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四十九章 当前天下大势

老周说难道他们怀疑王明?
那个任务要杀的人,自然是我。
老周说许由你个老滑头,平日里一直掖着藏着,没想到这回倒是大方。
那天的结果很简单,舜被重新押回了禁锢牢笼之中,重新接受永远的监禁,至于冲突冒犯了大人物的王千林,虽然被抓住了,还交到了民顾委的手中审讯,结果最终却是离奇死亡了,他儿子是三天之后,才得到的通知,前去收尸。
那人笑了,说老周你也别跟我兜圈子了,我伯父就在里面,实话跟你讲,闯入其中的那人,其实就是千通集团的老总王千林——嘿嘿,傻眼了吧?
那许由简单讲了一遍,然后说起结果来。
“对!”
我下意识的低下了头去,敛气凝神。
抵达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多,我们上电梯来的时候,电梯里有两个人却是吓了我一跳。
两人上电梯之前似乎就在谈及一个话题,而到了电梯,也没有停止。
外面再好,都不是家。
我朝着她微微一笑,说好,我们回家。
一直到我来到房间前,将门给刷开的时候,我的余光处才能够瞧见对方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许由说那位的意思并不重要,关键就在于发生了这一场变故的龙脉,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在里面修行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龙脉的稀薄,一天比一天稀薄,一开始还像是干饭,到了后来是稀粥,最后就好像是一碗白开水了,你说这事儿hetushu.com气不气?
好在我习惯改头换面,然后又表现得格外低调,所以对方也只是打量了一眼我,便不再多看。
不但如此,我还可以反过来支撑这个家。
两人便是在议论这个事情,那老大说这件事情说来也奇怪,以前一个亿就已经够骇人了,现如今一下子涨了十倍,简直就是让人热血沸腾——想一想,杀一个人,多么简单的事情,十个亿就到手了,想一想我都忍不住动心了。
许由说不过什么?
只要够快速,按理说发现的可能性不大。
显然我们跟他们同一楼层,这事儿让他们有些戒备。
现如今的我,已经成长为一棵大树,早已不需要父辈来遮风挡雨了。
老周说当初长城告危的时候,我可没有见到你伯父站出来过。
得到我承诺的小米儿兴奋无比,高兴坏了,不过这大晚上的,我们想回麻栗山,也得等明天去买票才行,于是我带着小米儿到了附近一家酒店入住。
回家?
她愿意一直陪伴在我的身旁,不管去哪儿,但是如果有得选择的话,苗疆万毒窟里面的一切,才是她最为习惯的。
另外一人说嗯,消息是那里面传出来的,据说有人将龙脉之气给截流了,上面大为震怒,好多个在龙脉里面修行的老怪物都跑了出来,非要将这件事情查个一清二楚,不过好像是给民顾委的黄天望给拦住了,才没有闹大。
我点的是总统套和-图-书房,他们也是,故而才会同一楼层。
因为这两人我都认得——之前京畿大战的时候,曾经与我们一同去找寻封魔榜的燕赵大豪,正是其中一人;而另外一个,我也有见过一面,看起来应该是他的朋友,又或者同门。
一进了屋子,我没有进里面去参观,而是沿着墙壁打量了一会儿,随后祭出了逸仙刀,在挨着隔壁的墙壁上插了一个孔来。
两人拌了几句嘴,随后许由开口说道:“后来查了原因,所有人一致认为造成这一次龙脉稀释的事件可能,因为就是在那天晚上,而数来数去所有的嫌疑人,有一个则是最有可能。”
老周迟疑了一下,说你确定?
大豪说以前挂一个亿单子的就是荆门黄家,这个挂十个亿的,说不定也是他们;而要是如此,说明王明死在长湖,不过是一个烟雾弹而已。
小米儿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我,然后说道:“我想回家了。”
大豪说谁知道啊,有传言是与荆门黄家拼斗的时候,给弄死在了长湖——不过你不觉得奇怪么?那个网站可是江湖上最著名的公告牌,常驻的公会十三家,连最为神秘的黄泉都在其上,绝对的信誉保证,不可能抵赖的;那么你觉得会是谁,出那么大的血,来杀王明呢?
那个被唤作许由的男人说这事儿并不算秘密,跟你说了也无妨——实话告诉你吧,那天的确发生了一些事情,首先是王千林挟持了某一位大http://www.hetushu.com人物,然后黄天望受到胁迫,给开启了龙脉;随后王千林解救出了一个叫做“舜”的囚犯,准备逃离的时候,这个时候有一个人杀了出来,也就是你今天一直吊我胃口的王明……
老周一拍手掌,说黄天望果然好手段,这一招祸水东引,简直没谁了……
两个老东西对我和小米儿的关系进行了一番恶意的揣测之后,方才回到了刚才的话题上来。
电梯在29楼的时候停住了,我这才发现大家居然是同一楼层。
他朋友在旁边低声笑了起来,说你很缺钱么?
他没心没肺地笑着,许由不由得恼怒起来,说你可把我伯父也骂了。
十个亿。
好男儿,轻离别,送走了父亲和老弟之后,小米儿问我,说我们现在去哪里?
我装作了闭目养神,却竖起了耳朵。
那大豪一般正经地说道:“小钱不缺,但那是什么?十个亿啊,它足以让这江湖上九成九的人都放下矜持……”
老周嘿嘿而笑,说都说是镇国级高手,但俗话说得好,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国家危难的时候,这些占尽了便宜的老东西们却从没有见站出来过,照我说,断了也活该……
踩着厚厚的地毯,那两人也跟着走了出来,我看了一下房卡,然后往前走。
对方说的是我,说前几天的时候,有一个业内很有名的悬赏网站上,又挂了一个任务,有着有史以来最大的彩头。
我并不打算偷听对方和*图*书的谈话,但是电梯并不算大,即便是对方刻意控制了音量,我还是听到了一些只言片语。
南海龟蛇技里面有一门小手段,叫做龟息术,从来都是隐匿气息的绝佳手段。
他朋友说你这么说也对,王明的身手,那日你我也是瞧见过的,当真是顶尖厉害的水准,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死了,说起来也有些奇怪……
随后我朝着小米儿打了一个手势,让她自个儿找地方休息,而我则将耳朵贴在了我弄出来的孔上。
许由说也许未必呢?老周,我跟你说,那十亿花红到底是谁弄的,我不得而知,但我跟你讲,民顾委那边却是下了死命令,一旦有这王明的消息,立刻呈报上去,绝对是大功一件。
老周说可他死了。
这两人一直都走在我的身后,不过却下意识地打住了话题。
哪里是家?家在哪里?
那大豪开口说道:“你听到消息了么?”
他朋友说你的意思,是荆门黄家?
我这边刚刚趴好,就听到两人在客厅坐下,不过居然没有谈起刚才的话题,而是讨论起了电梯里碰到的我们来。
而我也有把握不让对方知道我在旁偷听。
最主要的原因,是对方谈论的话题,居然是有关于我的。
我说你想去哪儿?
许由说老周,这个消息我今天如果我不告诉你,明天后天,也会有人跟你讲起的,不管怎么说,那个叫做王明的家伙,定然会天下之大,寸步难行。
至于我,他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担心。www.hetushu.com
听到这些,老周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说是那位的意思?
老周说能够进入龙脉修行的,都是当今官方供奉之中的佼佼者,也是咱们国家的镇国级高手,突然一下断了供应,的确是有些气愤,不过……
不管对王钊再凶,作为父亲,他心里的关心都是不会变的。
我愣了一下,然后拉着小米儿往里面走去。
与父亲的告别是在笑骂中进行的,这说明我把老弟王钊给找回了来,对于这件事情儿,他还是十分满意的。
只不过他们的声音低了许多。
我打开房门,走入其中的时候,听到他们打开了隔壁的房间。
他朋友说不是说王明已经死了么?
许由十分激动地说道:“虽然搅合事情的是王千林和舜,但这两人一死一囚,嫌疑基本上排除,黄天望和那一位应该也没有可能,唯一的外人便是王明;而融身进入了龙脉的王红旗是他大爷爷,现如今的继承守门人是他父亲,这个家伙的嫌疑,实在是太大了……”
这总统套房的面积很大,有客厅、书房和两个卧室,以及相关的独立洗手间,但客厅部分,其实是连在一起的,而以我的听觉,只要他们在客厅附近,我就能够听得到对方的谈话。
大豪说据说在世界末日的那天夜里,龙脉之中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情,有人闯入了龙脉,试图救走一人,结果最终失败了。
我笑了笑,知道小米儿指的家,其实就是苗疆万毒窟,她师父留给他的那个偌大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