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二十二章 雪地神秘队伍

我眯眼没一会儿,老鬼在我的耳边轻轻说道:“那边有一个人,我建议你看一下。”
所以特别干净,除了岩石就是岩石。
我睁开眼睛来的时候,老鬼也凑了过来。
我本来预计今天就过界的,然而事情出了偏差。
比起食物来,小米儿对各种虫子更加感兴趣一点儿,只可惜这东北的老林子里,别的动物都挺多,就是虫子少得可怜。
这些人看样子好像是勘探队的,还带了马车和雪橇,车上面全部都是工具。
他并非杀人狂魔,话既然说到这里,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我们放开了王莽,又从他那织金袋子里面将那小人参娃儿拎了出来。
人如何对我们,我们如何对人——得饶人处且饶人,对方都能够明白这样的道理,我们又何必把人逼到死路去?
这洞子条件简陋,不过视线极好,坐在靠外的地方,能够瞧见远处的一片谷底,山涧有溪流,不过冻住了,凝结成冰,不知道冰层下面,是否还有鱼。
显然老鬼刚才的手段把他吓到了。
不知道是作为血族的缘故,还是本身对于这种东西十分擅长,没一会儿,他又在附近的一处山涧附近找到了一个狭窄的洞子。
若是有那小娘子在身边,有事没事儿亲一个小嘴儿,或者做些羞羞的事情,或许会更加完美。
夜里赶路,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毕竟山里黑压压的,又是密林,即便是修行者,对于这事儿也和-图-书是有点儿困难,不过我们的目标是白头山,白天肯定不可能正大光明的过去。
从他刚才与老鬼的交手来看,他有这样的底气。
在夜色即将降临之前,大地上面黑蒙蒙、却还有光的时候,我瞧见在不远处的地方,来了一队人马。
长白山的冬天,天阴沉沉的,白天很短,仿佛一晃眼就过去了。
两人趴在山壁的石缝前,打量着那边的情形。
唯一有些遗憾的,是没有小观音在。
老鬼指给我看的,是一个独自蹲在角落的家伙。
此刻的状况是他之前没有能够想得到的,我估计按照他的剧本的话,像我们这样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角色,肯定是三下五除二,直接弄倒了去,打一顿出了恶气,然后由他出面,义正辞严地教训一通。
那个人看起来颇不起眼,穿着一件厚厚的皮袍子,蹲坐在角落的石头上,拢着手,就好像是那个屯里面的农民一般。
我看到了,却笑了笑,装作没看到。
不得已,天色初明不久,林间一览无余,我思索了一会儿,说要不然先别走了,找个地方歇息。
刀的刀鞘有点儿旧,好几个地方用麻绳缠绕着,看起来很犀利的样子。
他的警觉性一向都比我要高。
我苦笑,说不然呢,人刚才不是也说了么,不要伤了人命。
老鬼说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斩草除根去?
老鬼在旁边补充一句,说修行人,讲究的hetushu.com不就是因果么,若想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还是多加当心才是。
不知道为什么,在山里面这样的生活,对于我来说,内心里感觉到了特别的平静。
不过即便如此,小米儿还是从石缝中抓到了几根多脚蜈蚣,背着我,偷偷摸摸地塞进了嘴里去,然后闭着嘴,像做错了事儿的小朋友。
在对方头动的那一瞬间,我缩回了头去。
啊?
我们继续赶路,一路向东而行。
队伍在不远处的另外一片山壁下扎了营,那儿背风,积雪不深,而且有一个凹进山体的空间,如果在外面搭起一道围墙,里面又升起篝火的话,晚上住在里面也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在他的身上,却背着三把长短不一的刀。
深吸一口气,我说道:“那个人,应该就是邱三刀。”
老鬼笑了,说这队伍未必是什么勘测队;刚才我瞧了一会儿,里面的人,感觉好多人身手都不错,修行者应该挺多的,还有好几个,虽然看着很虚弱,但是气质却很硬朗,应该都是很厉害的高手,不可小觑。
我点头,说对,虽然他们并不知晓我们的身份,但心中的怨恨却是在累积。
很显然,它刚才是吓坏了。
叹了一口气,我说道:“原本与老兄相谈甚欢,却不料竟然横生这般的枝节来,实在抱歉;不过话说到这儿,容我多嘴说一句——这草木精灵呢,也是天地造物,既然存在,就有活http://m.hetushu.com下去的理由,若是为了一己私利,将其性命剥夺,日后只怕这业力回馈,因果不绝,反受其害……”
老鬼想了想,说也是。
小米儿凑过来,说小弟弟,拜拜……
我看了一眼,发现并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于是便收回了视线来。
找到了地方,我们便开始打坐修行,彼此不干扰。
我觉得像这样的生活,如果一直持续下去,好像也能够接受。
想要找那玩意,得去湿热的南方,热带雨林里数不胜数。
这回没有了柴米油盐,我们只有啃了点儿干粮,算是充饥。
果然,老鬼一松手,小东西落了地,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这家伙被老鬼揪着脑袋,浑身直哆嗦,可怜极了。
被老鬼长刀架在脖子上的王莽那心情我都可以想象得出来。
结果……
我将老鬼手中的刀拨开,然后将王莽给扶了起来。
啊?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老鬼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这两个家伙,或许会成为麻烦。”
老鬼点头,说我看也像。
老鬼没有放开它,而是板着脸说道:“早告诉你要当心一点儿,若是我们不在,你岂不是成了别人锅里面的一道菜了?走吧,走吧,不省心的玩意儿……”
老鬼的蠡龙爪一拿出来,对方立刻跪了。
不过我却伸手,抓住了那把刀。
不过这些对于我们几个来说,都不是必需的。
王莽的眼中充满了绝望。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年轻人,m.hetushu.com以强者为尊,也不会在这时候很中二地跳出来,说些“你们等着”,或者“我不会放过你们的”这样的话语,而是低着头,叔侄两人往着西边走了去,头也不回。
似乎是感觉到了我眼中的杀气,那家伙突然间抬起了头来。
上一次我们过来的时候,是有熟悉路况的人带路,邱三刀这个家伙对于这一大片的山区十分熟悉,闭着眼睛都能够找到路,但我却不同,尽管上一次来过,但是这长白山高山深壑无数,许多地方看起来都差不多的样子,故而走着走着,便迷了路。
我伸手,摸了一下冰冷的岩壁,说道:“不管是什么,没有人能够拦得住我清理门户。”
老鬼没有什么意见,点头说好。
来人很多,差不多有三十多人,大部分都穿着厚厚的羽绒服,高靴子,而有一部分人则是穿着与王莽叔侄一般的皮袍子。
不过这个洞子与之前那个就有些不同了,它处于山崖的半腰处,离地足有十几米高。
我眯眼打量了一下对方的侧面剪影,方才认出了他来。
老鬼耸了耸肩膀,说行吧,事儿就这样吧,再多的麻烦,对于我们来说,也不算什么事儿。
装波伊不成反被操,世间最悲催的事情,我想恐怕不过如此。
我说这家伙怎么混进的这队伍?
这些人是有组织的,忙忙碌碌,只有十几个人却没有做什么事情,而是在四周警戒,有人还朝着远处走去。
我靠回了墙壁上去,准备hetushu.com闭目养神。
眼睁睁地瞧见这好不容易逮到的小人参娃儿又逃遁而去,王莽的脸色可想而知,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算是死里逃生,能够有一条命活下来,也没有什么可以多说的了,深深地看了我们一眼,然后过去扶起自家的侄儿王七角。
被老鬼一招弄飞的王七角没有了之前的骄傲,眼神之中也全无戾气,而是充满了畏惧。
老鬼有点儿不理解,说怎么就算了,这家伙唧唧歪歪,啰啰嗦嗦,刚才还想对咱用强的,就这么放过他了?
他王莽在这长白山纵横多年,除了天池寨不敢惹之外,这大山密林之中,有谁能敌?
这帮搞地质的也是挺苦逼的,这大冬天的,大雪都封了山,他们还跑这儿来勘探,当真是辛苦。
我苦笑了起来,指着旁边的小米儿,说一个山精野怪小生灵,我们都不想杀,何况是两个人?人家对我们又没有做什么恶事,贸然杀了,这对小米儿的影响得有多大?我可不想我女儿以后,变成李莫愁一样的恐怖魔头。
我说算了。
这就是前天晚上闯入天池寨里杀了五人、并且逃离我们追踪的邱三刀,我本以为他早就不知道藏在哪儿去了,结果他竟然又混到了这里面来。
这地方没有人住过,也没有野兽什么的窝在里面。
不过有过上一回的事情,我们都知道小东西的狡诈,只怕老鬼一松手,这小东西就能够逃走不见。
听到老鬼的话语,我睁开了眼睛来,顺着他的手指望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