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二十一章 满清龙脉守护

王七角颇为遗憾地望了小米儿一眼,而这时候,我又站了出来,开口说道:“两位,不如这样——你们抓了这小人参娃儿的主要目的,不过是为了卖一个好价钱,不如直接卖给我就行了,你们觉得呢?”
是的,他对于此刻的我们来说,实在是太过于稚嫩了,倘若不是我们此刻的心境已经截然不同,更加追求天道,讲究道理,讲究心中的底线,不欺负人,这事儿就不会这般的复杂了。
我说我没有征得两位的同意,便将那网给私自放开,这一点是我的不对,在这里我给两位道歉,不过还得给您们解释一下,主要是因为我们忙着赶路,没时间回去通知你们;再然后呢,就是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希望两位能够将那小东西给放了,它是天生地养,山林中的小精灵,不应该接受这样的命运。
老鬼在短瞬之间,与王莽交手了十几个回合。
满清亡了,民国初立,又经过后来日本扶持满洲国,这清朝的龙脉家族七零八落,早已是雨打风吹了去。
这个家伙也是个决绝之人,一旦下了狠心思,绝对不会黏糊。
王莽脸色灰白地说道:“祖命难为……”
不过到底稚嫩。
我说什么币种?
王七角的脸上满是戾气,有点儿不解地说道:“叔,照我说,这冰天雪地的,将这三个家伙给弄死算了——哦,错了,那小姑娘留着,给我当童养媳。”
当时的历史大势风起云http://www•hetushu•com涌,民国初立,天下英雄何其多也,这龙脉守护家族虽然是满清国柱,但当年打天下的八旗精锐从过万不可敌,道现如今的提笼遛鸟,腐朽不堪,那龙脉守护家族也未必有太多人才。
这叔侄两人来势汹汹,抓到了那小人参娃儿之后,并不离开,而是咄咄逼人地望着我们,态度恶劣。
王莽摇头,说不行,我答应了别人,定金都收了,怎么可能出尔反尔呢?
那家伙显然对我很是不爽,足尖一蹬,人便如电而来。
这是一个可造之材。
收拾了王七角,老鬼的身形不定,又朝着那王莽冲了过去。
我说谁会在乎钱多?回头你再抓一头便是了——主要是我家侄女太喜欢这小可怜虫儿了,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这般。
王七角冷笑,说难道不是?
八百万对于我来说很多,但如果想挣这笔钱,倒也不是什么困难事儿。
在瞧见自家侄子飞起的一瞬间,王莽便已经有所准备了,他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而手中却是一把扔开那火把,然后抽出了一把雪亮的长刀来。
想清楚了这些,不过我却并没有什么同为龙脉守护家族的亲近感,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的祖上必然还是有仇隙的。
可以看得出来,那王莽之所以说刚才那样的大话,并不是没有道理。
老鬼再一次上前,而这个时候原本凶猛无比的王莽却突然一下http://m•hetushu•com子变成了弱鸡,被老鬼三两下就抓住了他手中的长刀,然后猛然一掀,人直接飞了起来。
只不过八百万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天价的数额,虽然我们从威尔冈格罗那边得了一些馈赠,能够保证自己衣食无忧,行动畅通无阻,不用受钱财所扰,但是骤然间拿出八百万来,着实是有一些强人所难了。
这可不行。
此刻的他已经被老鬼拿捏得死死,那把雪亮长刀落在了他的脖子之上,在这冰天雪地的时刻,显得格外阴寒。
听到我的话语,王莽浑身一震,脸色变黑。
难怪对方如此凶悍,一言不合就准备杀人了,原来是因为这里面存在着这么多的利益啊。
王莽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说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仗势欺人谁不会?
我安抚住了小米儿,然后回过头来,对王莽拱手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这草木精怪成型不易,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风霜雪雨,雨打风吹去,方才能够成为如今的模样,尊驾不如给我一个面子,将这小东西给放了,来日必有所报。”
只可惜满清国运不昌,短短两百七十多年便亡了国。
简单一句话,让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许多——当初满清入关,除了黄家投降之外,其余的龙脉守护家族都选择了拼死抵抗,拒不合作,随后黄家对其余龙脉家族大肆杀戮,而满清之中也有四个修行世家加和*图*书入其中来,这瓜尔佳氏便是其中一个。
然而王莽叔侄俩显然认为我在吹牛,那王七角冷笑一声,对王莽说道:“叔,你看见没有,你好心放过人家,结果别人把你当做傻波伊来骗呢。这空手套白狼的手段,当真熟练。”
啊……
如此前后差异,让人有些意外,不过联想起蠡龙爪的功效来,我立刻就想明白了许多——当初黄汉使用此物,让我的龙脉之气无法释放而出,故而能够将我拿捏于手心之中去。
没有等我动手,老鬼的身子一晃,便冲向了那个年轻人去,两人的身子倏然之间交错而过,然后原本是保持狂奔而走,气势汹汹之姿势的王七角,整个人就腾飞了起来、下一秒,他重重地撞到了一棵高高的松树上面,积雪簌簌落下,将他给掩盖了去。
到底怎么回事?
王莽冷笑,说给你面子?你特么的是谁啊,我得给你面子?
王莽的脸色则变得十分难看起来,开口说道:“等等,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说对,多少钱,您开一个价。
王莽朝着地下吐了一口浓痰,冷冷地说道:“去你妈的假道学,跟老子谈这么多的屁事儿,有用么?你们几个记住,今天我王莽心情好,不想跟你们计较,饶过你们的狗命,给我滚……”
老鬼制住了王莽,长刀比住了他的脖子,然后抬头看我,说杀了?
王莽听闻,眉头一跳,说卖给你?
但是在老鬼的手中,却变得无比的hetushu.com不凡起来。
老鬼与他拼斗了十几个回合之后,收起了轻视的心思,一个腾空而起,落到了不远处,然后慢条斯理地穿上了蠡龙爪来。
这是一个很厉害的刀客,一身的修行也是澎湃不休。
王莽笑了,说不坑你,人民币。
八百万啊……
王莽想必就是其中一支的后代,而改名之事,也可以理解。
一托一推,十分简单的招式。
而王七角听到这话儿,却是从宽大的皮袍子里面摸出了两把快刀来,这刀不算长,两尺长的刀刃,一指宽的刀身,通体雪亮,散发寒光。
我看着被摔翻在雪地之上的王莽,突然间心中一动,说你是龙脉守护家族的人?
就算是放在人才济济的天池寨,也是个中翘楚。
旁边的王七角蓄势待发,说叔,跟他们扯什么呢?这荒山野林子的,对付这种人,就应该暴打一顿,将他们给整服了,操……
我不与人争吵,而是走过去将小米儿扶起,说没事吧?
我眯眼打量对方,说瓜尔佳氏的汉名,应该叫做“关”,你为何姓王。
估计也就比宋加欢、郝晨和邱三刀这些人稍微差一点儿,但是比起我那混蛋弟弟之前的模样,还是强上了许多。
哈、哈、哈……
我伸出了一根手指来,说不,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果然是东北道上的一方豪雄。
叔侄两人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王莽说你倒是给我掰扯一下,你这个是什么道理?
这蠡龙爪是荆门黄和*图*书家用来专门针对龙脉家族的手段,想必对付其他人,也是可以的。
王莽抬起头来,说道:“八百万,你给么?”
呸!
他冲着旁边的王七角说道:“上。”
王莽许久之后方才说道:“我未改名之前,本为瓜尔佳氏。”
我沉吟一番,然后说道:“这样,荒郊野岭的,我们身上没有带钱,不如这样,你们留一个联系方式和账号给我们,回去我把款子打到你们账上。”
我听到,不由得皱起眉头来,对着他说道:“年轻人,说话注意一点,你认为这个世界,暴力能够解决一起么?”
眼看着老鬼冲向了他,王莽单刀而上,对自己打气一般地大吼了一声,然后朝着老鬼冲去。
我拦住了她。
我们之前曾经跟王莽说过,小米儿是老鬼的女儿,这一声“爸爸”倘若是给对方听到了,事儿可就有点儿麻烦。
他不动则已,一动则如猎豹,展现出了恐怖的速度来,也让我能够感受得到,这是一个天资十分不错的年轻人。
小米儿眼圈一红,低声说道:“爸爸,我……”
我和老鬼板着脸,面无表情地听着这叔侄俩对话。
我们一句话都不说。
我瞧得真切,老鬼用的不过是南海龟蛇技之中最简单的手段。
大概是我们太过于平静的缘故,王莽下意识地望了我们一眼,然后说道:“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要人性命这事儿就算了。”
我们只是不愿而已,并不是说我们心中良善,就得受人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