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五十五章 五姑娘山神仙府

门的两边,还刻着字。
而且她似乎也不懂得表达。
小妖说我原来还有点儿奇怪,为什么这空间转移,会跑到这儿来呢,现在想明白了,原来此处曾经有某位很强大的修行者居住过,甚至通过某种通天彻地的手段改变着周遭的炁场,并且设置了法阵,而当空间走移之时,便自动选择了这儿……
小妖的表现着实是让人诧异,我和小米儿在这一带搜寻了那么久,什么发现也没有,也根本无法解释为什么情况会变成这样,但她却就是这么走一圈,就能够瞧出问题的所在来了。
五姑娘山?
我听到一声裂响,那石墙的边缘处却是裂开了一条缝来,那宽度,一个人正好钻入其中。
我回头看了一下小妖姑娘,却没有想到她居然伸出了手来,轻轻一拍,无数青色的光芒飘落在了泥地上,然后有许多粗壮的植物从里面拱出来,并且去支撑着那石墙。
我扭过头来,瞧见小妖在十米外的地方与我招手。
小妖笑了,然后对我说道:“我感觉我们快接近答案了。”
我说你的意思,是出口极有可能在一个叫做五姑娘山的地方?
小妖点头,说对,不过只是可能而已,我也不确定,更不知道那个什么五姑娘山到底在哪儿,说不定根本就不在这茫茫麻栗山中呢……
我也跟着往里走。
不过看样子,这儿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住过人了,所以整体上看上去,有一股尘土的沉闷气息和图书
我说那出口在哪儿呢?
我瞧见了角落里有一堆发潮霉烂的稻草梗子,也瞧见旁边还有一张黑乎乎的毛皮。
我看了一眼,说你的手上,没有灰尘。
拳骨“咔嚓”作响,而我这时方才发现那黄色的光芒,不过是一面铜镜。
啊?
我笑了,说如何不敢?
我低头走着,突然间感觉到前方有一阵黄光浮动,下意识地使劲儿捏了一下拳头。
我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随时准备还击。
再往里走,风突然就大了起来,我瞧见了一个半开间的敞口石室,这儿居然有一个巨大的铜鼎,看上去好像是炼丹的地方,零零碎碎的许多摆件,而正中处,还有一个石案。
小妖的手指在石案上擦了一下,然后抬起来看,问了我一句,说你看到了么?
没一会儿,石墙给硬生生地挤出了一道裂缝来,有石头簌簌落下。
瞧见镜子上面有些扭曲的自己,我的心情也变得莫名复杂了起来。
想到这儿,我竟然有几分想要跟陆左汇报的冲动——明明彼此相爱的一对,你们就别再自欺欺人了,赶紧在一起吧。
小妖跟我解释,说没什么不可能,空间重叠了。
我瞧见这里面的布置,说并不奇怪,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儿应该是有某位高人曾经在此隐居,所以洞里应该是布置得有法阵的吧?
这是我第三次听到小妖姑娘说起这个事情。
我说对。
总之如果没有意外的话,www•hetushu.com那五姑娘山我能够确定就在离这儿不算远的地方。
好联。
当然,这些话儿我最终还是藏在了心里,因为我的确需要小妖姑娘帮我找寻到苗疆万毒窟的入口,以及帮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事情突然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们开始出发,沿着狭窄的山道而行,一路向东。
她现在有多着急,就证明了她有多在乎此刻还坐着轮椅的陆左。
而是她不断用那墨绿色的气息融入植物之中,使得那些植物变得无比活跃,在她的掌间不断蠕动着,一点一点,仿佛在传递着某种信息。
我说不,我知道在哪儿。
听到这么一个古怪的答案,我整个人都有些懵了,说怎么会?
小妖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道:“不知道该怎么说起,才能够让你理解——我曾经去过黄泉路,那个地方的空间结构极为不稳定,有时候会经常重叠交错,最终累计在一块儿;而这里的情形也差不多,有人动了某些枢纽,然后两处并不稳定的地方进行了重叠,又或者交错,使得你们回家的路,从此千差万别……”
我左右一看,哎呀,这儿可不就是苗疆万毒窟的入口么?
我瞧见在不远处,有一个豁口,阔口往外便是悬崖,有山风从豁口处呼呼地吹风进来,在这样的寒冬,莫名就是有一些冷。
好身手。
我说起了之前我与小米儿分头找寻的时候,我就曾经一路摸过去,最终在一和*图*书处地方停下。
小妖没有跟我多言语,便直接钻进了石缝里去。
对方跟说我这里叫做五姑娘山。
小妖姑娘愣了一下,说你知道?
而这个时候,小妖姑娘却打了一个响指,有一道绿色的光芒浮现在前方,我这时方才发现这儿并不算大,但居然有人住过的痕迹。
小妖说那随我来吧。
我慌忙跑到了跟前来,往下一看,却见小妖身形矫健,已经出现在了下面的十几米处去。
爱情多美好,何必指望五姑娘?
并不是说我不相信她,而是因为我觉得不可能。
咔嚓……
虽然她在陆左面前咋咋呼呼,装作很强势的样子,然而内心到底还是柔软的,一门心思也几乎扑在了陆左的身上去。
说句实话,这儿还真的很对山的名字,孤零零五座山峰耸然而立,自冲天空。
之所以记得比较清楚,是因为这个名字实在是太有喜感了,让我莫名就生出了几许心酸和苦楚来,想起这些年的单身岁月——哎呀,不说了,一说一把眼泪水。
我在悬崖间攀岩,不知道下面有多深,就这般下了几十米,突然间旁边有人喊我,说够了,就在这儿,再走就过了。
小妖指着敞口外面黑乎乎的悬崖,说可敢攀爬?
再往上走,一路到了最顶峰处,这儿山石嶙峋,宽阔的平地上种着好多松树,在靠着山壁的那一端,居然有一个半掩的石洞,像是门。
小妖姑娘没有在这儿停留,而是走到http://m.hetushu.com了前面的一处拐弯,继续往前走。
十几公里,又或者二十几公里。
我甚至还有瞧见到一些柴米油盐。
主峰的半山腰上,有清泉。
我们走上前去,却见那石洞两旁的对联,却是“黄芽白雪神仙府,瑶草琪花羽士家”。
小妖姑娘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往前走去。
我们一路走,然后开始爬山,不知不觉,竟然来到了一处主峰之上。
小妖姑娘点头,说对,在这样的环境之下,风不断吹进来,却没有一丝灰尘,很神奇吧?
我们往洞子里走,结果发现这儿给一片石墙给堵住了,不知道是被谁封了的,使得这儿根本无法进入其中。
当时我问碰见的采药人,说这儿是哪里。
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小妖姑娘,说我们来这里干嘛?
我说什么?
没想到这儿居然有如此林深幽静的地方,我看了一眼小妖姑娘,问我们来这儿干嘛?
讲句实话,我是有一点儿将信将疑的。
反倒是我最为笨重,不得不祭起逸仙刀,随时防备万一,然后攀着那悬崖峭壁,往下走去。
不可能的事情,我通常都会保留着自己的看法,而不是一味听从别人的吩咐。
天色黑了下来,而我们也赶到了五姑娘山。
说是交流,并非对话。
我们在山中行走,小妖姑娘这个时候又活跃了起来,开始走一段路,便伸手过去,与那些草木花朵交流。
竟然有人在转角处装了一面铜镜。
小妖停留在了那石案之和_图_书前,手在上面轻轻抚摸着。
说罢,她走到了石洞面向悬崖的敞口处去,然后足尖一蹬,人竟然直接朝着下方垂落而下。
如果说她跟我讲在山道尽头的植物,我倒也还是可以理解的,但她从走进山道过来,便一直有在与那些植物交流。
这个傻妞儿,到底还是一个陷入爱情之中的笨女人。
谁知道?
这儿居然有人住在这里?是山中的隐士,还是精神错乱、无家可归者呢?
我听到有点儿头晕,不过却准确地把握到了其中的一点儿信息。
一进其中,顿时就感觉到一阵阴凉遍布全身,不知道是哪儿来的阴风。
听到了我的讲述,小妖姑娘伸了一下懒腰,然后说道:“那行吧,事不宜迟,我们赶紧过去吧,赶时间。”
怎么转移到了这悬崖峭壁上来?
我回头看了一眼小米儿,小丫头远比我灵活,身子又格外轻巧,都不用我吩咐,几个起落,也跟了下去。
问题出在了哪里?
稻草梗子旁边是一个火坑,上面还有木头支架吊着的铁锅。
我借助着逸仙刀悬浮在半空中的力道,腾身一跃,几个起落,便来到了她立脚的洞口,而这个时候,小米儿伸手过来,兴奋地拉着我的手,激动地喊道:“爸爸,就是这儿,就是这儿……”
然而小妖却并不理会我的心情,而是开口说道:“我与这些植物沟通过,它们以前的时候,其实并不是生活在这里的,而是一个叫做五姑娘山的地方。”
我说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