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二十四章 冤家的路很窄

也有的人架起了机器,开始往下面打钻,忙碌不已。
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
老鬼说不确定,目前已经确定了大概的方位,明天白天就开始打钻,只要确定了地点,立刻开挖,进入墓穴之中过去。
而小米儿天生蛊胎,对于残酷的环境有着天然的适应能力。
他们一刻钟都等不了。
这几天他们显得十分坚决,锁定了这附近的区域,便开始到处打钻,颇有一种锲而不舍的意志,而我和老鬼则觉得对方未必能够撑得住,毕竟这事儿有点儿像是大海捞针。
还有十几个人留在外面,我忍不住心痒难耐,对老鬼说道:“我们走?”
我们这些人,个个都非同凡响。
我说中华文明的渊源,应该就在豫南一带,怎么会往北移这么多?这冰天雪地的,古人能够活下来?
势不两立。
当然,如果她真的有自己的主见了,估计头疼的又该是我了。
我们两人从此结下交情,后来我还帮着他介绍给了在欧洲的威尔,让他去欧洲开拓业务。
老鬼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指着不远处说道:“你看那是什么?”
我点头,说我们等。
我有点儿疑惑,问老鬼,说这帮人里面,说不定有的就是从白城子里出来的逃犯,你觉得呢?
而即便如此,如何斩去他心中的魔头,这也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需要我更长时间的沉淀。
老鬼走到了我的身边来,低声说道:“想必是确定了地点。”和*图*书
老鬼说他们说古代经历过好几个冰川期,每一次的冷热交替,都会伴随着王朝的兴衰灭亡,龙脉走移——在古代的时候,西伯利亚甚至还有出现过猛犸象,在汉代的时候,中原之地、黄河以北都能够瞧见野生熊猫的踪影,但现如今熊猫却只出现在了西川的山林中;说明每一次的冰川期之后,植被和地质条件都会向南转移,在三皇五帝的时代,这一带应该是茂密的大森林,也有文明诞生的条件,这个推理,我认为应该是有可能的。
又有一个队伍赶到了这边来。
王千林是南海剑怪的弟子,而我虽然是南海剑妖的弟子,但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龙脉守护家族之中黄金王家的后人,也是王红旗的侄孙儿。
他们挖开了积雪,挖开了冻土,又打掉了岩石层,一点一点地弄。
到了下半夜的时候,我又听到了一阵欢呼声。
我的肩上,有着王红旗的嘱托,而我的内心里,也对这事儿十分认同。
在确定了地点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很好办了,那帮人连夜开工,直接拉起了设备来,小太阳一样蓄电池驱动的电灯亮起,然后二十多个人,分作两批开始劳作。
两人商量妥当,我跟小米儿说起,她抱着那参娃娃,心思都不在这儿,说爸爸你觉得,你说什么小米儿就做什么……
我点了点头,说对,我们要参与其中,最好找机会将东西给夺过来。
http://www.hetushu.com哦,错了,王千林已经死了,这件事情确凿无疑,绝对不存在像黄门郎这样的假死,也就是说,弄出这一出事儿的,却是我的朋友王员外。
要真的是那么肯定,他为什么不早点过来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反而是这个时候,找这么一帮乌合之众过来弄?
他们凭什么就确定这个地方一定就会有伏羲墓呢?
我们耐着性子在洞子这边等着,一天又一天,到了第三天,大概是傍晚的时候,突然间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阵欢呼声,在对方营地东南方向的一里远处,十几个人兴奋地大叫了起来。
算起来,我们是朋友。
我扒的那车,就是王员外的。
是哪位大人物说的?
如此紧张的气氛之中,周遭的防卫一下子就变得格外森严了起来,邱三刀等人开始在外围警戒,而前几天我们看着仿佛还有一些虚弱的人,此刻也都恢复过来,龙精虎猛地四处巡查。
虽然龙脉之后,王千林随即离奇而死,但是我也不确定王员外是否知道他父亲的事情,或者参与了其中。
通道显然打通了。
而他也是曾经袭击过我的神秘人。
王莽叔侄俩。
至于老鬼……
此刻天色已经黑沉沉的了,站在山壁中间往远处望去,那儿篝火升起,然后夜里也有人巡逻,防备森严,显然这帮人对于此刻的工作认识很充分,即便是在这冰天雪地,没有什么人出现的情况下,和*图*书也还是弄得十分的戒备。
我和老鬼商量,两人轮流值班,监视对面的动静,防止他们突然间提营拔寨,离开此处,而小米儿主动承担责任,帮着我们一起分担,感动得我老泪纵横,大有女儿长大了的感触。
说起来,我对于这位员外郎的观感十分不错,当初我被邱三刀出卖,在长白山滑雪场里给黄汉伏击,结果王千林出手将黄汉赶走,随即又极为高冷地将我这个参与其中的惹事家伙也给撵了出去。
我顺着老鬼的手指望去,脸色也变得异常精彩。
我到了那个时候,方才知道王千林居然就是南海剑怪的弟子。
我即便是走到了现在的高度,也未必能够打包票能够活捉他。
听到这个消息,我有点儿沉默。
主持此事的公司,是王千林的千通集团。
能够将王大蛮子给杀害,并且给天池寨造成了那么大的损害,可见他此刻的修为和危害定然是极高的。
然而就在我们认为这事儿十有八九就要黄了的时候,事情的转机却又出现了。
北风吹,风声呼呼,不过这些并难不倒我们,身体里面有着一头火焰狻猊,我就是一个人型壁炉,浑然不觉。
我走投无路,为了避免被黄汉再一次追踪,只有扒车而行。
听到我这么一说,老鬼点了点头,十分认同,说很有可能。
不过这一次显然大家都刻意压抑了下来,随后营地里几乎所有人都涌了出来,围在了那个地方,再然后就有人开始http://www.hetushu.com往洞穴里下去,一刻钟不到,走了一半多的人。
我点头,说应该是。
如此一夜过去,短暂的白天出现了,这个时候对面的营地也活了过来,人员从营地里陆陆续续走出来,然后开始四周勘探,敲敲打打。
这些我都不知道,但是却能够确定一点。
怎么处理王钊这件事情,我暂时还没有怎么想好。
老鬼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不着急去白头山。
我已经被他给发现了,结果他不但没有拆穿阻止我,而且还邀请我随车而行,并且还请我喝了一杯酒。
一直到王千林劫持要员,抵达龙脉的那一刻,一切就发生了变化。
我们不知道还罢了,若是知道了还错过,以后定然是会后悔的。
呃,好吧,真是个没主见的小屁孩子。
我们决定跟在此处,也就暂时放弃了别的事儿,暂时也不去白头山那边了,毕竟我老弟早一天迟一天,也就是那个卵样子。
我说他们需要多久确定方位,并且开始挖掘?
我开始重视起此事来,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我知道伏羲墓,它又名太昊陵,应该是在豫南省的淮阳县,这个是有历史记载的,怎么突然间就跑到东北老林子里面来了呢?”
连邱三刀这样的人都加入其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后来也有过几次交击,一直都聊得挺好的,也彼此帮忙办过不少的事儿,直到在京都的时候,王大蛮子的追悼会上,我们还有聊过。
老鬼说他们的解释http://www.hetushu.com呢,那所谓的太昊陵,其实不过是后人牵强附会弄出来的古建筑,虽然历史悠久,但并不可信,甚至也不会有任何有意义的东西,而这个地方,则是某位大人物发的指令,说应该就在这里。
永远不要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的手中。
差不多二十多人,而为首的两个人我看得特别眼熟。
听到这儿,我深吸了一口气,说也就是说,这儿极有可能就挖掘出伏羲墓来?
他们又笑又跳,显得十分的激动。
此物若是落在了别人手里,到时候江湖上一片腥风血雨,最终还是危及到我们身上来的。
好吧,血族其实是冷血动物,更是没有任何问题。
这并不是说我杀了王千林,而是我们在此之前,成为了敌人。
这句话说得很流氓,不过核心观念却是正确的。
老鬼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伏羲此人,是三皇五帝时代的人,燧人氏之后,便是他,他从河图洛书之中参悟到了世间真理,带领着人类从万物之中脱颖饿出,战胜了无数的洪荒猛兽与巫族大拿,最终成为了这一片土地的主人,他墓中定然有很恐怖的法器存留;如果真的有那什么河图洛书,我觉得不能够落到别人的手里。”
或者王千林在千通集团之外,还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团队,有着许多如同老鬼收为后裔、取名叫做闻姬的手下,而王员外是否知情。
那就是我与王员外,再也不能回到从前,不管如何,他父亲之死,与我多多少少都有一点儿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