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五十一章 爸爸最信任的几个朋友

我瞧见脸色已暗,于是便决定与小米儿一起,去蛇婆婆曾经的小院那儿瞧一瞧。
天色刚刚发白,小米儿便爬了起来,然后拉着我开始了一天的查找。
小米儿泪眼朦胧地打量着我,四目相对,好一会儿之后,方才认真地点头,说嗯。
根本没有山缝。
我说我认识一些朋友,因为就在这附近,他们对于法阵啊、符文之类的东西很了解,我想如果有可能,我去见上他们一面,看看能不能帮得上忙。
小米儿的泪水一下子又要涌上来了,说我不记得了。
我的手在符文上面轻轻抚摸着,能够感觉得到这些符文代表着一些信息,而这些信息,则很有可能是那一个地底虫池的方位。
我说道:“小米儿,你放心,那些朋友,是最值得爸爸信任的人,他们的品德十分高洁,是这个世界上,最最让人敬佩的人呢;而且,还有一个小朋友,也超级可爱哦——我希望你们能够成为朋友。”
小池子的边缘镶嵌着许多的青砖,青砖之上,有一些符文。
小米儿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说对啊,云陌阡姐姐在帮着守门呢,爸爸你能够联系到她么?
沉默了许久,我对小米儿说道:“我有办法了。”
这样的感觉十分不好,小米儿告诉我,说她路上的时候突发奇想,觉得说不定是苗疆万毒窟破碎了,就如同青城山一般,使得周遭的地貌环境一下子就变化了,根本就找寻不得。
和*图*书上我还碰到了一个采药人,问这儿是哪里。
这一点让我也都完全懵住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点头,说哭泣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现在我们得想办法找到家在哪儿。
啊……
我说别着急,不管如何,苗疆万毒窟就在那里,绝对不会凭空离开,只不过是有人动了手脚而已,我们只要耐心一点,找到事情的根源,以及解决的手段,就一定能够回家的,相信我。
不能进入苗疆万毒窟,我就无法前往虫原。
那个地方,这个世界上除了蛇婆婆和小米儿之外,抛开那个不知道去了哪儿的大师兄努尔,之前就只有一个人知道。
就算是在蛇婆婆家中,也不过是大水池的一处通道。
小米儿同意了我的说法。
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先将这偌大的一片山区给搜查一边,看看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吧。
而小观音她可还在虫原等着我呢。
这样诡异的结果,让小米儿终于崩溃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那人便是蛇婆婆的另外一个徒弟康妮。
我们回到了原点,来到了那条处处机关陷阱的山道前,到了尽头,发现奇迹并没有发生,这儿出现的山壁是实打实的,根本不像是这一两个月里凭空出现的。
而此时此刻,我们走过了那满是机关和法阵的山道,来到了那山壁跟前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件事。
事实上,小米儿无家可归,没和_图_书办法再回到苗疆万毒窟,不能够再见到鹿婆婆,以及蛇婆婆的墓,她焦急万分,但我又何尝不是?
无奈我只有回返过去,一路走,又回到了西熊苗寨这一边,然后发现自己迷路了。
小米儿有些担忧,说爸爸,你不是说外面有很多人要对付你,所以从此之后你将要隐姓埋名,没有绝对把握之前,是不会出面的么?要万一那些人对你不利怎么办?我知道,十亿元,那可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呢……
我的心一下子就软了,走过去,弯腰,抱住了这个小可怜虫,然后半跪在了她的身前,温柔地抚去了她脸上的泪水。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自己的左右手,想着这样的名字还真的是有一些特别。
也就是说,其实小米儿也并不是很熟悉。
一切都显得太奇怪了,就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扯开不知道谁搭在上面的塑料布,我瞧见了一个深坑。
但这些都是次要的,主要的问题在于,我们刚刚走了其实没有多久,为什么突然一下子就一切都变了呢?
小米儿也是慌了,沿着曾经无比熟悉的山路不断找寻,一会儿上,一会儿下,左左右右地搜寻着,结果最终还是没有办法找寻到任何入口。
也就是说,指望老鬼出现,这事儿有点悬。
一般心理承受力差一点儿的人,估计一进入其中,就会崩溃了去,而通往那地穴水池的路上,则是机关重重,隐秘非常,寻hetushu.com常人根本无法进入其中。
我和小米儿站在了原址之上,小米儿给我指了那个地方,告诉我,说这儿曾经有一个通道,可以直达那个大池子,只不过后来这儿毁了,通道也不见了。
当初老鬼之所以留下云陌阡在这儿看守入口,就是有防备康妮的意思。
夜幕初上,两个人来到了蛇婆婆曾经的院子旧址,这儿已经做过了整理,但是却没有人再在这里重新立起建筑来。
但我却并不认同,我告诉她,说不会,一定不会的。
因为只有这样的结果,才能够解释为什么那一片山壁为何突然消失。
蛇婆婆在西熊苗寨的威望十分高,所有人对她都是十二万分的尊敬。
当然,最终的入口,是在深藏在地穴之下的一个大水池子里。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使得那一片有缝隙的山壁突然间就消失不见了。
我努力安慰小米儿,给她鼓劲儿。
小米儿差一点儿就要叫出声来,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双手紧紧捂住了嘴,然后露出了一点儿缝来,说什么办法?
事实上我在这一天里面,已经仔细想过了所有的可能性,最终觉得有一种可能性很大,那就是康妮出手了。
这康妮则正是杀害蛇婆婆的直接凶手,至于久丹松嘉玛,只不过是开启了康妮心头的恶念而已。
啊?
这个深坑看起来并不像是某种秘密通道,底部处其实是一个小池子。
小米儿的脸上写满了失望,因为m•hetushu•com老鬼在长白山一带去隐居冬眠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出现。
康妮从宗教局的监管之中逃离了去,之后我们虽然又见到过了久丹松嘉玛以及黄养鬼,甚至在荆门黄家的长湖龙宫之下还将那讨厌的女人弄得元气大损,但最终一直都没有再见到康妮。
而刚才陪伴小米儿在这一片山区找寻的时候,我也问过了小米儿,才知道她以前也很少有走过这边的山路,一般都是直接从西熊苗寨那边走的,这儿也只是蛇婆婆为了预防万一,方才带她走过两次。
盘腿打坐,一夜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采药人告诉我,说这座山,叫做五姑娘山。
那水池子波光粼粼,有无数长蛇游绕。
我笑了,不由得回想起曾经与那几人一起并肩而战的岁月来。
尽管我不确定她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但此刻呈现出来的结果,正是如此。
而就在我沉默的这一段时间里,小米儿的哭声却越发大了,小姑娘一直以来都很乖巧,但是此时此刻,无家可归的恐惧却一下子抓住了她的心脏,让她不得呼吸。
对于小米儿的这个推测,我心中其实也是有几分认同的。
回家的路,不见了。
前往苗疆万毒窟,有两个通道,一处是在西熊苗寨蛇婆婆的家中,而另外一处,则是在后山大榕树附近的一处山缝之中。
瞧见痛哭之中的小米儿,我叹了一口气。
我挠了挠头,说这个……只有你老鬼叔叔能。
而我们最hetushu.com后一次见到康妮,则是在青城山外。
一直到傍晚的时候,我才与小米儿见面,她的眼睛有些肿,对我摇头,说她也没有找到以前的那个地方。
嗯,很特别。
沿着这一片悬崖,我和小米儿分头找寻,结果我一路盘查过去,出了山谷,不知不觉,居然到了另外一个山头。
我开始陷入了沉思。
五姑娘?
两人在附近找了一个背风的岩坡坐下,此刻已经是一月份,寒风呼呼,我没办法唤出受伤的火焰狻猊,不过却能够将温度传递出来,倒也不会太过于冷。
听到我的建议,小米儿顿时就是信心满满,一骨碌爬了起来,说要立刻行动,我却拦住了她,说夜里的时候视线不好,白天再找的话,能够发现很多我们忽视的东西。
那山壁就这般摆在了那里,仿佛亘古以来就一直存在着一般。
事实上,对于苗疆万毒窟,我也只是一进一出两次经历而已,不过我对于这儿的记忆颇深,几乎能够明确无误地认得出来,这儿并非那个出口。
小米儿可怜巴巴地看着我,说爸爸……
我毫无风范地坐在了小米儿对面,然后开口说道:“现在的办法其实挺多的,首先我们两个先把这一片的山区给搜一遍,看一看是否因为某些原因,使得那地方变动了;如果不行,我们或许可以去西熊苗寨的遗址处找寻一下踪迹;另外你也知道,老鬼叔叔在这儿留下了云陌阡姐姐,如果能够联系到她,应该也会有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