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三十三章 多方势力混杂

老鬼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过却说得异常诚恳,使得那加西亚公爵下意识地回过头来,瞪了他一眼。
很显然,他们也不是不知道好歹,知道枪对我没用。
我依旧有些不太敢相信,然而那棺柩就摆在面前,让我由不得不信。
这里面躺着的,就是被称之为华夏文明始源的伏羲老爷子?
那声音,在整个空间里,不断回荡,仿佛在显示他们的决心。
即便是面对着枪,他也没有丝毫畏惧。
果然,那王莽一走进来,立刻就发现了角落里面的我们,伸手指来,然后高声说道:“伟大的加西亚阁下,那几个人,就是偷走了活人参娃儿的家伙,那东西,一定就在那个小女孩儿的手里。”
这是真龙智慧的结果,它带给我的并不是思维逻辑的提升,而是语言能力的包容性增强。
他吃过我们的亏,知道自己并不是对手,上来也只是送人头。
他的脸色本来就有些惨白,此刻更是一沉,开口说道:“西索科,我记得你应该是守在地洞口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你出现在了这里来?”
我心想糟糕,我们原本还想置身事外,看来现在是不行了。
所以我们并没有上前,而是找了一个离门比较近的位置,停下了脚步来。
一时之间,这帮人都陷入了僵局之中。
因为下面的金字塔基座实在是太霸气了,而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巨大的洞穴里面,居然还燃烧着千年不灭的长m.hetushu.com明灯,将各处都给点亮,让这儿变成了一个仿佛祭祀的神坛。
即便是不算上我们,勘探队的人也比他们多出两倍之多。
这些人一集合,兵强马壮。
而即便如此,也有两个高手朝着我虎视眈眈,提防我随时出手。
瞧见此人,西索科在我们耳边低声说道:“这就是加西亚公爵。”
而听到了这些,胡人凤的双眼都在冒火,他没有去看那青铜棺柩,而是一步一步地走向了白头山一伙人来。
其中有一个,便正是将这帮人引入长白山老林子的王莽。
而即便如此,那子弹也只是嵌入了他的身子里一部分,他强悍的身体素质解救了他。
我能够感觉到他的身子在颤抖。
与刚才一样,他们将枪口对准了勘探队的几个领头人物,不过却并没有对准我。
这个时候出头,只会被所有人针对。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伏羲墓?
他之所以没有能够躲过这一枪,是因为他的心神完全就被高台之上的那樽青铜棺柩给迷住了心神,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子弹已经接近了自己。
站出来的,依旧是那个嘴唇乌紫的半老头子,他冲着勘探队的人厉声喝道:“你们这些卑鄙的盗墓者,都给我滚开,这里是白头山先祖的陵墓,沉睡着我们伟大将军的先祖,他的光芒照耀整个宇宙和黑洞,也照耀着这里,你们胆敢再肆意妄为,必将受到我们最坚定的惩罚……”
http://www•hetushu•com先出现在我们眼帘之中的,是一个身材高大、长相惨白的外国男子,高鼻梁蓝眼睛,年纪似乎有点大,一头的白发,不过打扮却十分精神,穿着裁剪合适的燕尾服,拄着一根文明杖,就好像是美剧里面的英国老绅士。
不过我却莫名能够听得懂。
随后他缓缓地转过了头来。
只要不是特别生僻的语言,我似乎都能够听得懂。
白头山的来客,这帮人居然没有任何节操地出手偷袭。
不知道是语言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
胡人凤走向了白头山众人,而勘探队的人也一下子将白头山人给团团包围了起来。
他破口大骂,却并不敢冲上来。
这青铜大门似乎对那些不知道是什么力量驱使的死尸有着一种抵挡的作用,这使得刚刚从无数死尸包围中挣脱出来的我们,获得了一种反差极大的安全感。
它位于我们所在洞穴的最高处,离地足有二十几米,下面是一个金字塔形状的高台,每一层台阶都有一米之高,让人不得不仰望而上,而我们所在的这洞穴也是无比的巨大,仿佛一个巨大的体育会场。
而且从人数上来看,我们并不占优势,与其这个时候傻乎乎的出头,不如耐下性子来,安静地等一等。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位白头山的领头人又开始吼了起来:“你们这些混蛋,赶紧退出我们伟大将军的陵墓,要不然,你们都得死……”
这事儿让我不和-图-书由得感慨,当初我高考的时候要是有这玩意儿,至少也得上一个985名校,何至于沦落到现如今的……
呃,我现在也算不得沦落。
我对于老鬼的判断一直都很迷信,在不确定的情况下,还是明哲保身会比较好一点儿。
而这个时候,勘探队的人却显得十分激动,而这些人里面,以胡人凤最为突出,他几乎是一个箭步,人便冲到了百米开外的金字塔基座之下来,而就在他想要向上攀爬的时候,突然在空旷的空间里面,响起了一声突兀的枪声。
这一堆人的目光在进入这个空间的时候,立刻就被那巨大的青铜棺柩给吸引住了。
西索科的身子一软,差点儿就要瘫软在地,而这个时候,老鬼伸手过去,抓住了他的胳膊,然后朝着加西亚公爵说道:“公爵大人,你属下的指责没有道理,我们与他只是起了一点额冲突,至于活人参娃儿的,我们却并不知晓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有枪,但是白头山的人也不敢再胡乱开枪。
只不过,这帮勘探队的人到底是从哪儿知道的此事呢?
当看见那一樽巨大的青铜棺柩出现在眼前,并且在这巨大的洞穴正中时,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跳。
弹夹里面的子弹总是有限的,一旦开完了,就需要陷入面对面的拼斗之中,而这些,看起来白头山的人并不占优势。
勘探队里面,除了胡人凤和邱三刀,还有那个什么老枭,带着十来人冲入m.hetushu.com这边,而这些差不多是那个团队剩余的所有人员。
我的心中满是疑问,然而却也知道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
那人喊话,旁边的中年男子在帮他翻译,或许是少了许多“思密达”的语气助词,气势莫名就降低了几个等级,软绵绵的了。
而现在,胜利既往,他并不介意厮杀一番。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般巨大的洞穴,即便是在相隔不远的长白山龙冢,也没有这样的宽广。
加西亚公爵的目光扫量过来,最后落在了西索科的身上来。
那青铜棺柩显得无比巨大,长有两丈,高也有好几米,仿佛里面装着的,是一个三目巨人。
他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无比狰狞。
我不确定胡人凤为什么会选择人道作为出口,但从种种迹象来看,他应该也是带了很大一部分蒙的成分在里面,只不过很显然,他这一次的猜测,应该是对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从青铜大门那儿,呼啦啦又来了一大批的人来。
并不只是我们几个人冲到了人道青铜大门的这里面来。
他说的是鲜语,咬文嚼字铿锵有力,就好像随时要上来咬你一口那种古怪。
如果说加西亚公爵等人是过来找寻小人参娃儿,用来制作“该隐的祝福”,那么这帮白头山的人,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赶到这个地方来的呢?
他们是如此笃定,一看就知道不是蒙的。
我有心上前,仔细打量那青铜棺柩,然而却给老鬼一把拉住了。
这一眼让王和-图-书莽显得异常悲愤,再想起自家侄儿的惨死,他顿时就是悲从中来,怒声吼道:“妈了个巴子的,你们这些混蛋……”
我不确定其他人是否也跟了过来,又或者是已经躺下了。
他们唯一的优势,是有五个人配得有枪。
但勘探队的人似乎也有一些忌惮对方手中的枪,随时准备快速移动,避开枪子。
而白头山的人也不杀,在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之后,还有七人狼狈地逃进了来。
此刻的危机并未有解除。
西索科对加西亚公爵有着发自内心的畏惧,所以并不敢答话,只有低着头去。
他伸手过去,从后背处摸出了一颗弹头来,然后看向了洞穴之中的另外一群人。
能够存活到现在的,个个都是狠角色。
事实上,白头山的人并不算多,经历过了之前的冲突过后,现如今有且只剩下七个。
胡人凤像是被某种东西重重一撞,然后身子向前一阵晃荡。
砰!
啊?
这情况让场中所有人的心都不由提了起来,纷纷望了过去。
不过他大概是瞧见了自家侄儿的尸身,走进来的时候,一脸的悲愤,目光仿佛能够冒火。
而那些纠缠白头山众人的死尸,却并没有随之而来。
他看着我,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
瞧见西索科如此表现,加西亚公爵一下子就勃然大怒了起来,指着西索科喝道:“你过来。”
六道轮回,各不统属。
听到这话儿,我们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而随后,从此人的身后走出了十个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