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五十六章 就仿佛是宿命

我没有矫情,双手抱拳,然后开口说道:“有劳了……”
过了几分钟之后,我听到一阵让人牙酸的声音,这不知道多少吨的断龙石居然喀喀作响,并且往上面抬了起来。
小妖说明白了。
她对我说道:“有人在针对你啊——或者说,有人不想你们返回苗疆万毒窟,瞧现在的情况,似乎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康妮师姐能够办到的事情呢……”
又走到了另外一条通道来,而地下突然间石板翻开,露出了布满了利刃和毒虫的深坑来。
我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便直接祭出了逸仙刀。
我赶忙问道:“怎样?”
植物的力量。
不过这些所有的陷阱,都被我们给渡过去了。
又走了一段路,突然间墙体上喷出了屎黄色的毒雾。
小米儿取了这蛇胆,却并不吃,而是让给了那头小人参娃儿。
我往洞口的深处望了一眼,说难道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么?
我感觉对面有人,下意识地蹲身一望。
说罢,她看着我,说你能够猜到对手是谁么?
她指向了左边的一条路。
我感觉答案也许很快就要揭晓。
我们继续走,又是一条狭窄的山道,而这个时候小米儿似乎真的感应到了什么,越走越快。
我说不管是谁,对我们而言,都不过是过眼云烟。
“爸爸……”
太悲催了。
经历过了疑似伏羲墓的变故之后,我对这事儿十分敏感,赶忙出声喊道:“小心。”
得亏它消化得下。
小米和*图*书儿跟朵朵很亲近,但是跟小妖却好像还差一点儿意思,不过此时此刻,却对她崇拜不已,使劲儿地点了一下头,说嗯,谢谢小妖姐姐。
我苦笑着解释,说那位师姐给人下了蛊毒,将心中的恶念全部都引发了出来,倒戈相向,杀了小米儿的师父蛇婆婆。
小米儿听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
逸仙刀破空而出,将最前面的一道黑影给直接戳破了去,而就在那一瞬间,我听到了刺耳的爆裂声,紧接着一大团的幽冥之火陡然冒了起来,将那边的路口给一下子遮挡得满满。
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神风大长老那个家伙,他怎么会在这儿?
往下走了一段路,我这才发现这儿的路途,跟之前那里有一些相似,却似乎又有一些不同。
我望着那厚厚的石头,脸色有些难看。
简单几句话,并不能够让小米儿的心情一下子就扭转过来,但好歹也让她恢复了一些精神,而这个时候,小妖则在旁边开口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里应该有人做过了布置,弄出了一个鬼打墙的法阵来——是惹到了什么人么?”
又走到了一处十字路口的时候,小米儿那小小的身子都已经开始在发抖了,我忍不住走上前去,双手按在了她稚嫩的肩膀之上来。
那条巨蟒给我一刀钉在了墙上,再怎么游动,都没有办法逞凶,反而是给小米儿把蛇胆给取了出来。
m.hetushu.com想到那种场面,我就下意识地夹紧双腿。
说罢,她的袖子里突然间飞出了几道绳索来,朝着那些黑影子飞了过去。
小妖说或许里面才是最为凶险的地方。
小妖的脸色一变,惊声喊道:“幽冥鬼猿!”
而这个时候的小米儿对于周遭变故十分敏感,就在那震动一起,身子便猛然一缩,朝着后面退了七八步,我这时瞧见那山道之上,居然凭空出现了十几根有尖又锐的石刺,从那地上陡然冒了出来。
一个半米高左右的通道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这是一招伤人伤己的手段。
它近在咫尺。
小妖伸手拉住了小米儿的手,说别着急,我一定帮你找到回家的路。
而刚才那被我斩杀之后炸开来的幽冥鬼猿在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冥火,却是飘飘散散,如落花一般铺满地上,不断燃烧着。
过了好一会儿,她睁开了眼睛来。
小妖在喊出这玩意的名字之后,又赶紧对我大声说道:“你别动手,我来。”
浓郁至极的气息落在了那种子上,使其迅速地生根发芽,然后变成了茁壮的刺藤来。
而与此同时,还有几个黑影从右边的通道中冒了出来,扑到了我们跟前。
他们到底是有多大的决心啊,方才会弄出这样的动静来。
又有毒虫爬出,又有火焰烤炙,还有一条十几米长的黑色巨蟒从那吊洞之中陡然蹿出,朝着我们发起了进攻来。
小米儿的眼睛在这一刻深邃如http://m•hetushu.com星空,瞳孔开始集聚收缩,然后在最后一刻扩散开来,然后她认真地点了点头,说我感觉到了,在那里。
小妖皱了一下眉头,说师姐?
我往后退了几步,感觉这玩意跟之前我们在长湖龙宫地下瞧见的那些鬼东西很像。
我可以肯定这里面的人,有康妮。
既然如此,就只有继续往前走,因为敌人的反抗越是激烈,就越代表我们其实已经快接近了事实的真相之处了。
小妖深吸一口气,然后平平一吹,这些火焰便如同蒲公英的花朵一般,飘散不见了去。
小妖说这入口平白无故地出现在了这山崖之上,整体的空间走移,怎么着也总得有一个说法才是,你难道不奇怪么?
我有点儿不太相信这样的可能。
小妖连忙摆手,说你先别忙着高兴,等真正进去再说吧。
但至于她的同党都是谁,这个我就没有办法知晓了——难道久丹松嘉玛这么快就重新恢复了真身,又跑这儿来捣鬼了?
我有点儿束手无策了,然而这个时候,小妖却站了出来,从怀里摸出了几十颗细碎的种子来,扔在了地上,然后开始吹了一口气。
这绳子在无形之中,仿佛有一双大手似的,将那几个试图快速突进到跟前来的黑影子给缠绕了住,我定睛一看,却见竟然是一种十分丑陋凶恶的猿猴,半人高,长手长脚,一对暗红色的眼珠子格外吓人。
深吸了一口气,我朝着在旁边叉腰喘气的小妖姑娘说道hetushu.com:“真的很感谢,如果不是小妖姑娘你,只怕我们永远都找不到这入口,也回返不得苗疆万毒窟了……”
我说自然是奇怪的,不过已经到了这里,问题应该不大了吧?
我点头,说小米儿有一个师姐,对这儿很了解。
若是真的一个不小心,这玩意从下面突兀冲上来,说不定就给爆菊了。
小米儿一开始的时候走得很轻快,在十字路口或者Y字路口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犹豫,然而到了后面,脚步却越来越慢,思考的时间也越发长久。
当小妖处理了那几头幽冥鬼猿之后,我没有让小米儿领路,而是我走到了最前面。
路过那浑然天成一般的石刺,我忍不住伸手去抚摸了一下石刺的表面,它的最下面有海碗那般大,而最上面的尖锐之处,细如绣花针。
越是在乎,就越容易产生紧张感,而紧张感又会导致错误的发生。
啊?
小米儿转过身来看我,泪眼婆娑,我叹了一口气,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努力地笑着说道:“苗疆万毒窟是你的家,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你要知道,鹿婆婆活了几百年,不介意这一时半会儿,我们家小米儿也能够活很久,肯定也不会在乎这么一点儿时间。一时半会儿的受挫并不代表什么,终究还是会重逢的,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特别是在自己的地盘里。
小米儿哭了,说可是我感觉全世界都变了。
这小东西跟我们从北到南,跨越了几千里路,这一回总算是吃hetushu.com了一次大补之物,拳头大的蛇胆给它咕噜噜吞进了肚中去,咯咯地直乐。
正因为如此,我走得越发谨慎,在小米儿的指引下继续向前。
随后又经历了许多的机关,但是越往里走,我越表现出了一种势不可挡的架势来,终于,有人终于落下了一块断龙石。
小米儿说爸爸,你觉得会是谁在捣鬼?
我们继续向前,不过这回走在前面的,却是对这洞子的状况最为熟悉的小米儿,不管怎么说,她对于此间的布置还是了然于心的,比我和小妖都要熟悉许多,也能够应付各种各样的突然状况。
她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其实吧,这事儿很简单,对方所谓的迷魂阵、鬼打墙,都不过是些雕虫小技而已,关键在于你们对于那蛇池是否有感应,若是有,再多的障眼法,也挡不住我们的脚步。”
就在她几乎就要飞奔起来的时候,突然间前方传来一阵震动。
弄完这些,小妖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呼……
刺藤连成了一大片,然后开始往上撑起。
所谓断龙石,我们进不去,里面也出不了。
巨大的石头将通道给直接堵死了,进出不得。
那石头砸落而下的时候,整个空间都在嗡嗡嗡地响,我的脚都有些麻了。
小妖是那种很有侠气的女子,听到小米儿的感谢,得意洋洋,说放心,有我呢。
我感觉得到,小米儿变得紧张了起来。
我摇头,说不,变的不是全世界,只不过是你的心,以及这么一点儿地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