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六十三章 再回首宛如梦

鹿婆婆抬起了头来,看了我一眼,然后不咸不淡地说道:“去见老情人?”
我一听,顿时就兴奋了起来,说什么,你还真的知道啊?
早餐依旧是在之前的那个长桌前,切换了鹿婆婆模式的这位婆婆又变成了全身藏在了黑袍子底下的模样来,然后帮我们安排早餐,甚至还帮着倒茶。
听到小妖姑娘的话语,我的心思忍不住沉了下来。
小妖姑娘揉了揉脸,说哦,对,我想起来了,你对这件事情并不知情啊——不过你还真的算是问对人了。
我小心翼翼地问小妖姑娘,说那个,你能够给我讲一下,当初陆左他们到底是怎么找到这麒麟胎的么?
呼啦啦……
“老情人”这个词,在我耳中听着有些刺耳,我更愿意用“爱人”或者“女朋友”这样中性甚至主观的词眼去称呼她。
小妖长长吸了一口气,说这事儿说起来就话长了,不过现如今想起来,一切就好像是刚刚发生,就在眼前一样啊……
和我们一同吃早餐的,有小妖姑娘,另外昨天被我临时任命为负责人的乌穆熊和他儿子也获得了邀请。
呃,算了,我还是不形容为好,毕竟有点儿污。
当我的双脚再一次踏在了虫原的密林,呼吸着那极富氧离子的空气时,我莫名就觉得一阵轻松,就好像这儿才是我的家一般。
没有人知道,这是一个活了不知道几百年的半神之灵。
小米儿听到,十分委屈地扁着嘴,不过到底还和-图-书是没有再说话了。
小妖姑娘想起昨天我与她说的事情,赶忙说道:“我也去。”
总之没一会儿,小妖姑娘的胳膊就硬的跟一石头差不多了,而她则眯着眼睛看我,说怎么样?
小妖说那入口处给污染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好呢,我现在出去,会有危险的好吧?再说了,有朵朵照顾着,他一时半会儿,出不了什么事。
她跟我谈起了自己与陆左的前尘往事来,而这个时候,我方才知道陆左和萧克明、虎皮猫大人,小妖和朵朵为什么会走到一起来,在以前的时候,又经历过些什么事情。
说罢,她给两人又添了一大勺子的粥。
随后她点了点头,说好的,一会儿我送你离开。
小妖姑娘给我的迟钝气得够呛,不过却也没有再卖关子,而是直接跟我说道:“你要找的麒麟胎,就在我身上。”
这种感觉有点儿像……
我瞧见她好像还当真了,赶忙拉住了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她说了一遍。
“想什么呢?”
我不虚伪、不做作,坦诚地说,就是想她了。
小米儿认真地点了点头,说嗯。
小米儿眨了眨眼睛,然后问道:“爸爸,你是不是不喜欢小观音姐姐了?”
我一边给小妖姑娘介绍,一边朝着小观音的结庐之处走去。
鹿婆婆摇头,说不需要。
她说得格外霸气,我知道她这样子肯定是用意的,于是也不再扭捏,伸手抓住了小妖姑娘的胳hetushu.com膊,一开始的时候如人一般柔软,而随后突然间就变得硬了起来。
但如果当着这当事人双方的面说起,特别是小妖姑娘的面前,会很尴尬的。
事实上,我从离开的时候,就无时无刻地想着回来,不是因为别的,单纯就是想要与小观音厮守在一起。
我沉思了一下,将蛇婆婆现在的情况大概精简了一下,然后给小妖说了起来,结束之后,我对她说道:“蛇婆婆说这种麒麟胎是一种灵质软性玉石,能够寄托意识,转而化作胎盘,孕育人身……”
大概是感觉到了什么,鹿婆婆抬了一下头,斗篷里面的黑暗涌动。
离开之前,我还特意跟她交代,不许再怀疑我和小妖姑娘了,那只是一个误会。
我说你干嘛啊?
小妖姑娘伸手过来,说你摸一下我。
我瞧见她放下心中的负担,便笑了笑,给她介绍起了这虫原来。
我说呃,不知道你练得是什么硬气功?
而来到这个地方,小妖姑娘也是高兴得不得了。
那草庐,早已毁去,只剩下火烧过的痕迹。
这些经历是那般的曲折,就好像是小说话本一般。
这已经是他们喝的第五碗了,大概是感受到了什么,他们对鹿婆婆充满了畏惧,还不敢拒绝。
小米儿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说爸爸,我只是想告诉你,小妖姐姐是朵朵陆左哥哥的女朋友,你不能做这种事情……
之前因为老弟王钊捅我而留下的内http://www.hetushu.com伤,在这个时候,终于彻底消失一空了去。
小妖姑娘一脸惊愕地望着我,直勾勾的,看得我心底里都有些发麻。
食不言寝不语,在鹿婆婆的面前,吃饭的时候我尽量不作声。
旁边的乌穆熊和乌桓这对父子全程低着头,不敢言语。
然而我却能够感受到他们之间深深的情意。
我说着说着,小妖姑娘突然就笑了起来,我有些发愣,说你笑什么?
我苦笑,说不,绝对不可能,你想错了。
我忍不住激动起来,说那你知不知道哪儿还有这麒麟胎?
我们走了一天多的路程,边走边玩。
她老人家可是能够在门外站一整晚的倔强性子,我哪里敢惹得起她,于是赶忙起了床,简单洗漱一下之后,推着小米儿出去。
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小米儿已经趴在了我的床头,一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弄得我有点儿心底里发毛。
那一夜,我和小妖交谈到了很晚,方才各自回房睡去。
她天生属于密林,这会儿就算是回到了家,我瞧见兴奋不已的她,忍不住问道:“你不是很担心陆左么,怎么不回去?”
而当吃完之后,我方才对鹿婆婆开口说道:“婆婆,我离开这儿好久了,想要去一趟虫原,看几个老朋友。”
路上碰到了一些危险,不过都是小意思,而最终我们终于来到了那个深潭附近的地方,然而满怀期待的我却并没有瞧见小观音,而是一片的狼藉。
小米儿也赶紧说和_图_书道:“我也要去。”
啊?
我把蛇婆婆当做了长辈,因为她是真正对小米儿好的人,甚至比我要好上一万倍,也正因为如此,使得我很想要报答她。
她亲自送我们离开。
啊?
呃……
那是我这么多年以来,唯一一个为之癫狂和着迷的女人,而且也是一个让我神魂颠倒的女人。
小妖说你从哪儿知道的麒麟胎?
小米儿不知不觉,竟然听入了迷。
这个时候房门被敲响了,门外有人轻声咳了咳,然后闷声说道:“吃早餐了……”
小米儿说我昨天瞧见你和小妖姐姐聊了一整晚,感觉你们两个好默契啊,你是不是移情别恋,喜欢上小妖姐姐了?我以后是不是得管小妖姐姐叫做妈妈?
吃过了早餐,我和小妖姑娘在鹿婆婆的带领下,朝着城门的方向走了过去。
我瞧见小妖姑娘莹白如玉、滑如凝脂的小手儿,舔了舔嘴唇,说这个,呃,小妖姑娘,之前我们两个是有误会,现如今我与陆左是朋友,我,这个我有些心理障碍……
不过我还是沉默了。
呸……
呃?
我听到了鹿婆婆的声音,知道蛇婆婆切换了过去,此刻变成了最是护犊子的鹿婆婆模式。
听到小妖的讲述,我好一会儿方才从失神之中恢复过来,仔细一想,还真的是像她说的这般。
小妖姑娘白了我一眼,说你脑子里怎么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让你摸你就摸,少废话……
这样的天材地宝,可不是批发铺子里面能够弄得到http://m.hetushu.com的。
小妖姑娘笑了,说当初的时候,我与朵朵就是两位一体,彼此共生的,后来陆左那笨蛋找到了麒麟胎,将我和朵朵给裂魂出来,从此我就在麒麟胎中落下了意识,修成了如今模样来——你说说,你是不是问对了人?
包括麒麟胎,以及小妖昨天跟我说的那些事情。
小米儿试图反抗,说可是我去虫原,也是为了功课啊?
她的话让我有些尴尬,不过话说回来,还真的是去见老情人。
鹿婆婆没有理会小妖,却是瞧了小米儿一眼,说不行,你师父说了,你离开太久了,功课落了很多,她这几天要给你检查功课,哪儿都不能去。
他们面前的盘子早就空了,这个时候鹿婆婆方才开口问道:“再吃点儿吧……”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没有失去希望。
两人痛苦地喝着稀粥,感觉好像快吐了。
我愣了一会儿,有点儿难以置信,说这、这怎么可能?
我说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我没干啥伤天害理事情啊?
小妖姑娘摇头,说我这是独一份,当初陆左和萧大哥费了不知道多少心力,方才帮着找到,如果再想要找,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也不晓得需要什么机缘咯……
但如果小妖她已经用了麒麟胎,这世间再想找到第二块,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呃?
这事儿是蛇婆婆郑重其事拜托我的,我想要帮她完成。
我说为什么会这么说啊?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了她的身份,我真的认为这就只是一个老仆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