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七十二章 蛇仙儿的消息

鼠四嘻嘻笑,说现如今不正跟着您混饭吃么,反正我现在的状态是全神贯注,聚精会神,您指哪我打哪,绝对不会有半点儿含糊。
这家伙经历过了刚才的变故,方才知道我和小妖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哮天果叹了一口气,说唉,一言难尽啊……
我想了想,说也好,我也想问一下哮天果,为什么会出现在不周山的矿脉之中。
我点头,说对,以前认识的一人,算是熟人吧,哦,不,朋友。
这里面的十几个人里,只有六个人还活着,其他的人则都已经死了,而我将哮天果给放平了,走到旁边去打量了一下,除了一个跟哮天果一般的狗头之外,其余人都是奇形怪状,并不认得。
我着实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哮天果,当初虫原一别之后,我就再也没有与他有过见面。
小妖瞧见我的脸色有些紧张,说怎么了,认识?
我皱着眉头,说凡事总有一个由头吧?
我说那你有没有办法让他们恢复?
旁边的鼠四听到这话儿,恍然大悟,说难怪最近矿洞里面时不时的出事儿,还死了许多人,闹得人心惶惶的,原来是你们这边在捣鬼——那些地方封印着的,可都是以前天人封印的魔头,若是出去为非作歹,肆虐虫原,那可怎么办啊?
我说你到底怕什么?
鼠四悻悻地笑了笑,说那啥?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不是……
他努力了好几分钟,终于坐了起来。
哮天果苦笑着说和图书道:“如果说我也不清楚,你相信么?”
我决定就在这儿稍事停留,毕竟走了那么久的路,也有些累了,不过在此之前,我还得处理一些事情,那就是将这儿乱七八糟的蜘蛛网给全部弄了去,免得到时候被突袭。
当然,表面上我还是得时不时敲打一下他,免得这小子以为我好说话,蹬鼻子上脸。
这个时候,我拿出了能量棒和功能饮料出来,给每人都发了一份。
哮天果一帮人,给解开了那束缚之后,挨个儿排在了篝火旁。
我瞧见旁边几人也都醒了过来,但是却没有一人能够像他一般坐起。
听到这话儿,我大概能够猜到一些情况了,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来:“你知道那个女人的名字么?按道理,她应该是有名字的吧?”
嘿,这家伙倒是个老实人儿。
听到了我们的决定,鼠四的脸色有一些僵硬。
自从它上次重伤之后,就很少有露面了,不过这一回倒也用不着与人拼斗,只负责放火烧洞,所以倒也费不了多少的气力。
我让火焰狻猊将这“盘丝洞”给烧了个通透,再也没有那些密密麻麻、遮盖视线的蛛网了,这才放心下来,收了火焰狻猊,又收集了一些可燃物,在那老巢的空地前生起了一堆火来。
捆住哮天果的这蛛丝十分粘稠且坚韧,很难将人给弄开,我瞧见哮天果一脸铁青,忍不住去摸了一下他的脉搏,发现还好,算是有www•hetushu.com气儿,不过并不匀称,好像很虚弱,随时要死去的样子。
我说然后呢?
而就在我与哮天果交流的时候,牛头和鼠四已经将其余的结茧给弄开了来。
就连小妖都忍不住拍手称赞,说王明你的手段还真多,看不出来啊……
这家伙能够在这一带混迹,长了一双察言观色的眼睛,最善于见风使舵,此刻也是紧紧抱着我这大腿不肯放松。
他欲言又止,我说说啊,有什么顾虑么?
小妖对于这个倒是习以为常,而那牛头和鼠四却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寻常的能量棒,主要的成分就是糖和坚果,以及盐分,结果吃得津津有味,恨不得舔手指头去。
哮天果苦笑,说这事儿我虽有经历,但却与我无关啊,都是那女人和小孩儿惹的祸……
还别说,这世上真没有几人不爱听马屁的,这家伙态度变得这般好,我对他的观感也忍不住好了几分。
我们简单排了一下轮流放哨的事情之后,便坐下休息。
不过即便如此,对于这个长着一狗脑袋的人,我的记忆还是挺深刻的,所以几乎是瞧见对方的第一眼,就认了出来。
哮天果点头,说对。
哮天果睁开眼睛,与我对视了一眼,眼珠子缓慢的移动。
一夜过去,哮天果终于恢复了身体控制力,当他试图缓慢坐起来的时候,我第一时间睁开了眼睛,走到了他跟前来,伸出手,说你还好吧?
我说她有同www•hetushu•com党么?
我有点儿着急了,说到底怎么了啊?
小妖笑了,说我又不是陆左,也不是你女儿,哪里能够包治百病?这个没办法,只有耐心等着就是了,麻药的剂量过了,差不多就行了。
那牛头刚才瞧见了我的出手,看我的眼神都有一些不对劲儿了,充满热热切,就好像是瞧爱人一般,此刻听我问起,赶忙表忠心道:“您、您说什么,我照着做就是了,绝对没有二话。”
瞧见两人这眼巴巴的样子,我没办法,又给他们发了一人份的,弄得两人热泪盈眶。
小妖点头,表示了解,然后说道:“你别担心,他身上应该是被那些螺靥蛛魔注射了肌无力的生物麻药,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小妖摸着下巴,说那些残存的螺靥蛛魔肯定没有走远,如果我们走了,留下这几个没有任何抵抗力的家伙,估计又得成为了螺靥蛛魔腹中的食物,如果与咱们无瓜葛,那也就算了,但既然你认识,还说是你朋友的话,我们只有留下来,等他们清醒了再做商量了。
我说然后呢?
我说那你就长话短说。
我感觉到他的神志仍在,赶忙说道:“哮天果,还记得我么?我王明啊,你放心,那些螺靥蛛魔已经被我们赶走了,你现在很安全……”
哮天果抓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突然间抬起头来,说我记得了,那女人,叫做蛇仙儿。
我瞧见他稍微恢复了一下,这才问道:“你这是什么http://www.hetushu.com情况,怎么给这些螺靥蛛魔抓到了?”
尽管它们夸夸其谈,说自己是神,又或者魔,但实际上只不过是一些变异的怪物而已。
哮天果摆了摆手,说我自己可以的,没事儿。
我们是艺高人胆大,别人对这螺靥蛛魔畏之如虎,但我们却不会有太多的在乎,毕竟从某一种意义上来说,这些东西与我们之间的差距,还是太大了。
接下来的情况让牛头和鼠四目瞪口呆,瞧见那一头威风凛凛,浑身冒着火光的火焰狻猊上下扑腾,两人都看傻了。
我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了旁边的牛头壮汉,说你什么意见。
我说你跟谁说老大呢,我可不是你老大。
哮天果点头,说有,不过……
哮天果说那女人在我的身体里下了一种药,主要是说出某个指令,就能够让我们下意识地服从她。
我让小妖看住这些人,然后唤出了火焰狻猊来。
鼠四弄完了这些,跑到了我跟前来,说老大,接下来该怎么办。
哮天果说在大约两个月前——我被困在这里好多天了,具体多长时间,我也不确定——我在族中巡夜,突然间碰到了一个女人,她问我,说是不是哮天族的,我说是,她问我你们族中,谁的嗅觉最好?我说应该是我吧……结果我两眼一黑,直接就晕了,随后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我和我的三个族人,已经躺在了一个山洞里。
哮天果苦笑,说她的同党其实是一孩子,事实上我感觉到操控我们和_图_书意识的,是那孩子,而不是那女人。
我训了鼠四一通,这才沉吟一番,看向了小妖姑娘,说怎么办?
我心头一跳,说也就是说,这些魔物其实并不是住在这儿的,而是封印揭开之后,从那里面跑出来的?
哮天果说然后我们被带到了这个地方来,除了我和我的几个族人之外,她还操控了二十几个人,我才知道自己到了不周山的矿脉里来,而后她给我一段节肢,是某种魔物的身体部分,然后让我们顺着这气味带路;我们在这黑乎乎的矿脉之中走了一个多月,不知道走了多少路,最终被我找到了一个地方,不过那里有封印,那小孩儿很激动,揭开了封印,结果冒出一大堆的魔物来,我就被这些大蜘蛛弄到这里来了。
哮天果说当时的情况很乱,我们四处逃散……嗯?等等,我记起来了,他们是进了那满是魔物的封印之中去。
看得出来,哮天果在这里面的修为最高。
哮天果眨了眨眼睛,表示明白。
他说两位,你们别看刚才那螺靥蛛魔在你们面前不堪一击,但其实它们不过是当年深山魔头之中最弱小的一群,而且还是多年混血杂交,早已没有太多魔性的,但如果真的来了大家伙,我觉得您也未必能够敌得过——要不然,我们还是走吧……
两人说着话,我已经将哮天果从里面扒了出来,他的眼皮似乎跳了一下,我低头,瞧见他果真睁开了眼睛来。
我说你知道她和那小孩儿后来去了哪儿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