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六十八章 雪山洞顶酒馆

这些家伙的双目之中,有凶光,并不善。
小妖忍不住笑了,说要不然呢,难道是汪精卫的那个精卫?
小妖姑娘笑了,说开玩笑,你忘记我的本体是什么了么?事实上,我的体重是随心意而动的,远比你轻上许多。
这儿还有生物活动的痕迹,是不是还能够瞧见一头白色的野兽从山边快速掠过去,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妇人笑了,说来者都是客,客官别拘束,他们都叫我春十八娘,且坐,且坐。
我以为这小辣椒会拍案而起,立刻爆发,然而没有想到她却是冲着我娇媚一笑,一副凭我处置的模样。
我摇头,然后猜测道:“叫大鹏?”
而且我还可以找这些人打听青丘的下落,总好过两人漫无目的地找寻。
我说大姐,我们这次来,是要找寻青丘,而不是翻越不周山,好吧?
小妖这才想起来,说哦,对哈。
这小妖精,我陆左兄弟怎么兜得住啊……
这个时候,一个打扮妖媚的妇人走了过来,说嘿哟,新来的客人啊,以前可没有见过你们呢……
我与小妖姑娘走了大半天,大约在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终于赶到了气力有一些不济,于是在一处山洞处暂时歇息下来。
行走在其间,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好在这一路走来,并非一直都是那皑皑白雪。
我说你说的,是精卫填海的那个“精卫”?
我笑了,饶有兴趣地说道:“您受累,帮我解释一下,看看怎m.hetushu•com么弄。”
小妖姑娘有些崇敬,说刚才若是能够搭上那鸟儿,我们说不定真的能够翻越不周山,去到山那边的另外一个世界呢……
小妖姑娘说你知道这鸟儿叫做什么名字么?
不周山并不只是一座直通云霄的大山,而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越往里走,越是寒冷,冰雪常年不化,一个又一个的山峰遮挡前路,看不到尽头。
我说刚才离得太远,我就只瞧见一大片的黑影子。
这样走一路,其实还是挺耗费体力的。
我说哦,如何?
他们显然是对我身边的小妖姑娘动了心思。
作为现代人,见过空客A380这样长达百米的大飞机,原本不应该这么惊讶,但是……
我瞧见这妇人,拱手说道:“你好,我和我朋友在雪山赶路,颇为疲惫,瞧见这儿有一山洞,就想进来歇息一下,不知道这里面居然是这般模样,实在抱歉……”
我尴尬地说道:“可是,这个,我……”
鼠四嘿嘿一笑,说果真是个没钱的货,春十八娘,你看看,要不是哥哥我帮你问起,你可就赔本了吧?
这儿的地形多变,有山崖,有谷底,有冰冻的河流,也有大片的冰川戈壁。
那鼠四咧嘴一笑,将右手的手掌一摊开,露出了十几颗红莹莹的细珠子来。
我知道小妖这是让我出头,想了想,然后摇头,对那鼠四说道:“不行,这个太没自尊了;可还有别的挣hetushu.com钱方法?”
她带着我们来到角落的一张桌子前,我们还没有坐下,旁边有一个长得跟老鼠差不多的猥琐汉子就撮着牙花喊道:“春十八娘,你也不问问这小哥有没有钱,你就请人家入座,要万一对方是个穷鬼,那你岂不是做了亏本买卖了?”
鼠四指着我身边的小妖姑娘,说瞧你身边这妹子,细皮嫩肉的,一定非常可口,若是你把她交出来,陪我鼠四一夜,我出——五颗大火珠,如何?
面对着这家伙的挑衅,我不动声色地说道:“阁下有何赐教?”
她转身去张罗了,而其他人又给场中角力的人给吸引去,我们这边倒是清闲。
也有人的目光落在了小妖姑娘身上,随后发亮,有一种要将人衣服剥光的意思。
至少是我的想象。
呃……
这儿居然是一处居所,我们走进来的时候,里面的空间很大,有二十几个人在其中。
经历过了这么一件突发状况,我们继续前行,前路满满,不断有群峰环绕,渐渐而上。
正是因为如此,使得连三目俊那般的豪杰,想要翻越不周山,都不得不求助青丘一族。
春十八娘笑了,说不用钱——在这雪山之中,每日都见到如鼠四这般的腌臜货色,瞧见小哥和这妹子一般明朗阳光的年轻人,心情都好很多呢……
他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我能够感觉得到,周遭好几个人,下意识地往这儿看来。
想到这里,我点头,hetushu.com说好哇。
那鼠四嘻嘻笑,说赐教倒不敢当,只不过想问一下你,想赚钱不?
鼠四朝着我挑衅地说道:“想挣钱,那就凭拳头来挣。”
说罢,她回过头来,对我说道:“小哥你且坐,我去给你们泡一壶热茶来,暖暖身子。”
春十八娘哼了一声,说我赔不赔本,管你屁事?
在洞口前,我问她,说怎么样,还能坚持么?
唯独那个叫做鼠四的,凑上来,嘻嘻说道:“嘿,这位小哥,吃软饭算怎么回事儿啊?”
这些珠子大大小小,大的有跳棋子儿那么大,小的跟六味地黄丸差不多,散发着温暖光芒,他开口说道:“这是不周山矿脉之中的特产火珠,天然散热,在这雪山之上,是一等一的硬通货,小哥你可有?”
眼见两人就要吵起来,我赶忙拦住,然后拱手问道:“不知道这儿是以什么为货币?”
我不太明白小妖姑娘的情况,笑了笑,说你冷不?
打架啊?
很显然,尽管这些人装着不在乎,却还是很留意我们这边的情形。
说是“人”,这未免也有一些武断,这里面奇形怪状的东西无数,应该说是妖魔鬼怪好一些。
这里面的人大部分都在关注着场中两人的角斗,还有一小部分人却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我一说话,那鼠四立刻就大声叫了起来:“听到没有,这小白脸说要跟牛老大战一场,听到没有?赶紧投注啊……”
小妖说之前有听过传说,你刚才和_图_书瞧见没有,那鸟儿花脑袋、白嘴壳、红爪子,与传说中的精卫鸟是一模一样的……
春十八娘大为恼怒,说你这个挑拨离间的家伙,不说话会死啊?
这是虫原的特色。
鼠四咧嘴大笑,说有啊。
我们两人往里走,结果走到里面去,才发现这并只是一个简单的山洞。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山洞,不用我说,小妖姑娘便已经跑过去了。
他刚说完,那边场中立刻爆发出了一阵欢呼来,却是那个牛头汉子将虎头人给直接掀翻倒地,然后一拳下去,将那人的脑袋打得血肉模糊,周遭的人瞧见这场景,顿时就像疯了一样地大吼大叫,兴奋不已。
我驻足观察者这巨大无比的鸟儿,小妖姑娘也忍不住抬头望,我们瞧见这只巨鸟从我们的头顶上飞过,然后飞到了无尽的不周山之上去,一直消失于低垂的云层之中去,小妖姑娘方才长舒一口气,说没有想到传说是真的。
我听完,下意识地看了小妖一眼。
我瞧见这情况,顿时就是满心戒备,反倒是小妖姑娘兴趣盎然,眼睛四处打量着。
那鼠四嘻嘻笑,说你莫不是瞧见人家小哥长得俊俏,想要让他给你暖被窝,才不谈钱的啊?你也不看看他旁边那妹子,水灵灵儿的,哪里会看得上你?
我此刻瞧见的这只鸟儿,居然有几里的长度,大翅一展,其翅若垂天之云,黑茫茫一片,看得我目瞪口呆,就好像是庄子《逍遥游》里面那不知道其和-图-书几千里的鲲鹏出现于人间一般。
这些人围在一张张的石头方桌,正在喝酒吃肉,在最中间,有一个体魄强健的牛头和一个虎头大汉正在角力,两人上身赤裸,双手搭着,脑袋抵在了一起,一用力,脚下的岩石都咔嚓作响。
我们这一路行走,使用的都是轻身的功夫,足尖轻点,身子飞掠而过。
小妖姑娘摇头,说不对,叫做精卫鸟。
啊?
有的人即便是没有扭头,耳朵也是动了一下。
事实上几千里的确是有一些文学夸张的色彩,但这几里宽大的禽类,也实在是有点儿超脱人类的想象。
好吧,面对着小妖姑娘的调笑,我没有继续,而是开口说道:“你听说过这鸟儿?”
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鼻子,想着周遭这么多人对小妖心生觊觎,如果我能够在这里使些手段,将众人给震慑住,反倒是免了后面的许多危险。
我苦笑,说我今日才进山,倒不知道有这些。
我感觉头顶上面有东西,似乎将整个天空都给遮蔽了,下意识地抬头望了去,却发现——我勒个去,这是什么鸟儿,怎么会这么大?
我说什么传说?
她依旧摇头。
春十八娘瞪了对方一眼,说鼠四你别煽风点火,显得你能耐。
鼠四有些诧异,不过还是说道:“这个啊,瞧见那牛头没有,他叫做牛顶天,是俺们这一带最厉害的家伙,你若是能够打赢了他,啥钱都有了。”
呃……
里面有一个帘子,掀开了帘子,里面一股热浪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