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五十二章 我们好久不见

我谦虚地说道:“一般,比起陆左兄在天山的表现,简直不值一提。”
说罢,她手中的短剑一扬,竟然朝着我这边刺来,小米儿一看这还了得,赶忙上前,说“别伤我爸爸”,结果却给朵朵笑嘻嘻地拉住了,说别担心,小妖姐姐闹着玩儿的呢。
陆左慌忙摆手,说别啊,今天来客人了,就别让人家老王一起受罪了,你快去。
两人僵持着,我却稳操胜券,一定也不动。
朵朵伸手过来,牵着小米儿的手,说那我应该叫你是姐姐呢,还是妹妹?
就是我跟小米儿说起过的那个特别可爱的小女孩儿。
朵朵这才停住了笑容,拉着小米儿,说我们走,我做饭给你们吃。
我看着有点儿发愣的小米儿,赶紧说道:“你快去吧,朵朵做的饭,可好吃呢,你多学学……”
两人在前,十指紧扣,而我则在后面紧紧跟随着。
小妖姑娘哼了一声,说我可听说了,人家拿你的名头来压陆左,说你可比他厉害许多……
打量了我一会儿,她小声说道:“叔叔,我感觉你很熟悉,但怎么认不出你来呢?”
随后我的脚下开始出现了大片的藏青色刺藤,朝着我的脚下缠绕而来。
不过时过境迁,我已经遇到了自己生命中的女子,再一次面对小妖姑娘的时候,就多了几分平静,在朵朵的带领下,上前与小妖姑娘打招呼。
所以我双手结了一个法印,朝着前方猛然一拍。
看不出来,小丫头片和_图_书子的实力还是很强的。
而我无疑是幸运的,并没有费多少力气,就碰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世间还有一个人叫做陆左,而且我跟随陆左、萧克明战斗的时候,也并不知晓他们老家的信息,之所以跑到这儿来,是因为我上一次在京都听到的消息,说天山大战之后,陆左受了重伤,于是就返回了老家休养。
小朋友们都走了,我看着轮椅上面的陆左,走上前去,伸出了手。
一个据说是解放前最大的土匪窝子。
她显然对我的轻视很有意见。
结果那个大嘴巴弄得大家都很尴尬,要不是后来我们在欧洲的时候分道扬镳了,这样一直处下去,哎呀……
听到这声音,我抬头看去,却见到不远处出现一轮椅。
朵朵有些疑惑,说王明叔叔,你不是说你女儿才两三岁么?
这是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地方。
她应该是刚刚放学,背着粉红色的可爱双肩包,蹦蹦跳跳地走着,身边还陪着几个黏黏糊糊的小朋友,这个时候我叫住了她,说朵朵。
而轮椅上面的那个男人,可不就是最近风头正劲的苗疆蛊王陆左么?
小米儿眨了眨眼睛,说我长得快啊……
小米儿很少有这样同龄的小伙伴儿,尽管心系苗疆万毒窟,脸上却露出了兴奋的笑容来,说嗯,我们走吧,朵朵。
朵朵停下了脚步,疑惑地转过了身来,看着我。
这一走就走了两天时间和*图*书,终于来到了晋平的小县城。
短剑一瞬间刺到了我的胸口来,而这个时候的我却并不忙着拔剑。
朵朵笑了,说小米儿、小米儿……很好听呢,我之前的时候跟王明叔叔在一起,他老是提起你呢,不过你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
两个小女孩子说着话,一会儿就十指相扣,好得跟小姐妹似的,而旁边那些像蜜蜂一样的小鼻涕虫见家长在,也早就慌里慌张地跑开了,我对朵朵说道:“我这次过来,是想要找陆左商量一些事情的,他在哪儿,你知道么?”
但即便如此,我依旧心怀敬意。
小妖姑娘用力,使劲儿往前一戳,然而却不得寸进。
说罢,她又对小米儿说道:“走,小米儿。”
而这个时候小妖姑娘的眼睛一转,指尖的几缕青芒落下,钻入了平地之下。
而随后我在千钧一发之际,伸手捏住了小妖姑娘的剑尖。
我在还怀着小米儿的时候,曾经跟随者师父,和老鬼来到过他的故乡,也就是晋平县大敦子镇的亮司村。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大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小妖,你别为难王明了,人家想要跟你保持僵局,你知道有多困难么?”
这样的凶兵,如果平日里切磋的时候也拿出来,就实在是有一些欺负小孩儿了。
而最让人郁闷的,是陆左和小妖姑娘是一对儿。
好手段,不过我却并不惊慌,眼看着这些玩意就要将我给束缚,我微微一顿足,和_图_书然后一大团的火焰就浮现在了我的身体之上来。
我们这边还有天下十大和黑手双城这些官方人物在支撑,而在天山那边,几乎是靠陆左一个人的关系和力量在顶着。
当初我只不过是随口一说,说这女孩子真挺漂亮的,不知道有没有男朋友,结果就给虎皮猫大人那大嘴巴到处给我传出去,说我对人家小妖姑娘有意思,想要挖墙脚。
这个时候的小米儿也经过了我改头换面,并不好看,只不过一双眼睛黝黑黝黑,十分灵动。
它出过现如今被誉为苗疆蛊王的陆左,也出过另外一个并不有名、但足以改变当今天下格局的人。
我听说他甚至失去了本命金蚕蛊。
朵朵。
陆左也伸出了手来。
两个人的手握在了一起,重重地摇了摇,我开口说道:“好久不见。”
我脸上用了南海龟蛇技改变脸型和轮廓,朵朵看着自然是陌生人,而当我低下头,将原型显露出来的时候,朵朵一下子就笑了,热情地扑了上来,喊道:“王明叔叔,是你啊……”
麻栗山地处湘、黔、渝交界之处,而与湘黔交界的凯里晋平相距并不算远,我认真地将这池子底部的青砖符文引入脑海之中,然后开始步行前往晋平。
操控植物。
那人身着青衣,身子曼妙,十分灵动,而剑法在飘逸之间,又隐含了许多的杀气,看得人眼花缭乱,好不精彩。
陆左笑了笑,说对,好久不见了。
一股蓬勃的龙脉和-图-书之气朝着前方腾起,将小妖这一剑给挡住,随后她足尖一点,转换了身形,在我的周围不断刺剑,然后大声喊道:“你的刀呢?”
找寻陆左的过程有点儿曲折,我知道陆左是大敦子镇的人,从县城搭了班车前往镇子里,然后找人问了一下,都说不知道,不得已,我只有从镇子头一家一家地找寻。
小妖姑娘一套剑法练完,瞧见了我,眼珠子一转,说王明,听说你们在京都一带,弄得也挺棒的啊?
好在大敦子镇并不算大,只有一条主街,几条横道。
尽管我并不明白为什么被称作本命的灵蛊失去了,陆左还能够活下来,但我却也知道,陆左受到的损害应该十分大。
我瞪了眼睛,说这怎么可能,完全就是挑拨离间。
因为我差点儿就跟这姑娘闹出过绯闻。
小米儿说你就叫我的名字吧。
我不确定陆左是否能够帮我解决这个问题,但我却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想法,很想过来看看他,看一看这个曾经拯救了世界的人物。
陆左听到,顿时就慌了,赶忙喊道:“不、不,你去烧热水,给我们泡壶茶就好,别做饭——朵朵,你快去阻止她啊?”
据说天山之战,比我们在京都那儿的处境更加残酷。
她长得迅速,此刻的模样差不多十一二岁的少女了,身高都已经赶到了我的肩上来。
朵朵虽然说是闹着玩儿,但小妖的这剑势,却着实让人感觉到了强大的压力。
朵朵笑得眉啊眼儿的都弯了,hetushu.com笑嘻嘻地说道:“其实小妖姐姐做的饭也挺不错的啊?至少她很有心呢。”
小妖姑娘。
老鬼闻铭。
朵朵说我们搬家了,你当然不知道啦,我带你们去。
想一想我的尴尬症都要犯了。
我有些诧异,而小妖姑娘瞧见陆左来了,却是收了剑,气呼呼地瞪了我一眼,然后说道:“真的变得好厉害了,哼,我去煮饭了……”
我与朵朵抱了一下,然后给她介绍小米儿:“这是我女儿小米儿,希望你们能够成为好朋友。”
他或许这辈子都未必能够重返巅峰,成为当初那个备受无数人赞誉的苗疆蛊王了。
不过瞧见整个人的时候,我莫名就有一些尴尬。
老一辈更是不计其数。
他怎么坐起了轮椅来?
在竹楼前面的空地,有一人在练剑。
小妖姑娘说闲话少讲,我先试试你的手段。
我手中的武器,无论是逸仙刀,还是三尖两刃刀,都太凶了。
朵朵回过头来打量小米儿。
然而任凭小妖姑娘的剑势如何汹涌,暴风骤雨一般,我也没有太多拔刀,而是凭借着剑眼的轨迹判断,与她周旋着,并不受任何伤害。
我们出了镇子,然后绕过了几个山丘和大片田地,前方是连绵不绝的山峦,继续往前走,结果前面突然一下子就转折了,能够瞧见一大片的竹林,而在林子前面,则有一座十分雅致的竹楼,看起来有点儿像是武侠片里面的那种建筑,清新典雅,远远望去,清风徐来,这人的俗气一下子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