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七十五章 有人抢我媳妇

鼠四在旁边说道:“不只是这刀,就连那玩意的一身甲壳,都是上好的铠甲,如果找大师来弄,这样的一套下来,价值是刀螂的十倍以上。”
这时我方才发现他们居然用一头死去的螳螂巨魔手中的角质弯刀,去割下另外一头的角质弯刀来。
呃……
我心系小观音,对于这些东西并无所谓,说怎么都行。
青丘雁点头,说当然知道了,我还知道这母子之所以进入这里,其实就是想要吸收一个叫做客数肉的史前巨魔,最终快速恢复实力……
小妖点头,说对,要不然它们干嘛不杀了这小狐狸精?
她挨个儿放进了那些螳螂刀魔的嘴唇里面去。
我听到,忍不住诧异,说竟然这般值钱?
过了差不多一刻多钟,青丘雁终于再一次地苏醒了过来。
我瞧见他讪讪的表情,说是你想要吧?
然而青丘雁却是刚刚说出了刚才那一句话,整个人却是昏死了过去。
种子入口,沉静了几秒钟之后,突然间就像活过来一般地扭动着,随后那些硬如钢铁的角质甲壳居然一块块地脱离了身体,被无数疯狂扭动的刺藤给剥离了去。
小妖蹲下身来,打量了一下,说这是刚才憋闷坏了,一口气没有上来,就昏死了过去——有水么?
我指着哮天果,说果爷告诉我,说蛇仙儿母子已经进入了这魔巢洞窟里去,你知道么?
她并没有死,而是因为惊吓过度和过于虚弱,一不小心就晕厥和-图-书了过去,我将她拖到了旁边,对着赶过来的众人说道:“你们让开一点儿,腾出空间里来。”
听到这话儿,就连旁边的小妖姑娘都心动了,她已经渡完了气,走过来,从手心里面弄出了一把种子来。
啊?
尽管野象谷边的寒潭草庐被毁去,我最大的担心也只是再也见不到小观音了,并不认为她会有什么危险。
最妙的是末尾处有一个握把,真的如同刀把一般。
听到我问起,鼠四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个啥,老大,这螳螂刀魔手中天然生长的刀,在虫原有一个名字,叫做刀螂,价值千金,是顶厉害的神兵利器,我这不是想着帮你收起来嘛……”
小观音是我的媳妇好吧,哪个女人呢?
青丘雁点头,说对。
我说你攥这么多钱干嘛?
小妖说这事儿说来也奇怪,既是魔头,为何不直接吃了,还早这么一癞蛤蟆来含着,难不成是给人上供呢?
听到我的话语,别说鼠四了,就连牛头和哮天果、哮天豆都忍不住欢呼了起来。
小妖扁着嘴,说还青狐天女呢,感觉手艺很潮啊,修为有点儿一般啊……
我双目欲裂,说小观音就被她们给抓了?
将这些玩意全部都收进了剑眼里面,塞得满满当当,而小妖瞧见我这手段,也是羡慕不已。
我豁然站了起来,气愤地说道:“蛇仙儿这回是过分了,小观音可是我的媳妇儿,她居然抢着去给她做和-图-书儿媳妇,这事儿做得太不地道了,就算是老鬼在,我也绝对不能答应……”
我走过去,说你们这是干嘛?
那牛头握着这么一把刀螂,猛然挥了两下,激动地说道:“没想到,俺老牛居然还有用上这刀螂的一天,这玩意可是有价无市啊,在不周山上,一把这样的刀,能够换上一万颗上好的火珠子呢……”
螳螂刀魔死后,身体的硬度下降,这一下倒也不费太多气力。
小妖顿时就笑得眯起了眼睛来,说好,那就这么办,你帮我收着,回头卖了钱,咱们对半……
青丘雁说我当时被小观音保护着,扔下了山崖去,终于得活;后来我左思右想,觉得这一对母子日后必成大祸,想要请我青丘峰的青丘老祖出手,将其镇压,结果在这矿脉之中,遭遇伏击,一路且战且逃,最终受伤被擒了去……
我瞧见他们这帮相互划拉,好久都没有弄下来,便让人走开一点儿,然后举起三尖两刃刀,朝着关节连接处猛然一刀的剁下,使得这玩意与螳螂刀魔的身体分离开来。
我说不可能吧,小观音的本事别人不知,我却是了解的,再说了,她那身体可是青衣魃呢,怎么还敌不过蛇仙儿母子?
她在我的眼里,就是无所不能的天仙。
我点头,说对,她便是这一代的青狐天女。
小妖姑娘指着地上这一大堆的东西,对我说道:“这些,我们对半平分,可好?”
我赶忙问起m.hetushu.com,青丘雁说就是从寒潭之中出来的那个女人,她和她的崽子跟小观音打了一架,那天我正好回了青丘,回来的时候,在路上碰见了正着逃亡的小观音——她准备去万毒窟的,结果最终却还是被那母子擒住,说小观音她是天人之资,能够调阴补阳……
然而我却没有想到,青丘雁居然跟我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儿来。
我苦笑,说大小姐,你刚才没有跟那帮螳螂刀魔正面交手,是不知晓它们的厉害——这帮虫子的甲壳刀枪不入,就算是我这龙骨铸就的长刀,也无法破开去,只能通过隔山打牛的手段触及里面,而且那大蛤蟆的鼻孔里还能够冒出一股黑煞之气来,腐蚀法器,我都差一点儿着了道,青丘雁最擅长幻术和精神控制,与人争斗的本事并不如我,受伤被擒也是正常的……
尽管对青丘雁并不太喜欢,不过并不妨碍小妖接下来的动作——她用水将青丘雁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冲洗干净,然后从嘴唇之中度出了一股股的青色气息,这种叫做“青木乙罡”的气息流露青丘雁的鼻孔和嘴唇之中,将她整个人都弄得蒙蒙生光来。
我急得不可开交,赶忙去试探青丘雁的呼吸和心脉。
我操!
她一边洗,一边问道:“这就是我们要找的青丘雁?”
我说那你怎么又到这儿来了?
救救小观音……
这回她的状态好了许多,没有随时再昏过去的危险,我抓着她的肩膀www.hetushu•com,说青丘雁,我是王明,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会在这里,小观音又有什么危险?
我赶忙从剑眼里摸出了一瓶矿泉水来,小妖接了过来,拧开瓶盖,在青丘雁的脸上冲洗了一下,将她脸上的血污冲散了去。
小妖走上了前面来,打量了一下青丘雁,低声说道:“可真是一个狐媚女子,小模样长得挺妖媚的,可不能给陆左瞧见……”
这尾巴平日里能够收起来,但是青丘雁此刻处于受伤昏迷的状态,故而没有办法将其掩藏。
小姑娘,这是谁教你的啊……
呃?
小妖笑了,说你不知道么,嫁妆越多,以后嫁人了,说话越有底气呢……
青丘雁点头,说对。
我看着小妖,说有没有办法把她弄醒过来?
青丘雁睁开眼睛来,瞧见一脸焦急的我,虚弱地说道:“小观音被抓了,是那个女人动的手,说要给她做儿媳妇……”
我听得心惊肉跳,抱住了软得跟一条死蛇一般的青丘雁,说怎么回事?小观音到底怎么了?
说这话儿的时候,她已经瞧见了青丘雁的尾巴。
我瞧见小妖果然有办法,这才收起了之前那患得患失的心情,往旁边一看,却见无论是牛头鼠四,又或者两个狗头,都蹲坐在了地上,在摆弄那些螳螂刀魔的尸体。
地上一共躺着八具螳螂刀魔的尸体,除了牛头、鼠四和哮天果、哮天豆两人之外,还生下了十二把刀螂,以及八具完整的剥离甲和_图_书壳。
青丘雁说是那个小崽子吧,我听小观音说起那个小孩儿,说他极有可能,就是一个传说中的大魔头降世,叫三十四什么的……
我万万没有想到青丘雁居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儿来。
青丘雁脸上还带着几分惊慌,说你是不知道那一对母子有多厉害,母亲就不用说了,居然能够显化女蜗真身,而那小孩儿更是不得了,随随便便一拍,叫什么“众神来朝”,就仿佛天空垮塌下来一般,小观音处处受限,并不是她们的对手。
在我的脑子里,一直都觉得小观音是一个顶厉害的人物,无论是在舟山初识时,幻境之中送我桃花扇,还是与清源妙道真君商讨借三尖两刃刀给我的赌约,又或者是危急时刻占据了青衣魃的身体,这些都是对于我来说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我挥了挥手,说别紧张,这些东西我不要,你们倘若是看得上,能拿多少拿多少。
鼠四顿时就有些尴尬,干笑着说道:“扔在地上也是浪费,于心不忍……老大,你别多心啊,我知道这些都是你的战利品……”
听到小妖的猜测,我也醒悟了过来,说你的意思,是这些魔头的背后,还有一个大BOSS?
这东西分离之后,天然地呈现出弧形来,有点儿类似于弯曲了的唐刀,刀刃处十分锋利。
我沉着脸,说也就是说,小观音也在这魔窟之中?
我皱了一下眉头,说恢复实力?是蛇仙儿恢复,还是那个小崽子?
“有、有……”