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二十六章 乱云交汇之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事儿可就复杂了。
碎尸万段啊……
只是说他现如今已经在欧洲站住了脚,有着人人都为之敬畏的力量,即便是知道他拥有了该隐的祝福,也拿他没有办法,更不可能像以前一样,逼他交出来。
老鬼笑了,说你怀疑我的判断能力啊……
老鬼也知道事不宜迟,对那西索科说道:“前面领路。”
此刻被凿通的伏羲墓里,已经涌进了两股势力,我们此行有两个目的,一是找到邱三刀那个两面三刀的家伙,给天池寨清理门户,二来则是在那帮人之前拿到威力巨大的河图洛书,不能让这传说中的先天至宝落入别人之手。
不管河图洛书有没有别人口中的那般神奇,这般的神器还是掌握在我们的手中更加好一些。
希太闪灵,就是闪族人的一支传承,也是战斗很强的一脉。
至于威尔冈格罗那所谓的“血族大帝”,其实并不是一个实力等阶,而单纯只是一个外号而已。
西索科直接跪倒在地,激动地说道:“我伟大的主上,西索科愿意成为你脚下最卑微的仆人,你的剑指向了哪里,那儿就是我的前进方向,即便是再多的危险与困难,都不会犹豫和屈服……”
老鬼点头,说对,是的。
毕竟血族之中的耿直boy并不多,更多的都是心机狡诈之辈。
人世间的事儿,就是这么操蛋。
想着这些,我却说道:“我们赶紧进去吧,管不了那么多。”
老鬼并www.hetushu.com没有完全信任面前的这位西索科,不过对待这家伙的态度,就是能用则用,不能用就弄死,无所谓什么。
当然,有着新冈格罗氏族血统和南海剑魔一脉传承的老鬼,即便是得不到威尔冈格罗的认可,也绝对不可能认为自己有多么下贱。
对于这一点,老鬼有点儿诧异,露出了威严的表情来,然后问道:“你的宗主是谁?”
听到这话儿,我和老鬼对视了一眼,忍不住苦笑起来。
但东西方的思维和文化是完全不同的,一般而言,没有人会愿意透露自己的贱民身份。
听到老鬼的话语,原本还只是敬畏的西索科浑身一震,抬起头来,激动得话语颤抖,说威尔冈格罗,可是欧洲的血族大帝?
他表现得既卑微又诚恳,而老鬼则不为所动地说道:“看你表现吧。”
伏羲墓,我们终于进入了这里面来,只不过,人都去了哪里?
老鬼思索了一番,然后说道:“有可能是你们天池寨的人。”
断人财路,有如杀人父母,这事儿我们还真的是没办法控制。
西索科知道如果想要成为老鬼的十二门徒之一,获得老鬼的信任,就应该表现出自己的忠诚和信任来,于是劲头儿十足,带着我们往下赶去。
老鬼收起了龙神剑,慢条斯理地说道:“不遵守六戒,对于这样的血族,我会好好教训的,只不过——对于一个区区小人参精,至于这么兴师动众么和*图*书?”
我听到,看了一下老鬼,说你确定?
啊?
这使得获得一位来历不明的血族忠诚,成了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听到这些,老鬼开口说道:“我是威尔冈格罗的后裔,也是新冈格罗族在东方大陆的公爵,我受威尔冈格罗的册封,在东方之地选取十二门徒,如果你能够让我感到满意,你将会成为我十二门徒之中的其中之一,免受阳光和嗜血症的困恼,可知?”
贱民?
Sire在字典里面的解释,是陛下、大人、男性先祖,又或者是“做……的父亲”、生产……
我摇了摇头,说如果是这样,那肯定是第三方力量,有可能是勘探队的援兵,也有可能是……啊?这个鬼地方,还有什么规模性的力量没?
我也往下跳,而这个时候,老鬼却还在上面盘桓着,上下的落差足有三米多,我接住了跳下来的小米儿,瞧见老鬼迟迟不下来,不由得一愣,说你干嘛呢?
这个词眼中文翻译为宗主,而英文则为Sire。
他们或许畏惧阳光,或许渴望鲜血,最终会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
听到老鬼的疑问,西索科连忙说道:“因为加西亚公爵上面的那个人,得到了‘该隐的祝福’配方,希望能够最快得到药引,完成新世纪的转化,所以才会如此的焦急,几乎发动了亚洲这边的所有力量,而我们也是从世界各地抽调而来的,彼此的熟悉度并不算高……”
老鬼这个时候也下了来,对http://www.hetushu.com我低声说道:“我感觉那边的林子里,还有人。”
我在旁边忍不住插嘴问道:“你们跟那两个中国人是什么关系?”
西索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往下跳去。
啊?
这事儿着实有一些大惊小怪,杀鸡用牛刀了。
而且他们还有传承,对于宗主有着近乎本能的臣服。
西索科有些诧异的望了一下我,老鬼在旁边介绍道:“这是我的兄弟。”
很有意思的东西。
西索科跪地表达了愿意配合的话语之后,老鬼开始问了起来:“你是十三氏族的哪一支?”
简单的了解之后,我对老鬼说道:“既然如此,我们赶紧也下去吧?”
并不能说现如今的他能够完胜什么血族大公、亲王。
我们不想沾染因果,所以将这两个几乎没有太多恩怨的家伙给放了,并不伤害他们的性命,结果人家却是恨不得将我们碎尸万段了去。
希太是十三氏族之一,屠龙者阿罕麦德就是来自于这个氏族,与其它十二氏族所不同的,是他们信奉埃及的夜与黑暗之神Set,主要的势力范围在中东和非洲一带,它拥有许多的成员,包括埃及人、希腊人、罗马人、波斯人甚至甚至闪族人,而现如今的希太,据说掌握了现代海地的黑社会,以及中东的好几个恐怖组织,属于非常厉害的一支。
黑哥们儿吓得慌忙一礼,然后说道:“他们是加西亚公爵雇来的向导,中国有句俗话,叫做‘有钱能使鬼推磨’,和-图-书看在钱的面子上,他们愿意奉献出最大的力量——两天之前,他找到了我们的联络人,说本来已经找到了药引,但是却被两个人给抢走了,希望能够派人过来,把那两个家伙碎尸万段,夺回药引……”
我想想也是,邱三刀杀了天池寨的守夜人,这事儿闹得挺大,天池寨为了自己的脸面,肯定会追查此事的,宋阙新官上任三把火,说不定会找人过来。
西索科有些意外,说不会啊,我们看到这边的情况,那两个中国向导说估计就是这些人,就全部冲过来了,没有留后手啊?
也有可能是有关部门的人……
西索科大概是怕老鬼误会,连忙解释,说我们这些下贱随从是无法知道大人们的想法,他们给予我们力量和生存的空间,而我们则付托于自己的性命,如此而已。
既然是公爵,必然是大人物,而西索科却是连对方的来历都不知道,看起来混得并不算好。
在所有的黑暗势力之中,血族“以强者为尊”这个传统最盛,以至于对于血族实力级别的划分,一直都采用贵族爵位来定位。
西索科摇头,说不知道。
老鬼问加西亚公爵又是什么氏族?
天池寨?
西索科说他已经死了,死于一名希太闪灵之手。他死后,我不再知道任何关于血族联盟的事情,后来被加西亚公爵大人收入麾下。
七位高等级的血族,这样的集合,已经差不多是一个氏族的骨干力量了。
事实上,该隐的祝福只有三份。
西索科和-图-书这会儿有了很强的主观能动性,对老鬼说道:“我伟大的主上,您刚才斩杀的这些,都是我们这一行人里面的低端者,没有一个过了伯爵之位,而进入里面的,除了加西亚公爵之外,还有两位侯爵和四位伯爵……”
西索科回答,摇头说我什么都不是,我是贱民出身。
这儿是一个开口算不得大的豁口,下面黑黝黝的,有微微的风出来,凌乱的石头四处堆放着。
这样的血族天生低贱,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血族,甚至找不到任何同伴,一辈子浑浑噩噩,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我听到,忍不住问在前方探索的西索科,说你们后面还留了人?
所谓贱民(Caitiff),指的是身份并不属于任何一个氏族(Clan)或是血系(Bloodline)的吸血鬼,它产生的原因是被氏族放逐、没有经过大公允许而制造或者被宗主抛弃、甚至是随意制造而出的炮灰。
而在石室的四周,都有路口。
有勘探队的,也有西索科他们的。
公侯伯子男,上面还有亲王……
老鬼说对,就是我。
下场的通道十分狭长,几乎只能容一人前行,我们走了一分钟不到,前面的通道突然豁然一空,却是出现在了一个人造的石室来,而这里横七竖八,摆着了好几具的尸体。
从这一点上来说,以前的老鬼,在没有重逢威尔冈格罗,获得册封之前,其实也是贱民一枚。
西索科又看向了老鬼,说那么你就是传说中的亡灵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