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六十一章 蛇婆婆的请求

这些人的情绪显然是很复杂的,有的很开心能够来到万毒窟这样一个修行圣地,但也有人开始怀念起以前的日子。
面对着这些人,我冷峻的目光在每一个人的头顶上掠过,然后落到了其中几个比较有影响力的人身上来,缓声说道:“首先,恭喜各位来到了苗疆万毒窟的修行圣地,这儿是传说之地,每一个人心中的梦想;其次,我过来给各位讲一下规矩……”
我沉吟一番,说这个事情,我可以帮忙配合。
这种情况并不难理解,因为我之前就见过同样的模式。
蛇婆婆点头说好,另外小米儿我想要留下来,过些时日,我会让她出去传道,帮助山民治病育蛊,将这香火给蔓延出去。
我就是那个唱黑脸的。
我们曾经是敌人,而他们最终选择了中立,最后又跟着我们来到了万毒窟。
而对于小米儿来说,只要师父不死,一直都陪伴在她的身边,那么以何种方式存在,这个其实并不重要。
经历过了洞穴里面的一战,许多人也明白了一件事情。
蛇婆婆点头,说你很聪明,一下子就猜到了鹿婆婆的身份,的确,当年苗疆万毒窟最为兴盛的时候,万毒窟的主人便将聚血蛊神化,给人供奉,受人间香火和跪拜,在信仰之力的影响下,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神格——鹿婆婆曾经有一段时间成了半神,领悟到了许许多多的世间规则,只可惜后来苗疆万毒窟破落,再无香火供奉,m•hetushu•com于是就跌落了境界……
蛇婆婆的想法,是将这些人留在这里,成为祭祀鹿婆婆的一员。
我缓步走来,被人瞧见了,于是原本还在聚着聊天的众人,都停止了话语。
我忍不住激动了起来,说也就是说,只要我师父的神魂残留,其实还是可以让他重新存留于世的咯?
如果她改了名,应该不会有人怀疑到我的头上来。
只不过,我可能就要跟她分开了。
我有点儿懵了,结结巴巴地说道:“那,这、这……您这是……”
小米儿突然间有些伤心了,说爸爸,我们会分开么?
但小米儿总会长大,我不可能一直陪在她的身边,而且她也有自己的责任……
不管是蛇婆婆,还是鹿婆婆,都是她的亲人至爱。
如何处置康妮,这是蛇婆婆的事儿,但魔偶云陌阡的处置,我却还是跟蛇婆婆聊了一下。
我说有人祭拜鹿婆婆,对吧?
这个……
蛇婆婆摇头,说不。
我想起了我师父的事情,说难道不能够找一个契合的人体么?
说完这个,我又问蛇婆婆,说另外的一步该怎么走?
我摇了摇头,说未曾听闻。
而我的责任,在于镇住这些人的小心思,不让他们胡思妄想。
我说话虽如此,但黄门郎藏匿不出,再难得见,想要找到我师父,谈何容易啊……
她的手很粗糙,满是沟壑,而且还是冰冷的感觉,不过她却紧紧握着我的手,说和图书孩子,你别担心,总会有办法的,不要放弃希望……
我赶到这儿来的时候,这些人差不多刚刚安顿了下来,有十来人在殿前的平地那儿三五成群地闲聊着,也有人在房间里面收拾东西。
我满心激动,然而过了一会儿,却又是叹了一口气。
啊?
这是鹿婆婆的声音,我至今还记得小米儿夜里黏在我房间里的时候,她在门口一直守候。
我忍不住问道:“婆婆,我想问一个问题。”
好多人扭头,朝着我这边望了过来。
与蛇婆婆一般,鹿婆婆对于小米儿的溺爱,也是让人羡慕的。
我将我此刻的处境与她说起,然后说道:“现如今我隐姓埋名,不能够给人知晓,如果这些人离开了万毒窟,必然会有我的消息传出去,到了那个时候,我可就有了大麻烦。”
只不过那两人的情况是后者压制前者,甚至强迫对方的意志,而这边则是和平许多,不管蛇婆婆和鹿婆婆之间有什么过往,现如今的她们都是一对生死挚友,不存在谁来主导身体控制权的问题。
蛇婆婆的声音一变,说对,是我。
蛇婆婆沉吟,说如果你师父还活着的话,可以根据他神魂的状况来具体应对,从你之前提过的情况,他已经是二次俯身,估计也就能够附身于一刚出生的婴儿身上,而且还是那种没有业力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呃?
蛇婆婆说两魂同存一体,此消彼长,此长彼消,天hetushu.com然地会互争高下,绝对不会友好同存,这是事物的本质决定的,而不会以个人的意志会转移,如果时间长了,就会不断磨损,如果不将一方的意志完全压死,那么最终的结果就会两败俱伤。
蛇婆婆开口,说你讲。
与蛇婆婆交流过后,我将地上的两人交给了她。
我点了点头,说好。
他们想要回去。
我说原来如此,这东西需要去哪儿找寻?
蛇婆婆说这件事情得分两步走,不过都需要你们的帮忙。
我拱手,说敬请吩咐就是。
听到这话儿,我当时有点儿反应不过来,说你是鹿婆婆?
当我走到跟前来的时候,场面为之一静,而里面的人也都走了出来。
我想起一事儿来,对蛇婆婆说道:“那你们会一直这样存在下去么?”
蛇婆婆开口说道:“这麒麟胎乃世间一奇物,是一种灵质软性玉石,能够寄托意识,转而化作胎盘,孕育人身,如同重新铸就人身一般;如果能够有这样的寄托物,我就可以分离而出,不再受相互排斥的困扰了……”
蛇婆婆说这只是传说之物,不过据说有人在南国缅甸那儿,曾经有人见到过此物……
蛇婆婆一愣,说为何?
蛇婆婆说你们之前在城中行走,可曾见那里面有祭拜过什么吗?
如何洗脑,如何让这些人真心诚意地留在万毒窟,暂时放弃现实世界的一切,这是蛇婆婆的事儿。
蛇婆婆说增强鹿婆婆的神力,让她恢复、甚http://www.hetushu.com至重新回到半神的境界来,这是第一个步骤,而另外还有一个备选的方案——你可听说过麒麟胎?
我希望她能够让康妮解除对云陌阡的控制,恢复以前的状况来。
比如黄养神和久丹松嘉玛。
蛇婆婆伸出手来,抓着我的手。
蛇婆婆说外面那二十人,大部分我都认识,是苗疆一带的养蛊人或者江湖客,我会把他们给留下来,作为火种,重新祭拜起蛇婆婆来。
活生生站在我面前的蛇婆婆,此刻却又告诉我,说她其实已经死了。
蛇婆婆摇头,说不行,每一个人的体质不一样,情况也不一样,我现如今的神魂十分微弱,若是强行俯身于人体之上,最大的可能是会在排斥反应中,消散不见了去。
我停顿了一下,等待众人的反应。
蛇婆婆笑了笑,说我的确已经死了,这毫无疑问,不过我的魂魄却并未有如果你所猜测的那般,前往轮回,而是被鹿婆婆给截留了下来,融入进了自己的身体里——也就是说,现在我既是我,也是鹿婆婆……
我瞧见旁边紧紧拉着蛇婆婆手的小米儿,她的脸上露出了许久未见的明媚笑容来,忍不住开口说道:“我真的很替你高兴。”
我说为什么?
我谈起了我师父的情况,并且还拿出了鲲鹏石来,跟她说起。
果然,总是有不怕死的人,一个络腮胡站了出来,左右一打量,壮着胆子,指着我说道:“这儿是蛇婆婆的地盘,你算哪门子的角色?”http://www.hetushu•com
神风大长老那样的人物,都给逼得满地乱跑,唯有同归于尽。
我说我能够帮你做些什么?
我笑,说傻孩子,我们怎么分开啊,不管你在哪里,你一直都会是我的女儿的嘛……
蛇婆婆点头,说对的。
他们又能如何?
蛇婆婆说如此自然是最好,不过这些人在现实世界有家有业的,想要留下他们来,这是一件难事。
随后我离开了大殿,来到了偏殿的建筑里来。
我听到,忍不住笑了,说之前还在打算如何说服婆婆你留下这些人呢。
面前的这个男人,很强大,甚至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将他们所有人都给斩杀了去。
蛇婆婆并没有死而复生,而是魂魄留了下来,这件事情鹿婆婆并没有告诉我们,估计当时有一些不可描述的情况,所以一直到此时此刻,方才亮相。
小米儿的脸贴着蛇婆婆的身子,眯着眼睛笑,说:“爸爸,小米儿好开心、好开心啊……”
听到这话儿,我还没有说什么,小米儿便焦躁地开口说道:“那该怎么办?”
毕竟这魔偶是老鬼的东西,如果能够保住,我尽力而为。
我犹豫地看了一眼小米儿,小姑娘长得很快,个子蹭蹭地长着,估计用不了一两年,就会变成大姑娘了。
简单而言,那就是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
这儿住着那二十多人,他们是被康妮和神风大长老叫来的,不过并不是说与他们同流合污,只是受到了诱惑而已。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点头,说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