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二十八章 移动的危险地

浮雕十分抽象,不过却能够勉强看出里面的内容来。
我们做的记号,并不是简单用涂料或者粉笔在上面涂抹写画,而是用硬物磨砺雕刻。
老鬼足尖一点,人也似箭,一下子就冲进了房间里去。
听到这话儿,我也顾不得其它,连忙趴在了地上去,用耳朵贴在了地面,果然听到有沉闷的“轰隆”声从下方传递而来。
那东西的速度快得要命,拍下了那一掌之后,又朝着房间里猛然扑了过去,我心系老鬼,也跟着冲进了房间里来。
就是这样的一个结构,我们却在里面绕了半个小时,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坚持一直往前走,结果遥遥无期,不知西东,而我们尝试着往回走,却发现自己之前做的一切记号,全部都莫名其妙消失了去。
听到西索科的表态,老鬼赞赏地点了点头,然后指着王七角说道:“走,你在前带路。”
上面有许多狰狞的脸孔,还有许多人形的浮雕,正在忍受着各种各样的刑罚,有的断头、有的断手断脚,有的从中间而断,有的被大磨弄成肉酱,有的被绑在柱子上,尖刀从下身穿到头颅顶上来,还有水淹的,火烤的……各种各样,不一而足。
只不过……
我点头,说对,走吧。
知道前方有危险,他却是一马当先,站在了最前面,很快,我们越过了通道,来到倒数第二个房间的入口这儿来。
我们之前路过许许多多的房间,全部都是土砖铺就,并没有看m.hetushu.com见如此模样。
嗡……
这种极强的代入感会让你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痛苦和恐惧,如果不是意志力足够坚定,说不定就会深陷其中,进入幻境里去。
那种古怪的轰隆声就仿佛某种机械结构一样,在不停的扭动着。
冲!
被我这么一打量,王七角顿时就有点儿想往后缩,紧张地说道:“你、你想干嘛?”
他说是这般说,但是却慢条斯理地拔出了剑来,瞧见这杀气腾腾的样子,王七角一下子就怂了,郁闷地说道:“我带路,我带路还不成么?”
啊、啊、啊……
而就在他身影一入房间,顿时就有一张巨大的手掌猛然拍了下来,快得不可思议,巨大的力量使得那手掌与地面发出了恐怖的震动,砰的一声巨响,我感觉脚下的岩石都止不住地抖了几抖。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将狂跳不止的心脏按捺住,然后站了起来,一脸严肃地看着老鬼,说怎么办?
老鬼愣了一下,没有上前,而这个时候,小米儿却一个跃身,落在了那东西的脖子上,然后小手在这家伙的脑袋上轻轻一拍。
与我同样的,是老鬼,他第一时间挣脱出来,然后朝着我望了过来。
这个黑人小伙儿知道天上是不会白掉馅饼的,只有凭着自己的努力,方才能够获得老鬼的信任。
小米儿摸着它脖子上面的毛,轻轻安抚着,这头棕毛大地獭陷入了安静。
我似乎听到了什么响声,接www.hetushu.com下来让我惊诧的事情发生了,这玩意居然在小妹的抚摸之下,从狂躁之中恢复了安静。
老鬼却停在了那儿,足足等待了五分钟,方才将手中的火把往前猛然一抛。
结果只要超过五分钟,你再回返过去,就会发现费心费力弄出来的记号,全部都消失了,而我们都不确定刚才经过的地方,是否就是这儿。
有几个人从左边的通道匆匆跑到了这边来,而为首的那人却让我的瞳孔一阵收缩。
邱三刀。
这玩意的皮太厚了。
而不管往哪儿走,依旧都是一个石室。
我说可是我们不一定能够活到生门前。
老鬼没有去管在地上不断滚来滚去的王七角,而是对我说道:“这房间有古怪,除了浮雕之外,这里的石头有一种让人致幻的气息发出,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
连身陷幻觉的王七角也在这时候给吓得骤然醒了过来。
这是什么怪物?
王七角一脸诧异,指着旁边的这黑哥们,说他不是说他来么?
漫长而又重复的旅程,终于在半个小时之后抵达了终点。
他的手中也伸出了尖锐的指甲来,如匕首一般刺向了那东西的脖子上去。
吼……
我们的脚下在动,这个是只要用心观察,就能够明白的事情。
心中无畏,再多的恐惧施加,都不过是徒劳。
离得最近的是西索科和王七角,王七角给吓得连滚带爬地逃开,而西索科却是猛然一跳,落到了那东和*图*书西的身上去。
三皇五帝的洪荒时代,离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万年,这地下的机关,它又是如何支撑的呢?
老鬼拔出了龙神剑,正准备上前将其斩杀,而这个时候,小米儿却叫住了他:“老鬼叔叔,不要。”
我们第一次碰见前方没有路的情形。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左边的通道口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统一好了思想,我们开始往前走。
也就是说,我们此刻身处的地方,它其实是在不断变化的。
法阵迷宫。
里面一片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仿佛如之前一般模样。
我们来到房间中间,确定了已经走到尽头这件事情之后,我开始研究起这墙上的浮雕来。
老鬼瞪了他一眼,说你若不愿,我不勉强你。
进入这里,方才瞧见那巨大的黑影却是一头宛如狗熊一般的野兽,它浑身都是棕色的毛发,高达两丈多,体重至少有五吨,前肢和后肢十分粗壮,有强壮而尖锐的爪子,有一根长约两米的粗壮尾巴,这尾巴仿佛是它的第三只脚,使得它能够如同袋鼠一般直立而起。
这整个儿就像是一个活脱脱的十八层地狱综合版本。
然而猛然一刺,结果最终西索科惨叫一声,根本刺不进。
老鬼沉思了一番,说所谓迷宫,有死门,自然也有生门。
反倒是西索科十分主动,对老鬼说道:“我愿领头。”
苦难。
我转过身来,退到了角落处,然后抬头望去。
这儿的地下迷宫并hetushu.com不复杂,通常都是一个一百或者两百来平方的石室,然后四周都是通道。
火把落在了地上,火焰跳跃,却是显露出了一个巨大的声音来。
而且这些浮雕乍一看并不觉得什么,只是粗糙古怪,然而当你盯着它超过十秒钟,就会越看越入神,脑子里莫名其妙就会模拟出种种刑罚来,然后就会莫名地产生出代入感。
除了腥臭,还有某种古怪的呼吸声。
我们往回走,结果刚刚走了十几步,便闻到前方传来一阵腥臭。
就算是死,那又有何妨?
瞧见这玩意的嘴里有两根大象一般的獠牙露出来,我顿时就是一愣,而这个时候刚刚醒过来的王七角则大声喊道:“地獭,棕毛大地獭,我的天,这东西居然真的存在?”
拥有新冈格罗的血统,自由行走于阳光之下,这事儿对于所有的血族来说,都是一件梦寐以求的事情,而比起一般的血族而来,身为贱民的西索科更是深有感触,如果能够获得老鬼的青睐,他就相当于一飞冲天了。
他是血族,关键时刻可以化身为蝠,那事儿虽然很是耗费精神,但是总比死在此处强。
我目光移动,落在了旁边的王七角和西索科身上来。
不但前方无路,左右也是一样,这是一个两百多平的石室,除了我们进来的这条路,周遭都没有任何通道,反而是墙壁之上,有着许多古朴的浮雕和符文。
就在他大叫的时候,老鬼已经跟那家伙格斗了起来,手中的蠡龙www.hetushu.com爪紧紧抵住了那玩意的爪子,然后猛然一蹬,那家伙巨大的身子就朝着这边轰然倒下。
这时王七角却传来了凄厉的叫声。
举凡大墓,必有机关,越是生前尊贵,死后越是隆重,相关的机关陷阱,以及法阵必不可少,这是为了防止被盗墓贼捣腾;而不管这里是不是伏羲墓,从它此刻的规模来看,都是一处十分最大的墓葬群,既然如此,那么我们现在可算是身处险境了。
三面半的墙壁,全部都述说了一个现实。
那头被王七角称之为棕毛大地獭的猛兽在倒地的一瞬间又爬了起来,口中吼叫连连,发出了腥臭的气息,然后又朝着我们扑了过来。
老鬼对旁边的西索科吩咐,说你把他带着,我们走。
老鬼说我来带路,风险会小一些。
西索科十分听话,弯腰过去,将王七角抓住,那家伙被控制住,反应更加激烈了,使劲儿挣扎,不过西索科的力量似乎更胜一筹,紧紧将他给箍住,然后拖行。
如此也就能够解释得了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形了。
老鬼戴上了蠡龙爪,然后沉声说道:“那边的房间,有问题,小心了。”
他一边叫,一边在地上打滚,仿佛在经历着什么极为痛苦的事情,而小米儿和西索科也都很快从恐惧之中挣脱了出来。
呃?
而这些通道到了后面,通常也就是五十米左右的距离。
我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当我感受到无数的影像纷呈而出的那一瞬间,使劲儿摇了摇头,摆脱这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