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六十九章 雪山底下矿洞

鼠四指着旁边一个独眼老头,说他,塔母老爹一向都公平的。
这妹子明眸皓齿,风姿绰约,是一等一的美人儿,本来就吸引了无数的目光,她此刻一开口,众人反倒是沉寂了下来,都看向了她。
最为恼怒的便是那牛头汉子,一下子就冲到了我的跟前来,大声吼道:“小白脸,来,跟俺打一架。”
我让了对方三下,那拳头呼呼而来,宛如高速飞行的炮弹一般,而到了第四下的时候,我一个小无相步施展,人便出现在了那人的身后去,随后伸手抓住了他的双肩,十三层大散手发动,一个简单的过肩摔,就将这大个头儿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去。
鼠四说青丘峰的娘们儿可厉害得很,给逮到了,绝对得死。
我没有再扭捏,来到了刚才所在的场中,捏了捏拳骨,说好吧,那就开始吧。
鼠四嘻嘻笑,说其实一洞子里的人都知道在哪儿,但就是没有人敢带你们去。
一声震响,那岩石地下有蛛网一般的裂纹出现,展现出了这一摔之力,到底有多强。
这是一个很厉害的家伙,一身体魄,已经属于巫族范畴了。
鼠四嘻嘻笑,说这可不是我说的,是这位小哥说要与牛老大交手挣钱的,大家伙儿都可以作证啊。
这个家伙能够称霸一时,当真也是有些本事,那拳头硕大,砸过来的时候虎虎生风,让我感觉好像面前站着的,是一个三目巫族的壮士。
我说是啊,怎么了?
呃,这个小妖精。m.hetushu.com
不过这些都不是我能够了解的,等酒菜上来,我也是觉得肚中饥饿,便不再理会旁的,开始用餐来。
小妖大声喊道,见我瞧过来,冲着我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王明哥哥,你要是把我输了出去,小心陆左来给你拼命哟……”
鼠四眨了眨眼睛,说山人自有妙计,不过先说好,钱得先付……
鼠四说那你给一半,到地儿了你再给一半,要不然我心里不踏实。
我说青丘,我与青丘天女青丘雁有些故交,最近有一件急事需要找她,谁能够带我去青丘峰,这些钱就都是他的了。
啊?
我环顾四周,将牛头的那一袋子钱扔在半空,又接住,然后说道:“这些钱,用来找一个向导,有人可愿意?”
这山洞别看外面小,里面却是挺大,要不然也不能容下这么多人。
我说好,成交。
随后我站了起来,朝着周遭拱手说道:“承惠了。”
我摇头拒绝了他,说这可不行,这妞儿又不是我的……
将钱交付,鼠四冲着我嘻嘻一笑,说那行,走呗。
我说你知道在哪儿?
我瞧见那个被我打败的牛头,却也正在其中。
不过面对着这样的攻击,我并没有太多的担忧。
我看了一眼鼠四,大概能够猜得到他的想法。
事实上,对方再生猛,在我看来,也不过是些小孩子的手段而已。
我扭头一看,却见说话的这人,竟是鼠四。
我刚才之所以说,就是http://m.hetushu.com想着要立威。
旁边的鼠四赶忙解释道:“上场比斗,每一个下注的人,都需要拿出两颗大的火珠子来,留给赢的那个人;当然,如果你有钱的话,也可以自己押钱……”
“我答应了!”
他这般一说,周遭众人纷纷起哄,说对极、对极,人家艺高人胆大,你春十八娘担个什么心,莫不是真的看上人家那细皮嫩肉的小哥儿了?
这是一笔巨款。
牛头的这钱袋子里,可有不少钱。
他披着厚厚的毛毯子,然后领着我们走,越过了前面一道山梁,然后来到了一背风的山壁前,这儿又有一个山洞,不过阔口很大。
当然,就算是明白了对方的小心思,我也不打算后退。
我说何人是庄家?
我们这边刚刚出了山洞,没走一会儿,旁边突然走来一人,对我说道:“想去青丘峰,便跟我走。”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些人一开口,荤素不忌,各种污言秽语全部泼出,那春十八娘也不计较,回过头来对我说道:“小哥,喝了这碗热茶,赶紧走,别跟这些粗鄙之人计较……”
刚才那春十八娘端了一壶茶来,放在了我的桌子上,听到周遭的喧嚣,赶忙喝止,等了一眼鼠四,说你又作什么幺蛾子呢,牛哥可是这一带最了不得的勇士,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他的手下,你让这位小哥去与他比斗,这不是想他死么?
我和小妖跟随着鼠四往里走,前面开阔,然而走了没www.hetushu.com几步,突然间前面涌来几个人。
众人都为之诧异,有人在牛头身上下了重注,忍不住大声喊道:“牛老大,站起来啊,你快站起来了……”
砰!
鼠四大笑,说你们真够逗的,这不周山上,有无数矿脉,里面有许多的矿洞,在雪地之下蔓延,从那儿走,远比在雪山上下简单,你们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骗我玩儿呢?
而这个时候,小妖姑娘却举起了手来,大声喊道:“别吵了!”
我摇头,说不行,钱付给你,你要玩意跑了呢?
鼠四大喊大叫,原本因为牛头胜利而欢呼的众人一下子就又激动了起来,大声吼叫着,而那牛头也朝着我这边望了过来。
众人纷纷回到了座位了去,喝酒吃饭,不再理会我这边,而这时春十八娘走上前来,对我笑着说道:“这位小哥你别再喊了,这帮人别看大大咧咧的,但各个都精明得很,亏本的买卖不会做;这里姐姐我也劝你一句,青丘峰是险地,更是死地,你还是耐心等待,别去那儿了。”
我瞧了一眼那鼓鼓囊囊的布袋子,说这倒是不错。
说句实话,我是真不知道这帮人都在这儿干嘛的,茫茫雪山,他们以什么为生呢?
我却是回到了原来的桌子上,饮了一口茶,然后抓起了那桌子上一袋子的火珠,又看向了那边的独眼老头,说塔母老爹,我的份额呢?
小娘皮,这可忒猖狂了,居然敢说出这样的大话来?
春十八娘笑嘻嘻地接了过去,和*图*书说没想到你这般厉害,倒是害人家白担心了。
店子里的人渐渐离开,我想要瞧一眼这些人都去了哪里,所以想要走,结果小妖却不干,非要吃完,我没办法,又等待了好一会儿,终于等她吃完,付了账,与春十八娘告别,然后离开了山洞。
原来都是在矿洞之中啊。
而这时小妖则对那春十八娘开口说道:“老板娘,弄点儿酒菜来,我饿了。”
正是瞌睡来了递枕头,赶巧了。
我环视众人,然后说道:“没有人么?”
倘若不是刚才瞧见牛头给我一招撂倒,说不定就有人准备上前来抢了。
我说为何?
呃……
她一开口,众人都为侧目。
鼠四领着我们往里走,我拦住了他,说不是说去青丘么,怎么又钻洞子了?
听到这话儿,原本眼热的众人顿时就冷静了下来,原先问我的那人忍不住冷笑了起来,说青丘?那就算了,去那儿,有命拿钱没命花,谁去啊……
那老头子倒也识趣,知道碰到了高手,没有犹豫,直接扔了一个袋子过来,说你点点。
我掏出了一颗火珠来,递给了那春十八娘,说茶钱。
那牛头恼怒,从腰间摸出了一袋子钱来,扔在了桌子上,说你若是赢得了我,这些钱便都给了你。
她说这话儿,旁人却不乐意了,说嘿,春十八娘你这是什么意思,明明是小白脸自个儿说要比斗的,怎么变成我们计较了?
然而不管这些人怎么呼唤,那牛头汉子到底还是没有站起来。
那牛头恼怒http://m•hetushu.com地说道:“真啰嗦,到底何事?”
鼠四一脸诧异地看着我,说啊?不钻洞子,合辙你们是一路走着雪地来的?
有了钱,小妞儿也不再拘束,点了一大桌子的菜。
听到这话儿,众人的呼吸一下子就粗重了数分。
牛头咧嘴一笑,说你若是输了,这个妞儿归我。
我说那你为什么敢?
众人恼怒,一时间吵吵闹闹,声音将整个山洞都快要掀翻了去。
他的双眼满是血红色,鼻子不断喷着白色的气息,充斥着杀意。
有人心热,赶忙问道:“你想去哪里?”
我说刚才鼠四告诉我,打架赢了能有钱,这是怎么说的?
小妖伸了一个懒腰,说吵什么啊,赶紧打一架,姑奶奶一会儿还有事儿呢。
呼……
喊了几句,有人的语气就不太好听了,说牛顶天,你不是挺能耐的么,怎么一个小白脸就把你给撂倒了?
听到鼠四的话语,我们这才明白,为什么这儿会有那么多人。
哈、哈、哈……
我瞧见他作势要来捉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说打便打,不过有一件事情可得说好了。
众人听了,顿时发出了一阵欢呼,纷纷朝着那独眼龙老头儿跑去下注,而那牛头壮汉则是忍耐不住,举着拳头朝着我冲了过来。
这小子肯定是眼馋小妖,又闹不清楚我的底细,所以才会来这么一出,倘若我与那牛头比斗死了,他自然能够对落单的小妖分一杯羹;而如果我赢了,那么那叫做牛顶天的牛头都不能够打赢我,他自然也没有什么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