?
王莽说那是,我这是后来改的汉名,跟天池寨王家没任何关系。
长白山王莽这个名字,我是从西北的荒野大镖客口中听说得来的,同时听闻的还有什么葫芦岛无影刀和大连鬼影子。
我说不至于吧,咱们不是一衣带水、世代友好m•hetushu•com么?
老鬼说我叫陆言,这是我女儿陆小溪。
王莽斜眼看我,说你信么?
王莽好是一通瞎扯,说什么膀大腰圆,肩上能走马,总之就是一天赋异禀、青面獠牙的大汉,听得我郁闷不已。
王七角从肩上放下了一布袋子来,解开,里面竟然是一傻狍子,而且还宰杀放血过了的。
我听到他幸灾乐祸的样子,有点儿不太喜欢,应和了两声,准备休息去,结果他谈兴很浓,又说道:“对了,最近江湖上发生的事情,你们听说过了么?”
王莽哈哈大笑,摸着下巴的胡子,说小妹妹,你还小,心地善良,却是不知道这钱的好处——也不知道怎么的,最近有些老外,特别好这一口,说是只要能够抓到活得,要求尽管提;即便是死的,那也值大价钱,俺们这些老爷们儿整日奔波,不就是为了混口吃的?再说了,现在房价那么贵,没房子我家里那傻儿子连老婆都娶不上……
他说得畅快,我也忍不住好奇,问起传闻中的老鬼和隔壁老王什么样。
小米儿到底还是挺懂事的。
就是因为这一层关系,老鬼和陆左之间方才有了一些交集。
我不能表现得太过,说这个倒是挺家里面的老人提及,只不过一直都有听闻,却从未有见过——对了,我听说天池寨的大当家叫做王大锤子,跟您同一个姓,难道您也是天池寨的人?
王莽抖去了身上的雪,将皮袍子取和*图*书了下来,问我们道:“吃了么?”
听到这话儿,我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也不多说话。
对于这个身份安排,小米儿并不太高兴,不过她也只是噘着嘴不说话。
我说也有听说,黑手双城是真牛逼。
至于为什么说小米儿是老鬼女儿,也是为了避免对方先入为主的想法,看出太多的蹊跷来。
我说原来是少数民族啊?
我装作肃然起敬的样子,王莽得意了,话匣子就打开了来,说原来啊,这天池寨在长白山一带,也的确是一方豪雄,什么都是它说了算,不过我跟你讲,现如今那个王大蛮子死了,据说是死在自家徒弟的手里,你说说,这事儿得有多悲催啊,你说是吧?
老鬼说那家伙说的活人参娃儿,是不是那个?
不知道怎么回事,话题居然引到了我们头上来。
我说吃了,不好意思,用您这儿的米熬了点粥,不过你放心,该多少钱我们付,绝对不白吃您的。
王莽说几位既然不肯说来意,我也就不多问,咱爷俩也是讲究人,这大雪天地跑山里来呢,也只是为了抓活人参娃儿,洞子大,你们在这里歇着没事,就当是结个善缘。
听到我们自我介绍完,那王莽眯着眼睛打量我们,说你们不会是对面的鲜族人吧?
我们出了洞子,继续往东,如此行走了几里路,老鬼却是突然开口说道:“咦?”
王莽挥了挥手,说不用这么客气,我说了,相识是缘分——我和*图*书不另外生火了,就借你们这火烤肉,可行?
王莽着急了,说那长白山天池寨你们总是有听说过的吧?
我笑了,说这柴火也是您的,您随意,别这么客气。
王莽说对,我这人心大,谁也不服,就算是天下第一,在我面前也如粪土,不过这黑手双城的手段,是真心强大,不是寻常人能比得了的……
我笑了,说你见过带着孩子的密探没?
我说第三件呢?
王莽从盐包弄点儿盐来,往那狍子的身上抹,一边弄一边说道:“说到左道,的确是不得不提起另外两人,那便是鬼王——你记住了,鬼王不是一个人,讲的是老鬼和隔壁老王这两人——我可听朋友说了,长城防御战,这两人可是出了大力,什么海常真人、三绝真人什么的,都没有这两人作用大;对了,我听说三绝真人还输在了那隔壁老王手中过呢。啧啧,天下十大,三十年前的老古董了,照我说,现如今得重新再排,那些凑数的,赶紧滚蛋……”
我笑了,说您看像么?
听到这个消息,我顿时就好奇起来,赶忙跟他问起,王莽有点儿警觉,说怎么的,你们难不成还是有关部门的密探?
对于这个,我和老鬼应付得很轻松,只说自己是无名小卒,见不得什么大世面,他说起的几个大人物,我们也都没有听说过。
王莽小声说道:“据说是在京畿闹出大动静的王秋水——啧啧,咱们这个本家可真厉害,就特么一个人和-图-书,便把所有人都玩得团团转。我听说这人最后也是没有抓到,说是逃到了白头山去暂避风头了,现在上面正在通过外交手段引渡他呢,不过白头山的那个小白眼狼,估计是不肯答应。”
王莽说就是已经能够撒腿到处跑的小人参精,这玩意知道人事儿之后,贼精了,闻到人气就到处跑,急了就钻地里去,根本就追不到,只有设计特别的套子,方才可能抓得到它——我们祖上就是有着手艺,所以就进山来了。
王莽这才释然起来,笑着说道:“王秋水这人呢,虽然做了不少恶事,不过说起这个人来,江湖上大家还是挺服的,能够弄出这么大动静来而且还能全身而退的,是条汉子,你想抓他,我可懒得帮。”
王莽说看气质应该不是,再说了,红光满面、身强体壮的,看起来也不像是顿顿窝窝头的生活水平——不是就好,跟你说,两边的江湖人物有仇,看见就打,你要真是,我可不管什么,咱们拔刀相见。
王莽说我哪里是什么天池寨的人啊,人家高门大户,可不是我们能够攀得到的,我是猎户出身,再往上,开始正经的满清正红旗,八旗出身。
王秋水也去了白头山?
我点头,摸着后脑勺笑,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一时之间还真的有点儿弄不清楚。
王莽跟我们说着话,旁边那年轻人则显得腼腆许多,他在旁边忙碌着,手脚不停,将那剥了皮、放了血的傻狍子给串了起来,然后hetushu.com放在篝火上烤炙,又刷上蜂蜜、香油和各种作料,看起来应该是经常在野外生活,这技术纯熟得很。
这以讹传讹,还真不是什么好名声。
小米儿听了,不再说话。
王莽说最近发生的三件大事,头一件自然是天山大战,听说江湖新秀左道二人击杀邪灵教掌教元帅小佛爷于天山,使得邪灵教整个儿都给覆灭,这是第一。
虽然从心理上觉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既然跟荒野大镖客这样的人有过交集,估计也是差不多的人,不过我也知道此时此刻的我们最应该做的,是低调行事,只要别人不惹我们,我们就安安静静的,大家彼此相安无事。
王莽点头,说第二件呢,就是封魔榜现身长城境外,黑手双城统领群雄,最终将这劫难给化解了去。
我没想到王秋水居然还有这等的魅力,有点儿郁闷,不再追问,而是又与他聊起了旁的事情来。
如此闲聊,不知不觉便到了傍晚,我们夜里赶路,便告辞离开,王莽叔侄俩也不挽留,与我们挥手告别。
因为当时我和老鬼告诉他我们是东北道上的,所以他才会提出这么几个人来,问我们是否认识。
小米儿听闻,忍不住说道:“伯伯,那小人参都成精儿了,就是一条性命,你又何必害它?”
我听闻,不由得一愣,说白城子啊,那个地方不说是修行者的天牢么,谁能这么厉害啊?
啊?
王莽说嗨,什么王大锤子啊,是王大蛮子。
我笑了笑,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