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六十六章 重返三目巫族

我心中感慨,而绿叶却走到了我的跟前来,打量着我,然后笑着说道:“我该叫你什么,神使大人,还是……”
至于野象谷的事情,有人在百花原见到过象头族的族长穷奇宗,还有其它的几个同族,不过却并不知晓他们为何会出现在那里。
如此一路走,却是进入了三目巫族的核心聚集地里面去。
那人正是绿叶。
绿叶说这事儿很重要么?
然而一直到我和小妖姑娘渡过了大河,都没有任何动静出来。
绿叶知道占据了青衣魃身体的小观音,也知道青丘雁随着一起在野象谷结庐而居的事情,听到我说完了之后,她有些茫然,说怎么会是这样?
一直到了我来虫原。
我走上前来,与其交流,让他带我去见绿叶。
然而我们却知晓,他居然将一头史前巨魔烛九阴锁在了体内,试图将其炼化,方才会变成如今这般疯疯癫癫的模样来。
当对方转过头来的时候,我却一下子愣住了。
我说这些你都不知道?
绿叶是三目巫族的新族长,三目俊被青衣魃杀死之后,她就继承了三目俊的位置,而她的病症也被小米儿给治好了,现如今应该能够恢复被压制的巫力了。
我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说一个月前,青丘雁有出现过?
绿叶摇头,说对,我这些日子一直都在忙着族中的内务,另外我自己的身体变化也挺大,大量的巫力涌现,让我不得不专心处理自己的问http://www.hetushu.com题,无暇它顾,甚至都不知道象头族的人差点儿都给灭了族……
到了地方,引路人指着大殿,让我自己进去。
我说对,青丘雁一直跟小观音在一起,是青丘一族监视青衣魃的眼线,她不可能突然间离开的,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对了,她是要回青丘去么?青丘在哪里?
但我其实很想他能够再出来,与我见上一面。
在集市的外围,我瞧见了三目巫族的战士。
因为上一次的旱魃事件,使得许多族群迁移到了三目巫族的聚集地,试图在这儿寻求庇护,虽然后来发生了许多的事情,这聚集地差点儿就给攻占了去,不过最终却还是以胜利告终,青衣魃被小观音给占据了身体,一切恢复了正常,但那些族群却并没有离开了,而是围绕着三目巫族的聚集地,安家落户了下来。
我看了小妖一眼,然后缓步往前走去,进了殿宇里,瞧见一个高大的身影。
呃?
简单寒暄过后,我开门见山地说出了此番的来意。
那背影是个女子,但身高足有姚明兄的高度。
从这一点上来说,南海剑鬼远比旁人要高尚许多。
唯有南海剑鬼,似乎很少有他的消息传出,几乎无人知晓。
作为三目俊的血脉,绿叶一旦恢复,必将又是一代大巫。
我本以为绿叶会在之前的那个小楼里见我,但却没有,引路人将我们带到hetushu.com了三目巫族议事的一处大殿里面来。
绿叶已经派人去联系百花原的掌控者无花道人,三天之内,应该会有消息回来。
她是一族之长,不是谁都能够见到的。
我说你讲。
这些人并不是什么拥有强力天赋的种族,即便是做附庸,也总好过时刻处于危险之中,而正因为如此,使得三目巫族的聚集地,渐渐从一个部落,变成了一个城市的雏形。
如果按照王红旗的说法,那么此人当年也是一代天骄,无论是虚清真人,还是沈老总,这些人与他都是平辈论交,属于南海一脉中最天才的人物。
绿叶说一个月前,我听人说起过青丘雁姐姐,说她有经过我们三目巫族,在集市里采购了一些东西,然后准备返回青丘去——我当时听到了还挺生气的,都已经到了我这儿,却没有过来见我,真的很过分呢……
啊?
没有嚣张的鬼兵鬼将,也没有陡然而来的漩涡,更没有铺天盖地的巨浪,那河水温柔得就像是情人的吻,一点儿波澜都没有,让我很是失望。
我心思焦急,无心吃喝,反倒是小妖姑娘很有兴趣,与绿叶叽叽喳喳地聊着,好不自在。
绿叶有些为难,说不是不肯给你,只是青丘那儿,不许男子进入,去则是死……
绿叶有些骇然,说你想去青丘?
也许过不了多久,她就会长成一个巨人了吧?
我们在西北遇到的昆仑疯道人,已经确定是南m.hetushu.com海剑鬼无疑。
来到地方,见到绿叶,她告诉我,说青丘雁的事情已经确定了,就在不到一个月之前,她独自一人返回了三目巫族的聚集地,停留了两个小时不到,便离开了,而目的地正是青丘一族的发源地。
绿叶成为族长之后,沉稳大方许多,指着旁边特质的椅子,招呼我们入座。
过,则死。
这不是绿叶,绿叶是三目巫族之中的特例,一直长不高,也就一米八左右,然而此时此刻的这一位……
绿叶脸上带着笑意,说是女朋友?
绿叶说应该没错吧,不然我再找人来确认一下?
曾几何时,虫原之上有一个规矩,任何人在夜里,都不能够从沧浪水的头顶上走过。
我没有坚持,去睡了一会儿,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我出门来,没有瞧见人,问了一下绿叶的花妖侍从,才知道绿叶跟小妖姑娘在附近的院子里赏花。
我让她带我过去。
安排好了这些,绿叶叫人摆下了宴席,款待我们。
南海降魔录,只有他用到了正途上来。
也许,这就是当了族长之后的变化吧。
我说叫我的名字,王明就好。
如此一路走,到了中午两点多,我和小妖姑娘终于来到了三目巫族的聚集地。
第一是让人去市集以及聚居地里询问,看看有人知道野象谷发生的事情不。
在这算不得多久的时间里,她居然已经长高了五十公分,瞧见笑盈盈的绿叶,我有一种说不出和*图*书来的怪异。
听到了这些,我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对绿叶说道:“能够给我一份前往青丘的地图么?”
妖魔鬼怪四人,南海剑魔是大师兄,虽然并未曾见过,但是他教出的徒弟却是一个比一个出息,所以我还算是熟悉,江湖上的名声也是最大;南海剑妖是我师父,自然不必多讲,而南海剑怪则是被锁在了龙脉之中的舜,名声虽然不大,但是顶级圈子里面却也有不少人知晓。
我耐心等候,过了二十多分钟,有人过来,带我们进了里面去。
那人居然认识我,不过并没有带我进去,而是叫人去通传,这使得我有点儿尴尬。
我摇头,说不,是我一兄弟的女朋友,我应该喊叫“嫂子”。
这规矩是用无数的鲜血和性命凝结而成的,到了后来,没有谁能够敢在冒犯。
她在门口守候着。
我当初前往这儿的时候,曾经是以一囚徒的身份,然而现如今再一次过来,却是光明正大。
当然,别人这样也是有理由的,毕竟绿叶现如今与往日不同了。
绿叶的笑容更加灿烂了,我给小妖介绍起绿叶的时候,她十分热情地招呼小妖,就好像是多年的好友一般。
而如今,他却是融身于这沧浪水中,化身成为了这一水系的河伯,再也难以重现人间了。
睹物思人,瞧见那衮衮东流的沧浪水,我忍不住想起了南海一脉上一辈“妖魔鬼怪”四大豪杰之中的南海剑鬼来。
我点头,说嗯。
我点头,说hetushu•com对,怎么了?
第二则是确定青丘雁的事情。
我与小妖落下,没有等她询问,我便给绿叶介绍起了小妖姑娘来,说是我一朋友。
也就是青丘。
过了沧浪水,我将对过往的感伤都给按捺了下来。
这时的绿叶,让我有点儿诧异,感觉有些陌生。
绿叶指着背靠的连绵大山,说青丘是不周山的一个山峰,周遭都是皑皑雪峰,唯独青丘遍山绿意,很好找的。
而那时我绝对不能干忍受的事情。
绿叶没有让我们多等,叫来了随从,吩咐了两件事情。
那次一别,不知道何时再能相见。
聚集地里,外围的建筑都很新,这些应该是刚刚建成不久的,一路走来,我能够感觉到处处都是新奇,还充满了生机,可以想到这些时间里来,绿叶做得应该很不错。
他们守卫在了最外面,给这些附庸三目巫族的族群提供安全保障。
我说旱魃一役之后,三目巫族聚集地已经成为了整个虫原的中心地带,消息集散,能不能请你帮忙,找人打听一下?
宴后绿叶给我安排了一个房间,让我先休息一下,毕竟赶了一天一夜的路。
此刻天色迷蒙,按理说应该还是夜里。
现如今,多少人物雨打风吹去,当剑鬼师叔接管了沧浪水之后,那规矩早已不在。
这是大势所趋。
因为我知道如果不珍惜眼前人,说不定小观音也如同剑鬼师叔一般,再难相见。
绿叶说这个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对了,我想起一件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