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五十三章 重逢后的交心

可怜。
二儿子打国民党反动派的时候死的。
我苦笑,说您高看我了。
喊了没一会儿,小妖姑娘端了茶壶进来,瞪了他一眼,说是不是受了伤就可以装大爷啊,没看到我在做饭呢?
我瞧见他的表情有些严肃,说不知道啊,它怎么了么?
但是如果真的动手杀了的话,这样的因果和罪孽,又将算到谁的头上来呢?
我又谈及了当前我的困境,无论是荆门黄家,还是民顾委的杀局,都说了出来。
小妖姑娘听到这话儿,高兴了,说这话听着多给劲儿,对了,你女儿怎么会长得这么快啊,之前不是说才两三岁么?
这就是无奈。
陆左摇头,说不,他的前世,却是民国天下三绝之一的阵王屈阳,而今生则是一头烈火凤凰,而所谓凤凰涅槃,还能复生,它人虽然死了,却留下了一颗蛋——那颗蛋孵化之后,他便能够重新回返,甚至还能够恢复人形,你说我为何要悲伤呢?
我还是感觉不可思议,打量了一下陆左,说瞧见你似乎没有太多的悲伤。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双目明亮清澈,有羡慕,却并无嫉妒,十分真诚。
我也笑了,说命运的安排。
我对两人的小情调有些无语,不过他们这般清闲,倒也有一种归于田园的平淡生活,的确是让人为之羡慕。
我连忙点头,说喜欢就好。
小娘子还是往日的脾气,我微微一笑,点头说好,谢谢款待。
那个时候,和图书杀还是不杀?
他带着我走进茶室,两人对坐,旁边是一扇很大的窗户,打开来,能够瞧见背后竹林的绿色。
呃……
听到这些,我着实是有一些说不出来的感动在。
陆左叹气,说他记得以前看过一本书,叫做《亮剑》。
这些人,若是真的来袭,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有什么办法呢?
好久不见,的确是好久不见了。
而后他们又参与甚至主导了天山一战。
陆左以诚待我,我自然不会隐瞒什么,将当时的情形一五一十地跟他说起,包括水库放蛊、外交事件以及三处联防,日本第一忍的来袭,长城之下的决战,等等,如数说来。
这本书后来拍成了电视剧,风靡了大江南北,只不过仅仅拍到了建国受衔,后面却没有继续了,而书中有一个情节他记忆深刻。
老太太可怜么?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笑着说道:“有。”
从陆左的口中,我知道了关于天山大战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也知道了原来这一场战斗之中,竟然隐藏着那千年的爱恨情仇,也知晓了原来拯救世界的并非是陆左,也不是萧克明,而是陆左的那个本命金蚕蛊肥虫子。
我小心翼翼地说道:“一虎皮鹦鹉?”
为了阻止陷入疯狂的人们夺得枪械,李云龙下令开枪了。
我告诉陆左,说现如今的我,差不多是隐姓埋名,世间再无我这么一号人物,否则必和图书然会被源源不断的攻击所困扰。
我感觉到浑身冰凉,想起那个贱贱的肥鸟儿,有点儿难以置信,说不可能吧,它这么贼,怎么可能会死掉?
……
当时有人死亡,而疯狂的人们也被吓退了。
他们击杀了邪灵教的左使黄公望,一战天下惊,也算是为青城三老和无数死在邪灵教手下的无辜之人报了仇。
陆左说对。
就算是变成了天下第一,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对抗全世界。
死的那个三儿子无辜么?不,他不无辜,无论在什么时候,冲击军队,抢夺枪械,甚至还动手杀害军人,都是绝对不可容忍的。
啊?
她大儿子在八年抗战中,打日本鬼子死的。
陆左说到底怎么回事,我现如今虽然无法出手帮忙,但或许能够帮忙出些主意的。
一战定江山。
陆左咳了咳嗓子,不敢与她争吵,而是偏头去看外面的风景。
难道就只是算到那个挂了花红的人,以及民顾委的黄天望身上?
后来一位老奶奶扶尸而来,告诉李云龙,这是她三儿子。
小妖姑娘把茶壶放在我们面前的茶几上,然后冲我说道:“自己倒啊,别客气。”
陆左笑了笑,说当时哪里能够想得了那么多?你以为我又多崇高的理想啊,还不都是一步一步逼出来的?对了,我听说你在京都一战之中,也表现得十分不错,不但在其中大放异彩,而且还力挽狂澜,说来听听,当时到底什么www.hetushu.com情况?
更何况如果事情闹大了,那些你曾经熟悉的江湖道友,也有可能因为道义而调转枪口过来对付你。
好吧,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我听陆左说完这个故事,没有说话,陷入了沉默。
我有些诧异,说什么叫做基本上成了?到底是成还是没成呢?
当时的李云龙似乎是一个军长,然后群众造反,来军械库夺枪,打伤了许多士兵。
青城山一役,我和老鬼参与了抵抗邪灵教的灭门之战,最终得以存活了下来,而后因为天池寨的变故匆匆赶往京都。
陆左看着我,说你的决定是对的,那些因为那十亿悬赏,又或者为了讨好民顾委而过来对付你的人该杀么?
陆左也低声回答,说基本上成了。
陆左笑了笑,说对了,跟你扯了那么多,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过来肯定是有事儿的,以咱们的关系,用不着兜圈子,有事说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我说我们想要回家,结果路却不见了。
我说好啊。
尽管是冬天,但窗户已然开着,凛冽的清冷让人的神经忍不住为之一绷。
陆左对我说道:“你可知道虎皮猫大人是什么吗?”
为了这个世界,原来他们牺牲了那么多的东西,而这世界上却几乎无人得知。
啊?
陆左愣了一下,说你不知道虎皮猫大人的事情?
呃?
作为杀人者,你王明双手血腥,倘若是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那也m.hetushu.com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与陆左两人许久未见,两人倒上了茶,一边品茶,一边说起了前一段时间的事情来。
这东西又叫做波比瘤般虫,本来是宇宙开辟之前的一种存在,能够吞噬空间的存在。
啊?
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然后陆左笑了,说没想到还能够再见面。
陆左说我这里有点儿山里面的粗茶,炒得不是很好,但忒香,要不要试一试?
就算这世间没有人能够制服得了你,但你的内心,也将会受到道德的谴责。
我也不客气,说我这次过来,是想求见虎皮猫大人,让它帮忙的。
我忍不住问陆左,说你们这样,值得么?
陆左拍了一下茶几,说当年的王红旗,便是凭借着龙脉之力,最终成为许多人口中的那个天下第一人,假以时日,想必王明老兄也会继承他老人家的衣钵,成就那天下第一的位置,可喜可贺。
从欧洲一别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与左道二人有见过面了,虽然大家一样都在江湖漂,但似乎有一只命运之手在左右着我们的轨迹,让我们错肩而过,却并未有相逢。
老太太吐了一口唾沫在李云龙的脸上,说你是凶手,杀人凶手。
不可能。
这样的行为,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非法的,需要严厉打击的。
陆左叹了一口气,说你别看虎皮猫大人平日里贼眉鼠眼,不像是个好人,但实际上它的担当,却比这世间许多的人、包括你我更加多……
该杀。和_图_书
两人来到了竹楼的茶室前,陆左想要下来,我去扶,他拦住了我,说不用,我没有瘫,只不过身体有些余伤,不便走动而已,平日里的行走并无障碍。
陆左说她要我再重新追一遍她,能追得上就行……
这样的东西,曾经是最为恐怖的噩梦,然而在陆左的影响下,居然最终选择了用离开的办法,来拯救这个世界……
我这才放宽了一些心,说虎皮猫大人能够有如此结局,我倒也是挺替他高兴的,不过我这事儿,可能就有点麻烦了。
陆左一拍脑袋,说刚才讲得太简略了,事实上,虎皮猫大人在天山大战之中也捐躯了……
我说还有此事?
听完了陆左的心得体会,我突然间也有了新的感悟,而这个时候,陆左则冲着我眨了眨眼,笑着说道:“对了,那么京都的龙脉,是否真的给你插了一手?”
小娘子在陆左面前故意张牙舞爪,转身离去,我听到她“噔噔噔”的脚步声远去,这才小声说道:“这个,你们两个成了?”
他三儿子,死在了他的手里。
然而那个时候,陆左和萧克明两人却以国王归来的态势,出现在了针对邪灵教的追击战中。
小妖姑娘冲我眨了眨眼睛,说不过性格挺好的,我们都喜欢。
陆左坐好,大声叫道:“有客人啊,泡壶茶来,要好茶,老江送我的那一包……”
我心虚地摸了摸下巴,说呃,其实你们应该知道她的身份,蛊胎嘛,跟正常人难免有一些区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