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四十三章 黄粱宛如一梦

我一开始的时候还想要阻止,结果随后反应了过来,这些毒对于我来说是致命的,但是对于小米儿,却有着滋补的作用。
疼!
我想了想,然后走到了另外一边,跟老鬼商量了起来。
几经周折,她方才将那骨刺给拔出,而我小腹处的伤口,则有滚滚的黑气蔓延开来。
我的心思,有一半都落在了王钊的身上,他一醒过来,我立刻就知道了,朝着他望了过去。
他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道:“不行,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要万一给人发现了,那就真的是案板上面的肥肉了。”
当小米儿帮我处理完了伤口之后,老鬼赶忙问我,说怎么样了?
我说王钊你还记得自己做了什么吗?
王钊先是一阵迷糊,随后脸色开始变得严肃了起来。
王钊痛苦地说道:“我受不了那邪龙的诱惑,成为了它的信徒,然后我就不受控制,发起了狂来,把二爷爷给杀害了,我还杀了很多人,一把火烧了天池寨;后来我逃到了白头山,跟白头山少主达成了协议,他封了一座山给我当做领地……”
听到他的话语,我先前的戒备立刻就消减了许多。
我尝试着站起来,结果肚中的剧痛还未消减,全身也是一阵僵直发麻,不由得苦笑,说有点不太好,估计得休息一段时间了。
瞧见他这副模样,我的心却宽了许多。
王钊摇头,说我不知道,很难,那个家伙的声音一直左右着我,我不知道为什m•hetushu.com么,我享受杀人的感觉,享受鲜血飙射的场面,也享受别人跪倒在地,向我苦苦哀求的场景……我真该死,天啊——哥,我记起来了,我刚才还对你动手了。我作恶太多,无颜活在这个世界上了,你杀了我吧……
王钊说哥你怎么在这里呢?
我说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帮你把雪见姑娘救出来?
我低声叫了一声,那骨刺居然还在我的肚子里搅动了一番,而这个时候老鬼和小米儿则都扑了过来,将王钊给推翻倒地了去。
没想到那骨刺居然还有倒刺,倒拔的时候,疼得我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吓得小米儿手忙脚乱,赶紧停住,然后开始小心翼翼地研究起来。
我说这些事情,你都知道,但为什么不控制自己?
既然是自家女儿,宋阙一定会上心的,总比其他人要积极许多。
啊……
先前的那一刺,弄得我都开始怀疑了自己的斩魔决,然而现在想起来,应该是那邪龙魔灵给我留下的最后礼物,现如今的王钊,才是我那个傻蛋儿老弟。
而即便是如此,那毒液也在我身体里迅速蔓延开去,小米儿吸了十多分钟,方才将所有的毒液吸走。
这儿一看就不是有人来过的地方,我们进入其中后,老鬼出去,在外面做了一部分的掩饰之后,方才返回而来。
等了一刻多钟,老鬼回来了,带着我们绕开大路,来到了附近的一个洞穴里。
他脸上的笑和图书容一点一点儿地消失了,眼泪却一下子涌了出来,他咬着嘴唇,说哥,对不起,我做了很不好的事情……
我说这就好,免得我们兄弟难做。
我说怎么?
虽然我老弟恢复了以前的神志,但宋加欢却并不喜欢他,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然后说道:“这件事情,用不着劳烦你哥了。”
王钊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地说道:“我本来是想这么说的,又想起刚才的事情,你现在估计也是自身难保了,我在提出这样的要求,实在是有点儿过分。”
我沉吟一番,还是有点儿把握不住,说我再想想。
王钊一愣,连忙点头,说对,我带走了她——不过我没有碰她,我对她一直很好,但她却似乎并不喜欢我,对我也很抗拒。
我说既然如此,我就这么绑着你了。
但是此时此刻,它却又重新出现在了我的神经系统里。
我低下头去,瞧见插进我小腹处的,是一把锋利的骨刺,而握着那把骨刺的手,则是我从墓陵之中一路背出来的我老弟王钊。
王钊叹息,说哥,我自家人知道自家事,犯了错,就该受罚,绝对不敢有什么妄想。
他有些诧异,然后想要站起来,结果一动,才发现自己给绑得结结实实,不由得很是诧异,说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笑了,说你还知道自己过分啊?
王钊说寨主?我师父不是已经被我……
而这个时候,一直陷入昏迷之中的王钊突然睁开m.hetushu.com了眼睛来。
雪见姑娘的事情商量妥当之后,我老弟也放下了心来,我问起了他此刻的感受,他告诉我,说此刻的他已经将那一身龙力融汇于心,虽然被斩去心魔,但实力折损不大。
在这过程中,老鬼死死抓住了王钊,不过在刺出了那一下之后,他就再一次陷入了昏迷之中去,根本用不着看管。
王钊面红耳赤,羞愧不已,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
听到这话儿,王钊方才如释重负。
我已经有好久没有尝试过这样的疼痛,自从那一夜我将西方巨龙的气息凝聚于全身之后,便很难有东西能够伤得了我了。
这东西很难讲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发作。
我眯着眼睛打量着我的这个老弟,说对,是我。
老鬼一个人离开了,他的身影有点儿单薄,显然也是强撑着痛苦,而宋加欢走了过来,帮忙看着我老弟。
啊……
老鬼左右一看,宋加欢是个伤员,他也好不到哪儿去,我此刻又变成这般模样,王钊还得让人看着,合着这一帮人里面,也就小米儿有点处理紧急事务的能力。
小米儿哭了,说有毒。
我老弟点头,说好,把我看严一点儿,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再做出那种让自己后悔不已的事情。
我说对,你去找一个藏身之地吧。
王钊的眉头皱起,苦笑着说道:“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过说不出口。”
这个时候宋加欢走了过来,王钊瞧见,和*图*书赶忙说道:“欢叔……”
强悍的身体让我变得格外强大,也让我忘却了痛苦的感觉。
他语气不善,然而王钊却并未觉得,而是欣喜若狂地说道:“欢叔你有办法?”
宋加欢冷哼了一声,然后才说道:“白头山再如何,其实还是得听咱们上面的招呼,等回头了,我跟寨主汇报一下,以天池寨的名义向上面申请,通过外交部来调解此事,问题应该不大……”
睁开眼睛之后,王钊左右打量了一下,洞子里黑乎乎的,但是他却能够瞧清楚我的脸,不由得惊声叫道:“哥?”
王钊说我入魔之后,去了白头山,将雪见姑娘带了去,结果我跑回了长白山来,给你“救”了,但雪见却还是留在了那边;我这边如果没有了消息,不知道白头山少主会不会对雪见姑娘不利——那死胖子很卑鄙的,宋雪主现在也并不得他宠,反而对雪见姑娘虎视眈眈……
我说我这一次过来,就是奉了老爸和大爷爷的吩咐,将你找到,并且将你给押解回去——你罪孽深重,即便我是你哥哥,也没有办法替你开脱,所以如何审判你,这个我不知晓,也希望你能够配合我,回程期间,不要给我添麻烦。
我心中一动,忍不住又问了他几句,知道心魔虽然已经斩杀,但恶念仍在。
啊……
他痛苦地以头撞墙,砰砰砰,脑瓜子撞得直响,悲痛欲绝。
随后小米儿一把握住了那骨刺,开始往外拔。
我说你有屁就放,何http://m.hetushu•com必啰嗦?
我犹豫着是否将南海降魔录传给他,让他能够降服内心的恶。
而此刻的我,则感觉到一阵说不出来的疲惫。
说罢,她毫不犹豫地趴在了我的身上,用嘴去吸取伤口处的毒液。
他说不出口,而宋加欢则开口说道:“现如今天池寨的寨主是雪见姑娘的父亲宋阙。”
但老鬼还是十分愧疚地抱着他,然后将人捆得结结实实。
他听到,张开了嘴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我们找了一个角落隐蔽,而我半坐在雪地之中,一边儿调整呼吸,一边让源源不断的龙脉之气滋润我全身的经脉,让自己能够尽快一些恢复。
我伸手过去,抓住了他的身子,直视对方的双目,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那你可曾有想过,你若是死了,老爸该怎么办?我呢,我这个当哥哥的,又该如何想?”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你都记得什么,说出来。
啊?
我说你还带走了雪见妹子。
听到我的想法,老鬼说现如今你我也都是可以开枝散叶,各自传承的时候了,如何决定,你自己考虑便是了。
说不定一言不合就开干,而这个时候,我还真的有点儿虚。
无论是王员外的人,还是白头山的人,又或者加西亚公爵的手下,这些但凡碰到一个,都不会给我们太好的脸色。
刚刚说完,突然间外面却传来了一阵动静,然后有人开口说道:“外面宗教局的人盯得紧,这里有个洞子,我们进去躲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